第809章 来者不善-《玩家请上车》

    “救命……救我啊……”有人向他们求救,这些能看到他们的人都埋的比较浅,有些严嘉鱼会先把人弄出来,有些则让他们等着。

    “姑娘,你救救我啊……”一个中年男人趴在地上哀嚎,“我脚动不了了……别人是一条命,我也是一条命,你怎么还分先后呢……”

    严嘉鱼过去看了眼,“叔叔,你鞋子被卡住了而已,努把力自己可以爬出来。”

    “不行啊……我腿受了伤动不了……”中年男人中气十足地吼。

    他吵起来,旁边被救出来的一些轻伤人员便过来跟严嘉鱼说让她去帮其他人,这个人他们来救。

    “可能他的腿真的受了伤。”严嘉鱼单手把中年男人薅了出来,可能动作不太温柔,导致他出来的时候小腿被旁边的钢筋划破,拉出一道长长的血口子。

    中年男人惨叫一声,严嘉鱼举着人让他站好,拍拍他的肩膀道:“流血不流泪,加油!”

    中年男人表情扭曲,似乎还想说什么,但下一秒就被她戳中脖子晕了过去。

    她拍拍手爽快地走了,其他人见状也消停了,之前还有嚷嚷着让他们先把伤员先送去医院的,现在都没了声儿。

    倒下来的大楼还有一半被道具顶在半空呢,两人也没浪费时间,尽量把能救出来的人救出来,不过有些因为压的位置不太好,没有医护人员在场,他们也没动。

    不过009区救援的玩家来后,伤员都被快速转移。

    附近的打斗还没结束,不过玩家组织的人都有意识地将战场引开,没让大楼受第二次波及,因此救援还算顺利。

    当然也有别有用心的玩家靠拢,但数量不多,救援玩家足以解决。

    但好景不长,嘹亮的警报声想起来了,救援玩家们纷纷撤退:“上面要塌下来了,快走!”

    徐获和严嘉鱼也各带着两个人从废墟离开,刚躲到旁边的街道,被道具撑住的大楼倒了下来,又砸在了刚才的废墟上。

    灰蒙蒙的烟尘覆盖过来,严嘉鱼长叹一口气,小声对着废墟方向念经。

    徐获面色平静地看着那些在烟尘中奔走的人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小,无论玩家还是普通人,渺小如蝼蚁。

    “救他们又有什么意义呢?”一个离他们不远的009区玩家喃喃道:“救出来也可能只是让他们多活一会儿,死在废墟下和死在去医院的路上有什么区别?”

    “区别很大呀。”严嘉鱼回头对那人道:“在游戏里不管玩家还是普通人都过得很艰难,但要是直接放弃的话以后肯定会更难,大家都想以后越来越好,总不能破罐子破摔吧?”

    “再说,你救了十个人也许最后只活了一个,可毕竟活了一个啊。”

    “说不定活下来的那个以后会是很厉害的玩家呢?”

    她脸上很脏,但双眼充满希望,“种因得果,好种子种下去肯定会长出好果子!”

    “别放弃自己啊,兄弟!”

    那名玩家刚有点喝到热鸡汤的感动就被噎了一下,“……我没放弃自己……”

    严嘉鱼却摇摇头,“你连发生在眼前的事都打算放弃,还不算放弃自己吗?”

    周围听到的人神色都有些复杂,倒不像刚才那么悲怆了。

    讲完道理,严嘉鱼回过头来,盯着混乱的街道看了会儿,然后才道:“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吃上晚饭……”

    “估计过不了多久玩家组织那边就该收场了。”徐获道:“清扫战场轮不到我们,能赶上饭点儿。”

    随后两人又跟着救援玩家们回去帮了一阵忙,等打斗的声音稍歇,另有玩家组织成员出来检查可能遗落的战利品了,这时候作为玩家的徐获和严嘉鱼不适合再留下。

    他们提前退出了玩家组织的封锁圈。

    为了感谢他们帮忙,一名救援玩家给了他们名片让他们去附近的一家酒店,可以提供住宿。

    两人洗漱后点了餐,一边吃饭一边看新闻。

    009区的情况还在恶化,首都安全区内几乎每个小时都在爆发小规模冲突,外地还有几个小型安全区完全沦陷的,死亡人数触目惊心。

    “希望以后014区不会发生这种事。”严嘉鱼自言自语道:“最好能弄到几件大范围的防御道具……”

    夜晚很快来临,徐获睡了一觉才起来去展览馆看唤醒人偶,回来的时候顺便去了趟白天垮塌的政府大楼。

    大楼内所有东西都被转移了,没有任何道具留下,他用鉴定器试了试,只得到废墟里有尸体的结果——那帮玩家把死在里面的玩家挖走了,一些普通的办公人员就留在了下面。

    他不意外。

    在大楼正前方站了一会儿徐获才离开,即使穿着隐身道具服,在路上他还是受到了几道视线注视,不过也仅限于此。

    平安无事地回到酒店,但是天不亮,酒店外和他们的房间外就来了不少玩家。

    严嘉鱼立刻清醒过来,“冲着我们来的。”

    两人对视一眼,都不觉得会是好事,009区肯定不会因为他们昨天救人特定来感谢,只可能是因为那名疑似圣剑会成员的玩家。

    “叩叩叩!”有人敲了门,“我是首都安全区的代表人,能和两位谈谈吗?”

    “请进。”徐获扬声道。

    一名微胖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满脸和善地道:“我姓何名辉,两位可以随意称呼,我今天是代表首都安全区来的,首先向两位表示感谢,谢谢两位施以援手。”

    三人落座,徐获道:“举手之劳而已,不必这么郑重。”

    何辉笑呵呵地道:“应该的,应该的,为了感谢两位,我们还准备了一份小礼物,正在送来的路上。”

    徐获道了谢,继而沉默地看着对方,严嘉鱼也没搭话,三人就这样僵坐。

    片刻后,还是何辉先开口,“说起来有点难以启齿,我有一件事想同两位求证一下,不过说在前面,两位对009区的善意是毋庸置疑的,只是昨天我们损失实在是太严重了,但却没有得到预想的结果,思来想去只有尽量复原细节,所以才冒昧来问两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