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被拖欠的约定-《离婚后我走上了华娱之巅》

    最终,还是去吧。

    借口照顾青橙也好,还是抱有其它目的也罢,总之冷青柠听了妹妹的话前来了池默别墅,呆两三天。

    就照顾两三天,不多留。

    ……

    “姐,口是心非…”

    冷青柠敲开了门,迎接的是青橙有点搞怪的笑脸,嘴上说着不来,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颠颠来了。

    “找打是吗?”

    冷青柠脸色一板,被妹妹打趣多少还是有点挂不住脸色的。“我看你病也好了没什么事,收拾东西。”

    “不要,没好呢。”

    青橙刹时摇头,不走。

    然后不再理会老姐,扭头傲娇返回客厅继续看大屏电视听响,真正玩的是手机,躺着靠着更舒服方便。

    “今天吃药了没?”

    冷青柠后脚走进,将行李箱放在楼梯口一旁,来到沙发坐下,用手摸了摸青春的脑门,感受一下温度。

    不怎么烫,但稍微高点。

    “嗯,吃了。”

    青橙笑嘻嘻点头,“一天三顿药不少吃,没有加重两三天就能好利索,姐你可要抓紧点,时间不多。”

    “行了,别嘚瑟了。”

    冷青柠没好气怼道:“有这鬼心思用到工作上比什么都强,我来可是照顾你的,两天后就走不多留。”

    “还有你也别太任性了,池默身份已经不是从前,注意着点。”

    任性也得有一个限度。

    虽然池默跟青橙的关系确实比较好,但真的做了什么过线的事,生起气来也就没什么情面了,要适度。

    “知道了,啰嗦。”

    青橙撇了撇嘴,她做这些还不是为了老姐,一点不领情还训斥。

    怪不得离婚,换成她也离。

    “我跟姐夫说一下…”

    冷青柠没有阻止,青橙给池默说一下也是应该的,如果不喜欢她来到,说出来她再走就行,或者池默这两天不回这里也行,反正总得通知一声。

    “嗡,嗡嗡…”

    九州,池默手机震动。

    拿起来一看是青橙的一段微讯语音,倾听之下眉毛一挑,冷青柠来照顾病号,晚上回不回来吃饭速回。

    “你们吃吧。”

    池默沉吟了下下,回复。

    晚上他有个饭局,不是故意躲避,至于那头如何理解就不管了。

    ……

    “臭姐夫…”

    青橙吐槽,好气。

    冷青柠倒没什么,池默没赶她就不错了,眼下不回来吃饭倒也正常,或许是真有饭局也说不定,没事。

    所以,晚上就姐妹俩叫外卖吃了,山庄里的特色菜,口味不错。

    “姐,你得学学厨艺。”

    青橙一边吃一边吐槽,“你要是会做饭,做一桌好饭,这么大的诚意之下姐夫也就回来了,多可惜。”

    冷青柠没有搭理,艺人天天忙碌哪有时间学做饭,退圈后再说吧。

    就这样,一顿还算温馨的晚餐姐妹俩边聊边闹中吃完了,至于晚上冷青柠住哪个房间,跟青橙睡一块。

    对此青橙有点瞪眼,老姐也太不开窍了吧,跟她住一起怎么行。

    万一晚上姐夫核尔蒙上涌,也不好意思来她屋里啊,笨死了。

    三楼一主两客。

    不是没有冷青柠的房间。

    所以,在青橙的坚持下把另一间客房两人打扫收拾了一遍,晚上老姐就住这个房间了,不跟老姐同睡。

    可惜,青橙的打算注定是白费了,池默直到十一点才姗姗归家。

    九州随着发展壮大还有星空,来往的饭局不少,吃喝完毕后有时候也要去往下一场活动,正经的活动。

    不过池默倒没有喝多少酒,敲开青橙的屋子问了问病况后回屋。

    至于冷青柠则是闷在自己的房间没有出来,想打个招呼又不知道说啥,干脆当了个鸵鸟,让青橙瞪眼。

    “老姐你没救了…”

    青橙恨铁不成钢,姐夫回来了起码门口打个招呼,进来聊会儿。

    结果闷在房间一句话不说在搞什么,还真是来照顾病号的吗。

    “早点睡觉吧。”

    冷青柠将青橙赶回了屋里按在床上盖上被子,然后默默回了自己屋,事到临头还是有点忐忑,或矫情。

    算了,不惦记什么了。

    至于主卧里的池默,今晚确实应酬有点累了,洗漱后直接睡觉,冷青柠不冷青柠也不多想,明天再说。

    ……

    “姐夫,晚上回来吃饭…”

    第二天一早,池默下楼吃早餐,青橙和冷青柠已经开始吃了,池默对视冷青柠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看情况吧,没事就回来。”

    池默没有打包票,朝青橙笑了笑,“没事带你姐可以在山庄里转转,风景还不错,多散步,好得快。”

    “嗯,知道了。”

    青橙嗯声,不再言语。

    实在是老姐很沉默,让气氛很尴尬,所以也就不嘚瑟什么了,只是一双轻轻闪动的眼珠在思索着什么。

    姐夫最好晚上回来吃饭,哪怕不回来吃晚饭也要安排一顿宵夜。

    家里有红酒,必须喝一顿。

    就这样,白天池默在九州还有星空盯了盯工作,和几个项目进度,青橙还有冷青柠逛了逛山水庄园,带着口罩帽子也不怕被认出来,出来游逛的不是孩子就是老人,青年其实不多。

    时间转瞬来到傍晚,青橙准备了一份丰盛的晚餐,开了瓶红酒。

    池默归来,一起烛光晚餐。

    冷青柠照旧不如何言语,当着妹妹很多话也不适合说,做一个透明人安静的吃喝,看青橙和池默聊天。

    “姐夫,干杯…”

    小感冒,喝点红酒没事。

    不过青橙也不多喝,红酒杯不到五分之一,估计也就一两左右。

    一瓶红酒十两,剩余九两池默与冷青柠瓜分,氛围倒也其乐融融,只是不一会儿青橙就嚷嚷头晕不胜酒力要回楼上睡觉,摆手:你们吃,别管我。

    “最近还好吗…”

    气氛沉静片刻后,池默问。

    冷青柠点了点头,举杯轻碰,“还行,至少工作发展还成,青橙在这里给你添麻烦了,我替她抱歉。”

    “没事,也挺欢乐的。”

    池默摇头,“我一直拿她当妹妹,闹腾点没事,你不用想太多,至少我们还算是朋友,不用太客气。”

    听言,冷青柠摇晃着红酒杯沉静不语,眸光定定莫名,突然轻叹。

    “你还欠我一次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