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5章 渊源-《都市之修仙归来秦剑苏雨涵》

    第2215章 渊源   

    荆兴国非常清楚荆家这时的境况,荆家老祖这时状态,别说是展示顶峰的实力,只怕连准玄荒境九阶的实力都非常难发挥来,荆家没荆家老祖这玄荒境高手,是很难跟夺魂宫对抗的。

    

    “护山法界充其量可以撑多长时间。”

    

    “充其量两个半时辰。”

    

    “等等。”

    荆家老祖用力吸了口气,眨眼望向了秦剑,“小兄弟,需多长时间。”

    

    “一切顺利,可以在法界被破前,治好老祖您的暗伤。”

    秦剑的话,让荆兴国他们有一点瞠目结舌,不知道他跟荆家老祖在说什么话。

    

    “那好。”

    荆家老祖金属相撞,然后突然转头,把一手掌放到了荆兴国得肩,“你专门执掌护山法界,无论如何,也得死守荆家。”

    

    “爹,这…”   

    “这一位小兄弟可以治愈我暗伤。”

    荆家老祖直截打断了荆兴国得言语。

    

    “可以…可以治愈暗伤?”

    荆兴国他们神态一怔,不禁得望向了带幽冥面罩的秦剑,虽说他们不知发生什么,可他们都知道,荆家有希望了。

    

    “小兄弟,这次我荆家如果可以度过危机,荆家定当厚报。”

    荆兴国大家急忙朝着秦剑拱手抱拳一礼,然后迅速的离开紫竹林。

    

    轰隆!一声巨响!   

    几个人刚才走了,整座大山便再一次震颤,雄厚的护山法界在受到了凶猛的进攻。

    

    “小兄弟,拜托了。”

    荆家老祖已近盘腿坐到了地面上。

    

    “给我。”

    秦剑再一次祭起玄雷,马上打进了荆家老祖身体之中。

    

    同时秦剑启动了灵环眼,透过荆家老祖的身体,看见他魂魄深处的那道裂缝。

    

    滋滋滋!   

    没多久,玄雷包裹了荆家老祖的身体,不仅仅是身体,魂魄同样被包,尤其是魂魄上的那道裂缝。

    

    “时间非常紧,前辈,请忍住。”

    秦剑在不落于下风玄雷的同时,在使出洪荒修灵给荆家老祖炼化魂魄,这么左右开弓,定然效率提高很多。

    

    大概是玄雷和洪荒修灵双重的用途,让荆家老祖不禁得疼得大道,年迈的容貌,刹那间变得铁青,脑门上还有白毛汗直冒。

    

    “小兄弟,你不是卿兴颢吧!”

    为转移了注意力,荆家老祖开口说道。

    

    那双充满智慧的眸子意味深长地瞧着秦剑,可能是怕秦剑心生恐惧,他淡淡一笑。

    

    “前辈怎么断定我并非卿兴颢的。”

    秦剑一边操控着玄雷,一边笑了笑。

    

    “是由于你的玄雷和仓绝天剑。”

    荆家老祖强克制着痛楚,还是和蔼地笑了笑,“具我所知,大越只有玄神宗的一个名叫秦剑弟子有玄雷,不传奥义仓绝法术,除玄神宗的赵崎瑞,只有一人会,那玄阵烈图本是花至适的绝招,也只有一个人学会,那人…是玄神宗的秦剑!”

    

    听荆家老祖说着,秦剑幽幽的笑了笑,“看起来,我是小瞧了荆家的消息网,居然能蔓延到大越北方。”

    

    “你真的是秦剑?”

    验证了自个的推断,荆家老祖吃惊地瞧着秦剑,所以才都忘掉了身体上的痛。

    

    “我就是了。”

    

    荆家老祖仓促问:“相传你已死,身体当天晚上便被偷走了。”

    

    “全是上天眷顾。”

    秦剑只不过是淡淡一笑,忍住了,没有说出口灵环眼的不传之秘。

    

    “怪不得。”

    荆家老祖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难怪你能那样轻松打败林海涛,怪不得在南光草原这么多归元境高手都没有能抓住你。”

    

    “前辈,他们都说你不怕被牵连吗?”

    秦剑一边说完,一边瞧着荆家老祖。

    

    荆家老祖平和的笑了笑,“这高手为尊的世界,有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英雄所见略同。”

    秦剑砸吧了一下嘴的笑了笑。

    

    “那天你被围攻的事情,我听说了,小友,这便是现实的残忍,如果你是准玄荒境,只怕没有人敢说你是妖,只有一步一步走上了最顶峰自个制订规则。”

    

    “因此,我在向这个方向努力,还请前辈保密。”

    

    “好。”

    荆家老祖笑得无比畅快。

    

    “你是我荆家的贵人,我欠你个人情,荆家欠你个人情,日后,如有用得上我之处,荆家必会帮忙。”

    

    “好,你可不要赖皮啊!”

    

    “我是一口唾沫一个钉,说话算话。”

    

    轰隆!一声巨响!   

    两个人讲话之时,外面世界的轰声从来没有断过。

    

    荆家不管是执事亦或弟子,全在倾力维护护山法界。

    

    没人胆敢慢待。

    

    紫竹林里,荆家老祖已是全身大汗,魂魄深处的剧烈的疼痛,叫他心神有些模糊了。

    

    但是,剧烈的疼痛换来了魂魄的裂缝的愈合。

    

    不知道什么时候,紫竹林如兰似麝的香风拂来,蓝雾和轻舞急忙走入了紫竹林。

    

    “祖父。”

    见荆家老祖神态难受的盘腿坐在在地面上,秦剑正用诡异无比的霹雳包裹着他全身。

    

    两个人登时神态一寒,急忙抽出长剑,大声喝道:“卿兴颢,你对我祖父做了些什么事。”

    

    “我一个归元境,可以对你祖父干什么。”

    秦剑很随便地回了句,就接着控制着玄雷。

    

    “你…你快停手。”

    两个人急忙杀轻快的走上前来。

    

    “站立在那儿,不要动。”

    

    千军一发之时,秦剑没有心情跟这两姐妹多解释,索性爆喝道。

    

    只不过是,这时蓝雾和轻舞那儿会听的进去。

    

    “他在给我治疗暗伤,不要依靠近。”

    毕竟还是荆家老祖开口。

    

    这话让正要动手的蓝雾和轻舞马上站在原地。

    

    “祖父…”   

    “站那就行了。”

    大概是真到千军一发之时,就算是荆家老祖都无没多解释。

    

    虽说他没多说,可蓝雾和轻舞却没再问。

    

    他们眸光急忙挪到秦剑的身体上,抿了一下唇,道:“对不起,先前是咱们莽撞了。”

    

    “你们已经不是头一回误会我了。”

    秦剑耸耸肩。

    

    恩?

    

    刚说完这话,秦剑眉毛便猛然一蹙,然后带盘腿的荆家老祖突然的退却。

    

    噹!   

    他刚才退却出去,一把漆黑如墨的长箭就刺穿了虚空,可能是长箭带着的凶煞之气太重,所以才紫竹林的竹子都大片大片的被折断。

    

    “什么人?”

    蓝雾和轻舞已陆续的挡在秦剑和荆家老祖的面前,先前如果不是秦剑退得快,只怕那一箭已将秦剑射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