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 元神自爆-《民间禁忌杂谈》

    第八百六十八章 元神自爆   

    仙界本无月,夜下升幽光。

    

    光芒照耀大地,洒满了连绵一万八千里的血雾尸山。

    

    翠绿色的发簪在吸食乔红婆的心血与精气后越飞越高,击碎了层层乌云,逐渐融合于虚空尽头。

    

    霎时间,虎啸现鱼形,天地为之震颤。

    

    乔红婆躬身后退,一连喷出六口心血。

    

    每吐一口,她真仙十四品的修为皆会随之下降。

    

    十三品,十二品,十一品……   

    短短的三个呼吸,她的境界跌落至真仙八品。

    

    气息萎靡不堪,脸色苍白无血。

    

    白发老妪徒然翻掌,一指点向半空坠落的那尾鱼儿道:“流觞曲水,四海汪洋。”

    

    “哗。”

    

    鱼身跳动,鱼嘴微张。

    

    一颗乳白色的珠子从鱼嘴中吐出,表面流光溢彩,内部涟漪如波。

    

    本体为炎龟一族的精瘦老头喉结滚动,失声惊呼道:“你,你疯了?”

    

    “修行之人,心血为根本。

    牵连五脏六腑,乃至全身经脉骨骼的温养。”

    

    “损耗一口心血至少需要半年时间调息疗伤,你一下子吐出六口。”

    

    “不,加上先前那一口,足足七口。”

    

    “七口心血,境界跌落不说,你的脏器将因此大受影响。”

    

    “轻则永无恢复之日,此生停滞真仙十四品不得突破,重则……”   

    长吸一口气,老头手握黑色龟壳神情恍惚道:“重则脏器萎缩,死路一条。”

    

    乔红婆大声道:“那又怎样?”

    

    “六千年前,我家姑爷陨落太虚山的那天,老身心有余而力不足,眼睁睁看着他身死道消。”

    

    “那种痛,那种恨,我绝不会允许它再发生第二次。”

    

    “拿我的命换姑爷逢凶化吉,值,怎么算都是值得的。”

    

    眉心鲜血流淌,从额头流至鼻梁。

    

    聚在鼻尖处一滴滴的往下落,落在乔红婆垂放的左手背上。

    

    “浪生。”

    

    她戚然开口,双手稳稳的握在一起。

    

    “轰。”

    

    活蹦乱跳的鱼儿奋力挣扎,在虚空掀起肉眼可见的惊涛骇浪。

    

    一浪起,百浪接踵而至。

    

    百浪化千浪,无穷无尽。

    

    尸山的上空变成了汪洋大海,大而无边,一眼望不到头。

    

    乔红婆破浪独行,佝偻着摇摇欲坠的身子冲向炎龟。

    

    “破破破破。”

    

    她随意点出四指,四指分对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那封锁苏宁的四方十二阵被尽数摧毁,响声震彻云霄。

    

    “姑爷……”   

    面带笑意,这位乔氏仙族身份最高的老奴婆远远的望着逃遁中的苏宁,嗓音柔和道:“请允许老身再喊您一声姑爷。”

    

    “您和小姐一样,都是我看着长大的。”

    

    “以后,以后怕是没机会再喊您了。”

    

    “小姐她……”   

    “老身只望有情人终成眷属,您千万别辜负了小姐六千年的等待。”

    

    脚下生莲,步步虚晃。

    

    一步跨千米,再跨了无踪。

    

    汪洋海面,狂风不止,却只剩精瘦老头一人。

    

    “段自谦,哎,老龟我被你害惨了。”

    

    手捧龟甲,他当机立断的选择现出妖兽本体。

    

    现如今的乔红婆借用本命仙器追涨修为,是不折不扣的真仙十五品。

    

    本就早他几百年踏入真仙十四品,仙力对抗上他完全落入下风。

    

    有资格拖延,无本事搏命。

    

    而他有所依仗的,除了段自谦交给他的那张保命底牌外,就仅剩堪比中品仙器的一身龟甲了。

    

    “半柱香,快了。”

    

    “答应段自谦的人情必须归还,那老不死的可比乔晚棠难对付。”

    

    “罢了罢了,大不了此事过后我再也不来仙界。”

    

    “玄阴海,新鲜的人肉……”   

    “吼。”

    

    闷声咆哮,黑影压坠。

    

    长达数百丈的庞大龟躯沉入海底,脸不红气不喘的做起了缩头乌龟。

    

    他一边快速游动,一边以心神感知乔红婆的气息。

    

    “流觞曲水自成一界,而我此刻的修为是真仙十五品。”

    

    “十六品以下,没人能走出这片海。”

    

    “你的龟命我要定了。”

    

    随着乔红婆的声音响起,平静的海底突然涌出数以万计的猩红水泡。

    

    那些水泡好像生出了灵智,齐齐奔往炎龟,形成一堵堵肉眼可见的水墙。

    

    “你伤不了我的,正如八百年前,你的境界高我一品,不照样让我溜之大吉?”

    

    “嘿,更别提……”   

    胸有成竹,老头得意忘形道:“更别提我手里捏着的底牌,待半柱香的时间一到,我想走,乔晚棠来了也留不住我。”

    

    乔红婆冷静道:“是吗?”

    

    话音落,水墙崩塌,水线凝剑。

    

    她立于炎龟尾端,头顶紫火升腾。

    

    “我动用流觞曲水的本意,是将你困住。”

    

    “困住你,才有机会将你斩杀。”

    

    “哪怕你这与生俱来的龟甲堪比中品仙器,但你别忘了,老身元神自爆产生的威力足以伤及真正的一界至尊。”

    

    “我连一界至尊都能伤,你这区区的真仙十四品又算什么?”

    

    语气漠然,脸庞突显狰狞。

    

    头顶的紫火格外耀眼,似要烧开这汪洋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