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惊蛰-《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惊蛰这个节气,常被人提起,也常被人忽略。

    对于阳城的大多数人来说,也只是看天气预报或者看日历的时候才会发现——哎?有雷雨的这天是惊蛰啊!

    再多的,也没了。

    二十四节气里面属于没什么存在感的。

    惊蛰之前,阳城只是下过一些小雨,临近惊蛰,出太阳的时间并不多。

    惊蛰前一天的未接地龙卷风带来了不少话题,直到次日的惊蛰,还会频频被人提起。

    阴沉的天空,并没有立刻就带来雷雨。

    人们也没有觉得今天有多特殊,该干啥还是干啥。

    气象部门的预警,看过也没多放在心里,不就是雷雨嘛,知道了知道了!别一条接一条地发!

    翠湖旁。

    看似安静的住宅里。

    风羿在半夜时就从地下室挪到石头小道上,但也没怎么动,原形态站在那里,感受着空气的湿度,以及周围的环境。

    这种时候,本能最靠谱了,当然是顺应本能,一切交给本能。

    风羿静静感知着身周,以及,往外,更大的空间。

    不够。

    还不到时间。

    仿佛还缺点儿能量,周围环境也不合适,得再蓄积一会儿。

    小戊医生站在石头小道外面守着,没有跟进去。他说过不会去打扰风羿,于是想着,站在这里应该也能观察到里面的动静,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看了眼湿度显示器,跟早晨相比,这里的湿度又增加了。而且,石头小道附近的湿度,比宅院其他地方的湿度要大。

    对于寻常人来说,在这样高湿度环境下待久了肯定会觉得不适,小戊还能承受得住,就算难受也就只难受这一天,扛过去就行,又不是每天都待在这样的环境里。

    屋里,管家站在落地窗前,并没有凑到石头小道那边。

    其他几人也知道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既是风羿的生辰,也是风羿蜕皮的时间。

    小甲他们在布置大厅,等风羿蜕完皮接着给他过生日。

    小丙收拾完食材,晃悠过去管家那边,跟着看了看窗外。

    站在这里只能看到庭院的景色,并不能看见石头小道,更不可能看到风羿。

    小丙疑惑,“您一直在这看着,担心老板?您怎么不跟小戊一起去石头小道那边?”

    管家依旧看着窗外,笑了笑,“我倒是想过去。”

    小丙倒了几杯祛湿茶,屋里一人一杯,正欲问一句为什么,便听管家说道:“给小戊也倒一杯。”

    小丙想说“小戊一直待在外面,压根没心思进来喝茶”。不过管家特意提了这么一句,他随手又倒一杯。

    也许待会儿小戊在外面渴了就进来喝杯茶。

    小丁扎着气球:“不是说今天有雷雨?这雨一直没下,雷也没听到。”

    小乙也说:“潮气很重,待会儿应该有大雨。”

    小甲:“就是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能落下来。”

    管家看看外面的天色,走至一旁,调整室内的抽湿机,然后再次回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天色,像是低声自语,又像是说给其他人:

    “听过一个古老的传言吗?”

    “蛇来,雨水就来。”

    ——

    阳城往南100多公里的沿海某城,一栋临海别墅内。

    十来个年轻人正聚在一起嘻哈玩闹,他们在这里开派对。

    原本他们打算今天乘坐游艇出海玩,大早上收到气象部门接连几条预警短信,他们也犹豫,但是商议之后又觉得没什么大问题。

    关了手机定位,免得被人监测位置,将预警短信抛到脑后,一群人开着游艇跑出去。

    才出海就被海岸警卫队给拦回来了。

    不得已,只能在这里聚会。

    外面露台也有人烧烤,反正没下雨。

    屋内几人玩了一圈游戏,叭叭说着话。

    “刚才气象台又发一条雷雨预警短信!用得着这么紧张吗?现在又不是台风季,就下点小雨,打几声雷,有什么问题?”

    “气象台肯定会紧张,早就预测到近两年气候有波动,昨天阳城还发生龙卷风了呢。”

    “那算个屁的龙卷风,型都成不了!昨天我看那个最完整的视频,盯视频盯了10分钟,它愣是接不了地,看得急人,恨不得把它直接揪下来!”

    “专家不是说了嘛,昨天阳城那个接地未遂的不算龙卷风,叫什么管状云?只是特殊案例,也就那么一个。我还想碰到一个呢,咱这一片海太枯燥了,天天看都是老样子。”

    “那你等台风季,台风来了就不枯燥了。”

    “我稀罕?台风每年都能碰到,但龙卷风不一样啊!”

    正说着,半躺在沙发上翘腿晃悠的人,手里的酒杯一颤,眼珠子都快瞪出眶,激动得抬手指着窗外:

    “来了!”

    “什么来了?”

    其他人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

    远处的海面上,阴沉的云层之下,翻卷着形成一个漏斗状的云柱,从云层底端往下延伸。

    “龙卷风!!!”

    “成不了吧,跟昨天阳城那边的一样,根本触不了地……”

    不等他们多说,那处的云柱如长龙一般,从云层探出,往下,直抵水面。

    而且,还不是那种很弱的转圈圈!

    就算离得远,他们也能感受到那里的海水被强势往上抽起。

    仿佛从天空伸下来的一根吸管,将水从海里抽往天空。

    屋里顿时哄的一声叫嚷开了,纷纷拿着手机往外冲。

    离得远,他们这里其实感受不到多大的风力,现在又没下雨,一个个举着手机找最佳拍摄位置。

    “我特么的!水龙卷!龙吸水!!!”

    “正宗的龙吸水!这不比昨天阳城那个给力?!”

    “海水每天的蒸发量已经满足不了云层的需求,所以直接拿‘吸管’开吸了?”

    “就这往天上抽水的气势,哪是吸管,这是抽水泵!”

    “那个,它旁边,是不是又要卷起来了……”

    视野中,离刚才那条水龙卷不远的地方,又是一条长龙迅速形成,从云层蜿蜒而出,直抵海面。

    “双……双龙卷?”

    “奇观!这才是奇观呐!!”

    “上次在网上看到双龙卷,还是前些年有人在赤道附近拍的吧?万万没想到我竟然能在自家门口看见!”

    “哎别抢我位置,我先发个朋友圈再继续拍!”

    如果说刚才是惊喜,那现在就是狂喜!

    “哈哈哈哈!我就说我这人运气不错,昨天阳城那个不接地的龙卷风算个屁!”

    “等等!好像……又又又卷起来了……”

    离前两条水龙卷一段距离的区域,第三条水龙卷也以极快的速度形成,从云层往下,入水。

    水面接触卷风的位置被撕扯成旋转的水雾。

    紧接着,更远的海面,还有两条长龙相继落下!

    闹哄哄的屋里突然静下来。

    如果说,刚才他们心中是“惊喜”。

    那现在,就是“惊惧”!

    广阔的海面,阴沉得仿佛要塌陷的天空,一道道水龙卷迟迟未散……

    更远处,已经看不清了,海面的水雾遮挡了视线。

    这里还只是他们能够看到的范围,更远的,他们无法看到的海面上,是否还有其他水龙卷在形成?

    本是湿热的环境,此刻却让他们有种毛骨悚然的凉意。

    甚至能听到自己上下牙齿磕碰的声音。

    这是,梦中的情形吧?还是噩梦!

    “是不是末……末世又要来了?”

    “不是末世,是气候异常期!气候异常期又来了!”

    “第6次大灭绝要降临了!”

    “呸!滚一边去!说什么衰话!这只是……只是……气候的小波动!”

    有人将自己的无人机搬出来,控制着往海那边飞,想近距离拍摄。被卷了。

    住在这一片沿海区域的其他人,不少都看到了海上的情形,没看见也迅速从各种渠道得知。出来拍照的人越来越多。

    本区域出现至少五条水龙卷的事,迅速在网上传开。

    爆点太多。三月就出现水龙卷够令人惊讶的了,还一出现就是几条!

    网络大众看到的第一反应:“特效吗?”

    等网上的视频和照片越来越多,还有直播的,这才证实了这事的真实性。

    【南边已经热到这种程度?强对流天气有这么猛?龙卷风也太频繁了吧!】

    【昨天阳城出现的接地未遂龙卷风,今天海上又出现龙吸水,我怀疑南边有人渡劫[狗头]】

    【一根吸管抽水不够?抽起的水分已经满足不了它了吗】

    【才五条?不是说以前哪里还出现过九条水龙卷?】

    【哪里的九龙卷?求视频!】

    【只有五条是因为只拍到了五条水龙卷!更远的拍不到了,海面全是水雾,远处看不清!也没谁敢过去!】

    【有人飞无人机过去,离太近被卷了,不过有近距离视频[链接]】

    【这时候甭管飞几架过去都是一波送啊!几万块钱就这么被卷走!】

    【末日情形!】

    【淡定,淡定。气象台:只是普通的气象现象】

    【普通气象现象也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候!它出现在七八月可以理解,但这才三月初啊!这就卷起来了!】

    【我有个疑问,抽上去的水,去哪了?】

    【抽这么猛,会下鱼吗?】

    【别只说鱼,虾蟹也来几百只】

    于是,严肃沉重的气象问题,中途劈了叉,一部分人继续严肃讨论,而另一部分人开始关注海面出现的这些水龙卷,卷了多少海鲜上天。

    当网络关注重点放在南部海面出现的五条水龙卷时,阳城已经面临黑云压城。

    城区一栋摩天大楼内。

    大楼上部分为酒店,一位来阳城出差的年轻商务人士进入客房,拨开窗纱看了看外面。

    封闭的大落地窗外,肉眼可见流窜的水汽,若是能往外伸手,就可以触碰云层的感觉

    再往上看,基本看不到什么了,这里已经很贴近云层,今天天气不好,遮挡严重,若是住得再高点,视野就全被云层遮挡了。

    这一片的摩天大厦,都是气候异常期之后建起来的,一栋比一栋高,如果是晴天,风景肯定会好很多。

    不过看夜景倒是可以。

    处理完几封工作邮件,他给家里人打电话。

    “对,已经办理入住了……我住七十几楼。”说着往边上走,“来给你们看看外面的云雾飘渺……”

    拨开窗纱,窗外一片昏暗,什么都看不到。

    ???

    猛一看还没反应过来,以为有一层什么窗帘没拉开。

    回过神,找到房间的控制器,控制窗帘的开合,确定不是窗帘的问题,又将房间内所有灯光都关闭。

    只有朦胧的光穿过落地窗照进屋内。

    之前室内一直亮着灯,工作的时候他也没留意外面的天色。

    再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才下午两点多。

    下午两点多,天就黑了?!!

    室外。

    云层一步步下压,像是要慢慢吞下这座城市。

    天色越来越暗,有雷声从远方传来。

    忙碌中的城市,并不会因此而停摆。昏暗之下遍布灯火。

    云层不断闪烁着电光。

    滚滚雷声,声声震耳。

    如果在台风季,这也算比较常见的事,但放到现在,却觉得异常。

    再加上昨天那个未接地龙卷风带动话题,网上的关注,难得从临海那边已经停歇的水龙卷聚会,挪了部分注意力到阳城的“黑云压城”。

    【哇靠,你们阳城也有人渡劫吗!】

    【都说春雷惊百虫,现在阳城那雷,别说虫了,连龙都能惊醒!】

    【其实仔细看,室外风力也不是特别大,跟台风季比不了,闪电也没有劈下来的。就是云层可怖,只看照片都有种压迫感】

    【电影里,这种场景一般有怪兽出没[嗷呜]】

    阴沉厚重的云层之下。

    翠湖旁的住宅内。

    石头小道上,水气逐渐增多,变为水雾,覆盖整条小道。

    小戊医生看着白色的水雾从石头小道朝自己这边推进,原本以为只是湿度会提高一点,就像加湿器的水雾。但是真正当这些白色水汽靠近,呼吸受阻,那种仿佛溺水的窒息感袭来!

    不得已,他只能后退。

    现在别说往里面靠近,站在原地都有生命危险!

    如果仅仅如此,他大可以拿潜水用的呼吸面罩过来,但他此时莫名感受到一种压力,这种压力还在持续增强中。

    前方,好像有一面无形的墙挡着,无法靠近。

    到这时候,小戊心里也明白,原本的观察计划只能放弃了,安全起见,回到屋里。

    即便在室内,即便有室内空气循环系统维持温度气压和湿度,但恍惚还是能感受到凉丝丝的气流,让人全身汗毛都炸起。

    小戊的动向没有逃过风羿的感知,或者说,这周围,所有的物体,生命的,非生命的,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不只地面。

    风羿能感受到,云层中,有无形的能量笼罩,与地面逐渐形成一个合适的、稳定的环境。

    蓄存于体内的能量终于活跃起来。

    原本看上去与常人无异的上半身,出现鳞片状纹路,一层叠一层,从躯干部往上,手臂,手指,脖颈,脸……直至整个上身。

    覆盖鳞片的指尖,骨质特化的利爪,锋芒被水雾遮掩,像是潜伏在暗处的冷刃。

    金色的仿佛蕴含着巨大能量的光流,在鳞片缝隙闪动。

    双眼之中,原本笼着一层蓝白的膜,瞳孔处突然裂开一条立着的狭长缝隙,像是强大的能量灼烧而成的裂缝,并以竖起的瞳孔为中心,覆盖的膜逐渐裂解,随后化作粉尘,散入身周水雾之中。

    裂解之势,从眼部继续往外扩展。

    好似有一层老化的皮肤,从体表剥离,分解。

    巨大的蛇尾摆脱了拘系,在雾气中甩动。

    天空,雨水终于降下来。不急,也不缓。

    风力带着劲意,却不显暴虐。

    只雷声依旧,像是要将这片大陆上所有蛰伏的生灵都震醒。

    季节变换,周而复始。无论在哪里,寒带还是热带,自然有它自己的韵律。

    惊蛰已至,复苏伊始。

    阳和发生,自此渐盛。

    比往日更冷几分的竖瞳动了动,微微仰头。

    覆盖着鳞片的利爪朝上挥出,打乱了天空与地面形成的平衡稳固的环境。

    阴沉厚重的云层裂开一道道曲折的缝隙。

    下午的阳光穿过裂隙,斜漏下来。

    雨线都染上一层金色。

    风羿伸开双臂,舒展一下身体。

    蜕完皮,全身都感觉轻盈许多。

    上半身出现的鳞片纹慢慢隐没,活跃的能量逐渐平息,利爪也变回了无害的状态。

    风羿看看恢复原状的手指,又看看身上和尾巴。一切平息之后,身形似乎与往常也没什么不同。不过他现在也看不全面,待会儿上楼照镜子再仔细瞧。

    石头小道上的水雾已经散去。

    风羿从小道往外走,走出遮挡棚。

    外面立着一个防水的储物柜,管家在里面放置了衣物。

    风羿变回人形拟态,换上干净的衣物,准备进屋。里面的人还等着给他过生日,他已经闻到厨房的香味了。

    走几步突然顿住,风羿往旁边避开。

    一条巴掌大的鱼啪的掉落在面前。

    风羿盯着地面的鱼,犀利冷酷的双眼中难得露出明显的困惑:

    谁扔的?!

    不知道高空抛物入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