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杂交水稻-《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第598章 杂交水稻

    “长孙管事,你拉着个脸什么意思,给谁看呢?”

    王子安背着手,踱到长孙无忌面前,神色不快。

    “我仗义出手,救治你们家小娘子,你这个做管事的,不仅不感恩戴德,反而拉着个臭脸是什么意思?知道的,说你长孙管事不懂事,不知道的,还以为长孙尚书不懂礼数,不识好歹……”

    说到这里,王子安瞥了他一眼。

    “出门在外,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身为长孙府上管事,就算是不能给长孙府上增光,也别给长孙尚书丢人现眼……”

    长孙无忌:……

    我可谢谢您了\(^o^)/~

    憋屈的快要吐血了,但感受着周围所有人凝视的目光,也只能继续憋着,脸上强行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

    “侯爷教训的是,是我关心过度,情急之下,一时失态了……”

    王子安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伸出手掌,“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知道就好,回去告诉你们家国公,就说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就不用特意过来道谢了——”

    长孙无忌牙根都快咬碎了。

    好不容易才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好字来。

    王子安知道这狗东西,此时指不定心里在怎么骂自己呢,不过也不以为意,挥了挥手,脚下踉跄了一下,这才稳稳站住身形。

    “男女授受不亲,刚才为了避嫌,救治长孙姑娘的时候,隔空治疗,这种操作,对我现在来讲还是有些勉强了……”

    说完,一脸遗憾地摇了摇头。

    所有人:……

    看着王子安一脸疲惫的模样,跟被掏空了身体似的,所有人差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才真的误会了他什么。

    直到看到高阳那丫头嘴角上翘,几乎是当场笑场。

    王子安恼羞成怒地瞪着高阳,这才醒悟过来,这狗东西,又在演!

    真不是个东西啊!

    还能怎么办?

    李世民只能假装没看见,还非常配合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行了,知道你辛苦——怎么样,你这身体还能行吧?”

    “问题不大。你们这次来应该是有什么事吧——”

    知道他们这次一起过来,肯定不可能是特意前来抓自己奸的,一定是有什么事,需要找自己商量。

    所以,王子安见好就收。

    环顾了一眼联袂而来的大佬,最终把目光落在杜如晦身上,这位如今才是明面上身份最高的大佬。

    杜如晦显然也有这种自觉,当即露出了认真的神色。

    “长安侯,您当初曾提过的占城稻,我们已经搞到了——想请您看看,是不是您提到的那种高产的水稻……”

    王子安:……

    我知道个屁的占城稻啊。

    “没——”

    一声没见过,下意识就想脱口而出。

    但话刚一出口,就意识到不妥,这群狗东西肯定不相信。

    就算是信了,也饶不了自己。

    想想,自己一句话,人家就漂洋过海的去了林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回来所谓的占城稻稻种,结果自己回头说自己也不知道……

    换了自己都得抓狂。

    所以,话到嘴边就硬生生又给改了回去。

    “没问题——”

    说完之后,又有些心虚地多问了一句。

    “你们以前没人见过吧?”

    几个人齐刷刷地摇头。

    若是见过,我们还用来问你?

    这狗东西,一定又是在炫耀自己的博学多识,我们知道你厉害行了吧!

    这恶趣味也是没谁了——

    几个人心中吐槽,不过也顾不上跟他调侃,现在稻种就在外面,就等着他确认了!

    王子安一看大家都没见过,顿时偷偷松了一口气。

    都没见过啊?

    那就没事了!

    “稻种在哪里?走,带我去看看——”

    连脚步都轻快了几分。

    “已经带过来了,就在前院。”

    几个人鱼贯而出。

    王子安其实心中也很好奇,想看看这唐朝版本的占城稻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马车就停下前院。

    李世民,杜如晦等人,亲自上前,搬下一袋稻种,提到王子安的面前。

    “你看看,是这种吗?能不能用?”

    虽然啥也不懂,但这个时候也退不得了。

    故作淡定地弯下腰,伸出手掌捞了一把,用手指仔细地捻了捻,发现这所谓的占城稻,颗粒很小,和前世常日的长颗粒的香米以及东北大米完全不可相提并论,放到鼻端下闻了闻,也没有常见稻米的香味,心中顿时就有些打鼓。

    这稻种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从哪里弄来的——”

    王子安觉得稳妥起见,自己还是先探探口风吧。

    “我们长孙家的商队,特意从林邑运来的——”

    提起这个,长孙无忌顿时下意识地挺起了胸脯,他很想大声的告诉王子安。

    这稻种,是我们家冲儿,亲自带队从林邑带回来的!

    不过,咱不王子安这种浅薄的狗东西,懒得炫耀——

    长孙无忌觉得,身为齐国公,当场吏部尚书,自己得稳重。

    谁知道,王子安跟着就来了一句。

    “真的?”

    可把长孙无忌给气坏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是在污蔑自家儿子的功劳。

    “岂能有假!这是我们家冲——我们家从林邑亲自运来的,自然不可能有假。王子安瞬间心里就有了点底。

    占城来的,那就应该是占城稻吧?

    点了点头,没说话,又煞有介事地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这才直起腰来。

    环顾了一眼李世民和杜如晦等人,见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着他。

    这才轻咳一声,硬着头皮道。

    “好像就是这种稻子——”

    说完,又有些心虚地给自己打了个补丁。

    “当年我也只是大致的听人说起过,没有仔细比对,不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好像就是……”

    但此时,显然李世民和杜如晦等人,完全没有注意他言语里的话术,直接就给他过滤成是了。

    尤其是长孙无忌,更是激动非常,连刚才自家内定的儿媳妇被人抓了的事都给忘了。

    毕竟,只要这稻种的事儿已经确定,那自家儿子的功劳就板上钉钉,跑不掉了!

    “那就实在是太好了——”

    长孙无忌心中激动,有些忘形地手舞足蹈。

    李世民,杜如晦,房玄龄,魏征,唐俭和李君羡等人,也不由喜出望外。

    亩产五石的稻种啊!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大唐数年之后,将再无粮食匮乏之忧!

    大唐之福,社稷之福啊!

    望着这一群有些忘形的大唐,王子安不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这就是自己之所以喜欢大唐的原因,也是自己之所以明知道他们在演自己,也愿意跟这群天天插科打诨逗乐子的原因。

    真的是有一群人,在为这个必将繁荣起来的大唐披肝沥胆,尽心尽力。

    或许他们各自都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真的在全心全意地打造那个让自己骄傲的贞观大唐。

    所以,王子安挑着眉毛,一脸鄙夷。

    “啧,瞧你们一个个的,这没出息,也没见识的小样——”

    见所有人都神色不忿地看向自己,王子安背起双手,下颌微抬,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淡淡地道。

    “怎么?还不服气?真是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夏虫难以语冰也,井底之蛙,也就能看到井口那么大一点的天空了啊——”

    说到这里,他一边乜斜着眼睛偷瞧着李世民等人的反应,一边故作失望地摇了摇头。

    “想不到,有朝一日,区区亩产五石的稻种,就能让人高兴成这个样子,真是……”

    话没说完,轻叹了一口气。

    眼光中充满了悲天悯人的怜悯——

    李世民:!!!!!!

    其余等人:……

    我们这是被鄙视了吗?

    “区区五石?真是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你怕不又是一个何不食肉糜的笑话——你到底懂不懂农家之事,你到底知不知道,亩产五石,对百姓来讲意味着什么,你到底知不知道,亩产五石,对我们大唐,对我们朝廷意味着什么?”

    这狗东西说话的语气实在是太气人,看他们的眼神,也让人抓狂。所以,长孙无忌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狗东西,实在是太气人了。

    这是稻种吗?

    这是我儿子的功劳!

    这是大唐鼎盛的根基!

    王子安一看,又是这货蹦出来了,心中不由大乐。

    实不相瞒,就喜欢怼你!

    “你们看,你们看,就是这种眼神,就是这种表情——自己没见识吧,又自以为是——”

    说到这里,王子安伸出手掌,拍了拍李世民的肩膀。

    “老丈人啊,他就是一个小小的管事,执拗愚昧,没有见识,自以为是什么的,都还不大要紧,你毕竟做着这么大的生意,可别学他,否则非出问题不可——杜仆射,您说对吧……”

    杜如晦:……

    啊,这——

    我该说对,还是不对?

    好在,王子安也没指望杜如晦真的会回答自己这个坑人的问题,直接云淡风轻地摆了摆手。

    “算了,这就是个格局的问题,格局不到,给他们说了,他们也整不明白——”

    王子安说完,一脸辛苦有你懂我的眼神看着杜如晦。

    杜如晦:……

    我得罪你了吗?

    为什么非要把我架在火上烤……

    李世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没好气地道。

    “难不成你还见过比这更加高产的水稻不成!”

    王子安本来就是要开他们的玩笑,所以,一脸鄙夷地瞥了他一眼。

    “你觉得呢?”

    一见王子安这熟悉的欠扁的神情,李世民瞬间就来了精神。

    “臭小子,你难不成还真的见过?”

    王子安呵呵一笑,老神在在地点了点头。

    “然也,孺子可教也——”

    所有人:!!!!!!

    呼吸瞬间急促。

    还有亩产更高的水稻!

    “什么水稻,亩产多少,在哪里能找到?”

    李世民的问题连珠炮一般,脱口而出。

    决定了,只要有。无论天涯还是海角,朕都要让人把它给朕带回来!

    “杂交水稻,亩产的话,大概怎么也得有一二十石吧,听说多的有小三十石……”

    王子安稍微回忆了一下,有些感慨地道。

    可惜,那位神农老人家走的早,不然说不准更高产量的都有了。

    一二十石,二三十石……

    李世民觉得呼吸都快跟不上趟了。

    这是何其可怕的产量!

    如果大唐能得到……

    他都不敢想象,一想象就忍不住浑身战栗。

    魏征原本一直板着脸,捋着呼吸,在那里老神在在地看长孙无忌的笑话,此时闻言忍不住手艺哆嗦,硬生生把自己原本就稀疏的胡须又给拽下来好几根。

    此时,也顾不上下巴疼了,冲上来,一把拽住王子安的袖子。

    “子安,你,你此言当真——”

    唐俭本来也想冲上来的,结果被魏征这老家伙抢了先,但明显也被这个消息给震撼住了,面色潮红,呼吸明显粗重了几分。

    其实,何止他们,所有人,包括长孙无忌,都忍不住呼吸加重,两眼圆睁,再也顾不得王子安刚才故意的挑逗与挤兑。

    “何处可以得到!”

    所有人,目光炯炯,盯着王子安那眼神,就跟单身了十八辈子的铁杆老光棍,看到一位体格风骚,而且躺在床上正等着自己的俏寡妇似的,就差冒金光了。

    虽然这个消息,听起来别可思议。

    但他们还真没有怀疑这个消息的真伪,因为,王子安这狗东西,虽然说话可恶,但从来不信口开河,胡吹大气。

    自从认识他以来,只要是他说的,几乎没有不实现的。

    所以,他说有,那就真的很可能有!

    就像眼前的这占城稻似的。

    长孙冲回来之后,已经说过了,这占城稻虽然产量不如王子安说得那么夸张,但是在林邑,只是很粗放的种植,亩产便足足有两石之多。

    之所以没有那么多,想来也应该是当地蛮夷不懂得子安所说的精耕细作之法的缘故。

    谁知道,这一次王子安的反应却出乎了他们所有人的意料。

    没有以往的得意,也没有以往的跳脱与调侃,而是一脸的认真。

    “找不到——那是一位可敬的老人家,苦心钻研一辈子,才培育出来的杂交品种,在那里,我们把这种水稻,称之为杂交水稻……”

    说到这里,王子安感慨地摇了摇头。

    “除非有人能掌握杂交水稻的培育之法,否则就这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找到这种神奇的种子……”

    熟悉王子安脾性的李世民心中顿时就是一凉。

    这一次,恐怕真的是不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