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零章 周瑜之谋-《开局就杀了曹操》

    周瑜本身是不想在这个事情上说话的,不过在这里听了一阵儿众人的谈论,且孙坚又直接询问他的意见之后,他谦虚了一下,就也站起身来,说他在关于传国玉玺这件事情上的想法。

    他站起身来之后,孙策将目光投注在他身上。

    “伯父,在回答伯父这个问题的时候,小侄有一个问题需要询问一下伯父您。

    这事情,您要认真回答,也还请不要生小侄的气。”

    周瑜起身之后,对着孙坚,以及其余在座的孙坚手下部将进行行礼之后,开口这般说道。

    孙坚闻言,点点头道:“瑜儿你但说无妨(此时周瑜还没有取字,还不叫周公瑾。)”

    周瑜点了点头之后,开口道:“小侄所想要问的是,伯父到底想不想登极做天子,成为九五之尊。”

    周瑜的这一句显得比较平淡的话说出来之后,顿时就让在场众人心里面忍不住的为之一愣。

    尤其是祖茂等方才的时候,劝孙坚留下玉玺的人。

    对于这个做天子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可是很忌讳,是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的。

    刚才他们劝孙坚,将玉玺个留下来,都不曾明说做天子什么的,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意思。

    但也都是心照不宣。

    结果周瑜这样一个小子,直接就站起来,说了这样的话,将之给明明白白的说了出来。

    这让他们,忍不住的为之侧目。

    这果然不愧是少年人,就算是聪明些,在行事之类的上面,也非常的有冲劲,一点都不圆滑。

    孙坚闻言,也一样是愣了愣。

    片刻之后,他开口道:“九五之位,我从来都不曾想过,我孙坚是汉臣,我如今谋求江东之地,也是因为自己这里的力量过于薄弱,没有立足之地。

    想要取下江东之后,继续与逆贼拼杀,最终解救汉天子,恢复大汉河山!

    之前将玉玺留在手中,也不是因为贪恋玉玺,而是担心将之交出去之后,传国玉玺,将会落入到贼人手中,贼人有了玉玺之后,将会作出一些让玉玺蒙羞的事情……”

    这话,孙坚说的很是郑重,却也是令的周围不少人,都为之一愣。

    周瑜对着孙坚拱手道:“伯父拳拳向大汉之心,令人感到佩服!”

    他对着孙坚夸赞之后,开口道:“既然伯父大人不想要成为九五之尊,那这事情就好办了。

    袁术对玉玺念念不忘,不死心,那伯父就不妨将玉玺送出去,给那袁术好了。”

    这话说出,祖茂,韩当等人,都不由的显得有些着急。

    这可是传国玉玺,岂能白白送人?

    虽然方才孙坚已经说了,他不想做天子,可是作为臣子的人,哪里有不想让自己等人所追随的人,成为天子,登上高位的?

    他们觉得,这也就是方才自己主公,不好意思将登上九五之尊的心思给当众表露出来而已。

    其实心里面还是这样的想法。

    而且,此时就算是自己主公,就是这样想的,那也只是自己主公这个时候的想法而已,并不能代表以后还会这样想。

    就跟之前的时候,自己主公还没有想取下江东之地,作为立身根本一样。

    传国玉玺这种东西,还是留在自己时候手中,自己掌握着比较好。

    说不定今后就能够有大用,人必须要为之后做考虑,要有远见……

    当下不等孙坚开口,祖茂就忍不住的开口道:“袁术此人,狼子野心,心怀不轨,早就已经暗中有称帝之意。

    此时如此急迫的来索要玉玺,其心已经是昭然若揭。

    袁术没有传国玉玺,则名不正言不顺,若是有了传国玉玺,只怕很快就会称帝。

    这对于大汉来书说,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在这等情况之下,又如何能够将玉玺与袁术?

    这岂不是助纣为虐?”

    祖茂的话说出来之后,在场许多人,都忍不住的为之暗自点头,觉得祖茂所言,很是道理。

    望向周瑜的目光,带着一些暗笑。

    周瑜这个小子,聪明是聪明了些,但终究还是年纪太小,经历的事情太少,不知道这世上的事情,是怎么做的。

    世上的事情,很多都是一环套着一环,哪里有他所想的那样容易?

    有些东西,就算是自己用不上,也一样是不能给别人。

    孙坚没有在这个事情上说话,在祖茂说完这些话之后,他就也将目光投向了周瑜,等待着周瑜进行回答。

    周瑜此时,丝毫都不怵,脸上甚至于还带着一丝丝的笑意。

    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温润如玉,但有着不失少年人的意气风发。

    他对着祖茂拱拱手道:“正是因为袁术有称帝之意,才需要将传国玉玺给袁术,在后面推袁术一把,让袁术早点称帝。”

    这样的话说出,令的在场众人,面色不由为之一变。

    就连孙坚都是忍不住的为之微微色变。

    “这是什么话?

    这岂不正是助纣为虐了?!”

    祖茂望着周瑜,显得有些生气了。

    周瑜却保持不变的继续开口说道:“袁术此人,行事乖张,虽在如今,拥有这样大的权柄和势力,但终究不是长久之人。

    这人之所以现在能够拥有这样大势力,主要还是因为沾了袁家四世三公,长期积累下来的威望的光。

    但袁术这样的性格,和手段,终究不能长久,最终还是轰然倒地。

    他得到玉玺,称帝之后,也不过是弄了一场大笑话罢了。

    我想问一下,您觉得就算是袁术这人,真的称帝了,那天下间,会真的有人觉得他是天子吗?”

    听到周瑜的话,祖茂摇头道:“他的这种称帝,如同儿戏,不会有人认同的。

    反而会有很多人,都会对他进行唾弃。”

    周瑜点了点头道:“这样以来,率先称帝的袁术,岂不就成为了众矢之的?

    岂不是能够吸引走许多的注意力?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今后打袁绍,就会成为很正确的事情。

    这天下间,这个时候,忠于汉室,心向汉室的人还是不少的。

    袁术不称帝还好,一旦称帝,那么在之后,就将会令的许多人,对其厌恶,将之视为敌人,如何可以的话,都不介意,对其来上一下。

    诸位不要忘记了,九江郡那里,可是挨着徐州的。

    徐州牧陶谦,不算是一个多好招惹的人。

    从他之前的种种布置上面来看,似乎也有意取九江,只不过因为朱儁起兵讨董,他抽调了大量兵马前去支援朱儁去了,不曾对九江下手。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这里取九江,就需要防备徐州那里。

    弄不好就会和徐州打起来。

    如果在这个时候,袁术此人称帝了,那又会如何?

    陶谦此人,性格虽然古怪一些,但也是汉朝老臣了,从他之前的种种行为上面可以看出来,陶谦这人是很希望汉室复兴的。

    一旦袁术称帝,那么陶谦的注意力,将会大部分都被袁术吸走。

    出兵攻打袁术,也不是不可能。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这里,再取九江,是不是就要顺畅的多了?

    不仅仅是陶谦这里,荆州牧刘表刘景升,乃是汉室宗亲,袁术所在的地方,与他相邻。

    之前众多人一起攻打洛阳灭董卓的时候,他不曾出力,现在若是临着他的袁术开始称帝,他该怎么做?

    总不能一点力气都不出吧?

    他可是汉室宗亲。

    只要继续和袁术打起来,那么他那里就没有什么心思,和精力过来打骚扰伯父。

    伯父此时的三个可能的外部之敌,一为袁术,一为刘表,一为陶谦。

    玉玺给了袁术,袁术称帝之后,三人都会被牵制,甚至于还会有其余更多的人,被牵制。

    在这样的情况下,伯父可以放心的来攻打经略江东……”

    说完这些之后,周瑜稍微的缓了缓,继续开口道:“而且,现在将传国玉玺交出去了,今后就真的回不到手上了吗?

    我看未必。

    袁术此人,想要守住玉玺,很困难,今后必定会丢失。

    那时候,伯父已经是尽得江东之地。

    兵强马壮,粮草充足,这才是根本,远比一个死物玉玺,要强的太多太多。

    那时候,秣兵历马,前去接着扫除奸凶,玉玺会落到谁手中,真的未可知……”

    “袁术此时称帝,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将会将许多许多的东西都给吸引走。

    历来第一个,或者是最开始的一批,这样做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做的人,开始变多……大汉天子真的是一蹶不振,时间长了时候,再有人进行称帝了,那么天下之间的反对声音,以及其余种种不好的事情,将会少上许多许多……

    所以我小侄觉得,伯父您应该将玉玺给袁术。

    当然,也不能给的太顺畅,不能让袁术这样红口白牙的一说,就给了袁术,需要让袁术给出一些实际的东西来进行交换。

    比如给上一些粮草,或者是给上一些兵刃,钱财,马匹之类的东西,进行交换……”

    周瑜侃侃而谈,说出了这样一大通的话。

    说完之后,他还很有礼貌的,对着孙坚,以及在座的祖茂,韩当,程普等人拱拱手。

    并接着开口道:“这只是小侄的一些私人见解,当不得真,伯父听听也就是了……”

    他的话音落下之后,众人都将目光投到了周瑜的身上,望着周瑜的目光,全都变了!

    周围一时间变得很是安静

    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人小看这个看上去胡子都还没有怎么长的少年郎。

    也没有人,再将这个他当做一个少年郎!

    这周瑜的见识,是真的非凡!

    孙坚脸上露出笑容,望着周瑜满是感慨的出声道:“生子当如周郎啊!”

    这样说着,便直接站起身来,亲自捧着一杯酒,来到周瑜面前,给周瑜劝酒,让周瑜喝。

    周瑜推辞,不敢接。

    孙坚道:“有志不在年高,方才瑜儿你的这一番话,就足可以担得起这一杯酒。

    你方才这一番话,不知道能让我这里,省下多少力气,少动用多少的兵马!”

    周瑜只得接过饮了,只觉得这酒水的滋味特别的好。

    一杯酒饮尽,孙坚又亲自执壶,给周瑜倒酒,连着又劝了三杯酒,这才算是停下。

    然后转头望着孙策和孙权道:“你们二人,今后都要多与瑜儿多亲近,要多向瑜儿学习!”

    孙策孙权二人纷纷应是。

    周瑜连忙摆手推说不敢……

    这样过了一会儿之后,孙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望着众人道:“将玉玺给袁术,你们谁还有意见?”

    听到孙坚询问,众人纷纷摇头。

    在听了周瑜所说的这一番话之后,众人都不再反对。

    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反对就是傻子。

    孙坚见此笑道:“行,那这事情就这样定了!”

    这一次的事情之后,周瑜这个少年人,在孙坚这里,一次出名,就连祖茂,程普,韩当等人,都不敢小瞧这个少年人。

    孙坚商议了之后,去见袁术那里来的使者。

    这一次,他大方的承认了,玉玺就在他这里。

    不过,却不能就这样的给袁术,需要袁术给一些好处这些……

    一番的安排之后,袁术的使者,从孙坚这里离开。

    而孙坚这里,则开始准备新的征程。

    临着庐江郡的九江郡,他没有着急着立刻去取,而是将矛头指向了丹阳郡。

    丹阳郡的郡守,乃是周昕。

    周昕素来厌恶袁术为人,比较向往袁绍。

    而孙坚之前的时候,跟着袁术干了很长世间,所以他连带着孙坚也一起厌恶。

    之前孙坚这里,起兵攻打庐江郡的时候,周昕那里,就派兵进行支援陆康。

    想要将孙坚弄死。

    但是派来的兵马,被孙坚给打散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孙坚自然会去打丹阳郡。

    至于北面的九江郡,扬州刺史刘繇在那里,并驻扎在寿春。

    属于孤悬在外,再将丹阳郡拿在手中之后,刺史刘繇,就被被彻底的切断和其余扬州地方上的联系。

    所以,孙坚这一次,将主要矛头对准了丹阳郡,同时在也在庐江郡这里,留下兵马,防止刘繇会从九江郡那里南下,趁机攻打庐江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