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 引雷石,再见潮汐神铁-《韩氏仙路》

    花雪舞等刃满脸羡慕之色,这可是炼制身外化身的主材料,修仙界有更好的材料,不过他们没那个运气。

    韩长鸣的脸色平静,心里乐开了花。

    凑齐其他材料,他就能炼制一具化身,化身的用途广泛,说不定能够发挥重大作用。

    洪风交换完毕,其他修士陆续走上前,取出宝物展示,说出要交换的材料。

    这些人拿出来的东西不算特别珍稀,韩长鸣没有看上眼,韩德彪用一瓶金麟玉阳丹换到一瓶煞气。

    半个时辰后,轮到韩长鸣,韩长鸣拿出一些上品丹药,包括化婴水,交换同等价值的材料。

    韩长鸣是四阶炼丹师,他炼制出来的丹药质量没的说,特别是化婴水,备受出身小家族小门派的元婴修士喜欢,有了化婴水,他们的门人后辈说不定能够晋入元婴期。

    “韩道友,我用一块引雷石跟你换一份化婴水,如何?”

    花雪舞给韩长鸣传音,递给韩长鸣一个银色玉盒。

    高阶的雷属性妖兽,体内可能会诞生引雷石这种材料,完全看运气,运气不好,一百只高阶的雷属性妖兽,体内也不会有引雷石。

    “引雷石?”

    韩长鸣心中一动,打开银色玉盒,里面有一块鸡蛋大小的银色石头,表面银光闪闪,充斥着无数的银色电弧。

    “这块引雷石应该是三阶妖兽体内孕育出来的吧!可不值一瓶化婴水。”

    韩长鸣皱眉说道,引雷石也分品阶,品阶越高的雷属性妖兽,体内孕育出来的引雷石品阶越高。

    “再加上一株两千年的天雷草,有了天雷草和引雷石,韩道友可以炼制一具修炼雷法的化身了,不过这样一来,老身就吃亏了,我要两份化婴水。”

    花雪舞的声音沉重,满脸期待之色。

    韩长鸣略一沉吟,答应下来,从花雪舞手上接过一个银色玉盒。

    花雪舞点点头,接过两个青色瓷瓶。

    韩长鸣交换完毕,贺天翔取出十几样材料,丹药、灵果、灵水、矿石、灵木都有。

    “换同等价值的材料,诸位道友要是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材料,不妨拿出来跟在下交换。”

    贺天翔的语气诚恳。

    多位元婴修士给贺天翔传音,取出东西给贺天翔查看。

    花雪舞取出一块黑色铁片,递给了贺天翔。

    看到黑色铁片,韩长鸣眼中讶色一闪。

    “潮汐神铁?”

    韩长鸣手上还有一块潮汐神铁,上面记载了妖族文字,不过他看不懂。

    这种铁片这么多,难道记载了某种强大的功法?

    他想不明白,等他境界提高,或许就知道了。

    贺天翔接过黑色铁片,仔细观察,点了点头,收下了黑色铁片,递给花雪舞一瓶丹药。

    两个时辰后,洪风站起身来,举起茶杯:“天色也不早了,我以茶代酒敬大家一杯,等到李师弟结婴大典之日,咱们不醉不归。”

    韩长鸣等人纷纷举杯,一起碰杯,喝光杯中茶水。

    闲聊了几句,他们各回各的住处,洪风、叶云山和方兴留了下来。

    “本以为韩道友已经很不错,没想到他的族叔有这么强的神通。”

    洪风感叹道。

    “他利用煞气修炼,时间长了,肯定会出问题的。”

    方兴不以为然的说道。

    “韩道友是四阶炼丹师,他应该有办法化解解决这个问题,对了,门主,您拿出两枚五彩玉莲的莲子交换,消息传开的话,会引起很多势力的觊觎。”

    叶云山说到最后,满脸担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炼制化身的材料而已,又不是炼制分身的材料,等结婴大典结束,你们随我离开玄阳星,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们帮忙。”

    洪风正色道,表情严肃。

    “门主?什么事?”

    叶云山微微一楞,好奇的问道。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此事办成了,对我们玉泉门有很大的好处,对你们也有好处。”

    洪风意味深长的说道。

    叶云山和方兴对视了一眼,两人满头雾水。

    一座僻静的院落,韩长鸣正在跟韩德彪说着什么。

    “没想到洪道友能够拿出五彩玉莲的莲子,主材料有了,剩下的材料不是什么问题,恭喜啊!长鸣。”

    韩德彪向韩长鸣道贺,满脸羡慕。

    “一具化身而已,炼制出来,等他成长起来,还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修仙资源,对了,五伯,你的大力金背猿已经晋入三阶上品了吧!”

    韩长鸣转移了话题。

    韩德彪点点头,:“没有,这家伙进阶速度并不快,目前是三阶中品,你怎么提起它?”

    “这是两颗天兽丹,你收下吧!对它晋入四阶有帮助,若是它晋入四阶,绝对是一大助力。”

    韩长鸣取出一个青色瓷瓶,递给韩德彪。

    大力金背猿的实力不弱,若是有一只四阶灵兽,韩德彪的实力会更强。

    韩德彪轻叹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我这个伯父太不称职了,你给了我太多好东西了。”

    “自家人,客气什么。”

    韩长鸣不以为然的说道。

    闲聊了一会儿,他们就回房休息了。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天色刚来,韩长鸣四人就走出了房间。

    今日召开结婴大典,希望能够弄到一些金阙真水。

    没过多久,一张传音符飞了进来,落在他们的面前。

    韩长青心领神会,走上前,一把抓住传音符捏碎,方兴的声音随之响起:“韩道友,大典快开始了,我带你们过去。”

    “走吧!咱们过去吧!”

    韩长鸣大步走了出去,韩德彪父子三人跟了上去。

    方兴站在四翼雷蚣的背上,满脸含笑。

    “早啊!韩道友!我带你们过去会场。”

    方兴客气的说道。

    “麻烦你了,方道友。”

    韩长鸣走到四翼雷蚣的背上,韩德彪三人紧随其后。

    四翼雷蚣的翅膀轻轻一扇,化为一道银光破空而走。

    一路过来,他们看到不少险山奇峰,楼阁宫殿分布其间,飞瀑垂天,寿鹿在山林之中追逐,一派洞天福地的景象。

    韩长青和韩长炬第一次出远门,看到什么东西都觉得好奇,满脸兴奋。

    没过多久,四翼雷蚣出现在一个占地万亩的青石广场,广场上摆放着上千张青色玉桌,每一张玉桌后面都有几个蒲团。

    正前方是一张蓝色玉桌,空空如也。

    青色玉桌后面大都有人了,修为从炼气到元婴不等。

    修为越高,位置越靠前。

    韩长鸣的位置紧挨着蓝色玉桌,这是比较好的位置了,从这一点就能看出玉泉门对他的态度。

    贺天翔坐在韩长鸣对面,同样碍着蓝色玉桌。

    韩长青和韩长炬跟着韩德彪坐在一张青色玉桌后面,玉桌上摆放着一些美酒佳肴。

    众修士正在闲聊,韩长青和韩长炬的修为太低,搭不少话,静静聆听。

    “韩道友,这两位是令公子吧!果然是一表人才,等他们修为提高一点,可以带他们去黑蝶星转一转。”

    贺天翔的目光落在韩长青和韩长炬身上,热情的说道。

    “长青、长炬,还不快拜见贺前辈。”

    韩德彪吩咐道。

    韩长青和韩长炬连忙站起身,躬身行礼,异口同声的说道:“晚辈韩长青(韩长炬),拜见贺前辈。”

    “韩道友,虎父无犬子,等令郎成长起来,万葫商会肯定会更加强大,对了,这是老身的外孙女,你们还不快拜见韩道友。”

    花雪舞吩咐道,两名五官相似的少女连忙起身,向韩德彪行礼:“晚辈花玉娇(花玉瑜)拜见韩前辈。”

    “花夫人谬赞了,小儿还年幼,倒是花夫人的外孙女,年纪不大已经晋入筑基期,长青、长炬,你们可要好好跟他们学一学。”

    韩德彪客套道,韩长青和韩长炬连忙答应下来。

    “花夫人、韩道友,我看你们两家可以联姻,成就一双美事。”

    贺天翔打趣道。

    “他们还年幼,现在谈道侣太早了,我还是希望他们努力修炼,修为才是根本。”

    韩德彪委婉的拒绝了,倒不是说他看不上花雪舞的外孙女,他不想拿儿子的幸福当成筹码,等他们长大,自己去找喜欢的人。

    花雪舞点点头,表示赞同。

    韩长鸣等人闲聊起来,大都是客套话,互相吹捧。

    一盏茶的时间后,伴随着一阵响亮的兽吼声响起,叶云山高声喊道:“结婴大典开始,有请门主和李师弟出场。”

    话音刚落,远处天际出现一道七色灵光,快速朝着这里飞来。

    没过多久,七色灵光出现在青石广场上空,赫然是一枚灵光闪闪的七色飞梭,洪风和一名圆脸大眼的金袍男子站在七色飞梭上面。

    七色飞梭美轮美奂,远远看上去,洪风和金袍男子如同站在一座七色彩虹上面一样。

    “七虹飞梭!没想到洪道友买到了这种飞行法宝。”

    花雪舞用一种羡慕的语气说道。

    韩长青和韩长炬满脸好奇,瞪大了眼睛。

    韩长鸣暗暗点头,花雪舞的见识不少,日后有机会,他也要去其他修仙星游历一下,增长见识,不能一直呆在玄阳星。

    洪风法诀一掐,七色飞梭缓缓落地,他跟金袍男子在蓝色玉桌后面坐下。

    “欢迎诸位道友前来参加李师弟的结婴大典,洪某敬大家一杯。”

    洪风给自己倒了一杯灵酒,一饮而尽。

    韩长鸣等人纷纷回敬,各喝了一杯灵酒。

    “黑蝶星贺家祝贺李前辈结婴,送上四阶灵水百斤、黑蝶丹一瓶、七彩灵蜜一盒。”

    “赵家祝贺李前辈喜结元婴,送上千年灵药五株、四阶灵符两张。”

    “飞云商会祝贺李前辈结婴,上品法宝一件、四阶灵酒一壶、金砂石百斤,聊表心意。”

    ······

    众多代表陆续送上贺礼,金袍男子连声称谢,一一收下。

    半刻钟后,韩长青站了起来,双手抱拳,用一种稚嫩的语气说道:“万葫商会祝贺李前辈结婴,送上四阶丹药三瓶,金麟玉露丹、七星玉薇丹和云海丹各一瓶。”

    韩长鸣送上的贺礼,价值超过三百万灵石了,可以说是目前最贵重的贺礼。

    他送出一份大礼,一来是彰显万葫商会的雄厚财力;二来是给足玉泉门面子,希望玉泉门多给一些金阙真水;三来,也是告诉其他势力,跟万葫商会交好,绝对不会吃亏。

    洪风眼中讶色一闪,他没有想到韩长鸣送出这么厚重的礼物,他很快就明白了,这是韩长鸣在向玉泉门示好。

    他自然知道怎么做,待会儿多给韩长鸣一些金阙真水就是。

    “韩道友有心了,多谢了,不妨多住一段时间,好让我们玉泉门一尽地主之谊。”

    洪风热情的说道。

    “那就打扰了。”

    韩长鸣答应下来,从洪风的言语来看,应该知道他的目的。

    其他宾客代表陆续送上贺礼,价值自然比不上韩长鸣,这倒不是他们拿不出,而是犯不着,贺礼价值百万灵石已经很不错了。

    宾客代表送完贺礼,众人举杯共饮,谈天说地,会场十分热闹。

    酒过三巡,花雪舞话锋一转,笑呵呵的说道:“洪道友,如此盛事,不妨举办一场斗法,让小辈们好好切磋。”

    二十多位元婴修士纷纷望向洪风,他们都带了门人子弟过来,主要是希望获得一些金阙真水,给后辈洗髓易经。

    “刀剑无眼,伤了谁都不好,诸位道友都带了后辈过来,每人一份金阙真水,数量不多,还请大家不要嫌弃。”

    洪风笑着说道,他本来是想举办一场斗法,不过韩长青和韩长炬的修为太低了,未必能够得到金阙真水,干脆直接送了。

    韩长鸣送了一份大礼,不给韩长鸣一点金阙真水说不过去。

    众修士纷纷拍手叫好,深表赞同。

    洪风冲叶云山使了一个眼色,叶云山拍了拍手,一队修士快步走了过来,手上都有一个红色托盘,托盘上各有一个青色玉瓶。

    有元婴修士坐镇的宾客都得到了一瓶金阙真水,韩长鸣也得到了一瓶,出身小势力的宾客也得到了一些回礼。

    韩长鸣将瓷瓶丢给韩德彪,笑着说道:“五伯,给长青和长炬洗髓易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