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四十三章 古拉莫之死,真正的忧虑-《阿兹特克的永生者》

    “当!”

    看到古拉莫的狂态,伯塔德眼神一冷。他瞬间拔出青铜剑,斜挡在殿下面前。锋利的铜刃离古拉莫不到一米,只要一个斜劈,就能把对方伸出的手臂斩断!

    “呵呵呵...圣水,给我圣水!”

    古拉莫恍若未觉。他死死看着修洛特的王室长袍,瞳孔发散,眼神浑浊,口中低低嘶喊,甚至无法自抑的留下涎水。

    “嗯?”

    修洛特皱起眉头。他看向古拉莫的手臂,上面满是抓挠的血痕。他又看向古拉莫的腿脚,上面同样是各种挠痕。随后,他严肃的盯着古拉莫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

    “古拉莫,你还认识我吗?”

    “呵呵呵...圣水,给我圣水...”

    听着耳边的问话,古拉莫痴痴笑着,神情越发狂乱。忽然,他猛地一弯腰,双手在地面借力,“噗”的一声,急速向修洛特扑去。

    “给我...给我圣水!”

    “死!”

    伯塔德神情冷厉,手臂用力一挥,青铜剑就劈斩而下,正对着古拉莫的脑袋。他对古拉莫谋划的刺杀深恶痛绝,此刻含怒出手,兵刃都带出风声,几乎要把对方一斩两半。

    “先别杀他!”

    修洛特退后一步,沉声喊道。伯塔德手中铜剑立刻一转,用无刃的侧面,迎着古拉莫的脑袋,猛拍而下。

    “砰!”

    “啊...”

    古拉莫蒙受重击,闷哼一声,仰头跌倒在地。

    “殿下,让我来。”

    娜修上前两步,两手迅速制住古拉莫左臂的末端,精准一拧,再用力一拉,立刻便是一声令人牙酸的“咔嚓”。然后,右臂又是一声...

    “咔嚓!”

    修洛特脸上微微一抽。娜修的动作迅疾果断,几乎令人无从反应。

    “啊!啊!”

    随着两声短促而凄厉的痛呼,古拉莫软软地坐在地上,彻底失去了威胁。他张开口,在不断的痛哼中,仍然喃喃呼喊。

    “圣水...圣水...给我圣水!...呃...”

    娜修一把捏住古拉莫的下巴,仔细看了看对方深陷的眼窝、充血的眼膜、呆滞的眼神,肯定的摇了摇头。

    “殿下,这个人已经废了。他服用了太多都城特制的强效圣水,灵魂就像空巢的树洞,被汹涌的神力侵蚀一空,什么都不剩下了。”

    “特制的强效圣水...”

    修洛特眉头紧锁。祭司们调配的药剂有很多种,大多都以圣水为名。这些圣水都会或多或少的,涉及到某些美洲的特殊草药,对人类的神经系统产生强烈的作用,造成不可逆的损伤。而都城特制的强效圣水...修洛特轻轻摇头,沉声问道。

    “他还有神智残余吗?”

    伯塔德摇头不知,涉及药剂类的知识,并非他所擅长。

    娜修松开手,打量了片刻,眼中露出思索。

    旁边的古拉莫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也不再痛哼。他只是呆呆坐在地上,痴痴笑笑。

    “呵呵,呵呵呵...圣水,圣水...”

    “殿下,我可以给他喂一点猛药。”

    娜修想了会,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陶管。她取下棉花的封口,里面赫然是许多灰黑色的粉末。

    “这是强效的迷幻蘑菇粉,只要一点点,就能让人头晕目眩,灵魂飘离,与神灵沟通。如果全部喂给他...”

    娜修顿了顿,像大猫般危险的眯起眼睛。

    “他一定会有剧烈的反应!或许能找回片刻的神智,但不一定能活下来...”

    “嗯...”

    修洛特沉吟了会,看着痴痴傻傻的古拉莫,终于做出决断。

    “那就喂给他!”

    “遵命!”

    娜修伸出手,正要把蘑菇粉喂给古拉莫,突然又停了下来。随后,她神情一冷,抬起手臂,就是两记凌厉的肘击。

    “嘿!哈!”

    “啊!...”

    “咔嚓!咔嚓!”

    修洛特脸上再次一抽。他看着娜修手起臂落,肘过如刀,精准的两下击打,就把古拉莫的膝关节击断。

    “殿下,蘑菇粉的效果会很强,要提前做些防备。”

    娜修面不改色,回过头来,对修洛特温柔一笑。接着,她捏开古拉莫的嘴,把一整管迷幻蘑菇的粉末,都倒了进去。

    “啊...呃...呵呵...呵呵...”

    古拉莫坐在原地,四肢失去行动的能力,脸上却浮现出喜悦的笑意。不过数个呼吸,他的笑容就逐渐扩散,笑声也变得有力起来。

    “呵呵呵!...”

    “古拉莫。”

    修洛特走到古拉莫身前,平静的弯下腰,捧起对方的脸。他目光冰冷,对视着那双肖似梅蒂娜的眼睛。

    “古拉莫,你还认识我吗?”

    “嗬嗬,嗬嗬...”

    强烈的神经刺激在全身扩散,古拉莫的手脚都在颤抖。他的瞳孔猛然收缩,眼中的浑浊却逐渐消退。他死死的瞪着眼前的面孔,无意义的嘶吼了片刻,突然声音沙哑的回道。

    “嗬嗬嗬!...你是...你是!...修...洛...特!...”

    闻言,修洛特精神一振,双手捏紧。他神情变幻,注视着古拉莫的眼睛,心中升起杀意。这双眼睛是如此令人熟悉,又如此令人难忘。

    “古拉莫,紫草家族,已经彻底毁灭了...你的儿子们,都死了。”

    修洛特无情的宣告道。除了活着的古拉莫之外,吉利姆还转交给大祭司团几个年轻的首级,此时正悬挂在大神庙前的长杆上。

    “都...死了?!...蒂...”

    古拉莫瞳孔痛苦的收缩,嘴角却洋溢着无法抑制的笑容。蘑菇的粉末正在飞快起效,带他去往无边欢畅的梦境。

    “...蒂!...”

    古拉莫的喊声嘶哑而模糊,仿佛生锈一般。修洛特垂下眼眸,轻轻的叹了口气。

    “梅蒂娜,你的女儿,也死了...她死在我的面前,被我亲手埋葬。”

    两步之后,娜修竖着耳朵,倾听着这一切,像兔子般眨了眨眼睛。

    “...蒂!...沙...蒂...尼...”

    古拉莫骤然狂乱,嘶喊出声。那低沉的喊声中,却是另两个出乎意料的名字。

    “沙蒂尼!吉利姆!...”

    “嗯?!”

    修洛特浑身一震。他重复着古拉莫的话语,神情瞬间凝重。

    “沙蒂尼?吉利姆?塔拉斯科王子,总情报官?!”

    “两个国王...哈哈哈!哈哈哈!”

    古拉莫疯狂大笑,像螳螂般手舞足蹈,丝毫不在意四肢的疼痛。

    “杀杀杀...哈哈哈!哈哈哈!”

    “古拉莫,告诉我!”

    修洛特眼露寒光,一把抓住古拉莫的衣襟,厉声喝问。

    “你刺杀的背后,还有谁?!...”

    “都死啦...哈哈哈!哈哈哈!”

    在强烈的神经刺激下,古拉莫瞳孔发散,双眼重归浑浊。他发自内心的喜悦大笑,从肺腑中挤出酣畅的大笑,从眼角流出眼泪的大笑。

    “紫草家族,都死绝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古拉莫!”

    “哈哈哈哈!”

    “殿下,蘑菇粉末起效了。”

    娜修上前两步,看着完全癫狂的紫草族长,低声说道。

    “这么多蘑菇粉末,他醒不过来了...”

    “哈哈哈哈!”

    狂乱的笑声在整个监牢中回荡,犹如刮擦在石板上的金属,异常尖锐又渗人入骨。

    十几步外,姚科总主祭也被惊动。他带着几名守卫,快步走到石栏前,往里面瞥了一眼。

    “宗主祭大人?这是...”

    修洛特垂下眼眸,默默摇了摇头。他面无表情,注视了会一边用头撞地,一边疯狂大笑的古拉莫。好一会后,他才淡淡开口。

    “姚科总主祭,祭祀大典上,若是少上一个神裔祭品...”

    “哦!”

    姚科总主祭看了眼石栏,了然点头。

    “宗主祭大人,不妨事的。”

    “嗯。”

    修洛特点点头。他平静地拔出腰间的黑曜石匕首,走到狂笑的古拉莫身前。然后,他单手发力,把枯瘦的古拉莫从地上拎起,抵在石壁上。

    “哈哈哈哈!...”

    “永别了,古拉莫。”

    修洛特看着那双浑浊而熟悉的眼睛,轻声低语。随后,他毫不留情,用力刺出手中锋利的匕首,准确刺破古拉莫的心脏,再狠狠一搅。

    “哈哈...呃!!...嗬嗬...”

    古拉莫心口剧痛,陡然一震,如垂死的毒蛇般,在墙上挣扎了十几个呼吸。在最后的瞬间,他又一次恢复了清醒。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国王,眼中满是难掩的悔恨,脸上又带着奇异的笑意。随后,他脖颈一歪,就四肢垂下,彻底一动不动了。

    “梅蒂娜...你的心愿,我替你完成了!”

    修洛特闭上眼睛,喃喃低语,感受着复仇后的解脱与快意!他的嘴角扬起笑容,仿佛又回想起那个温柔而魅惑的长吻...

    随后,他回想着古拉莫的话,心中浮现出新的疑虑。

    “密谋刺杀...沙蒂尼王子...吉利姆情报官...杀杀杀...”

    作为劈荆斩棘的王者,这些阻碍的名字并不能让他动容,也不能让他忧虑。真正能让他感到不安,感到忧虑的,唯有一个人...一个他曾经满是依赖,愿意付出信任,甚至奉上忠诚的人。

    “是否还有...阿维特国王呢?”

    年轻的王者面壁而立,沉思不语。其余人垂首等待,恭敬侍立。昏暗的地牢中寂静无声,一片沉肃。唯有泊泊的鲜血,从古拉莫坐倒的尸体中流出。而透过昏暗的火光,隐约能看见尸体凝固的脸上,带着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