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混蛋-《陵夭》

    途被打败了,可他看到的却是失去生机的艾雪,那神秘的老头和老太到最后也没有与他有什么交流,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艾雪会离他而去。

    以辰使劲摇了摇头,目光落在那蹲在花丛旁的女孩,尽管他努力控制自己,可还是会想到那梦中的一幕幕,那些画面是如此真实,真实得让他每晚都会惊醒。

    “这场车祸真是要命。”他低声说,将一切都怪在了那场实际并没有发生的车祸身上。

    忽然,花园里挂起了大风,猛烈的风来得如此突兀,花园里的人纷纷朝着楼里跑去,轮椅上的病人也都有护士或家人推走。

    以辰抬起手掩面遮挡尘土入眼,正要喊艾雪,却发现她已经站了起来,只是,她仅仅站了起来,没有任何转身的意思,面对着正前方,不知道在等什么。

    看到这一幕的以辰,心里莫名一紧,好似预料到了什么,心跳开始加快。

    “你们不该来。”艾雪低沉的嗓音有些轻微的怒意。

    “再拖下去,就有大麻烦了。”一个沧桑的老头声音从以辰身后响起。

    以辰扭头看去,一双眼睛顿时瞪到最大,那般模样恨不得眼球都给瞪出来,没办法,站在他面前的正是那梦中经常见到的发须皆白的老头。

    “你,你,你……”以辰结结巴巴。

    “怎么?才见过面多久就忘了?”老头嘿嘿笑。

    “换个地方说正事吧。”温和的声音响起,以辰这才注意到艾雪身前还有一个人,看到老太的一瞬,以辰心神彻底震动。

    他还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无比确信这不是梦的人。

    方晓岚眼神复杂地看着以辰,微微沉默后说:“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以辰还处在震惊中。

    大风停歇后,五人已经从花园消失,以天正和董幂儿赶到时,还没有人进入花园,尽管得到了艾雪的传音,他们还是有些担心,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没事,不是都说了,剑陵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以天正轻拍爱人的肩膀,安慰说。

    董幂儿眼睛有些红肿:“可儿子又走了,我们……还能再见到儿子吗?”

    以天正气哼哼道:“你放心,那小子要是敢不经常回来看我们,我以天正保证下次打得他爸妈都认不出他!”

    然后,这位身份地位都极高的男子就在陆陆续续有人进入花园的时候,挨打了。

    他们并没有离开,还在住院部,不过是在住院一部的楼顶。

    楼顶无风,风在接近大楼的时候便神奇消失了。

    以辰已经缓过神来,可回神的他内心更是惊涛骇浪,他梦中的一切竟然都是真的,不,那不是梦,全是真的。

    “艾雪,你……”他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女朋友。

    艾雪握住他的手,眼神有些躲闪:“别怪以叔叔和董阿姨,是我让他们瞒着你的,只是希望你能过上一段安稳普通的生活。只是没有想到,时间会这么短。”

    以辰瞪眼:“车祸是假的?”

    艾雪点头。

    “所有人都知道?包括王畅他们?”以辰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艾雪又点头。

    以辰气得拍轮椅扶手:“艾雪,你居然骗我!”

    不想艾雪居然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气势一提,完全不服软地与他对峙:“对,就是骗你,要说骗,也是你先骗我的!”

    “我,我……”以辰顿时哑口无言,抓耳挠腮也想不出什么借口。

    站在远处的老头不耐烦摆手:“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打情骂俏也不用挑在这个时候,说完正事老子我还有一堆事要处理呢。”

    以辰看了眼老头,眼神里充满了戒备。

    老太轻微挥手,五彩光芒出现,小男孩小彩凭空出现,小女孩小灰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楼顶边缘,双腿晃荡在空中,扭头瞅了眼以辰就不再回头。

    “幸亏有两位前辈在关键时刻出手,我收服了曼陀罗花,成为小灰绿的主人。”艾雪解释自己为何还能站在这里,手随意挥动,一身灰绿裙子的小女孩现身旁边。

    瞪眼看着出现的了,以辰吞咽口水:“你把皇剑……收服了?”

    曼陀罗花蹦跳到以辰面前,嬉笑着说:“说我是皇剑不算错,但我可不是来自剑陵,我在的那个世界叫剑冢。剑冢被我毁了,无家可归,只能盯上剑陵,才与途闹成之前那个样子,毕竟是抢他的家嘛,不怪他什么手段都用,说起来那家伙是真的腹黑,我都没有想到他能藏那么深。”

    以辰眼神怪异地看着这小女孩,可爱的样子让他怀疑对方到底是不是毁灭羙吷的罪魁祸首。

    以辰不说话,曼陀罗花也不在意,自顾自说:“不过现在没有什么问题了,我得到了剑陵的认可,与途那可恶的家伙也算是一家人了。对,我们都是一家人。”

    “剑陵的认可?”以辰不解。

    曼陀罗花解释说:“对啊,跟她一样,她是开天神斧,就是那把杀气极重的大斧头,她也是外来客,得到了地球的认可才有了现在这般地位。”

    以辰朝灰衣小女孩的背影看了一眼。

    “忘了给你介绍,小灰你知道了,本体是开天神斧,小彩的本体则是五彩神石,至于两位前辈的名字,你应该猜到了。”艾雪招手,曼陀罗花蹦蹦跳跳来到她身边,乖乖站立。

    以辰更艰难吞咽口水,半天嘴里吐出几个字:“盘古和……女娲。”

    他的思绪凌乱了,大脑一片空白。

    开天斧和补天石?

    盘古和女娲?

    方晓岚给他下了一剂猛药:“我刚拿到了猴子的棒子,听他们的意思,还打算把李天王的塔交给我,你有兴趣我们可以商量。”

    以辰翻白眼,恨不得昏睡过去,这都什么跟什么,孙悟空和李靖都有了吗?还是女版行者和托塔女天王?

    他现在觉得这一切还不如都是梦,想到这他开始掐自己,似乎想要将自己掐醒,可当疼痛传来,他只能龇牙咧嘴地松开手。

    “我不是女娲,他也不叫盘古,只是一些比较特殊的人将我们写入了神话中罢了。”老太解释。

    老头随口说:“神话故事中有我们的影子,也是件不错的趣事。”

    老太揉了揉小彩的头,对以辰说道:“方晓岚是我们之后地球的第三神,小彩是地球的天地源核,你原本是第三神的人选,但也许是天命如此,你如今成了并蒂莲花的主人,是剑陵名正言顺的第一神,而她,曼陀罗花的主人,则是剑陵第二守护神。”

    以辰下意识看了艾雪一眼,在得知艾雪收服了曼陀罗花后,他对这个答案就已经没有太多惊讶了,反倒是自己,什么时候收服那个城府深重的家伙了?又什么时候成了剑陵的第一神?

    艾雪明白以辰内心的想法,说道:“我占据了剑陵的归寂法则,以及少许七元素法则,始源法则和大部分七元素法则还在你那里,只不过并蒂莲花受了重伤,目前在你体内休养,等他恢复,你就能感受到了。”

    “毕竟并蒂莲花才是剑陵的天地源核,他认你为主,你必然会是也只能是剑陵的第一守护神。”老头哼道,“说起来你还要感谢我们,若不是我们,你想要收服那家伙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我……谢谢你。”以辰翻白眼。

    老头见状就要撸袖子:“小子,你不要给我弄这副样子,小心老子揍你!”

    大概是怕老头误事,老太上前一步,手一挥道,一缕五彩光华如银河倒挂,倾泻而下,灌入以辰体内,暖洋洋的气流传遍躯体。

    “当下地球和剑陵都面临一场新的灾难,更强大的异世界和敌人盯上了我们,必须加快并蒂莲花的苏醒,集我们五人之力,共同抵御即将到来的入侵者。”老太语气沉重。

    以辰感受到体内有一股力量正在苏醒,伴随着这股力量苏醒,他的体质开始发生惊人的变化,那是质的飞跃。

    先是七彩光芒从皮肤表面释放出来,再是粉金色光芒,愈发耀眼璀璨。

    老头也动手了,只见他隔空一抓,两束铁灰光芒从以辰与艾雪身上飞离,还各带着一点七彩光芒,两点七彩光芒在老头双手中融合,化为一座袖珍铁塔以及七个袖珍莲花台。

    “这座塔就给地球留下吧,放心,它虽然是剑陵孕育的神物,但实际已经脱了法则本身,拿走它不会对剑陵的规则体系有任何影响。”老头低头玩弄小塔说,“等第三神温养它出了灵性,地球也就到了四神共存的时候了。”

    某一刻,粉金光芒达到最盛,一个光团脱离以辰身体,落到地面,那稚嫩又帅气的小脸正是险些导致人类灭亡的罪魁祸首——途。

    可不像是刚睡醒的样子,一睁眼,粉金小男孩就立马跳起来跑出去十数米远,然后尴尬笑看着众人,双手一个劲儿挥不停。

    “先说好,大家有话好好说,不能动手的。”途那模样滑稽又可爱。

    果不其然,最看不过去的不是小灰,而是小彩,只见他跳出来,指着途就气哼哼说道:“你这腹黑的家伙,当真以为是我帮了你!当时不过是本石头大人流露出的气息被你阴差阳错借走了,懂不懂!”

    途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懂懂懂,不过……真打起来,我不一定就不是你对手。”

    “哎吆喂,你还来劲了是不是!”说这话的时候,小彩学着老头的动作就撸袖子,只不过撸完袖子,他却很草包一样朝后面看去,“大灰灰,有人……欺负我。”

    小灰回头,冷冷看了他一眼:“你叫我什么?”

    感受到那冷漠目光,小彩立马缩脖子。

    以辰没有理会这玩闹的场景,他闭着眼,感受着全新的五官感知,在他的精神世界里,所处的已不是地球,而是一个荒凉冷寂但却蕴含勃勃生机的新世界——剑陵。

    意念所想,感知便轻而易举到了剑陵任何一处,那种堪比造物主的上帝视觉,让他有一种整个世界都牢牢掌握在手里的无上快感。

    他,是剑陵的第一神,是剑陵的世界之主。

    成为剑陵的世界之主,一些事情他才真正明白过来,七尊王殿之所以能在与了的斗争中保留性命,是因为七尊王殿的灵魂体受七元素道剑也就是七元素法则的庇护。

    道剑镇压的并非王殿,而是了,每一把道剑的择主,代表着了的力量解封,王殿也就没有了辅助镇压的必要。

    剑陵与地球都是混沌世界,只不过剑陵的世界层级要低一些,是七元素创生,规则体系单一,是乏味单调的世界;地球则属于多元素创生,规则体系多样化,生活精彩多样。

    以辰与艾雪对视一眼,两人心有灵犀,同时抬高右手,七彩光芒从掌心亮起,地球各处,浅淡的七彩气流逐渐升腾,化为神秘力量消失。

    随着七彩气流的离开,属于剑陵的七元素力量彻底抛弃地球回归剑陵。

    如此,无数人那被强化的体质弱了,可同样让人生不如死的副作用也消失了,与元素有关的器物化为虚无,元素作用下的一切产物都烟消云散。

    元素气息,全部流入故土。

    在老头与老太的眼中,以辰与艾雪两人的气息又猛添了一分。

    即便如此,以辰的左袖仍是空荡荡的。

    世界本源造成的伤势,除非以辰真正抛弃这具身体,否则永远无法恢复。

    面对这具父母给予的血肉之躯,哪怕是断臂无法重生,他都不会抛弃。

    粉金光华如微风掠过,以辰左臂处形成半面粉金披风,将空荡的袖子遮挡住。

    突然,五人同时感应到了什么,抬起头,晴朗的天空,无限远处,非同常人的视线都捕捉到了凭空显现的一个个白衣人影和一只只黑色鸟兽。

    “战斗……提前打响了。”老太神情凝重。

    “打架而已嘛。”老头上前一步。

    “小彩!”老太沉声说。

    “五彩光华,上补青天!”五彩小男孩化为一块圆润精致的五彩石,围绕老太律动。

    一身朴素衣物化为五彩长裙,五彩石环绕周身飞行,高贵的气息自然流露,老太宛若世间最不可亵渎的女皇。

    “小灰!”老头低声喊。

    “锋锐一线,开天辟地!”铁灰小女孩高高跃起,化为一把沉重斧头落入老头手中。

    布衣还是布衣,却变成了厚重的铁灰色,深沉的光芒如深渊,吞没一切投来的视线,老头气息威盛,锋锐气息贯穿天地。

    紫金光华亮起,包裹方晓岚,一身华丽的紫金衣罩身,身侧一根笔直修长的紫金棍,以擎天之姿伫立。

    “了!”

    艾雪一步踏出,一袭洁白长裙幻化而生,美眸中曼陀罗花纹旋转,小女孩变为灰绿色长剑,一头长发也变为了灰绿色。

    “途!”

    以辰紧跟而上,一身衣衫化为黑色,左臂粉金披风舞动,眼中并蒂莲花纹倒转,小男孩应声变成粉金色长剑,一头短发也化为了粉金色。

    “白耀降临,太平承袭。圣姿之下,蝼蚁臣服。忤逆者,死!”威严的声音洪亮如钟,传遍刚恢复安定不久的地球。

    这一日,外敌入侵,震惊世界。

    同样这一日,六道光华代表地球和人类迎敌,载入史册。

    “地球守护者,清冽仲平,迎战!”

    铁灰流光,直冲天际。

    “地球守护者,凤里牺,迎战!”

    五彩光华,升入天空。

    “地球守护者,方晓岚,迎战!”

    紫金光束,飞入云霄。

    “地球守护者,剑陵之主,艾雪,迎战!”

    灰绿光影,站起。

    “地球守护者,剑陵之主,以辰,迎战!”

    粉金光影,站起。

    小岛,亚当、麦斯威尔、贝颖、晨悦彤、凯瑟琳、莫凯泽,注视那五道划过天际的流光,听着那同样响彻耳边的洪亮声音,神色肃穆,同时弯腰。

    “前雷电之主,亚当·奥古斯丁,敬五神!”

    “前聚灵之主,麦斯威尔·伯纳德,敬五神!”

    “前光明之主,贝颖·乔沃维奇,敬五神!”

    “前水之主,晨悦彤,敬五神!”

    “前火之主,凯瑟琳·史密斯,敬五神!”

    有熟悉的声音传来,让所有人一惊:“莫凯泽,半神也是神,逃避可不是你这家伙该有的作为。”

    是以辰。

    绮娜、亚当、琴泰托等人都错愕地朝莫凯泽望去。

    只见天青色光芒亮起,莫凯泽一头短发变为了天青色,战凯成型,风衣飘荡,一声嘹亮剑鸣,天青色长剑从天而降,落于手中。

    “地球守护者,天风之主,莫凯泽,接战!”

    天青色光,拔地而起。

    有人走出中枢局,对天空,恭敬弯腰,再抬头时,大踏步离开:“戈尔曼·布鲁尼,辞去中枢局局长职务!”

    身后,辞职的声音响应成海。

    有光头男子,起身朝天地一拜:“六神,请护地球!请护人类!”

    身边的白人大叔同样一礼:“共御外辱,人类之幸!”

    中枢局,最高会议室,六面虚拟投影墙壁,投影中的人还是熟悉的人,他们彼此对视,沉默无言,最终一个男子率先开口。

    “提议,人类进步计划废除,中枢局解散。”

    “同意。”

    “同意。”

    “同……意。”

    “同……意。”

    “同……意。”

    六面墙壁投影相继关闭,这一次后,会议室没有再开启。

    一个关于元素进化人类的研究由此停止,或许是人类怕了,也或许是人类真正明白了,总之,新人类研究计划,停止了。

    五彩、铁灰、紫金、天青、灰绿、粉金,六道光华,于地球之外,迎战外敌。

    某一日,有人闯上安静小岛,那人粉金披风残破,拽着另一人同样残破的天青风衣。

    “亚当,兄弟两个找你喝酒来了!亚当!滚出来!”

    “你们两个家伙没死在外面么!晦气!晦气!”

    混蛋一样的话,混蛋一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