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5章 谈判(三更)-《黑雾之下》

     宴会一直持续到深夜,并且就像贝丽卡说的,天阳的房间被安排在几个女孩的中间。当然,天阳没有傻到中了艾尔霍因的桃色陷阱,甚至艾尔霍因将因他而覆灭,这些女孩的命运恐怕会变得相当悲惨,也丝毫无法动摇他铲除艾尔霍因的信念。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天阳检查一番,发现房间没有任何监视设备,他笑了笑,心想艾尔霍因应该也没那个胆量,敢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

     但他还是如常清洗,换过衣服,上床睡觉。

     只是躺了片刻,便打响指通过夹缝之门,离开艾尔霍因的庄园。

     站在艾尔霍因的庄园外面,天阳往庄园的方向看了眼,夜色下的庄园就像一头蛰伏在黑暗中的巨兽,尽管以今天艾尔霍因表现出来的警备力量来看,这座庄园的防备似乎不够严谨,庄园里能够坐镇的强者几乎没有。

     但天阳相信,庄园里至少会有一名天阶强者,否则老琼思不会这么放心把自己往庄园里领,换成是他也会这么做,不然的话,岂非得担心半夜被贵宾割下脑袋?

     “会是谁呢?”

     “王凌君?还是教会方面的?”

     天阳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他乘着夜色迅速离开,把千虹和爱丽丝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出城去,再返回庄园。

     翌日。

     庄园餐厅。

     老琼思早早来到,维克多的管家路易斯给大管家打下手,正在检查餐具的摆放。

     汉恩和他几个兄弟也陆续来到,陪着父亲检视早餐的准备情况,老琼思亲自拿过餐单浏览一番后,随意地问道:“怎么样,昨天晚上,贝丽卡她们是否被召唤了?”

     汉恩低下头道:“没有,父亲。我去找过贝丽卡,据她说,昨天回来之后,那位议员早早就入屋就寝,并末召唤她们,也未曾去她们的房间过夜。”

     老琼思呵呵笑了声说:“汉恩,你们的孩子看来不够魅力啊。”

     汉恩眼中闪过一丝阴沉:“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会好好找人教导他们。连勾引男人都不会,养她们有什么用!”

     老琼思嗯了声,同意儿子的想法:“我们艾尔霍因能够走到今天,来自于每个家族成员的贡献,哪怕是女孩,也必须为这个家族添砖加瓦,若连这点贡献也没有,有什么颜面留在家里?”

     “不过,那个年轻议员美色当前,竟然一点也不动心,确实是个需要认真对付的对手。”

     脚步声从大门外传来,老琼思立刻调整表情,堆上笑脸,便见天阳几人走了进来,老人立刻大步迎上:“早上好,天阳议员。阿道夫议员,龚议员。”

     “怎么样,昨晚睡得还好吧?”

     阿道夫呵呵笑道:“当然好了,琼思先生非但给我们准备了房间,还有陪伴过夜的女孩,这么周到的服务,真让我毕生难忘。”

     天阳转过头看了阿道夫一眼,才知道老琼思也为他们做了安排,当然,对于阿道夫两人,老琼思不可能安排艾尔霍因的女孩。 阿道夫望着天阳反问道:“怎么,天阳议员,琼思先生昨晚没给你安排?”

     “我不需要。”天阳笑笑道。

     龚智宾拉了拉阿道夫说:“你当人人是你,晚上没女孩就睡不着觉。再说天阳议员还年轻,不懂这方面的美好。”

     老琼思哈哈一笑道:“无论如何,只要各位昨晚过得愉快,那我就放心了。”

     “来来来,早餐准备好了,各位入座吧。”

     艾尔霍因准备了相当丰盛的早餐,它们让天阳足足花费了两个钟头,当然,如果仅是用餐时间的话,根本不用这么久,两个钟头的用餐时间,其中一大半都用在了闲聊上。

     据阿道夫私底下讲,这是西陆大家族的传统,这让天阳着实长了一回结识。

     终于,在早上十点,他和阿道夫两人跟着老琼思走进了一座大厅里,这里便是他们今天谈判的场地。

     谈判现场,天阳看到堡垒的安全部长和秘书吕安也来了,后面还有几位堡垒的官员。老琼思一进来,就率先跟他们打招呼。

     吕安之前已经跟他打过招呼,说是这次堡垒会派代表参与,但他们只负责旁听和记录,不会干涉。

     除了堡垒方面的人之外,战争教会也有人员在场,天阳第一眼就看到那有‘西陆之狐’称号的约瑟主教,那个老人也看向天阳,并微笑点头。

     至于天阳自己的人,管家花楹拿着一块电子板坐在旁边,雷丁等人也在现场,天阳便往他们走去,跟他们坐在一块。

     老琼思转了一圈,分别跟堡垒和教会的人打了招呼后,才落座艾尔霍因的位置。至此,四方人员皆已经到场,老琼思打了个手势,便有下人将大门关上。

     “各位,今天我和天阳议员会出现在这里,源于一系列的误会。我希望可以通过这次的见面,让我们澄清彼此间的误会,并且由衷的希望,我们可以在某些方面展开合作,你觉得呢,天阳议员?”

     老琼思微笑说道。

     天阳抬起头淡淡笑道:“很抱歉,琼思先生,我暂时想不到有什么地方可以和艾尔霍因合作。”

     “另外,我这次来,也不是为了跟你们澄清误会来的。我个人认为,咱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误会存在,我只想知道,艾尔霍因派人小女,要做出什么样的补偿?”

     虽然已经知道,今天对手肯定不会那么好说话,但老琼思还是有些意外,没想到之前一直跟自己有说有笑的年轻议员,一到谈判桌上,立刻直接翻脸。

     并且,他要的不是解释,而是补偿!

     坐在老琼思后面,老人第三个儿子维克多干咳了声说道:“天阳议员,这件事在之前我就跟你澄清过,这是一起误会。”

     “我们艾尔霍因没有刺杀你女儿的意思,完全是我的妻子一时冲动所为。现在她已经自尽了,所以.....”

     天阳微笑着替他说下去:“所以你们打算当没事发生?”

     “我只想问,你的妻子是不是艾尔霍因的一员?难道你们家族成员冲动行事,不计后果。事后自尽,便可当没事发生?”

     “那我能否把琼思先生杀了,再随便让我手下哪个吞枪自杀,咱们也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现场一静。

     艾尔霍因方面,人人眼中闪过怒色,只有老琼思仍然保持着笑容,仿佛在说一件和他无关的事情。

     维克多皱眉道:“天阳议员,这是两回事。”

     “对我来说,就是一回事。”

     天阳淡然道:“这件事无论是你的妻子冲动行事,亦或者她只是一只替罪羊,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我不关心。”

     “我只关心,在我离开的时间里,我的女儿差点死在你们艾尔霍因的手上。如果你们无法令我满意,那么,咱们战场上见。”

     维克多大感头痛,眼前此人,看似年轻,却异常强势,让他难以主导谈判的节奏。

     这个时候,有人霍然起身,怒道:“你的女儿终究没死,可我的弟弟却是死在你的手上!如果说,我们刺杀你的女儿需要做出补偿,那你杀死我的弟弟,你又补偿过我们艾尔霍因什么!”

     是保罗。

     维克多的儿子。

     维克多看了老琼思一眼,这次,老人没有打算阻止。

     天阳淡淡地扫了保罗一眼,笑了起来:“先生们,请问这是法庭吗?”

     “否则的话,为什么我有种被审讯的感觉?”

     他站了起来,看向老琼思:“抱歉,我没有被人当犯人审问的习惯。既然艾尔霍因不想好好谈的话,那么,我们战场上见。”

     老琼思的嘴角在抽搐,他算是见识到天阳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风格多让人头痛了,老人只得连忙起身,瞪了保罗一眼:“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给我出去!”

     接着,他微笑着对天阳道:“天阳议员,请坐下来,我们艾尔霍因绝对有诚意。”

     天阳笑笑坐下,看着离开席位,却一直对自己怒视的保罗,淡淡道:“我不理解你为什么会那么生气,类似的事情,你们艾尔霍因应该做过不少,怎么同样的遭遇落到你们自己头上,就觉得自己无辜?”

     “果然,刀子不割到自己身上,永远不会觉得痛。你说是吧,琼思先生?”

     老琼思当然知道,天阳做的那些比起他们艾尔霍因根本不算什么,他已经计划好了,等杀了这个年轻议员后,要把跟他相关的人全都处死,包括天阳的女儿!

     所以现在,他能够做的事便只有忍耐,忍耐是为了让对手失去防备,而那个时候,艾尔霍因就会露出獠牙。

     于是老人干笑一声:“天阳议员说笑了,那么,你觉得,我们艾尔霍因应该拿出什么样的补偿,才能够令你满意?”

     天阳抬起手,花盈就把一个电子板递到他手中,天阳低下头随意浏览,淡淡道:“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只要你们艾尔霍因名下一座龙血石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