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5章 盛瀛之死-《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第1905章盛瀛之死

    霍杳目光冷冷,只是快步走至一分为二的机关台前。

    凹槽中的黑白玉石光泽已经变得有些黯淡,但整个机关转盘却还在一直运转,像是支撑着黑洞的打开。

    她没有任何迟疑,直接伸手就去取那两块石头。

    盛瀛余光看到了霍杳的举动,面色瞬间一变,“你敢!你不想救上官卫他们了吗?”

    霍杳指尖的动作倒是有一瞬间被放缓,她偏头看向盛瀛,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同样的招数,你认为我会相信两次?”

    她什么都想起来了,包括时空回溯能起到的真正作用。

    若几位长老还有生机,那便还有机会将人救回来,但如今……他们的生机已断,就再无死而复生的可能。

    霍杳收回视线,看着在运转的机关台,紧绷得几乎僵直的手指终是落下。

    既然一切都无法再逆转,那便让这一切终结在今天好了。

    这也许就是她能为几位长老以及上官一氏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盛瀛没想到霍杳真的不再顾忌其他,强压制住喉咙口涌上的腥甜,“快,给我阻止她!”

    旁边的手下人收到指令,抬手猛然朝霍杳攻击去,力量很强,显然也是身体经过了特殊改造之人。

    不过他还没靠近霍杳,人便被闵郁直接挡下。

    闵郁背对着霍杳,微微偏了偏头,声音低沉又平缓,“做你想做的,其他有我在。”

    “嗯。”

    霍杳没回头,指尖快速将机关盘逆时针转动了两圈,刹那间,还在运转的机关就停止了下来。

    两枚黑白玉石也随之被取出。

    盛瀛见没能阻止到霍杳,面色极难看。

    陨石不单是机关钥匙,更重要的其能量是支撑整个时空通道的至关之物,一旦取下,通道便会很快合上,就算想再度开启也有些悬了。

    因为这个世界已经再无第二块陨石,更是不知道现在这块陨石能否支撑通道的再次打开。

    盛瀛一脸阴霾,看着果然已经开始缓缓合拢的时空通道,不出一分钟,整个通道恐怕就会彻底关闭。

    不,自己布局多年,绝不能就此功亏一篑!

    咬了咬牙,盛瀛不再管霍杳,他原本就已站在黑洞旁,直接纵身一跃就要跳下黑洞。

    只要穿过黑洞去到几亿光年后的未来世界,以他的能力,又何愁找不到再打开这条通道的方法?

    只是他的举动早已被霍杳料到,所以在他跳下去前,霍杳旋身,抬脚凌空横扫过去,将盛瀛生生踢开了两米远。

    “我说了,你永远不会有这个机会进去。”霍杳捏着两块玉石,顿了顿,自嘲又略显讽刺的说道:“不过,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当初教了我机关术?”

    她虽然不知道如何开启这个机关,但要毁掉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盛瀛捂着胸口,他的胸口本就中了一枪,此时又被霍杳一脚踢中,指缝间几乎全是鲜血浸出,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他稳住身体,抬起头冷鸷的看向霍杳,“你不过就是我手中的一个实验品而已,再强又如何?就算你现在杀了我,也改变不了任何人的结局。”

    该死的,不该死的,都死了,他倒要看看他这个好徒儿要如何心安理得的活下去。

    霍杳没有接话,眼中甚至看不出有任何波澜,身形如影的再一次逼近盛瀛,丝毫没犹豫的直接对他动手。

    盛瀛不是霍杳的对手,加之受伤,整个人几乎是全然被霍杳吊打,而旁边的手下人也被闵郁缠住,根本无法找到空隙来帮他。

    随着拉扯的时间一秒又一秒过去,时空隧道的黑洞口也已经越来越小,盛瀛双眼欲裂,这一刻他终于有些后悔没有从一开始就将霍杳控制住。

    他就不该养虎为患。

    “你果然从不会让人失望。”盛瀛音调极冷,强咽下口中的腥甜后,又忽然摸出了一枚药快速吞服下。

    而随着药物的服下,他身上的痛感几乎在眨眼间就消失,一股澎湃的力量从四肢百骸间充斥涌上来。

    连伤口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盛瀛终于站直了身体,脸上的阴霾并没有因为身体的变化而减少,反而愈发森冷。

    能让伤口快速愈合的药,既是救命的,但同样的副作用也极大,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绝不能服用。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用上这药,说来还真是讽刺。

    盛瀛将导致这一切的源头都归咎在了霍杳身上,直接化被动为主动,直接将她手中的武器轻易踢掉,“把陨石给我。”

    霍杳能清晰感觉到此时的盛瀛已经和方才判若两人,迸发出的强者气息十分逼人,但她神色依旧平淡,看着盛瀛,音调冷而沉,“没可能。”

    话落下,霍杳抬起手在半空,方向正好就是对准在快要闭合的时空黑洞上方,然后在盛瀛的视线下,手指缓缓松开。

    两块玉石瞬间从手心落下,盛瀛瞳孔猛睁,整个人下意识的扑向黑洞,似要从半空中将两块玉石抢回来。

    然而他的手最终只是在半空抓了个虚影,眼睁睁的看着两块玉石掉进了黑洞。

    与此同时,时空黑洞也彻底闭合上。

    地面恢复原样,而一分为二的机关台也重新合为一体,来自地底下的轰隆震动感慢慢化为了宁静。

    一切都仿佛从未发生过什么,但石室里的现状却又昭显着刚刚什么都发生了。

    盛瀛看着眼前的一切,情绪忽然就像失心疯一般,紧忙用手再次转动机关台中央的机关盘。

    只是没有了钥匙的机关盘已经毫无任何反应,不管他怎样拨弄都不可能再重新启动。

    盛瀛心沉到了谷底,双手压在机关台上,眼底全然是阴鸷与杀意,他缓缓斜过头,看向霍杳冷若冰霜,“你找死。”

    竟敢真的将钥匙……下一瞬,盛瀛就朝霍杳攻击去,招式带着势不可挡的凌厉,任谁都看得出是完完全全想要她死。

    霍杳眸子微暗,正欲迎上盛瀛的杀招,右手这时忽的僵了僵,她微顿了一秒,转而改成闪避开。

    她的反应虽然极细微,但还是让盛瀛察觉到了异样,想起什么,他立马去抓霍杳的手臂。

    霍杳并没让他触碰到,再次往旁边一个翻滚,动作敏捷,仿佛方才的僵硬只是错觉。

    盛瀛见此,却越发笃定心中猜测,他的余光斜过在与手下人交手的闵郁,脸上突然露出讥笑,“你是不是真以为你的身体……”

    然,话还没说完,只听到砰的一声,盛瀛眉心已然出现一个血孔。

    霍杳目光冷冷,手中拿着的是不知何时从地上捡回来的枪,又或者说她刚才的一再避开,不过就是为了捡起枪而做掩护。

    再强悍的身体不过也是血肉组成,又如何抵挡得了威力巨大的枪支武器。

    盛瀛大概到死都没想到自己会这样被霍杳一枪毙命,脸上最后的这个讥笑也永远定格,仿佛变成了在嘲笑自己。

    霍杳拿枪的手缓缓放下,喉咙口忽然涌上一股腥甜,但却被她强制咽下。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啊。

    霍杳看着直挺倒下的盛瀛,眼底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复杂中又带着难以言语的哀伤。

    闵郁这时也将超级杀手解决掉了,他走至霍杳身侧,看了看地面上到死都没闭眼的盛瀛,又看向霍杳,“没事吧?”

    他虽然在牵制超级杀手,但也随时都有注意霍杳与盛瀛,尤其是盛瀛最后看过来的眼神,以及那句未说完的话。

    她的身体?

    盛瀛后面究竟是想说什么?

    “我没事。”霍杳摇了摇头,眼底所有的情绪终是归于平静,正欲再说话时,外面卓云和迈伦快步走了进来。

    “这里是不是要塌了……”卓云一边说着,看到地上被一枪爆了头的盛瀛,话音一顿,“……盛会长死了?”

    闵郁扫他一眼,没接话,而是问霍杳:“我安排人将他们带出去安葬吧。”

    他指的是旁边早已没了生机的几位长老。

    霍杳听到安葬这个词,整个人再次有些恍惚。

    她还记得老卫对她说过的最多的玩笑话,就是上官一氏的人最终下场都会不得好死。

    以前她没当真,总觉得命运是自己的,只要万事都在可控范围内,就不存在被他人左右的结局。

    现在想想,哪有什么自我掌控一切,不过就是虚假的表象罢了。

    她的存在不也只是她师父手中的实验品吗?

    霍杳闭了闭眼,半响,她嗓子有些干哑的应了一声:“好。”

    旁边的卓云虽然不清楚密室里发生的事,但也感觉到了那股低沉的气氛,他没敢再多问,直接按照自家主子的吩咐开始将几位长老逐一带出密室。

    等到将他们安葬好,已经是几个小时后。

    黑夜过去,被渐露的白驱散。

    天亮了。

    霍杳站在墓碑前,身影单薄,纤细得一阵风就能吹走。

    她静静的望着空白的墓碑,心中不禁凄凉。

    老卫他们在这里守了一辈子,即便是死后也没能留下一个名字,就像从未在这个世界存在过似的。

    说来也是何其的悲哀,又或许如今才是解脱?

    霍杳笑了笑,随后深深的对着墓碑鞠了一个躬。

    而就在不远处。

    已经将考古队一行人送了出去的卓云回来,他手中还握着手机,神色凝重的走到闵郁身侧,压低声音说道:“郁哥,我刚刚收到消息,第一基地安排了超级杀手团将霍先生他们带走了。”

    闵郁目光一直落在霍杳的方向,听到卓云的话,眉心拧了拧。

    以霍杳的性子,若是她的家人这个时候再出现什么意外……闵郁无法想象,随即便问:“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是昨晚我们刚进来这里时发生的。”卓云快速的又解释了一句,“因为这里无法联系上外界,所以才没第一时间收到消息。”

    闵郁眯了眯眼,一晚上,变数太大了。

    “而且杨翼在过来的半路上也遭遇了超级杀手,他差点就没了。”卓云说道。

    超级杀手的实力,即便是他们这种经历过各种生死训练的人,都不一定能正面硬刚,何况对方早有埋伏。

    卓云一脸沉凝,“还有M洲那边也是忽然动荡得很厉害,几大家族不知什么时候私底下结了盟,目的就是为了打压霍家,他们还联合官方势力,直接限制了我们武器局插手。”

    显然所有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

    “我霍家不是谁都能欺负。”霍杳走过来,声音极冷,周身的杀气几欲让人心生寒意。

    ?  ?抱歉了大家,年前会全部收尾。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