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吐蕃的将来-《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第971章 吐蕃的将来

    李孝恭点头说道:“当初松赞干布和李正谈判,向李正所借的五百万贯一直没有还过。”

    李世民点头说道:“那是两年前的事情吧。”

    李孝恭点头说道:“按照当年的契约上所言吐蕃早就该还钱了,若是吐蕃不还钱,朝中是可以向吐蕃索要的。”

    李世民低声说道:“若是吐蕃没有银钱来还呢?”

    李孝恭依旧躬着身说道:“当年契约中有些,若是吐蕃没有钱来还账,只能通过土地赎买。”

    李世民笑了笑说道:“土地赎买是个什么价格?”

    李孝恭低声说道:“吐蕃人以放牧为生,他们并没有固定的土地,不想中原人有自己的田地,至于赎买是多少银钱,还是我们说了算。”

    李世民搁下手中的笔,重新坐好说道:“你觉得如今朝中什么人可以处理好这件事情。”

    李孝恭回道:“朝中能人众多,想必一定能有人担此重任。”

    李世民颔首说道:“朕希望做这件事的人,可以为朝中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李孝恭低着头沉默不语,也不敢多说什么,帝心难测,在和吐蕃谈判的人选上,若是替陛下选人,也不该替陛下做选择,万一事情没做好,自己推荐的人出事了,反倒是自己落不着好。

    李世民又说道:“如今朝中大多老臣都是熟读孔家文章,礼义廉耻成了他们首要准则,有些时候不能光靠孔家典籍上的准则做事,一个君子是无法为朝中争取最大利益的。”

    说着话,李世民目光看向窗外,“你觉得朕说得对吗?”

    李孝恭尴尬地笑了笑,“臣愚钝。”

    看着李孝恭的认怂的样子,李世民无奈笑了笑,“这样吧,当初这个谈判是李正谈成的,接下来的事情也全部交给李正去办吧。”

    李孝恭说道:“陛下高见,李正此人不是君子,想必会不要脸一点。”

    李世民干笑两声,“你安排下去吧。”

    “喏!”

    李孝恭躬身行礼走出甘露殿,呼吸着春日里的空气,朝着自己的礼部府衙走去。

    长安城外的田地里到处可见在田地里劳作的农民。

    时间过去了一个月,贞观十年的四月,禄东赞到长安的时候,正在下雨。

    今年的春季雨水特别多。

    禄东赞带着几个吐蕃人踩着泥泞的路,急匆匆来到长安城前。

    李孝恭带着礼部的官吏早早就等在这里了。

    看着行色匆匆的禄东赞,李孝恭说道:“陛下让我等在这里等你。”

    禄东赞用吐蕃的礼仪行礼说道:“有劳了。”

    说着话,禄东赞有些不敢直视李孝恭,眼下吐蕃并没有银钱来还当初的五百万贯银钱。

    李孝恭带着禄东赞在朱雀大街上走着。

    看着繁华的长安城,禄东赞的心情很复杂。

    说羡慕更有些嫉妒,更有些无奈,偏偏大唐出了一个李正。

    李正是魔鬼,在关外诸国很多人的心中,李正都是一个不能得罪的人。

    一路来到驿馆中,禄东赞发现这里住着各国的人,穿着各式各样新奇的衣服。

    以前来使长安的时候,来朝贺只有寥寥三四个小国,现在这里的使者竟然有这么多。

    禄东赞甚至还看到了几个长得黝黑的家伙。

    李孝恭对禄东赞说道:“房间都已经给使者安排好了,远道而来一定很劳累吧,不如先歇息吧。”

    禄东赞连忙说道:“在下能否见见大唐陛下。”

    天气依旧下着下雨,潮湿的空气让人很不舒服。

    李孝恭说道:“明日我们就开始对当年的契约进行洽谈,至于面见陛下的要求,老夫会告知陛下的,诸位等着陛下的回复吧。”

    禄东赞连连点头。

    李孝恭说道:“先休息吧,饭食驿馆都会给你们安排的。”

    禄东赞看着热闹的驿馆,各种各样的语言,让整个驿馆乱糟糟的。

    来到驿馆的房间,饭食在这里都已经准备好了。

    但看着眼前的饭食,禄东赞没有胃口吃,打开房间的窗户,带着寒意的春雨随着风飘进窗户。

    心中牵挂着吐蕃的将来。

    回想起两年前,李正和松赞干布之间画押的契约。

    这份契约肯定也在朝中存在。

    当年也很希望松赞干布可以不和李正签那份天价的契约,按照契约上写的,李正的野心很明显,他就是妄图控制整个吐蕃。

    平定内乱,抵御外敌,这些事情中原都帮着吐蕃完成了,契约上的承诺大唐已经做完。

    现在是吐蕃履行契约上的条款的时候了。

    归还五百万贯银钱。

    感受着春雨的寒意,禄东赞苦涩地笑了笑。

    雨下了一天一夜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李孝恭早早就来驿馆等着禄东赞了。

    快到午时的时候,禄东赞才走出驿馆对李孝恭说道:“久等了。”

    李孝恭看了一眼依旧阴沉的天空,“也没有多久,现在就去泾阳吧。”

    听到这话,禄东赞愣了愣,“不是和朝中官吏谈吗?”

    李孝恭说道:“当初的谈判是长安令和你们谈定的,其中巨细也只有长安令和你们清楚,如今换人来谈是不是不合适。”

    面对李孝恭的话语,面对大唐的要求,在债主的面前吐蕃没有太多商量的余地。

    跟着李孝恭走出长安城,一路走向长安。

    这条新修的官道上,依旧非常地整洁。

    即便是下着雨,这里的行人也依旧是很多。

    越往泾阳走,禄东赞心中越发忐忑。

    一路走到泾阳的村口,就遇到了许敬宗和李义府。

    两个人微笑地站在村口,禄东赞心中的压力越发大了。

    泾阳早有准备。

    许敬宗说道:“等候多时了。”

    李孝恭说道:“人本官已经带到了,身为礼部尚书,这一次李正和吐蕃使者之间的谈话,老夫负责旁听,至于你们如何谈,老夫不会干涉。”

    李义府说道:“诸位先进来吧,已经到了用饭的时辰,宴席也已经准备好了,先用饭吧。”

    李孝恭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说道:“确实已经饿了,都说你们的泾阳的饭食天下无双,老夫早就想来吃了,已经许久没来泾阳吃饭了。”

    许敬宗邀请道:诸位先进村吧。

    搜索

    复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