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一章 切蹉-《魔眼小神医》

    主家没有长篇大论的唠叨,主人好,客人也好,大家吃得开心。

    吃了一阵,第一轮菜吃得差不多,柳少燕少和蓝三傅哥等人又去厨房端菜,第二轮菜也是十二个。

    就两轮菜,吃完散席。

    散席后,有水果盘。

    小萝莉邀请众少在乐园做客,晚上去印月湖的石舫搞烧烤。

    众少喜出望来,干脆提了水果篮子和盘子,拿了茶具和开水壳,去了园里的长廊和水榭里,赏景玩耍。

    乐小同学先弄好了佐料,和柳少傅哥等人将做烧烤用的食材先腌制,再去园林里与众少品茗。

    傍晚不做饭搞烧烤吃,下午不用呆厨房了,燕少与兄弟们也扎堆凑热闹,他们是想看乐善和澹台小少切蹉。

    柳少生怕自己的媳妇儿跑了似的,不干活,到哪都牵着媳妇的手,也不怕一大群电灯泡有多亮眼,随时随地撒狗粮。

    华少周少等人也万分期待乐善和澹台寻欢切蹉。

    不负所望,在玩耍了两个钟,太阳往西移位,绿色植物长廊的阴影投到了草坪上时,乐小同学发话让弟弟和澹台家的熊孩子过招。

    机智如黎先生那样的人,早就去了几把竹剑和木剑放在一边给人当兵器。

    乐善拿了自己学剑使用的木剑,换了一套练功服,抱着木剑下了场,抱剑而站的姿势,稳如泰山。

    澹台少爷不想跟个小孩子切蹉,可惜他人言微薄,没人听他的意见,且人缘也不咋的,没人站他。

    倍觉悲催的澹台寻欢,被迫下场应战,为了不让人觉得他以大欺小,他不用兵器:“小萌娃,我与小仙女一样大,长了十五岁,我不能欺负你,让你三招,你出招吧。”

    乐韵默默地给澹台家的熊孩子掬了把同情的汗,那熊孩子,自信心太高了啊!

    姜少辛少吕少等人,都没觉得澹台小少自信过头,毕竟年龄悬殊那么大,乐善太少了,再天才也不可能赢得了澹台少爷。

    “多谢。”乐善眨巴着大眼睛,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起手挽了个剑式,手朝外倾斜,剑斜指地面。

    家族以剑传承的宣少、吕少、陈少、辛少原本闲情雅致的表情,在见到乐善起手式时,骤然一惊,不要告诉他们说乐善学剑已有所成啊!

    也因东善的起手一式,四位也精通用剑的青年,立马就正襟危坐,紧盯着场中的一大一小,以免错过双方的出手。

    乐善做了第一个起手式,人朝对面跑去,剑以一个微妙的角度上扬,一剑就刺了出去。

    小萌娃出剑,毫无花哨,出剑就指人要命,往人家的丹田而去。

    这也是因为他个子矮,他要是个子高,那一剑是奔人心脏去的。

    澹台寻欢原本打定主意是陪小孩子走走过场,那一剑刺来,又快又凶,他心头紧了紧,立即就往一边挪去。

    然而,他往一边挪时,小萌娃也灵巧的偏转了一个角度,剑同样如影相随,跟着他移动。

    澹台寻欢自己有言在先,说了要让小娃娃三招,自然不能食言,只躲不接招。

    他一连让了三次,刚站定,小娃娃人又冲来,刷刷刷就是两剑,稚言稚语也一并响了起来:“大哥哥注意了,我要出真招了。”

    啥呢,小萌娃刚才没出真招吗?澹台寻欢愣了愣,也就是那一愣神的当儿,一柄木剑直刺喉咙而来。

    他下意识的避开,伸手就想去抓木剑,可惜,小娃的剑招一走空,剑就势移位,偏开了好几寸,他抓了空。

    剑招未老,乐善便换了去势,仍然刺人家的要害。

    澹台寻欢再次躲闪,同时想抓对方的木剑,可接连两次都抓了个空。

    三剑走空,乐善一改攻势,转往专攻对方的下盘。

    他个子矮,身形却十分灵巧,每次以为在那样的角度想换身位已经不及,他总能轻松换位,从而攻击澹台寻欢的下盘,占尽优势。

    原本是图看个喜乐的姜少等人,在乐善追着澹台小少出了三剑之后,也个个改变了态度,极为认真的观战。

    郁畅徐侠客与章怀恩、初五、李重江和沈三省是第一次看见真人表演真武功,越看越兴奋,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

    澹台寻欢以为小萌娃就是拿剑就是唬人的,结果自己连抓几次都没抓到木剑,而且还被对方找到弱项,专攻自己的下盘,郁闷得想撞墙,小仙女是个小妖孽,莫非这个娃娃也是妖孽?

    他觉得身为一个成年小帅哥,尊严不能丢,要是他被一个小娃娃逼得毫无招架之力,他脸没地方放!

    于是,澹台寻欢也真正的认真对待,将微薄的内力灌与双手,表演徒手抓剑,至于踢摔什么的,那是不可能,万一踢伤了或出手重了误伤小娃娃,他家长辈还不得扒了他的皮。

    他毕竟是成年人,身量与身高优势名显,一连两次出手,乐善便被逼得快撑不住。

    眼见弟弟乱了剑式,乐韵轻吟:“平地起惊风,巨浪击三台。”

    听到姐姐一句话,乐善眼神一亮,瞬间就镇定了,身似游龙一扭就到了澹台寻欢的一侧,手中木剑一阵跳跃,连出三剑,实际是一剑三式。

    只差一点点就抓到木剑,目标忽的就走空,转而就是三剑刺向自己的膝盖,澹台寻欢没办法,只能先避。

    乐韵眼都没眨,又念出一句:“飞燕出绝涧,蛟龙跃苍海。”

    目标移位,乐善剑式还没变,听到姐姐的话,几乎连想都没想就以轻功掠起,灵如巧燕般追到了澹台小少身边,并且一纵跃起,又是三剑,刺向了对方的面部,直攻眼睛和眉心,第三式一偏,削向人的脑袋。

    原本只攻下盘的小萌娃,又攻上盘,澹台寻欢被逼得手忙脚乱,闪开后嗷嗷叫:“小仙女,你不带这样的。哥,小仙女在指点她弟弟,你也赶紧指点我啊。”

    “你多大,小乐善多大?”澹台寻阳都不忍直视,他弟弟一个成年人,被一个小娃娃逼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他还有脸找外援?

    乐韵才不管熊孩子嗷嗷叫,又念:“云宵游龙狂,剑卷千重浪。”

    乐善闻声变招,进攻的剑式连绵不断,一剑接一剑,一剑比一剑快。

    澹台寻欢嗷嗷叫着避闪,至于抓剑就甭想了,小萌娃在他姐的指点下,出招角度刁钻,他的出手角度与他的出剑方位,不在同一个频道区。

    乐小同学只出嘴,不紧不慢的提示,乐善凭姐姐的提示变换剑招,大部分时变换灵活,有时姐姐念得太快,而招式之间又不是连惯的,招式转换生硬。

    姜少等人就那么看着澹台小少左闪右突,上蹿下跳,都挺乐呵的,澹台小少能当小乐善的试刀石,也对得起他总想送小姑娘布偶的一番努力。

    乐韵念了几十句口诀,让弟弟将大部分剑招与轻功步伐都进行了实地试练,终于不再提示了。

    没了姐姐提示,乐善凭实力与澹台小少又走了三招,终于不幸败北。

    澹台寻欢虽然成功夺了小萌娃的剑,手掌被震得有点麻,特别绅士的将木剑还回去:“小乐善,承让了!”。

    “我没让你,我是想扎你几下的,可惜,没扎到。等下次再来。”乐善拿回自己的木剑,一本正经脸。

    澹台寻欢想哭,他不会是被盯上了吧?他不想陪小屁孩打架啊。

    于是他,他哭丧着脸求饶:“小仙女,求放过,我不想跟像小乐善这样的小朋友切蹉。”

    乐善眼皮一掀,幽幽地问:“那你是想跟我切蹉切蹉了?”

    “不,我不想!”澹台寻欢吓得连君子风度也不讲了,撒开脚丫子就蹿到哥哥身边,缩成一只小鹌鹑。

    乐善抱着木剑,老神在大的走向长廊。

    澹台寻阳:“……”有这么个跳脱的弟弟,他能咋的?

    澹台小爷吓得瑟瑟发抖,吕少主、陈少主、宣少华少几个个,跃跃欲试,特别想与小美女切蹉一下。

    最终,他们都没有提出切蹉的要求,切蹉什么的,还留着等他们家来乐园参悟时,没旁人在旁,他们再找小姑娘私下里来比较好。

    乐善抱着木剑回到长廊,郁畅和小萝卜头们一拥而上,将他抬走。

    卢克担心男孩子们不小心伤到小先生,赶紧跟过去。

    大小萝卜头们将乐善抬出植物长廊,拉着他风风火火的远离了大人们,一直跑到了“唤鱼池”旁的“翠微亭”里说悄悄话。

    大小萝卜围着乐善,眼睛亮晶晶的,问他们可不可跟着一起学剑。

    “我学的这套剑法,我姐姐说没有乐家血脉的人学不了,我姐姐说学剑学武要因材施教,你们适合学哪种,要问我姐姐才知道哦。

    你们不要急啊,学武先得提升身体素质,我从一岁多就开始扎马步,直到去年才开始学剑,等你们打好了基础,我姐姐就会正式教你们学武术。”

    乐善说得一板一眼的,他可不是瞎说,那些都是姐姐说的,姐姐说得都是对的!

    卢克也点头附合,他当初也练习了扎马步,有了一点基础才学“灵猿千变”。

    郁畅和五个小萝卜头,点头如捣米,暗搓搓的决定,以后练扎马的时间还得延长,一定要扎扎实实的打好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