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8章 山谷与河流-《人间苦》

    蔡根在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之后,终于让所有人,达到了表面上的统一,其实就够了。

    至于内在是不是真的是铁桶一块,这个只能事儿上看,用嘴说出来,并不能让人心安。

    离开萨满教的封印,直奔海拉克火山,也没有路标,更没有路。

    纳启选择的方式比较直接,既没有躲闪任何障碍物,也没有选择相对平坦的道路,一条直线,心无旁贷。

    望山无论跑死马,还是跑死驴,反正不会跑死纳启。

    如果真的必须跑死什么的话,那肯定是普罗。

    越过山石,越过丛林,纳启的全地形模式,发挥得淋漓尽致,实在太陡峭的地方,还会施展弹跳术,漂浮术,翻滚术,等等千奇百怪的造型,完全凭着纳启高兴。

    蔡根早早的就系上了安全带,坐个房车,摆出的是坐飞机的心理建设。

    一路走来,不算平坦,也算是安全,只是快到火山脚下的时候,出现了一座山谷,两边是陡峭的山壁,中间是一条大河。

    对,就是一条大河。

    按照室外的气温来说,不太应该有液态水的存在。

    但是,就是出现了一条大河,还冒着蒸腾的热气。

    而且顺着大河看去,尽头竟然就在海拉克火山的脚下。

    难道,这条大河是温泉太多,形成的吗?

    这得多少温泉啊?

    流量惊人啊。

    没用蔡根说话,纳启一猛子就扎到河里了。

    毕竟现在的纳启算是水陆两栖。

    而且,那山壁也上不去,走水陆算是唯一的选择。

    蔡根看着湍急的河水,一个念头涌上心头。

    特么的,关塔塔那么积极给自己改车,不会就是为了现在吧?

    他知道,进入海拉克火山,必须得走水路,所以提前给自己准备好了?

    即使自己不提要求,也会通过其他方式引导,到他们家的船厂改车吧。

    或者,他早就给自己准备好了水陆两系的交通工具,只是没有机会告诉自己罢了。

    “三舅,你看。”

    蔡根顺着小孙的提醒,看向了河边的山壁。

    光滑的山壁上,竟然有各种各样栩栩如生的图画。

    动物,人,各种工具,各种武器,等比例大小,很写实。

    只是色彩很单调,漆黑一片,在白花花的山壁上很显眼。

    “小孙,这些是壁画吗?

    画的是什么啊?”

    小孙拍了拍蔡根的肩膀,摇了摇头。

    “三舅,这哪里是壁画啊。

    那是活人的痕迹啊。

    看他们的神态,好像在逃跑吧。”

    啊?

    活人的痕迹?

    蔡根粗略的统计一下,这伙人有点多吧,密密麻麻的,一片一片的。

    石火珠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型的单筒望远镜,仔细的看起了山壁上的图画。

    “蔡老板,我大爷爷说的不错。

    确实,不是壁画。

    那些黑印就是活生生的人,在遇到高温以后,瞬间被气化,留下的印记。

    看他们的形态,应该是躲避身后的灾难,从结果看应该失败了。

    原本他们应该是被埋在山壁里,这里出现的大河,冲开了山壁,才把他们露出来。

    看岩层显示,应该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发生了一场战争,或者灾难,死了大量的人。

    看死亡数量,我比较倾向于是战争。

    在那个时代,人口密度不可能这么大,肯定是大型的社会活动,才会聚集这么多人。”

    蔡根点了点头,非常认可石火珠的分析,不过好像也没啥用呢。

    “三舅,这些人,应该都是萨满教的人。

    我看他们的武器,还有印记,有不少图腾柱呢。”

    石火珠的脸一下就红了,自己拿着望远镜,都不如小孙直接看,一顿分析,也没有什么价值,赶紧补充。

    “这就对了,如果是萨满教的人,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测。

    我想,也许,在很久以前,瓜尔佳氏还人丁兴旺。

    他们的祖地里,突发了变故,让他们损耗了大量的人口,所以最后才在外围,建起了封印法阵。

    对,肯定是这样。

    只是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变故,能够造成这样大范围的灾难。”

    蔡根脑子里,马上就出现了那个毁灭之王苏尔特尔的身影。

    顶天立地的火焰巨人,举手投足之间,都能造成这样的伤害,绝对的灾难。

    不过,那个什么毁灭之王不是被苦神给按住了吗?

    难道,经过岁月的沉淀,又诈尸了?

    还是说,双青实力不行,没有完全镇压?

    无论是哪种结果,蔡根都不希望看到,都很麻烦。

    那是要了苦神一条命的存在啊。

    “三舅,你快看,前面那是个山洞吧?

    只是,只是这个形状,有点古怪啊。”

    蔡根顺着河水看去,在海拉克火山脚下,竟然有一个巨大的山洞,河水都涌入洞中。

    要说这山洞,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奇怪的是山洞的形状。

    就像是一个人从火山里破壳而出,顶出来的形状。

    这是个人型的山洞,巨大无比,足足有几百米。

    嗯,这就对了。

    刚才还想,是不是苏特尔特跑出来作妖了,按照这个形状来看,还真像,只是身材比蔡根的梦中要小很多啊。

    难道被镇压的太久了,吃不好睡不好,心情更不好,所以减肥了吗?

    即使减肥了,这体型也有点超标啊。

    “哎呦呦,大家抓稳了,别吐车里哈。

    前边是瀑布,咱们马上起飞。

    好爽。”

    纳启的提醒还没结束,前方的河水戛然而止。

    然后,车头一低,直接掉了下去。

    蔡根双手抓着安全带,失重的感觉瞬间袭来。

    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如果给自己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一定要让纳启飞起来。

    水陆空三栖,才能应对自己所面临的局面啊。

    原本就重度的恐高,最怕的就是这种失重的感觉,蔡根有那么一刻,感觉自己要死了一样。

    不是蔡根没有死过,那是无痛苦的突然死过去,很是习惯。

    但是此时此刻,这种濒死感,还死不过去,才是最难受的。

    啸天猫没有系安全带,所以直接就贴在了前档玻璃上,看着蔡根的表情,如此的痛苦,直接就问了出来。

    “主人,你怎么了,便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