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8章 投资机会-《大唐孽子》

    西域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消息自然是在最短的时间传开了。

    当长安城这里大家在热议西域战事的时候,逻些城这边,总算也是收到了唐军大败大食人于西州城外的消息。

    这让禄东赞异常的震惊。

    “赞普,具体的情况,我们还要过段时间才能知道的更多。

    但是根据探子从西域那边发回来的信息,大食人应该是真的失败了。

    据说整个西域,如今已经很少能够看到大食人。

    就算是偶尔碰到一小群,他们也都是纷纷的朝西逃去,生怕走的慢了被唐军清算。”

    震惊归震惊,但是这个消息还是要及时的跟松赞干布汇报的。

    “不是说大食人出动了十万大军入侵西域,将西域的各个国家打的落花流水吗?

    难道他们在攻打各个西域国家的时候,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吗?

    要不然怎么如此轻易的就被唐军给打败了?”

    松赞干布还是不能相信大食人就这么轻易的被打败了。

    他曾经还幻想着大唐能够跟大食在西域你来我往的打个几年,甚至是十几年呢。

    这样吐蕃国就有了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可是现在大食人却是连一个月都没有坚持住,就不行了。

    这也太让人失望了啊。

    “大食人的兵力,应该是有十来万的。

    不过这十来万人有可能分布在整个西域,没有全部都去西州那边进攻唐军。

    再说了,唐人一向是诡计多端,我觉得大食人十有八九是上了唐人的当了。

    要不然不至于输的那么的惨。

    不过这个消息至少也告诉了我们一个情况,那就是现在的大唐,国力可谓是如日中天。

    我们在北边和东边都有必要跟大唐保持良好的关系,跟他们开展自由贸易。

    甚至必要的时候,我们吐蕃国也在名义上俯首称臣,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

    这些唐人最爱面子了,如果我们一个表面的称臣的举动能换来许多的利益的话。

    那么我觉得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

    禄东赞不愧是吐蕃国的大相,眼光和魄力还是非常厉害的。

    按理说,他对大唐应该是充满了仇恨的。

    到现在为止,他的脚都是坡的,这完全就是托了大唐的福。

    但是正因为他非常的痛恨大唐,所以他又对大唐非常的关心。

    越是了解大唐的情况,他就越是知道大唐的强大是多么的可怕。

    现在的吐蕃国,不要说主动的去招惹大唐。

    哪怕是大唐哪天随便安排个使臣过来要自己做什么,他们都不敢轻易的反对。

    弱肉强食,高原上和草原上的人民,对于这个自然法则都是非常认可的。

    “可是我们至少要先搞明白大唐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打败了大食人的军队啊。

    这段时间我们也算是安排了人去专门了解大食人的情况。

    虽然大食帝国不见得真的就跟大唐一样强大,但是在西边,他们绝对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存在。

    而他们进入西域之后,能够如入无人之地,这也说明了他们的战斗力跟西域诸国不在一个档次上面。

    就是这么一个强国的十万大军,就被大唐的五万兵马轻而易举的给打败了,甚至还是那种惨败。

    如果不把这个情况搞清楚,我以后睡觉都会睡不着的。”

    松赞干布说的这话,倒是非常的在理。

    唐军到底使用了什么方法,那么容易就赢得了胜利。

    今天他们可以这样对付大食帝国,那么明天是不是就是可以如法炮制的对付吐蕃国呢?

    这些年,得益于采用了禄东赞的正确策略,吐蕃国的发展其实也是非常快的。

    在松赞干布看来,自己哪怕是不如大唐,但是跟大食帝国应该是可以掰腕子了。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让他的心冰冷冰冷的。

    虽然高原可以一定程度上阻挡唐人进攻的脚步。

    但是大唐以且末城为中心,不管的拉拢四周的部落。

    如今大唐的影响力,已经开始辐射到高原上了。

    下一次如果唐军真的进军逻些城,松赞干布还真是没有信心自己能够完全抵抗得住。

    特别是这些年他也算是经常看《大唐日报》,对于大唐的各种变化也算是比较了解的。

    正是因为对大唐比较了解,他更是知道双方现在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其他的先不用说,单单钢铁产量这一块,大家就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存在。

    大唐的钢铁都已经多到用来铺路了,但是吐蕃国这边却是还在为将士们的一把钢刀而折腾。

    “赞普,您放心!

    这个问题应该很快就可以搞清楚的。

    唐军和大食人就是在西州城外交战的。

    那个时候肯定是很多人都知道这个消息。

    我们在西州甚至还有专门的据点,扎西上一次传过来一些消息之后,暂时还没有传新的情报过来。

    算算时间,他的情报应该也很快就要到逻些城了。

    到时候我们估计就知道西州城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何大食人会那么不堪一击。

    这里面,肯定是有一些我们所不知道,或者是我们之前没有想象到的东西在里头的。”

    禄东赞不慌不忙的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这个时候,纠结太多已经是没有意义了。

    最关键的还是要让大唐感受到吐蕃国的诚意,看看能不能援助一批匠人和器械。

    “嗯,你说的也是,十几万人的战斗,不可能什么消息都瞒得住的。

    到时候肯定会有许多消息传回来。”

    松赞干布听了禄东赞的话之后,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

    现在他们可以采取的措施非常的有限。

    “赞普,之前我们向大唐请求和亲,但是别他们给拒绝了。

    我觉得这一次我们可以再次的主动跟大唐提出这个要求来。

    一方面也是表达我们臣服于大唐的意思,另外一方面也给我们自己争取一些缓冲时间。

    在这样的时间节骨点上,唐人是不会轻易的对我们用兵的。

    这个事情要是拖上一两年,这就算是给我们自己争取了一两年的发展时间。

    如今我们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天竺北部获得各种各样的商品和技术。

    假以时日,肯定能够形成它们自己的威力的。”

    禄东赞一直都是对于大唐的技术觊觎不已。

    上一次去到长安城请求和亲,结果失败了。

    虽然他知道这一次失败的可能性也是非常的高。

    但是他还是选择了跟松赞干布这么提议。

    因为有点时候,你做不做,跟你能不能成功,这是两个事情。

    就像是你给领导送礼,送礼了,不一定有什么卵用。

    但是如果你没有送,那么这个可能就会有什么副作用了。

    “和亲?”

    松赞干布自然知道这一招的好处。

    当初他就是这样跟着尼泊尔绑在一起,让吐蕃国内的各种手工业发展上了一个台阶。

    “是的!微臣亲自再次带队前往大唐,向大唐表达我们臣服于大唐,愿意做大唐的番邦属国的意思。

    与此同时,我们也送一些耗牛肉干之类的土特产作为贡品送给大唐。

    对于一向是很讲究礼尚往来的大唐来说,到时候我们肯定可以收到比较丰厚的赏赐的。

    利用这些赏赐,我们好好的去长安城拉拢一部人人马。

    到时候尽可能的把我们的影响力给扩大下去。”

    禄东赞显然是已经有了一盘子的计划。

    说实在的,今天虽然是他在跟松赞干布提议。

    实际上,这也算是一定程度上的逼迫松赞干布同意。

    “大相上一次去到长安城的时候,就差点被奸人所害。

    这一次是不是安排其他人过去就可以了?”

    松赞干布对于禄东赞是非常信任的。

    而禄东赞这些年的表现,也没有亏待松赞干布的信任。

    所以松赞干布还真是比较担心禄东赞的安全问题。

    可别到时候不明不白的死在了长安城,那他就要悲痛了。

    “此一时彼一时!

    那个时候的大唐太子,还只是楚王殿下,并且年纪还小,考虑的问题自然是不会那么周到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大唐跟四周各个番邦属国的关系,也有挺多变化的。

    只要大唐还想着继续享受万邦来朝的局面,他们就会最大可能的保证各个番邦属国的使臣在长安城里头的安全。

    如果是大唐朝廷自己在对付其他国家的使臣,那么简直就是意味着战争。

    很显然,现在的情况不是这样子的。”

    禄东赞这么一分析,松赞干布倒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了。

    “这个事情不要那么着急,大相我们现在先把其他的问题给解决了再说。”

    一时拿不定主意的松赞干布,立马就用起了拖字诀。

    这个方法,不仅后世很好用,哪怕是到了现在,也一样好用。

    经典是不会过时的。

    ……

    青雀葡萄酒如今是整个大唐规模最大的葡萄酒品牌。

    完全放下了皇位争夺之后,李泰现在的心态也是比较好的。

    他每天都按时去到观狮山书院给学员们上课,不再参与到朝中大事中去。

    这么一来,青雀葡萄酒的发展,反倒是比以前更好了。

    如今不仅许多出海的船只会携带大量的低端青雀葡萄酒,哪怕是长安城的勋贵们,也都开始喜欢喝葡萄酒了。

    “山宾,这一次太子殿下在西域设立了西域省,很明显是要对西域进行大开发了。

    你觉得我们有什么东西可以跟这个事情结合起来呢?”

    虽然李泰不怎么关注朝中大事了,但是每天的《大唐日报》,他还是正常要看的。

    通过报纸上的各种消息,他也能推测出很多东西出来。

    就像是后世有些人天天都要看新闻联播,通过一些人看不进去的镜头,他们却是能琢磨出不一样的道理出来。

    “王爷,我们府上现在除了葡萄酒这个产业,其他的行业都完全没有涉及。

    虽然这些年王府也算是积累了一些财富,但是我觉得如果这个时候拿出来去跟其他的商家竞争新的产业的话,其实是不划算的。”

    杜楚客以为李泰心血来潮,又要让自己去搞什么事情呢。

    说实在的,他对于商业上的运作,其实并不擅长。

    这些年青雀葡萄酒能发展的这么顺利,他虽然有一些苦劳,但是更多的事情其实跟他关系不大。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当初二哥作出这首诗的时候,据说就是拿西域的一些场景来作为背景的。

    葡萄这个东西,本身也是从西域传过来的。

    就跟棉花一样,原产地那里,肯定是有很适合它们生长的地方的。

    朝廷现在想在西域省大规模的开垦棉田,种植棉花。

    那么我们也可以去到西域,在那里开垦田地,种植葡萄,然后酿造葡萄酒啊。

    西域虽然整体上毕竟干旱,但是其实也有不少的湖泊。

    如果我们在天上脚下修建一个葡萄酒庄园,那么说不准可以酿造出更好的葡萄酒出来。

    最关键的是这个做法算是响应了朝廷号召,算是一箭双雕啊。”

    人的执念一旦放下来之后,心态就完全不同了。

    李泰现在压根就没有再去想皇位的事情了,因为想了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这个时候,对于主动的向李宽靠拢,他已经没有任何的负担了。

    “在西域种植葡萄这个事情,虽然还不知道可不可行,但是如果跟观狮山书院农学院好好的合作一番的话,寻找到适合葡萄生长的地块,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是关键的葡萄酒瓶这个东西,我们自己一直都是没有办法生产的。

    如果需要从长安城购买之后运输到西域的话,单单酒瓶子的成本就会非常的吓人。

    这么一算,是不是什么都不折腾会更好呢?”

    杜楚客的态度虽然是有了一些松动。

    但是他对于进军西域,还是不大看好的。

    除非大唐集团的玻璃作坊也能跟着在西域设立一个分号,专门为他们提供葡萄酒瓶。

    不过这个事情,显然是不现实的。

    这要是那么就把玻璃制作的技术泄露给了胡人,那么指不定什么时候这个玩意就不能成为大唐掠夺各国财富的法宝。

    我把一堆看起来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换回来一大堆能吃能喝的东西。

    很显然,双方都觉得自己占了便宜。

    这样的生意,才能长久啊。

    “这个问题好解决,我们只要使用酒桶来运输,到了各个分装点之后,再把一大桶一大桶的葡萄酒分装成一小瓶一小瓶。

    这么一来,我们不仅可以降低运输成本,还能顺便的再促进一下大唐运输产业的发展。”

    李泰这么一说,杜楚客倒是想要反驳都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既然王爷觉得这个方案不错,那我等会就去观狮山书院走一趟,看看能不能跟他们的农学院合作一下,降低这个风险。”

    很显然,杜楚客心中其实还是有一些担忧和疑问事项的。

    但是作为职场人士,显然也是知道不是什么东西都是可以随便的跟自己的领导说出来的。

    “嗯,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去负责来了,我希望在明年开春的时候,我们的队伍能够尽快的出动,免得错过了明年的春耕呢。”

    李泰对于在西域种子葡萄酒,显然是非常有信心。

    ……

    金太打铁作坊作为长安城首屈一指的打铁作坊,这些年的日子过得还是非常舒服的。

    不过,人的欲望是无穷的。

    但你有了一套郊区的房子的时候,你就会想着什么时候能够换到市区去。

    当你在市区有一套小房子的时候,你又会想着什么时候能够换一个大房子。

    当你有了大房子的时候,你可能回想着要别墅了。

    如今的金太,觉得自家的打铁作坊也算是进入到了一个发展的瓶颈时期。

    要想进一步的发展壮大,显然是比较困难了。

    为此,金太这段时间跟阿牛商讨过很多次相关的话题。

    “师父,今天的《大唐日报》上面介绍说西域龟兹国的境内,之前是生产钢铁,有属于自己的铁矿和煤矿。

    之前西域诸国的很多铁器,都是主要依靠龟兹国的炼铁作坊提供的。

    如今龟兹国已经被大食人给灭掉了,我们大唐也没有要恢复龟兹国的意思。

    甚至连《大唐日报》现在也是直接把龟兹国的国都称呼为龟兹城了。

    这么一来,就意味着朝廷废道改省的措施,是真的要在西域落实下去了。

    前段时间,很多人跟着大军去西域寻找机会,我们虽然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

    不过我觉得龟兹国原本的那些炼铁作坊和矿山,应该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资源。

    如果能够顺利把这些东西买下来的话,我们金太打铁作坊就可以自己解决一部分的钢铁需求。

    这对于未来的长远发展来说,其实是非常有好处的。”

    很显然,阿牛是希望金太能够安排人去西域那边负责把龟兹国原本的炼铁作坊给买下来,形成属于金太打铁作坊的产业。

    对于这个提议,金太也是有点心动的。

    “炼铁这个行业,朝廷的管制一直都是比较严格的。

    如果我们在龟兹城那边修建了炼铁作坊,那么技术跟大唐集团的肯定是没有办法比的。

    甚至跟长孙家的炼铁作坊都不是一个等级。

    这种情况下,这个生意能够挣到钱吗?”

    金太是一名商人,他虽然是一名有情怀的商人。

    但是作为商人,做生意的时候,挣钱肯定是需要首先考虑的事情。

    在他看来,炼铁作坊这个产业,虽然现在的生意很好做,但是要想做到大唐集团的水平,想要发展到同样的规模的话,显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好在阿牛也知道这一点。

    “师父,同样的那种小的炼铁作坊如果是在长安城的话,那么有大唐集团在旁边,肯定是没有它们什么生存的土壤的

    但是西域跟我们大唐不一样,那里的很多物质都是需要从外面运输进去的。

    同样是一斤钢铁,在西域的售价可以去到长安城的好几倍。

    这么一来,哪怕是我们的炼铁作坊的生产效率差一点,最终我们的利润都有可能比其他作坊要好。”

    阿牛这个观点,有点出乎金太的意料。

    没想到自己的徒弟,已经成熟了啊。

    “你是看上了西域那边原本龟兹国的炼铁作坊?”

    金太眼神颇为激动。

    这个思路,他之情还真是没有考虑过。

    炼铁行业如今主要掌控在大唐集团手中,相当于就是掌握在朝廷手中。

    其他的炼铁作坊,虽然也不是没有,但是除了长孙家的上了一些规模,其余的影响力都只是局限在当地。

    金太打铁作坊能够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大唐集团可谓是功不可没。

    所以金太之前并没有要与大唐集团竞争的想法。

    但是现在阿牛的这个提议却是很特别。

    我不新修建炼铁作坊,我只是去西域把龟兹国原本的作坊收购过来。

    单单西域省的市场,就足以让这家炼铁作坊成为影响力巨大的存在。

    反正金太也没有想着要超越大唐集团,只要能够成为大唐名列前茅的存在,解决自己打铁作坊的需求就够了。

    “是的!龟兹国那边的炼铁技术跟大唐集团自然是没有办法比较的。

    但是放眼整个西域,他也算是比较先进的了。

    如果我们能够把它拿下来,稍微整改一下,肯定也能成为一个比较厉害的存在。

    如今朝廷在西域设立了西域省,鼓励各个商家去到西域发展。

    我们这个做法,不仅不会让大唐集团不高兴,反倒是一种支持朝廷发展方针的做法。

    指不定到时候大唐集团还会安排匠人来指导一下我们呢。”

    阿牛这么一说,金太心中的顾虑就彻底不见了。

    他说的很有道理啊。

    自己这么做了之后,不仅不会得罪大唐集团,说不准人家还鼓励自己这么做。

    这种好事情,可遇不可求。

    要是错过了,以后金太打铁作坊想要进入到这个领域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再说了,炼铁作坊,铁矿山和煤矿都是现成的,甚至连匠人都是现成的。

    自己只需要携带一部分的人手和资金过去就可以了。

    对于西域的这些作坊,收购的价格非常低,几乎就等于白送。

    看看那些跟着出征的商家收购牛羊的价格就知道了。

    “这样,阿牛,你去负责招募几个懂的炼铁技术的匠人,然后准备一下,我们一起亲自去一趟西域,把这个事情给敲定下来。”

    金太也怕夜长梦多。

    要不然这个时节其实是不大适合去西域的。

    毕竟到时候路上很可能会碰到下大雪之类的恶劣天气。

    “没问题,我们自己的打铁作坊的匠人,有些人虽然不一定很懂钢铁冶炼,但是他们知道长安城里头谁比较擅长这些东西。

    另外我们再委托前程无忧铺子帮我们招募几个人手,基本上就够了。”

    阿牛心中立马就有了安排。

    不过金太倒也担心到时候挖人挖到大唐集团那边,大家都不好看。

    所以补充了一句,说:“我等会去拜访一下王掌柜,提前跟他说一下我们准备去西域收购炼铁作坊的事情。

    看看他有什么意见。”

    “这样也行,如果王掌柜都同意了,那我们这个事情基本上就算是成功看九成了。

    剩下的就看我们能够把这个炼铁作坊经营成什么样子了。”

    ……

    城南马车行里头,韦思仁跟韦宝他们在盘点着最近一年的情况。

    贞观二十二年很快就要过去了,他们城南马车行已经可以确定自己迎来了高光时刻。

    “郎君,这段时间拖拉机的销量虽然没有继续大幅增加了,但是也没有怎么下跌,基本上维持在了高位。

    按照这个节奏,我们明年还得继续扩大作坊的规模。

    要不然这样没日没夜的让匠人们三班倒,也不是长久之计。”

    韦宝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特别的好。

    没办法,城南马车行的生意很好,他的底气就十足。

    就连新罗婢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多买几个回家。

    “在凉州开设一个分号的事情,筹备的怎么样了?”

    韦思仁对于作坊里头的事情,自然也是比较清楚的。

    毕竟这段时间,隔三差五他就会去了解一下作坊的情况。

    “已经完成了选址和伙计的培训,就等良辰吉日随时开业了。

    不过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没有那么多多余的拖拉机运输到凉州分号去售卖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韦宝的心情更加愉悦了。

    这种缺东西售卖的场景,虽然有点让人心疼,但是却也是让人感到很痛快啊。

    最关键的是凉州分号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存在,而是作为城南马车行的一个分支机构。

    说白了,就是凉州分号的掌柜也是属于韦宝来负责的。

    这样的分号越多,就意味着韦宝的权利越大。

    “趁着其他人还没有充分的重视凉州那边的市场,我们先把分号开设起来。

    作为大唐西北第一大城,凉州那边对于拖拉机的需求也是非常大的。

    特别是现在有很多的物资都是经过凉州作为中转运输到西域以及其他各地。

    而凉州本地原本也有不少的东西需要运输到长安城。

    只要把这块市场拿下来,我们的作坊规模哪怕是再扩大一倍,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韦思仁显然是很看好凉州的市场。

    或者可以说他个人是非常清楚朝廷对于经营西域的重视程度。

    毕竟作为韦家的核心子弟,他的消息还是非常灵通的。

    凉州作为辐射整个西北的城池,影响力还会不断上升。

    将来成为超越洛阳的存在,也不是不可能。

    “嗯,过几天我就亲自带着一批拖拉机过去,把凉州分号正式的开起来。”

    “拖拉机从长安城到凉州,每一辆都要专门的人去驾驶,移动效率算是比较低的。

    如果我们使用拖拉机把发动机和主要的零部件运输过去,然后在当地设立一个组装作坊。

    那么这些拖拉机就不用空载过去,也能提高运输效率,你觉得怎么样?”

    这年头,要想把拖拉机从长安城搞到凉州,没有什么好办法。

    只能是让车夫一辆一辆的开着过去。

    这样的运输成本,自然是比较高的。

    最关键的是这样的拖拉机,其实相当于是用过了的二手拖拉机。

    在没有什么选择的情况下,客人自然不会嫌弃。

    但是一旦有了更好的选择,人家肯定是不想要二手车了。

    “郎君这个主意很好,确实可以大大的提高我们的运输效率,降低我们的运输成本。”

    韦宝稍微思索了一下,就不得不拍手叫好。

    自家郎君,现在对于商业上的事情也是越来越厉害了。

    自己以后做事情也要越来越认真才行。

    要不然以后就是在自家郎君面前丢人了。

    ……

    尉迟野田最近的心情非常的不错。

    整个贞观二十二年,统一方便面的销量相比去年翻了一番。

    这种涨幅,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主要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展,方便面在大唐的市场已经相对的而比较固定。

    虽然不能说没有发展空间了,但是要想一下子突飞猛进,显然还是比较困难的。

    但是这一次,尉迟野田却是取得了突破。

    “队长,根据我的调查,最近一年的增幅之中,下半年的贡献是最大的。

    而这些购买了我们方便面的人,主要都是前往西域的商家。

    我认真的分析了一下,对于这些长途跋涉前往西域的商队来说,如何解决吃饭问题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而我们的方便面,有开水的情况下可以直接泡面吃。

    如果有条件用锅煮的话自然就更好了。

    哪怕是这些条件都不具备,也能直接干吃。

    这比携带其他的干粮要方便很多。

    特别是结合着这两年开始流行的辣酱,我们的方便面成为了很多人的最爱。

    所以今年的销量有了明显的提升。”

    统一方便面作坊,刚刚汇总分析了最近的销售数据的尉迟野田,来到了尉迟小田切的面前,汇报着相关的情况。

    作为当初从石见银山来到大唐的人员,尉迟小田切他们算是混的最好的一批。

    其他的人虽然也有过的还不错的,但是都比不上尉迟小田切这个曾经的队长。

    “辣酱?你的意思是辣酱的出现对我们的方便面的销量有了非常大的促进作用?”

    尉迟小田切从尉迟野田的话里面,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个关键点。

    “额……是啊!现在长安城里头喜欢吃辣的人有不少。

    从美洲带回来的辣椒,口感比茱萸和生姜要好很多,如今已经出现了很多新式的菜肴,都是添加了辣椒作为辅料。

    至于冬天比较流行的火锅铺子,更是必须要有辣椒才行。”

    尉迟野田有点不是很明白自家掌柜为何会把点放在辣酱上面。

    不是应该询问一下关于西域的事情,询问一下接下来作坊产能之类的问题吗?

    “你立马安排人去把市面上各种辣椒酱全部都买几瓶回来。

    然后也去市场上购买一些新鲜的和干的辣椒,我有用。”

    尉迟小田切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自家的方便面,是不是可以使用辣酱作为调料呢?

    或者说现在的调料里头,是不是可以跟辣椒结合在一起呢?

    今年的销量虽然非常的不错,但是整个贞观二十二年,统一方便面作坊并没有推出新款产品。

    尉迟小田切正为此发愁呢。

    没想到尉迟野田的话,却是给了他特别的灵感。

    “这……队长你是想要亲自体验一下添加了辣椒的方便面是什么感觉吗?

    我之前是有尝试过的,口感确实不错。

    哪怕是我这种不算是特别喜欢吃辣的人,也觉得方便面的味道变好了不少。”

    尉迟野田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想到自己要干什么,这让尉迟小田切感到有点失望。

    好在他也没有想着将来要不统一方便面作坊交给他来管理,所以很快的,尉迟小田切就调整好了心态。

    “野田,既然很多人觉得添加了辣酱之后,方便面的味道更好了。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干脆推出一款辣味的方便面呢?

    趁着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首先制作出这种风味的方便面。

    以后哪怕是其他的方便面作坊跟着推出了这个款式,那也是学习我们的,大家会觉得我们的才是最正宗的。

    这对于我们明年的销量,以及在大唐股票交易所里头的股票的表现来说,应该都是非常有好处的。”

    虽然尉迟野田的表现让尉迟小田切感到不是很满意。

    不过毕竟是跟着自己多年的属下,尉迟小田切还是愿意好好的跟他沟通一下的。

    要不然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人选可以使用。

    像是统一方便面作坊这种倭国人开设的作坊,哪怕尉迟小田切现在已经加入到了长安城的户籍,成为了一名新大唐人。

    很多长安城的百姓,也都是不愿意去到这里干活的。

    当然了,对于一些没有什么选择的人来说,那就无所谓了。

    像是到了一个部门负责人的这种级别,人家在统一方便面作坊能够找到位置,那么在其他作坊肯定也是能够找到工作的。

    这种情况下,愿意过来的就非常少了。

    “辣味的方便面?队长您的意思是今后想吃辣味方便面的百姓,不需要再自己去买辣酱,直接使用我们的调味料就行了吗?”

    尉迟野田愣了一下,立马就反应过来这个方法似乎非常的好。

    “没错!既然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吃辣,那么就意味着辣味的方便面的市场越来越广阔了。

    我们要及时的跟随着百姓们口味的变化而推出新的产品出来。

    否者的话,其他新成立的作坊,很容易就把我们的市场给占据了。”

    尉迟小田切的危机感还是比较重的。

    作为一个归化的唐人,他的安全感一直都是比较差的。

    这个情况下,他也知道自己的作坊一旦面临竞争的时候,是有很多的劣势的。

    “你的这个主意太好了!队长,我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我现在就亲自去市面上购买一批辣酱和辣椒回来,您稍等。”

    尉迟野田一边说话,一边起身朝外走去。

    这让尉迟小田切感到了一丝的无奈。

    ……

    焉耆城外的一处帐篷,唐同人非常兴奋的对着一小队拳头大小的玩意大笑。

    “唐兄,这就是你说的新式蔬菜吗?”

    谢林茂看着眼前东西,觉得跟莱菔似乎很像,看起来却是是可以吃的样子。

    “没错,这个东西当地人叫做大头菜,看起来跟莱菔有那么一点相似之处,所以虽然现在已经开始入冬了,但是在帐篷里头还是能够找到。

    不过这个大头菜,我昨天尝试过了,跟牛肉一起炒或者一起焖,味道很是不错。

    这是一种跟莱菔看起来有点像,但是口感有明显区别的菜式。

    虽然它的发现对于我们大唐来说,很难说有什么非常特别的重大意义。

    但是对于丰富大唐百姓的餐桌,还是可以做一定的贡献的。”

    唐同人很是谦虚的说道。

    事实上,他内心中此时傲娇的不行。

    任何一种新式蔬菜或者粮食的发现,对于大唐来说其实都是意义重大的。

    哪怕是这个东西本身并不具备独一无二的属性,它也是很有价值的。

    “这个大头菜,我在长安城确实没有见到过,没想到在焉耆城外却是能够看到。”

    谢林茂有点羡慕唐同人的好运气,不过他倒也没有嫉妒。

    发现新事物这个事情,有时候还真的需要靠缘分,靠点运气才行。

    当初汉朝从西域引入了那么多的新式蔬菜和水果,西域比较常见的东西,其实已经都被引进过一次了。

    要想再发现一些新玩意,自然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我准备收集一批大头菜的种子,然后让人带回长安城,在观狮山书院农学院的暖棚里面先开始研究种植。

    如果这个东西也能在长安城种植的话,将来尽快的把它推广开来。”

    唐同人已经开始规划起大头菜的下一步安排了。

    观狮山书院组建了一个规模不小的科考队进入到西域,发现各种新式的动植物,就是其中最主要的一个目的。

    前面好些时间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进展,现在好不容易发现了大头菜,自然是要好好的安排人去研究研究才行。

    “确实有这个必要!

    虽然西域能够种植的东西,大部分也都能够在大唐本土找到适合的生长环境。

    不过大头菜这个东西毕竟是新发现的,之前大家都没有经验。”

    谢林茂说这话的时候,心中却是觉得自己等一会要到集市上好好的转一转。

    看看西域的这些商人售卖的东西里头,有没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如果自己能够在年前也跟着找到一些新东西的话,那么在科考队里头,就不至于那么难堪了。

    毕竟,他跟唐同人虽然是朋友,但是也是竞争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