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讨个说法-《富贵养花人》

    果然,傅文熙听的霍桦这么说,顿时就没有了兴趣,抬脚就准备走。

    “公子,我们去金乌失落地?”白尊者眉开眼笑。

    傅文熙想了想,好吧,先去金乌失落地看看,再考虑再什么地方买个房子,按个家,要不要做点什么买卖?

    想想,他会做什么?

    他除了会写几个字,也就是会弹一个不太好听的箜篌了,算了,到时候找霍桦商议着吧。

    “傅公子,你不能够走!”青木拦住他。

    “青木,你到底要做什么?”霍桦感觉,他所有的耐心都要耗完了,他迫切的想要带着傅文熙离开,然后,找一个医师给他看看,或者,直接把巫曦请过来?

    刚才傅文熙那句“碎骨重组”让他心都提在手里。

    “金锦褶马上过来。”青木说道,“你略略等等,等着他来了,你们见过,那个时候你要走随便。”

    傅文熙呆了一下子,金锦褶?那位他名义上的老父亲?

    要等他吗?

    好吧,见到他,跟他说清楚吧……

    所以,他再次在石凳上坐下来,看着对面的天启总部大楼发呆。

    “金尊,你伺候公子,我去买咖啡。”霍桦叹气,说话的同时,他对白尊者使了一个眼色。

    白尊者会意,跟着他一起向着不远处的咖啡店走去。

    “尊者,以我对公子的了解,金锦褶过来,他还会回金匮。”霍桦低声叹气,说道,“他——何苦来着?”

    “殿下的状态不太好……”白尊者说道,“刚才我趁机看了一下子,他……真的也就是表面维持一个囫囵模样了。”

    霍桦心中极为担忧,说道:“尊者,我会跟着他回富贵山庄,我也会劝着他离开金匮。”

    白尊者点头说道:“我知道,我不方便跟着他过去,金乌失落地也需要我……”

    “是啊,那算是我们的根据地,不能丢,也是他退步抽身的地方。”霍桦说着,走进咖啡馆,买了傅文熙喜欢的咖啡口味,给他送了过来。

    傅文熙就坐在石凳上,他一杯咖啡还没有喝完,就感应到了金锦褶的气息,紧跟着,金锦褶直接从虚空中降落——

    “文熙!”金锦褶几乎是直接把他抱住,叫道,“文熙,你可回来了……”

    傅文熙被他结结实实的抱住,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有些茫然了。

    他也不是他亲儿子啊,他这么激动做什么?

    “父亲大人?”傅文熙低声念叨着。

    金锦褶松开上,上上下下打量他,当然,金锦褶同样也是精神念师,自然也发现他状态不太好。

    “文熙,我们回去?”金锦褶征求他的意见。

    回去?金匮?

    傅文熙想了想,这才说道:“父亲大人,早些时候,我就听闻燕京极为繁华,我们找一个酒店住几天,四处看看?”

    金锦褶微微皱眉,但是,他知道,哪怕傅文熙是和他商议的语气,事实上,他决定的事情,他真的很难反驳,否则,他也会胡搅蛮缠。

    “好吧,我们找一个酒店先住下来?”金锦褶说道。

    “你去订酒店,我去理发店把头发剪掉。”傅文熙慢吞吞的说道。

    金锦褶微微皱眉,说道:“文熙,我陪你去吧,霍先生,你帮忙订下酒店?”

    霍桦看了看傅文熙,一点都不放心。

    “父亲大人,我不走!“傅文熙把手中剩下的咖啡递给金锦褶,转身,向着不远处的理发店走去。

    金尊一言不发,直接跟了上去。

    白尊者冲着金锦褶拱手行礼,笑道:“金老先生,既然您来了,殿下就交给您了,我还有事,先告辞。”

    “什么时候闲着,带着殿下来金乌失落地坐坐?”白尊者笑吟吟的说道。

    “好!”金锦褶爽快的答应着。

    白尊者转身,直接飞走,青木看着不远处的理发店,准备跟过去。

    “青木,燕京我也人生地不熟,可有好一点的酒店?”金锦褶问道,“烦请带路?”

    青木笑笑,说道:“不远处有一家度假酒店,都的独栋别墅,带着花园子不算,还有温泉,想来傅公子会喜欢,要不,就订哪里?”

    “好!”金锦褶点头。

    傅文熙剪掉一头非常累赘的长发,霍桦准备把他剪掉的头发收起来,但是,就在头发入手的时候,他却是发现,头发已经腐朽,瞬间化作灰烬。

    “公子,你这是……”霍桦苦笑道。

    “你要这个做什么?”傅文熙说道,“走吧,我们四处走走,我真的没有来过燕京。”

    霍桦点点头,带着他走出理发店,正欲引着他在街道上随便走走,不料,出门却是碰到了一个熟人。

    “霍先生!”那人见到霍桦,抱拳道,“你也来燕京?”

    霍桦抱拳还礼,说道:“来看看热闹。”

    傅文熙的目光却是落在那人身上,这人长相魁梧,国字脸,相貌普通,但是,这人前额竟然长了一个银光闪闪的独角。

    “银角大人也是过来听司天仙尊讲座的?”霍桦含笑问道。

    “嗯!”银角点头道,“还指望着能够听司天仙尊讲座,突破到下一个境界,没想到,居然被人搅局了,哎……也不知道那人什么来头?”

    霍桦愣了一下子,傅文熙就站在他面前,他竟然不认识?

    心中想着,他口中却是说道:“也是,想来也是大修仙者!”

    说着,他就欲带着傅文熙离开,但是,傅文熙却是对于银角头上的那只独角非常有兴趣,一双大眼睛就尽着他在头上瞄来瞄去。

    “走啦!”霍桦很小声的说道。

    “哦……”傅文熙点点头,协同霍桦就欲离开,末了,他还再次看了一眼银角的独角。

    “站住!”银角突然怒斥道。

    霍桦愣了一下子,心中火起,冷哼了一声,说道:“银角大人,你要做什么?”

    “霍先生,让你身边那位道歉!”银角盯着傅文熙,怒道。

    “你——”霍桦握拳。

    “别!”傅文熙忙着扯住他,低声说道,“没事没事,我道歉。”

    说着,他笑笑,冲着银角抱拳道:“银角大人,你别在意,我就是看你相貌出众,仪表堂堂,多看了几眼,不好意思啊!”

    虽然他道歉的语气中,犹自带着几分调侃,但是,银角也知道,自己修为远不如霍桦,也没有家族背景,他不敢说霍桦什么,只能够冲着傅文熙发作,说道:“管好自己的眼睛,再有一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霍桦大怒,无奈傅文熙却是扯着他手臂,拉着他就走。

    等着走开了,霍桦才说道:“公子,你……你也太好脾气了,你就多看了他几眼,凭什么让你给他道歉?”

    “他没有妖族血统,却有着一些别的血统,哈哈!”傅文熙轻笑道,“理论上来说,他也算是天赋异禀,没有被大家族招揽吗?”

    霍桦带着他顺着街道,慢慢走着,问道:“他没有妖族血统,怎么就长这模样了?”

    “体内如果有精怪血统,一旦基因桎梏打开,也会有些异样。”傅文熙笑道。

    “公子,为什么他不认识你啊?”霍桦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非天镇文的作用,我当时利用非天镇文加持全身,所有看到我的人,就像看非天镇文一样,很快就会记忆淡薄下去,然后忘记,他们只记得,见过一人和司天斗法,却不知道那人长什么模样。”傅文熙笑道,“除非如你们一般,是我的熟人,才能够看清楚我的长相。”

    霍桦站住脚步,问道:“公子,非天镇文还有这等作用?”

    “嗯,我这几年才发现的功能,但是,我还是没法子把它破译出来,让你们也能够参悟学习。”傅文熙笑道,“所以,就是一种完全没用的功法。”

    “公子能够用就好!”霍桦笑道。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直接走到温泉度假酒店——傅文熙一贯的脾气就是,既然到了酒店,他需要洗澡换衣服,然后睡觉。

    哪怕十年过去了,他还是这个德行,所以,他径自上楼盥洗之后就睡觉了。

    金尊一言不发,在他卧房门口盘膝坐下。

    霍桦开始准备晚饭——十年过去了,他不知道现在能不能拿捏得住傅文熙的口味。

    金锦褶的两个弟子赶了过来,协同青木一起,帮霍桦出去购置了一些食材,他借用酒店的厨房,加上他直接随身携带的一些厨具,开始做饭。

    “金老先生,你准备这么一直看着我?”霍桦看着金锦褶竟然搬了一张椅子,坐在旁边看着,忍不住笑道,“十年不见,您老有没有收一个善于厨艺的弟子啊?”

    “没有,霍桦,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金锦褶摇摇头,这十年时间,他虽然也收了几个资质上佳的弟子,但是精通厨艺的,还当真没有。

    霍桦直接就笑了出来。

    “霍桦,如果我不赶过来,你是不是就准备带着他去金乌失落地?”金锦褶突然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霍桦想了想,点头道:“是的,我准备带他去金乌失落地住几天,然后,四处走走。”

    “霍桦,我就这么问——”金锦褶说道,“我不说信不信得过白尊者,我就问你,你一个人,凭着一点丹药生意,你供的起他如此奢侈靡费的生活?”

    “霍桦,看看你现在煮的茶,他偶然喝一次嘛,自然是一点事情都没有,但是,如果他天天都想要喝,你可怎么办?”金锦褶低声说道,“他不怎么吃普通食物,灵果基本都要维持在真宝境界,当初,他说要吃灵果的时候,金匮措手不及,不得已才外面大规模收购,这才闹出来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老师,居然有人吃灵果?”蒋烨是金锦褶这几年才收的一个小弟子,一直都跟着张尚儒,性子也比较沉稳。

    但是,这个时候他就没有忍住?

    吃灵果,不吃别的,还要真宝品的,照着常理推断,吃的,自然也需要口感好的,口感不好的,他也不会吃啊?

    万贯家财都得被他吃穷啊!

    果然,在金锦褶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发现,霍桦似乎愣了一下子。

    “霍桦,你是不是在想,可以让他降低一点标准?”金锦褶笑吟吟的说道,“对吧?”

    “没事哦,他会去失落地自己找果果哦!”金锦褶轻轻的笑道,“事实上,他从来不会说,他要什么,但是,如果我们满足不了他这等奢侈靡费的生活,他就会很发愤图强的自己去。”

    “嗯,他似乎还喜欢各种乱七八糟、萌系妖族。”

    “他没事就想要去撩着玩玩,不是所有的妖族,都愿意谈合作的。”

    “霍先生,你能够给他摆平外面的各种乱七八糟事情?”

    “我这么说,如果灭天大圣不脑残,你摆得平吗?”金锦褶轻轻的说道,“当时他说了那句话,我金匮出动了高手,赶往二号失落地,就是去杀人的!”

    看着霍桦目瞪口呆的样子,金锦褶再次笑了出来,说道:“他看到筑基境界的霸王龙,他会异想天开教人家吃南瓜,看到上古蛮荒凶兽麒麟,他考虑的那是瑞兽,至于看到一条龙,不好意思,他想要弄回家做坐骑……”

    金锦褶摊摊手,说道:“霍桦,你可怎么办?”

    霍桦苦笑道:“金老先生,得,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忽悠他,我会尊重他自己的选择。”

    “但是,金老先生,有一件事情,你需要解决了。”霍桦冷笑道。

    “哦?”金锦褶问道,“不要让我的弟子胡说八道?”

    “嗯,这是必须的,别拿着他吃灵果说事。”霍桦目光落在蒋烨身上。

    “当然,这不是大事。”霍桦冷笑道,“你金匮要接他回去,那么,天启设计囚禁了他十年,折磨了他十年,你金匮是不是要找天启要一个说法?”

    青木背上的冷汗热汗一起冒了出来。

    对,他怎么就忘掉了这事?

    对于傅文熙来说,他把一切责任都算到司天头上,所以,他趁着司天讲座,跑来揍了他——这个事情就算完了。

    但是,对于金匮来说,主君被人囚禁了十年——无论如何,他们都需要站出来,讨要一个说法。

    否则,金匮的面子里子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