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4章 遥遥在望-《不朽道魂》

    元澈星,天机营。

    “准备一下,明日召开大会,让将领们必须到场,主要是商讨之后的战事安排。”

    关希弦仰头望着窗外的明月,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北盟既然不接受议和,那就只有死战到底了。”

    “殿下,虽然形势紧张,您也切莫太过劳累,伤了心神啊。”一旁的心腹侍卫看出了关希弦的疲惫,连忙劝慰道。

    “最近半个月无事发生,我并非烦扰于此。”关希弦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

    “因为……身在局中,不明局外之意罢了。”关希弦自嘲地一笑,“这与你无甚关系,你且退下吧。”

    “是!”侍卫行了一礼,便打算领命而去。

    但他刚刚跨出门槛,却发现西南方似有不寻常的骚乱,当即拿出传讯符,试图联络那边的将领。

    “奇怪……无人应答……”

    等了片刻,传讯符却无人响应,这名侍卫只得困惑地转回大殿,匆忙对关希弦道:“殿下,好像出了点事情,我去看看!”

    “嗯?”

    关希弦尝试将魂力蔓延过去,却发现西南区域一片混乱,以他虚魂境的修为,竟然查探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出大事了……

    关希弦面容一沉,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眼下这番情景,决计不可能是北盟来袭,倒像是内部动乱,但道灵族驻扎在此的都是精锐,不可能发生哗变,总不能是元灵族的人出了什么问题?

    “传令下去,即刻与那边的五个营的将领取得联系,同时通知整个天机营,进入一级戒备!”

    关希弦有条不紊地下达着一道道指令,既然有能力干扰他的魂力探测,只可能是同一级别甚至比他更强的高手在暗中作祟,这意味着事态可能会非常严重!

    但即便他的反应堪称神速,不好的消息却一个接一个的传来。

    仿佛瘟疫扩散一般,天机营四处都发生了诡异的动乱,在极短的时间里便全面瘫痪,关希弦根本联系不到任何一位高层将领。

    这动如雷霆般的风格,让他几乎瞬间便想到了一个人——

    云梦蝶。

    可是,今天这动荡发生于内部,云梦蝶便是再谋略过人,也不可能渗透到天机营内吧?

    “嗡嗡——”

    忽然,面前散乱着的一堆传讯符中间,亮起了一抹华光,关希弦当即一招手,其中一枚传讯符就悬浮而起,落入了他的手中。

    “希弦……天元星那边……”

    对面传来一道沉重的声音,是总殿殿主。

    这位一向低调、毫无存在感的道灵族大长老深深地叹了口气,仿佛一下子呼出了肺里所有的空气,无比复杂地道:“徐师朴死了。”

    “什么?!”

    关希弦只觉脑海中轰然一声,被这简简单单的五个字炸的一片空白。

    “元灵灵皇也死了。”

    总殿殿主吸了口气,接着道:“玉凌控制了天元星。”

    “云梦蝶成为了新皇。”

    简短的一句话,被他拆成了四句,仿佛连在一起说完,会让他不堪重负。

    当总殿殿主话音落下后,传讯符对面良久寂寂无音。

    他心知这一连串的大变定然让关希弦心神大乱,于是又叹息了一声道:“希弦,元澈星现在如何?”

    “……很不妙。”

    关希弦木然地回应了一声,他的手微微发颤,几乎捏不住这一枚薄薄的传讯符。

    他明白了变乱的原因,但他宁可这一切不是真的。

    徐师朴……这位坐镇元灵族几千年的大长老,竟然也会陨落……

    离道巅峰强者,竟然也会陨落??

    他感觉自己陷入了无尽恐慌的深渊,几乎不能挣扎,被无边的窒息感所吞没。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既然元澈星发生了变故,你得立即打起精神作出应对,详细的事情,我回头再告知于你。”

    总殿殿主顿了顿,又道:“总之,保护好你自己的安全,元澈星能守则守,守不住……那便退吧。”

    “不可能!”

    关希弦不由自主地抬高了声音,焦急地道:“大长老,元澈星一退,就再无法抵挡北盟,道宇星系一旦出现缺口,他们恐怕能一路打到圣道星去!”

    “唉,希弦,这或许本也在灵皇陛下预料之中……自万法执掌大权之后,很多事情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你也不必执着于一时一地。”

    总殿殿主也不等关希弦回应,就直接道:“就这样吧,族里已经炸开锅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择日再叙。”

    传讯符的光芒瞬间黯淡下来,不再有任何灵力波动。

    关希弦颓然地放下手,任凭传讯符飘落在地。

    时至今日,他才终于感受到,什么叫天意难违。

    无数种情绪在心头翻滚,他一时间竟无法思考出任何有效的指令。

    听着四方的喧哗声逐渐逼近他所在的大殿,关希弦不禁痛苦地闭上眼睛,靠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父皇……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吗?”

    低低的喃语消融于夜色中,直到他看见面前的空间被撕裂,一道人影从中信步而出。

    “玉清玄……”

    关希弦望着对面稳如山岳的身影,缓缓地念出了他的名字。

    大战,正式打响。

    ……

    当元灵的新皇登上了曜华殿最高处的宝座时,天元星已由内到外,焕发了新的气象。

    虽未彻底涤尽陈腐之气,却也枯木生芽,一扫沉郁。

    曜华殿内议事的人少了将近一半,他们不再穿着华美鲜艳的衣袍,不再佩戴着浮奢华贵的饰品,却并不显得寒酸简陋,反而干干净净、万象一新。

    新皇正凝神查看着元澈星的战报,整个曜华殿寂静得落针可闻,无人敢出声打扰。

    一方面是新皇本就有着极高的威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云梦蝶身旁还站着那位深不可测的北盟盟主。

    一位能够让离道巅峰强者陨灭的存在,已经超乎了他们所有的想象,很多人不可遏制地猜想,这位年轻得过分的强者,是不是已经超脱了人的范畴,踏足了不朽的领域。

    他只是站在这里,无需任何言语,无需任何动作,天元星的清洗便兴不起一丝的风浪,在绝对的寂静中完成了权力的更迭,并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到了平稳的轨道上。

    良久,云梦蝶看完了战报,将其放到右手边,平静地道:“元澈星已拿下,道灵族的灵子也被关押到了参流星,此战大获全胜。”

    殿内依然维持着绝对的安静,一部分人面露轻松之色,还有一部分人神情复杂。

    此番清洗只是除掉了徐师朴的直系下属及心腹,比如宁璋,但云梦蝶自然不可能丧心病狂地将所有与徐师朴有牵连的人都统统处死。

    是以站在殿内的,还有不少人尚未摆正立场,既对云梦蝶的上台没有太多反感,也对徐师朴的陨落感到惋惜。

    更重要的是,长久以来对道灵族的忌惮和畏惧已是深入骨髓,占领元澈星就意味着他们彻底从元灵族的盟友转变为了敌人,即将直面道宇星系第一强族的矛锋。

    “此后,北盟与我族两面夹击,圣道星……便遥遥在望了。”云梦蝶声音平淡,仿佛在陈述什么理所当然的事实。

    她环顾一圈,看着神色各异的众人,微讽一笑:“当然,在场的大多数人,不会去往前线,我族接连遭遇大变,早已不复昔日辉煌,很多人更是一见道灵族便泄了胆气。”

    “那么与此相对应的,留在天元星的人自然也没有资格享受最终胜利的战果。”

    “说白了,我得提醒某些人,不必把自己看得多么重要,于战局而言,尔等只是锦上添花,绝非雪中送炭。在此之前,北盟将道灵族步步逼退到道宇星系,可并无诸位的参与。”

    “一贯以来,很多人都将无涯与乱尘星系的修者视为蝼蚁,可如今看来,这些蝼蚁已将道灵族噬咬得伤痕累累。”

    “反倒是自诩为高贵灵族的某些人,连面对道灵族的勇气都分毫不剩,从几十年前、几百年前便是如此了。”

    听着云梦蝶风轻云淡的话语,很多长老不由面色微变,一时不知如何自处。

    “战争不会因某些人的意愿而停下脚步,况且除了少部分活在昔日恐惧中的族人外,更多的人,应该已经看清了未来的形势。”

    “最终的决战马上就要打响,是止步于此,还是一意前行,还请诸位做出自己的选择。”

    倏然间,浩瀚星图铺展在曜华殿内。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颗最为明亮的星辰——圣道星上。

    它是那么遥不可及,又是那么的触手可及。

    在那颗星辰的阴影下,他们足足被压了一万年喘不过气。

    但现在,大势已成,滚滚洪流,无人可挡。

    改换新天,便在此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