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6章 最终目的-《异侦实录》

    锻锋见袁牧野一脸怒容,就赶紧陪着笑说道,“我知道那家伙不敢,它现在就仗着躲在你的身体里我们不敢动它,一旦它从你的身体里出来……我要不弄死它就跟它姓。”

    袁牧野顿时被气笑道,“你知道它姓什么呀?你就要跟它姓?!”

    锻锋见袁牧野的神色有所缓和,就叹了口气道,“谁让你整天心思这么重呢?这事儿要是放在我身上我肯定什么都不想,该吃吃、该喝喝……”

    袁牧野斜眼看向锻锋,轻哼一声道,“谁跟你一样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怎么了?有些事儿你就是愁天愁地、不吃不喝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我比你活得时间长点儿,早就已经看得透透的了,天大的事儿也都能船到桥头自然直。”锻锋一脸混不吝的说道。

    袁牧野笑笑没说话,而是起身去洗手间里将手上早就干涸的血迹清洗干净,因为刚才一直担心锻锋的情况,所以他压根儿就没顾上清理这些……

    看着手上的血迹被水慢慢冲掉,袁牧野的心情极为复杂,他可没有锻锋这么乐观,索性这次受伤的人是拥有“不死之身”的锻锋,可下一次呢?!

    一想到自己失控后可能会害死别人,袁牧野就感觉忧心如捣,因为他知道锻锋和石磊他们一定会因为顾及自己而无法痛下杀手,到时那个藤条精势必会无所顾忌的大开杀戒。

    袁牧野从洗手间里出来时,见锻锋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虽然知道他即便受了再重的伤最终也会自愈,可这中间所遭受的痛苦却一点也不比常人少……

    想到这里,袁牧野就过去给锻锋盖好被子,在确认他并无大碍之后,才慢慢的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暗自在心中合计接下来该怎么办。

    要说现在的局势对于袁牧野来说,实在是有些内忧外患……因为不论是卓少钧的同类还是自己体内的藤条精,全都够他喝一壶的了。不过在袁牧野的心里,前者要更为凶险也更为紧要一些。

    一夜无眠,袁牧野几乎是瞪着天花板一直到天亮,正如锻锋所说的那样,即便他愁得睡不着觉,可却依然想不出一个万全的办法来。

    这时床上的锻锋醒了过来,他先是打了个哈气从床上坐了起来,结果却发现袁牧野竟然坐在沙发上,于是就有些吃惊道,“你不会一直没睡吧?”

    可袁牧野却走上前反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锻锋笑了笑说,“那点小伤算个屁啊!”

    袁牧野知道锻锋在这种时候往往嘴里没一句实话,于是就伸手撩开被子看了一眼他肚子上的伤口,虽不至于平滑如新吧,但也已经长出了粉色的新肉……

    袁牧野见状就松了一口气说,“你今天哪儿也别去了,就乖乖待在房间里休息吧。”

    谁知锻锋却不以为然的说道,“凭什么?伤口都长上了还在房间里呆着,非得把我憋出毛来不可。”

    可袁牧野却态度强硬的说道,“不行,谁知你肚子里面有没有长好?今天必须卧床休息。”

    锻锋见拗不过袁牧野,只好先嘴上答应下来,谁知袁牧野竟然直接叫来了张开和霍冉,让他们哥俩今天一定要看好锻队,坚决不能让他出房门一步……

    安顿好锻锋的事情之后,袁牧野离开酒店准备赶往医院,毕竟卓少钧那头还有一堆烂事儿等着他解决呢,结果他刚出来就遇到了提着鸭血粉丝汤的石磊。

    “锻锋恢复的怎么样?”石磊随口问道。

    袁牧野看了一眼石磊手里的东西,有些无奈的笑道,“再休息一天应该就差不多了,我现在去医院看看卓少钧,锻锋那边你帮我照应着点。还有……给他点一些有营养的东西吃。”

    石磊听了就笑道,“放心吧,我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这不是昨天答应要给锻锋带的嘛,我不得言出必行啊。”

    袁牧野赶到医院的时候,卓少钧正在吃早饭,在进门之前他还特意和管床的护士打听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有没有什么人来探视过卓先生?

    小护士一听就笑着对袁牧野说道,“放心吧袁先生,之前石总交代过,除了您二位之外,其他人一律不得探视。”

    袁牧野听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就推门走了进去……

    卓少钧一见袁牧野来了,就举着手里的咖啡问道,“吃早饭了吗?”

    袁牧野这才想起来自己忙得连口早饭都没吃,于是就笑着摇头说,“你要不提,我差点就忘了自己还没吃饭呢。”

    谁知卓少钧听了却眉头一皱道,“你昨天晚饭吃了吗?”

    “吃了一点……没什么胃口。”袁牧野随口说道。

    卓少钧一听就放下手里的咖啡杯,然后快步走到袁牧野的跟前,上下打量他道,“难道说你感觉不到饿吗?!”

    袁牧野冷不丁被卓少钧给问住了,他想了想说,“好像吃不吃都行……”

    卓少钧听后就赶紧拉着袁牧野坐下,然后抓起他的右手说道,“有点疼……你忍着点。”

    还不等袁牧野反应过来,卓少钧就一口咬在了他的右手上……惊得袁牧野差点没一手刀劈晕了这家伙,可最后他还是忍着没动。

    索性卓少钧仅仅只是咬破点儿皮后就松开嘴说道,“它在对你释放一种信息素,让你感觉不到饥饿……也就是你现在这种吃也行,不吃也行的感觉。”

    袁牧野听了有些不解的问道,“它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让你的身体始终都处于一种虚弱的状态,可这种虚弱却是你自己感觉不到的,它这么做的最终目的……就是在你最虚弱的时候夺取你身体的控制权。”卓少钧沉声说道。

    袁牧野一听就赶紧追问道,“是永久性的夺取吗?”

    卓少钧摇摇头说,“那到不是……一旦你的身体恢复正常,你就可以再次夺回控制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