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六十七章 黑暗深渊-《霸道大帝》

    “若非你们二人有真灵附身于大宇宙,非至尊四十步之后不可拦截斩杀,我只手碾死。”

    洛天淡然开口。

    这句话,已经彻底将面前的那两人吓破了胆。

    至尊二十几步,已然如此,这要是至尊四十步,那还得了?

    岂不是要开战至尊四十九步不成?

    !黑衣老者和紫颜的面色,皆是变得无比难看,更有恐惧在身。

    往后的紫龙殿,该何去何从?

    惹怒了这个家伙,但凡他出关,怕是至尊四十九步,都不会是一合之敌!“只希望,这一次的大帝争夺之中,他无法成帝。”

    老者低声呢喃,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那漆黑大鼎的深处许久,最终真灵飘散,回归帝路之外。

    这一条成帝的试炼区域,的确是古天帝所铸造出来的,可是最终的那条帝路,却是无端生出的。

    大鼎之中,原本是截断了通往仙域的路,那是古天帝封禁的。

    但是不知道在哪个年代里,有人大鼎当中打穿出来了一条路,只要走过那条路,就会被天命所覆盖,就会得到天帝的认可,成就大帝。

    当初帝落时代,黑手第一时间截断的,就是那条路。

    而关于那条最终道路的消息,可谓众说纷纭。

    有人觉得,或许是原本仙路的末尾,所覆盖的法则之路,得到天地认可,就足矣走过那条路。

    也有人觉得,或许是古天帝所铸就出来的,只是被后人所发觉。

    也有人认为,这是黑暗生灵打造出来,用以源源不断,铸造大帝级强者所创造。

    值得一提的是,古往今来所有依托于最终帝路成帝者,似乎都晚年出了大祸。

    边荒之外的不详,会渗透到此地,擒拿斩杀大帝,这也是为什么在天帝凿穿域外神殿当中,会有诸多大帝的尸骨。

    不过,此刻等待洛天的,显然不是这些。

    “谪……,咳咳,洛天道友,此番恩情,感激不尽。”

    王魏连忙鞠躬作揖,略有羞愧之色,低着头。

    自然是因为上次他离开,这一次洛天却救他们三人于水火当中,有些尴尬。

    至于符阾,脸皮更薄,只是跟随着低头鞠躬作揖。

    反倒是李花,要自然一些。

    “谢过了。”

    她开口,看到洛天很开心,那张和美丽二字无关的脸蛋上,挤出来了笑容。

    “你我不必如此拘束。”

    洛天摇头,他对这一切倒是没有过于放在心上,只是眼光瞥了一眼符阾,此人貌似对于一些离谱的东西,有着特殊的癖好。

    洛天可今非昔比,这般眼神之下,符阾的身躯,猛地打了一个哆嗦。

    “青云宗,在这区域之内,应该没有其余的敌手了吧?”

    洛天开口询问,意思很明了,相帮她把其余的那些作对的势力一起灭了。

    对此,李花连忙摆了摆手。

    “青云宗实力并不出众,平日里我等也不敢去招惹一些强大的弟子,故而除了紫龙殿之外,并无敌手。”

    王魏连忙开口说道,不过,却是略有几分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番话,让洛天眸光骤停。

    似乎话里有话?

    “但说无妨。”

    洛天开口,他对王魏的印象,其实还行,此人对待自己虽然算不上什么恩重如山,起码是尽力而为,若是说什么要当时的王魏,同他一起死在那片试炼区域,这般要求非圣人不可。

    “没有什么,只是想到一些过往,已经过去了。”

    王魏连忙摇头解释,洛天眼神又扫了一眼符阾,此人也是闭口不谈。

    “李花,究竟是什么事。”

    李花倒是正了正身子,直接说道:“前些时日的时候,紫龙殿袭击我与王师兄,符师兄三人,不过,最终黑暗深渊的昆玄出手,救了我们,不过,他们却在我的身上不知道种下了什么。”

    这番话,让王魏和符阾,相视一眼,旋即摇了摇头。

    虽然这傻丫头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普通天资的女孩了,但是这心性可谓还是如当初般纯净。

    半句谎话都没有。

    黑暗深渊的人?

    这让洛天生出了几分的警惕,来自黑暗深渊的那些人,向来行动不会过于高调,看起来屡次出行都是大阵仗,但是在帝路却没有招惹过什么大事。

    反倒是如帝天那一批人,动辄开战最强天骄,斩杀古老宗门弟子,如谪仙,四方征伐。

    他们唯一做的较为大场面的事情,貌似就是斩杀了白家的那位少女。

    “我看看。”

    洛天将大手放在了面前的李花身上,淡淡的能量在此刻侵入其中。

    但是无法探查,可,只在眨眼之间,烙印黑洞和法则之眼,一同开启。

    任何东西在这两样面前,都无所遁形,一切都被勘测解析。

    一团漆黑的如鬼脸般的烙印,浮现在了洛天的眼前。

    那是一团黑色的火焰,在李花的体内燃烧,但是奇怪的是,这一团能量,却并未在蚕食李花体内的能量,也没有去伤害李花的本体半分。

    洛天指甲流出一团漆黑的火焰,那是火儿,直接灼烧过去。

    但是奇怪的场面发生了,火儿第一次无法做到燃烧这漆黑的鬼脸,甚至在灼烧的过程当中,那张鬼脸当中奇异的笑容,反倒是越发的猖獗起来。

    这般厉鬼的笑容,有些渗人。

    “这是超脱于不朽之王级别存在,所烙印的印记,其实力是真正的巨头级。”

    老黑开口,他亦是带着警惕性,这种东西出手,只是为了打出印记?

    那定然不可能。

    “这种印记,我无法抹除,不过你放心,等我遇到那昆玄的时候,给他擒拿过来,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洛天开口,眼底里带着精芒掠过。

    黑暗深渊,洛天一直怀疑他们是有什么计策,打穿了帝域的边疆,难道就只是为了参观一下帝路?

    这句话放任谁去观测,都会觉得不可能。

    “看来,要和黑暗深渊的人,碰上一碰了。”

    洛天开口,那是异域多年的灾难来源。

    这是埋藏在血脉里的恨!这一幕,也让面前的几人,面色微微变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