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全文完!-《团宠大佬三岁半》

    小儿精简的婚礼,便是只要你在、我在,便足够。

    从车门口走到花门门口,自己的手从亲人的手里被交到爱的人手里,一个短暂的瞬间,就这样划分了人的上下半生。

    被霍霆司牵着,穿花门而过,一路走到婚礼现场。

    未枳看到了那些自己最熟悉的人,正全体起立注视着她们。

    奶奶、爸爸妈妈、哥哥弟弟……以及挚友。

    这些人陪着她长大,又陪着她出嫁,在她的人生中从不缺席,同时也见证着她跨越每一段人生。

    多么地幸运,能彼此陪伴。

    而最幸运的,是自己和眼前这个人。

    未枳悄悄地就握紧了霍霆司的手,改为与他十指紧扣,然后一同在司仪台下站定。

    鲜花铺设而成的司仪台上,封弃正拿着话筒,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未枳。

    他今天是司仪,他主动申请的。

    婚礼进行曲慢慢响起。

    封弃拿起话筒,先看向了第一对新人,毫无创意地开口——

    “厉见深,你愿意司眠女士成为你的妻子,从今以后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贫穷或富裕、疾病或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吗?”

    司眠:“愿意。”‘

    封弃:“很好。”

    话落,封弃目光就十五度转弯,看向第二对新人,准备开口。

    厉见深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小声提醒:“你还没问我!”

    封弃皱眉:“你重要吗?”

    厉见深:“……”

    封弃嘁了一声,我行我素地继续看着第二对新人,结果刚准备开口,厉衍峥就抢答了:“小爷愿意!”

    姜颖:“……”

    封弃:“你愿意什么愿意!朕台词还没念呢!”

    厉衍峥“呵”了一声,执起姜颖的手,自己cue流程,深情地望着姜颖说:“我愿意……愿意取姜颖为妻,从今以后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贫穷或富裕、疾病或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我还愿意为了你,不冲动、不喝酒、不打架,像保护我的妻子一样保护我自己的身体,永永远远地陪伴她。”

    他话音一落,小铁蛋就在下面带头鼓掌带着稚音大喊:“好!”

    二哥哥终于说人话了!

    姜颖在一片掌声和喝彩声中,脸红了,她也是第一次这么正式地听厉衍峥严肃地对她起誓,她不在乎什么不离不弃直到死亡,因为那些字眼,远没有后面那段话动人,然后她踮起脚,对着厉衍峥的唇送上一个吻,轻声说:“我也愿意,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未枳在一旁听着看着,开心感动之余,也开始好奇霍霆司会对她说什么。

    然而——

    轮到她的时候,封弃却开口问:“现场有没有要抢亲的?”

    霍霆司:“……”

    未枳:“……”

    现场一片静默。

    封弃继续问:“再问一遍,现场有没有要抢亲的?”

    现场再次静默。

    封弃见大家都不回应,第三次拿起话筒:“很好,没人跟朕抢,那朕就不客气了!”

    话落,他忽然将话筒往旁边一扔,现场瞬间响起一阵刺耳的音啸!

    未枳下意识地捂住耳朵,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然后被迅速打横抱起并开始移动!

    一抬头,就对上了封弃的脸!

    “封茄子你有毛病吗放我下来!霆司哥哥……你放我下去!”

    “不放!”

    封弃的语气里带着偏执,状态带着一点儿不对劲,而且他居然还有人接应,没等宾客反应过来呢,一辆小车就飞快地驶过来停住,封弃将她往车里一塞车门一带,慢慢地她就离婚礼现场越来越远了!

    而透过车的后视镜她看到,霍霆司没有追来,并且伸手组拦了其他人追来。

    未枳忽然就明白了,很快地镇定下来看着封弃,语气也变得平静:“封茄子,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封弃不回答,而是忽然牵住未枳的手紧紧握着,很紧很紧的那种,把未枳都捏疼了,可未枳没有喊,就这样让他握着。

    一路沉默,大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在一处无人的湖边停了下来。

    封弃没有让未枳的脚落地,直接将她从车上抱到了湖边大石上坐下。

    未枳侧头看着他,问:“带我来跳湖?”

    封弃还是不回答她,就在未枳旁边坐下然后紧紧地把人抱在自己怀里。

    未枳瞬间有点喘不过气来,因为他真的抱的太紧了,可是她还是像刚才一样,没有挣扎,小声问:“不跳湖的话,那是陪你看湖吗?”

    封弃深深地呼吸,汲取每一息从未枳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味道,见她乖顺地任由自己抱着,终于低低地“嗯”了一声。

    未枳懂了,自己动作轻微地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主动靠在了封弃怀里,安静地陪他看湖。

    这一看就是一下午。

    夜幕来的时候,封弃依然沉默着,姿势不变表情不变地盯着湖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未枳被饿的被风吹的无聊的……困了,撑到天彻底黑透之前,终于忍不睡着了。

    而她一睡着,封弃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慢慢地低头,看着怀里女孩的睡颜,眼睛忽然湿透。

    他不会失去她,但也彻底失去她了。

    可是能怎么办呢?

    这辈子,他得到的已经够多了。

    每时每刻,他都怕自己过于贪心,就把自己最重要的失去了。

    现在真失去了,他仍旧不敢贪心,害怕自己连另一种不失去她的方式都被收回。

    他好难受……

    封弃湿糊的眼已经无法聚焦,看着未枳的时候,甚至有几分模糊,然后趁着这股模糊劲,他再也强忍不住地低头,朝着她嫣红的唇上覆去,但是在距离还剩不到三厘米的时候,他又停住了,双唇慢慢上移,再次停在了未枳的眼睛上,最终……将自己的吻落在了她的双眼上。

    “阿枳,这一生,你只需要看到我的爱,就够了。”

    封弃低低地呢喃完,身后就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他似有所感,一回头,果然看到霍霆司双手插兜停住了脚步。

    四目相对,没有眼神、没有情绪。

    封弃只是这样看着霍霆司,看着上辈子没赢过这辈子却让他输了的男人,许久之后,才小心地将未枳抱起,朝着霍霆司走过去。

    两人再次面对面目视对方良久,封弃才沙哑着开口:“霍霆司,我把我的命交给你了。”

    霍霆司没有立刻将未枳抱过来,而是从口袋里拿出戒指,轻轻地套在了未枳的无名指上,轻轻一笑:“她也是我的命。”

    话落,他才将未枳接过来抱着,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