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二合一大章)捏峰成剑、一片孤城万仞山!-《纵横于国漫之间》

    “苍龙七宿……”

    吴铭阅读完让墨鸦特地去韩国取来的《苍龙》后,沉吟一瞬,直接把手中这卷材质奇特的书册丢给了无双鬼。

    这卷《苍老》仅仅只是有关苍龙七宿的一个线索而已,还是模棱两可的那种。

    而吴铭在这方世界的时间已经不剩下多少,也没有精力去特意探寻这所谓的苍龙七宿。

    并且因为东皇太一让吴铭他太过失望;

    吴铭对这方世界那些藏头露尾、故作玄虚的人和事;

    已经不抱有什么很大的希望。

    他也推测,所谓的苍龙七宿,估计多是和权力的更替有关,或在于气运或在于其他方面;

    当初的‘楚庄王问鼎中原’,靠的可并不是个人伟力这样的超凡武力,这所谓的大秘密,可能对吴铭并没有什么他想要的帮助。

    ……

    数日后。

    “停!”

    吴铭的一声轻喝,让驾驭兵魔神似乎永远都不会感到疲惫的公输仇急忙停了下来。

    “……这里是哪里?”

    一直待在兵魔神肩膀上的吴铭看着眼前奇峰突起,如剑锋千仞,峰峦叠嶂的一条山脉;

    突然若有所思的询问。

    公输仇脸色疑惑,认真的瞧了瞧吴铭所指的那条山脉,却是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只能思索一二后面露难色的回答:

    “启禀子孝大人,我们已经进入了魏国境内,但这里具体是哪里……老夫却是并不知晓;

    估计是一处无名之地吧……”

    “无名之地?”

    听到‘无名’二字,吴铭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远处那条如诸多剑锋千仞、直指苍穹的山脉,突然间就有些心血来潮。

    “你们待在这里,惊鲵和我前去看看。”

    眺望远处山脉的吴铭语气淡然的说道,说完后看了白凤和无双鬼一眼。

    无双鬼不明所以;

    白凤眼眸中却是闪过一丝了然,注意力从焰灵姬怀中的小貔貅身上,转移到了公输仇的身上;

    眼眸深处带着警惕之色;

    白凤知道吴铭的意思,吴铭需要他接下来紧紧盯着这个霸道机关术的传人。

    “呼——”

    袍衫猎猎,吴铭直接从百丈高的兵魔神肩膀上一跃而下。

    中途在兵魔神的躯干上随便卸了一两次力后,轻盈的落在地上。

    另一侧的惊鲵自然不敢像吴铭那样,而是沿着兵魔神的躯体多番腾挪纵跃后,这才落地。

    并不是她的轻功不行,而是兵魔神的肩膀位置距离地面太高,吴铭摔下了自然是不要紧,但她惊鲵从百丈高的距离摔下来就直接成泥了。

    很快;

    吴铭和惊鲵便深入了山脉中,但两人行动如风,速度极快的探寻了几个时辰后;

    也终于确定,这条山脉并无人烟。

    此时黄昏将至,天际金灿灿的一片;

    夕阳依旧保持着光亮,并且不似响午的烈阳那样灼人眼目。

    惊鲵魅影一闪纵跃到高处,四处观望的她突然伸出玉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你看,那边有一座城!”

    “哦?一座城?”

    吴铭皱眉看去,双眸幽蓝色光芒如烛火般闪烁,灵目之法运起的他已然看清惊鲵所指的那座城:

    “……还是一座似乎多年前遭遇战火,已经荒芜的小城,走,我们过去看看!”

    ……

    “这座已经被遗弃的小城并没有任何人存活的痕迹!”

    快速搜索完整座小城的惊鲵对着吴铭说道。

    早就料到的吴铭脸色如常,只是眉头轻皱,看了几眼这座被遗弃的荒芜小城后;

    又抬头开始环视把这座小城包围起来的诸多大山。

    这是一座四面环山的小城;

    而且被遗弃的年代恐怕不短,随处可见的断壁残垣和荒草丛生,都在提醒着吴铭这一点。

    “说起来,你觉不觉得那座奇峰突起,直指天穹的高峰,像极了一柄巨剑?!”

    吴铭突然对着惊鲵说道,手指指向这片山脉中宛如剑锋千仞的一座山峰。

    他指的这座山峰,也是这片山脉中最高的一座,而且正巧位于这座四面环山的小城身后。

    “……看起来确实有点像。”

    惊鲵秀眉蹙起,顺着吴铭指的方向认真看了几眼后,眉梢舒展。

    “……但还不够像是吗?”

    吴铭反问。

    惊鲵觉得吴铭有些奇怪,但觉得自己没必要撒谎的她还是点了点头。

    而对于惊鲵的回答,吴铭颔首,并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身形一晃,突然施展轻身之法,几个呼吸的功夫,便跨越了整座小城;

    又几息,吴铭如同攀云乘龙般,袍衫猎猎,如同一缕轻烟;

    近乎是踩着那座如剑锋千仞的奇峰陡峭崖壁,沿着一条直线冲破云雾!

    如凭虚御风般登上了峰顶!

    山顶之上,雾气缭绕;

    吴铭并没有看山顶上那云卷云舒的风景,而是俯瞰周边诸多高度低于他脚下奇峰的其他山峰;

    以及;

    那座被诸多山峰包围的孤城!

    山之高,更显出城之小;

    山之众,愈见其城之孤!

    尤其,这还是一座被人废弃多年的孤城!

    “孤城……千仞高峰……”

    吴铭嘴中喃喃自语,身体上楼兰大祭司所赠的精致袍衫无风而动。

    ‘仞’是一种长度计量单位。

    千仞高峰,已经是极高的山峰。

    “以我如今的武道修为和武道实力,较之这方世界其他的武者;

    又何止是千仞高峰与这片山脉其他山峰的距离?

    而困于武道规则外功侧那临门一脚的我,苦于对手难寻,无法获得‘灵机’,却也像极了那座孤城!”

    吴铭说着,渐渐的,沉默的他内心略有所悟;

    突然双指成剑状,朝前方虚空缓缓刺出一指;

    这一指中,青莲剑歌、鬼谷剑术、无德无量剑、道家天宗剑法、人宗剑法、儒家剑法、惊鲵、玄翦、掩日、转魄……等诸多剑法剑招皆是包含其中。

    下一瞬。

    “嘭——”

    如波涛浓雾的云层被吴铭一指刺了个大窟窿,吴铭的这道剑指发出的气劲冲破云层后;

    在天穹中划出了一道由云雾形成的白线,长达百米,凝而不散。

    下方的惊鲵美眸惊奇,漆黑睫毛颤抖,因为高度太高,她看不见吴铭的身影,但她知道这是吴铭所为。

    这时。

    随着吴铭一指穿云后,天边从远方渐渐飘来一朵乌云。

    乌云中雨水凝聚,化为丝丝银线从天穹落下;

    淅淅沥沥的落在惊鲵的香肩和玉背上;

    一滴雨水好巧不巧的砸在了惊鲵精致的睫毛上,这让被天穹异象吸引注意力的惊鲵回过了神。

    但下一瞬,眨了眨眼睛的她耳边又响起了一道如同打雷的巨大轰鸣声!

    只见千仞奇峰之上。

    一指穿云过后,吴铭闭上眼眸后又睁开,忽然又左脚轻踏,伸出右拳朝着前方虚空缓缓打去。

    金锋掌、炎龙掌、撼山拳……无法无天拳……

    诸多拳法掌法融入在吴铭的这一拳中,只听‘砰’的一声巨响。

    如同石破天惊,那天穹上的那片乌云,竟然直接被吴铭一拳轰散了!

    霎时间狂风呼啸,乌云被吴铭打散后,漫天的雨水也骤然间消失一空!

    如同操纵风云变幻、行云布雨的神人般,吴铭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了天象!

    被雨水笼罩的惊鲵在地面感受的最后明显。

    一时间美眸瞪大,吴铭的实力再一次刷新了她的认知。

    ‘他真的是如同神灵一样强大,而且似乎永远都没有极限……’

    内心想着,惊鲵玲珑浮凸的娇躯随着呼吸起伏,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而吴铭的声音也在千仞奇峰的峰顶响起:

    “既然千仞不够高?那么两千仞!三千仞!万仞如何?!”

    陡然间;

    玄妙的气势在吴铭的身上升腾而起。

    吴铭突然大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连远处站在兵魔神肩膀上的白凤都隐约能听见。

    吴铭他看到了!

    他终于看到了,武之规则外功侧的那临门一脚该往哪个方向去迈!

    “……至此,我吴铭的一身武道绝艺,将再没有什么转轮决、至强硬功之分;

    而是统称为万仞决!”

    眼眸中精芒大涨,吴铭的身体上突然浮现了无数座虚拟的巍峨山峰,这些山峰数量极多,望之峰峦叠嶂、连绵不绝;

    多有奇峰突起,如剑锋千仞,最中间的那一座,更是高达万仞般直插云霄!

    似乎欲把天穹捅破,一眼根本望不到顶!

    而这些山峰中央,又有一座苍凉古老的孤城被包围在其中;

    意境玄妙,却又有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武道意志·一片孤城万仞山!

    吴铭此时眼眸中的精芒近乎凝成了实质,似乎能洞彻云霄般。

    至此;

    他的武道算是真正的有成了!

    任何一个世界的武道宗师都无法否认,甚至只能仰望的那种!

    ……

    “走,取兵魔神过来。”

    吴铭的声音突然在惊鲵的身侧响起。

    这让惊鲵悚然一惊,因为她并没有察觉到吴铭是什么时候接近的;

    而看吴铭走向她的方向,明显是在她的正面视线之内!

    “……你又突破了吗?”

    惊鲵语气复杂的询问。

    旋即;

    她看到了,吴铭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开心笑容:

    “不错!突然略有所悟!”

    “……取兵魔神过来干什么?”

    “过来搬运土石。”

    “搬运土石?”

    惊鲵的脸色疑惑。

    “不错,你不是说那座千仞奇峰不像剑吗?

    那好,我今天就徒手把那座奇峰捏成一把剑!”

    吴铭轻笑道,眼眸中闪过异样光芒。

    找到那临门一脚方向的他;

    要捏成剑的山峰可并不止一座!

    “……啊?!”

    ……

    半个月后。

    “魏安鳌王死了?”

    快要接近魏国大梁时,吴铭通过完成披甲门之事后,又折返回来的墨鸦得到了这个消息。

    而此时,无论是惊鲵、焰灵姬,亦或者是白凤、公输仇,皆是隐隐用看神灵般的目光看着吴铭;

    观察到这一幕的墨鸦对此内心疑惑,决定等会问一问白凤。

    “是的子孝大人!这则消息被封锁了几天后才从宫中流传出!”

    吴铭闻言眸光闪烁;

    说起来这位魏王年岁也不小了,并且也并不精通武道,再加上近年来患有顽疾,他死了吴铭倒并不是很意外。

    而等吴铭等人到达大梁时。

    魏国权利的更替已经完成,新的魏王也即将登基亲政。

    很明显,魏安鳌王临死前,已经把王位的问题处理好了。

    期间,在吴铭刚进城后不久,龙阳君特地前来,邀请吴铭明日前去观看新任魏王的加冕之礼;

    并言明这也是新任魏王的意思。

    吴铭对此直接婉拒了,以他如今的威势,龙阳君自也不敢多说什么。

    而让吴铭感到有趣的是,这位婉转媚人、雌雄难辨的龙阳君,显然并没有因为魏安鳌王死去后;

    就地位一落千丈的失‘宠’了

    那位即将登基的新任魏王,依旧是十分信任和依仗这位龙阳君。

    ……

    “子孝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吗?”

    随着岁月的流逝,贾师傅越发苍老;

    而吴铭让墨鸦给他传递的消息,也显然让贾师傅有些犹豫。

    “贾师傅何必犹豫,不妨把内心的顾虑说出来。”

    吴铭说着,对着见他回来后,便忙前忙后端茶送水的梅三娘道了声谢。

    这让梅三娘的脸上泛起晕红。

    “……魏王那边恐怕不好交代啊,况且现在正是新王登基的时候,十分敏感,我们披甲门如果整个门派都突然迁出大梁的话,遭人口舌不说,就怕明日登基的魏王多想啊!”

    贾师傅眉头皱紧,直接说明了自己内心的担忧。

    他对面轻茗一口茶的吴铭闻言轻轻摇头,脸色一奇:

    “贾师傅啊贾师傅,我们披甲门本就不属于魏国,我们是一个有着自己传承的门派;

    属于魏国的,是魏武卒而不是披甲门。”

    说着,吴铭的脸色微微一肃,眸光闪过睥睨之色:

    “况且,既然披甲门已经出了我吴子孝,那么披甲门自当凌驾于王权之上!

    我们披甲门的事,又何须向他人解释?!

    贩夫走卒如何?王权贵族又如何?!

    在我的眼里,没有区别,他们的生死仅在我一念之间!”

    吴铭的一番话,虽然并没有刻意加重语气,但在其他人的耳中却是掷地有声;

    尤其是梅三娘这样的披甲门年轻弟子,只听得热血沸腾。

    吴铭的话自然是很嚣张的,但没有人怀疑这句话的含金量,因为吴铭已经在临淄城一战中向整个天下证明了;

    他吴子孝确实有资格说这句话。

    而吴铭身边站着的白凤则在内心表示;

    普天之下除了这位子孝大人外,任何一人说这句话都会让他嗤之以鼻;

    但子孝大人却不会,他反而觉得大人谦逊了。

    (PS这一章不拆开发了,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