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前任,又见前任-《天道基因库》

    这一幕,直把驻足一旁的堂倌刘三儿,嫉妒的不行,他到店里这么久,还从没被掌柜的如此优待过,那坛好酒,少说也得值二两银子,就这么让安长生送了人情,堂倌刘三儿简直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家抠门掌柜能够干出来的事情,足可见张掌柜是有多么看好安长生。

    想起齐心远留下的那两锭银子,堂倌刘三儿便忍不住腹诽,怎么啥好事都让这小子碰到了呢?

    作为赌狗一条的堂倌刘三儿,没想着往自己身上找问题,眼巴巴的看着安长生,乐乐呵呵走出店门,然后自己被掌柜的勒令好好看家。

    这就叫同人不同命呐!

    刘三儿没敢朝掌柜的明着抗议,拿起抹布,懒洋洋的开始擦拭桌椅板凳柜台楼梯。

    另一边,走出饭馆的安长生,仍旧惊讶于张掌柜会如此优待自己,就冲这坛子好酒,绝对能敲开陈姓管事家的大门,不必再让他去发愁买什么礼物合适。

    不过没等安长生走远几步,就被一道声音突然叫住。

    “嘿,傻大个,说你呢,对就是你,别傻愣了,赶紧过来!”

    安长生循声望去,在墙根儿阴影中看到了一个邋里邋遢的肥乞丐,傻大个的称呼,就是这家伙第一个叫起来的,而对这么一个在附近四五条巷子成天乱晃,跟流窜作案一样的叫花子,安长生的第一反应是不去搭理,自顾自的继续前行。

    天地元气的出现,使得自然作物的收成也变好了些,再加上诸如土豆、玉米、红薯等高产作物传入大夏,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得到明显改善,饥荒减少,至少在大原首府这样的北地重镇,只要不是灾年,很少能见到乞丐。

    这样的世道下,自甘沿街行乞的肥脸乞丐,能是什么善类?

    安长生选择敬而远之,结果却听肥乞丐神神秘秘的低声说道:“别急着走呀,我这儿有个消息你愿不愿意听?来一个馒头,保管能让你躲过一场临头祸事!”

    安长生陡然止步,扭头问道:“祸事?这些天确实老有生面孔在附近晃悠,你是说他们?”

    “哎哟,合着你知道啊!”肥乞丐翻身坐起,一脸意外,“还以为你真是个傻大个呢!”

    “一伙人正事不干,隔三差五在店门口转悠,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还有没有别的消息啊?没有的话,你的馒头可就捞不着了。”安长生全无等待肥乞丐的意思,拎着酒坛继续迈步。

    其实自打初一过后,他就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天眼神通,能让他轻松感知到来自犄角旮旯的鬼祟敌意。

    虽说青石巷是老巷子,饭馆附近人家很多,来来回回总用不怀好意的眼神,偷偷打量自安长生的可就不多了!

    才来了大原府一个月,安长生朋友没结下多少,敌人同样没有几个,所以他立刻想到了这伙人,十之七八是受到刘查礼的指示,指定是这家伙不满那天在店里,被他当众扫了面子,怀恨在心,便决定找人下黑手打闷棍!

    在古代社会,但凡有点权有点势有点钱,便能轻松做到买凶伤人,稍不留意就有可能被仇家拿布袋蒙住头,扯进黑巷子里一顿毒打,只要做得干净,毫无后顾之忧。

    所以这些天安长生就算是上厕所,也是和刘三儿一起,从未独自外出,让那伙人盯梢好些天,却一直没能抓住机会。

    今日独自远出,安长生其实早有心理准备,他打算专挑人多的大街,不去尝试钻小巷子抄近路,不给那伙人动手的机会。

    但是肥乞丐不死心的说道:“你铁定不知道,盯上你的不止一号人!小爷我可是打听的明明白白,那姓刘的出了五十两银子买你一条腿,接下这笔买卖的是盘踞城南十七巷的三拳帮!”

    五十两?

    好大的手笔!

    安长生都替刘查礼心疼,这五十两银子干啥不好?非得铁了心的要他滚出大原府城?

    不过他更在意,另一个人是谁。

    “你说巧不巧,前不久才被你店里扫地出门的王二楼,进了三拳帮做事,这狗东西在牢里关了好些天,早就盘算着报复回来,一听说有人要动你,非但使劲儿撺掇帮里高手,还把他那个习武的堂哥也一并叫上,这对兄弟一个塞一个的不是东西,偷钱的事儿,就是他们里应外合一起干的。”

    说到这里,肥乞丐抱着胳膊,仰头打量安长生,连连摇头:“要是被这伙人堵住,你这身板,我看够呛。”

    “原来是这样?”

    安长生根本没有料到,刚刚送走一位前任,就又来个一个前任。

    王二楼因为偷钱不成,被抓去官府,居然记恨到了自己的头上?

    这等天降横祸,让安长生哭笑不得,转而对肥乞丐问道:“你这么帮我,不只是为了一个馒头吧?”

    “嘿嘿,我看王二楼不顺眼,王二楼看我也不顺眼,小爷凭什么让他称心如意?当然是怎么他恶心怎么来!你这大个虽说呆笨了些,但至少是个好人,帮你一把就当是行善积德咯。”

    “那就多谢了。”

    安长生学着江湖人抱了抱拳,作势要走,肥乞丐急忙喊道:“说你笨,你还真笨啊?明知道有人找茬,非往套子里钻?小爷好心提个醒,连着几天堵不住你,三拳帮的人已经没耐性了,没看附近都见不到盯梢的吗,再过半旬这笔买卖也就消了,忍个几天不出门,也不妨事,合着你真想尝尝那帮泼皮无赖的厉害?”

    “身上有事,不出门不行啊,急着赶路,回见。”安长生晃了晃酒坛,扭头便走。

    “那我的馒头呢?”肥乞丐眼睛瞪圆。

    “回来再说。”

    见安长生头也不回的摆摆手,肥乞丐翻了个白眼,躺回墙根,拍着肚皮轻声嘟囔:

    “就怕你回不来呦!”

    ……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是安长生的底气所在,他不认为这伙人胆敢当街行凶。

    还是那句话,大原府城不比外界,有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恒王,亲自坐镇,官场风气煞是清朗,纵然三拳帮背后有靠山,他们也断然不敢明着乱来。

    所以安长生这一路走得很是放心大胆。

    即使察觉到有人偷偷跟在自己后边,也没有去管,出了巷口,便直接走进南北向的南市街,往北行去一段脚程,接着转入东西向的笔直长街,得益于大原府城的出色规划,安长生途径学院前街、桥头街、上马街,直至抵达莲子巷走进陈管事家的小院,身边都是人来人往,让负责盯梢跟踪的几个地痞,拿他全无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