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甩锅邪修救麻子-《寄生修仙:开局绑定拟态系统》

    “张婶,要不上去看看?”封平凑到裁缝铺跟前,小声问道?

    “那哪能去咧,修士岂是我们能随意触碰的?小心别被杀咯。”

    张婶说完砰的一声将门板给安上了。

    热闹看完了,剩下的只当不知道,谁来都不知道。

    封平又等了一阵,见街上陆续有人出来,于是冲回了铁匠铺,横抱起已经命悬一线的张麻子,向着菜市口的药铺跑去。

    “让让、让让,打死了人、打死人了。”他边跑边喊,惹得本就提心吊胆行人纷纷驻足,更有甚者跟着封平一路狂奔,就想着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

    以封平的脚力、臂力,很快便将张麻子送到了百草药铺,这里的郎中名叫蔡新,也算远近闻名。

    不过与胡一强相比,差了那么点意思。

    只是前者多是一些美名,后者则是毁誉参半。

    “蔡郎中,快看看我家兄弟,他快不行了。”封平气喘吁吁、焦急地说道。

    蔡新原本正与人把脉,见人冲进铺中,便皱眉看去,谁知这一看,果然见着了一位气若游丝,随时都会咽气的伤者。

    “平躺着,放下来。”

    他指着墙角的床铺,说道。

    原本只是感染风寒的病人,见状也不好争执,毕竟他是小病,那位看不清面容的男子再不施救,怕是凶多吉少。

    封平照做,他轻轻地将张麻子放在了床上,满脸希冀地盯着这位远近闻名的郎中,欲言又止。

    “怎么被打成这样?”

    蔡新转身从药柜上取下一瓷瓶,瓷瓶上贴着一张红纸,上写三个字——“护心丸”。

    “一两银子一枚。”

    “先生您尽管用,只要能救活他就行。”封平想也没想。

    张麻子虽然不是个好人,但他也不能见死不救不是?

    只要能花银子解决的问题,那就不叫问题!

    “好。”

    蔡新将护心丸喂于对方口中,在学徒的帮助下脱掉了张麻子的衣衫,取一排银针开始对其针灸。

    半个时辰后,当最后一根银针刺入他体内时,这才松了口气。

    “命暂时保住了。”

    “谢谢大夫、谢谢大夫。”封平取出一锭银子,感激道。

    对方倒也不客气,直接收入自己袖口,“谁把他打这么惨?”

    “好…好像是…”封平支支吾吾也不明说,但蔡新见惯了往来客,通晓明面暗地之事,于是非常识趣的选择了闭嘴。

    就在此时,百草药铺的一位学徒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刚到门口,猛吸了一口气,开始说道:“大…大夫,不好了,成仙堂有人死了!”

    “修士死了?”

    蔡新大脑嗡得一下。

    修士可以死,也正常会死,可偏偏不能死在他们附近!

    否则一旦殃及池鱼……

    “有…有仙人来了…”

    封平下意识的皱起眉头,但很快变舒展开来。

    “仙人来干什么了?”

    “正华街那整条铺子的人都被叫到了大街上,现在说什么正找那牛神铁匠铺的店主呢!”来人越说越激动,难以抑制内心激动之情。

    “对方可曾结出天地法相?”

    “尚未。”

    封平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他转头对蔡郎中说道:“劳烦大夫照料一二,我得回正华街了。”

    见他要走,蔡新赶紧拉住封平胳膊,劝阻道:“现在去了干嘛!小心修士一怒、伏尸千里!”

    封平苦笑着摇摇头,“我就是牛神铁匠铺的店主。”

    啪!

    蔡新手松开,表情僵在脸上,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对方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

    “这…这钱,不好挣啊!”

    ……

    封平赶回正华街时,大道中央已经站满了人。

    一位身着青衣道袍,满脸怒容的青年道士站在人群前方,大有动手杀人之意!

    “就是他!他就是牛神铁匠铺的新店家!”

    话音刚落,王一藩手中拂尘如长蛇般向着封平卷来,有那么一刹那,他准备施展巨猿变向其攻去。

    然而,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这位登仙阁执事手中的拂尘一甩一收之际,封平已然到了他身边。

    王一藩轻轻一抖,道:“说!他是怎么死的?”

    “禀真人,此人本是前来店中购买佩剑,奈何对方非但不给钱,反而要打杀我们,我只好拔腿就跑。”

    “等我再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我看店里小二命悬一线,所以给送到了菜市口的百草药铺。”

    此时,封平说的都是实话,只是隐去了化身巨猿杀人之事!

    王一藩皱起眉头,对身前这些店家,也是目击者问道:“是吗?”

    “是…是的。”

    人群中传来了零星的声音,毕竟也不是谁都见着了全过程。

    那些没注意到的,可不敢乱说。

    王一藩将手中拂尘一甩,封平已然入了人群。

    刚刚在来的时候,他已经简单的调查了一番,从这些人口中可以得知。

    杀掉吴虎的乃是一头身高两米多的巨猿,只一下就将他给干掉了!

    除此之外,那头居然还挖出了他的气海!

    据这些店家描述,对方似乎还吞了吴虎的气海血肉,并施展了某种奇怪的术法!

    “《巨猿变》和《吞海之术》!”王一藩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两门术法。

    这巨猿变乃是数百年前五阴派一名天才弟子所创,威力极大、但禁忌极多!

    尤其是最后一条,施展次数切不可超过七次,否则必然会发生异化!

    正月初一那名邪修最后拼命时,使出的便是此术!

    再加上此人得手之后,使出了《吞海之术》,因此,他的身份呼之欲出——邪修!

    一位境界不高,但早早破了气海的邪修!

    之所以说他境界不高,那就是他竟然连炼气境的气海都吞,这绝不是结晶境以上邪修所为。

    那点气海,根本无法弥补对方体内不断流逝的力量!

    邪修、邪修!

    他究竟从何而来,目的又是什么!

    修士最怕的不是金丹以后转化的邪修,那些人因已生出天地法相,所以转化为邪修后一眼便能认出。

    可若是结晶境以下!

    那根本无所分辨!

    “你说他来取剑?”王一藩忽然间意识到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