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毛奇-布雷泽-《我,终焉之主》

    “噔~”

    迅捷剑扭作一团光影,在希德的手中,圣堂轻剑宛若毒蛇,动若游龙,打得毛奇叫苦不堪。

    出于对希德神技“推反”的恐惧,毛奇尽可能地站稳了下盘,不让希德有踉跄他的机会,否则以希德的实力他只会被瞬杀。

    然而由于太过于忌惮被踉跄,导致毛奇自己的步伐和节奏十分混乱,和希德上来打了五六个回合,见习骑士已经手忙脚乱。

    咦?不断猛攻毛奇右手持剑侧的希德也有点惊讶。

    正常来说,老骑士带见习骑士和几个骑士扈从、学徒出来历练增加战斗经验这是无比经典的组合,看起来毛奇年轻很轻应该不超过二十三岁,他明显应该是作为老骑士的徒弟出来历练,这是准备转正的征兆,因此毛奇的实力应该是低于两位老骑士。

    可实际上,以希德的判断,就算是两位老骑士加起来,大概也不是这位见习骑士的对手!

    所以这人为什么会是个见习骑士?

    没有时间多想,毛奇出招了。

    “英勇突袭!”毛奇向后退了一步,他的身体蓄力完毕,就像颗炮弹一样朝着希德砸来。

    见习骑士手中的剑以优雅的角度画着八字舞,直取希德面门。

    希德没有一丝慌张,美少年侧向滑步,任由毛奇的剑进入自己的躯干圆柱体内线让其从右侧偏移,迅捷剑出,细细的剑锋顺着对方的骑士剑护手画了一个半圆,猛地向前送去。

    螺旋突刺!

    “铛~”毛奇摔倒地,见习骑士鸢盔上的鸢羽被迅捷剑挑在空中,余力之下来回晃动着。

    “承让。”希德似笑非笑的表情一如既往:“水平不错,毛奇先生。”

    “我输了。”毛奇尴尬地挤出一个笑容。

    “瑞兹兰人!天下第一啊!”

    “我们瑞兹兰人是不可战胜的!”

    “大师,我想学迅捷剑!”

    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这让渡鸦骑士们很尴尬,希德见状拍了拍手:“好了,诸位,我们这只是切磋而已,我和鲍尔、达维德还有这位毛奇先生都是很好的朋友,大家要一起出去办事,可能会遇到麻烦的敌人,我这只是给他们演示一下怎么防备迅捷剑的套路,真要认真地决斗,我真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此言一出,两位老骑士的脸色都好看很多,不过鲍尔笑道:“输了就是输了,技不如人不需要小哥你给我们找借口,我们的实力确实不如你,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儿,看来,这趟委托有小哥你跟着我们一起,是不用担心出意外了,哈哈哈哈!”

    “我一个人能干什么,还是要仰仗各位的帮助,勠力同心,共同完成委托才是啊,哈哈哈哈。”见老骑士没有嘴硬,心里有数的希德也顺势跟着鲍尔笑,他伸手拉起毛奇,朝着那群扈从学徒说道:“还有谁想试试的?”

    “我我我!”“请务必让我来!”

    接下来的十分钟,所有骑士扈从都上来挑战,每个人都无法在希德手中走过一招。

    甚至旁边还有几个佣兵上来挑战,都被希德一击打败。

    “让你当战士不是让你把自己朝着敌人扔出去!”

    “游荡者,你的武器短,想好距离再进攻!你觉得你能围着我绕几圈?”

    “太慢了!这种重武器不适合你,你攻击一次我够杀你十次了!”

    众人被一波波打败,这引来了更多人的挑战,很快,“一位迅捷剑大师”在迅风客运免费指导剑术的消息便不胫而走,看热闹的、有心结交的、真的想学技术的人们从外面涌进来,候车厅人满为患。

    可惜此时迅风客运的马车准备好了,希德便中止了切磋,和渡鸦骑士团众人登上了马车,准备出发,众人才依依不舍地告别。

    两位老骑士一辆马车,希德见状和毛奇乘上一辆马车,8位基石阶扈从和4位初心者学徒挤两辆马车,渡鸦骑士们的3匹战马,3匹驮马交给扈从们打理跟在后面。

    “出发!”车夫得到确认后宣布出发。

    “咕噜咕噜”的车轴转动声下,希德和毛奇相对而坐。

    车篷比较厚实,随着马车的晃动发出噗噗声,马车内只有简单的木质座椅排列两侧。

    “您真是厉害,希德先生。”毛奇主动挑起了话题:“很少有人能够在你这个年纪就有这种实力了,就算是诺比利也很少。”

    “还好吧。”希德点头,他也对年轻骑士有点好奇:“你的实力也不错。”

    “能否告诉我,您是从哪里学来的推反技巧么?毛奇主动问道:“这不太像在瑞兹兰能学到的技巧。”

    希德对此并不感到意外,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在这个世界可谓是真理,很少有人愿意将自己掌握的技巧公开让所有人学习的,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小团体,很多高级的战技都被各种小团体所控制,只有付出大量金钱甚至自己加入才能学习。

    而且说句实话,也只有在剑与魔法的世界才会有条件使出弹反和推反这种神技。

    “渡鸦骑士团建立已经有2000年历史了,骑士团里面没有么?”希德轻轻地将话题带开。

    “当然有,但我不是正式骑士,我只能在外庭图书馆看点这方面的书,内庭我是进不去的。”毛奇摊手,他脸上的表情又郁闷又无奈:“所以我只是看过而已。”

    “你当见习骑士多少年了?”希德这下真的奇怪了。

    “我今年22岁,当见习骑士已经五年了。”毛奇说起这件事就来气:“整整五年了,为了等一个转正的名额,我等了整整五年,你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么?”

    “那也真是奇怪。”希德顺着毛奇的话问了下去:“你的实力可以稳稳胜过他们,为什么还不能转正?”

    “转正需要编制。”毛奇似乎是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的人,他简直是一股脑地将苦水全部吐了出来:“别的我不清楚,在渡鸦骑士团,正式骑士是有名额限制的,毕竟多一个骑士就要多发一份俸禄,多发一份盔甲、武器、战马,这些年年成不好,庄园产出又有限,陛下又禁止我们私下接任务和经商,因此想要转正实在是困难啊,鲍尔和达维德那些家伙一个个都四十好几了,就是不肯退。”

    “别灰心,哥们,我相信你很快就能转正的。”希德笑着说道:“总有人成功转正吧?”

    “难啊,转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熬。”毛奇苦笑道:“慢慢等。”

    “怎么说?”希德有心了解帝国骑士团的现状。

    “如你所见,我是个依奎斯血裔,不过我的血脉已经很稀薄了,出生也不是有影响力的家族,家族大约还有600亩土地和几处商铺。”毛奇双手将鸢盔捧在手上:“像我这种缺乏影响力也无法大额捐献的见习骑士,唯一的办法就是熬。”

    “资历?成绩?”希德摸着自己光秃秃的下巴,虽然他今年才17岁,但显得比毛奇要老成很多。

    “见习骑士,想要转正没那么容易,首先就是找对人。”毛奇叹了口气:“你看我,找的就是鲍尔和达维德,他们年纪已经比较大了,正是需要新鲜血液的时候。”

    “这很正常,师徒嘛。”希德表示理解。

    “是师徒,也不是师徒。”毛奇表示你不明白:“从投入他们门下的一开始,我就要为他们做事,他们有任务,我来出,他们有报告,我来写,他们遇到麻烦,我来解决,他们的一切成绩,都是我做的,但‘我’在这些成绩中是不存在的,任务的完成人不是毛奇-布雷泽,报告的署名人不是毛奇-布雷泽,甚至就连许多外出讨伐的任务,都是我穿着他们的盔甲,戴着面罩去完成的,在我风餐露宿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负责在骑士团里面领俸禄享用烤肉,你懂我的意思么?”

    “但是如果他们遇到了麻烦遇到了问题,那一切就都是我的责任,是我的错误,我必须出来主动承担,告诉大导师、旗队长他们,事情是我做的,我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因此被关禁闭和挨鞭子了。”

    “那这也真是够坑的。”希德嗤笑了几声:“我想我懂了,这次他们出来赚外快会带着你,不是为了锻炼你,而是……”

    “缺个打手。”毛奇的身体往后一靠,似乎是好不容易把肚子里的话全吐出来了,他舒服了很多:“这已经是第五年了,终于,第五个年头,‘毛奇-布雷泽’终于是存在的人了,我开始被允许能出现在名单中和队伍里了,好难。”

    “这种情况很普遍么?难道就没有人反抗过?”希德依然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你当然可以反抗,你当然可以不满,你当然可以拒绝。”毛奇无奈地说道:“只是当你露出不满,露出哪怕一点点想要违逆他们意愿的迹象,哪怕是多拿两个金埃居的意图,你就会被放弃,所有的正式骑士都会排斥你,你从此休想再得到一点点机会,除非之后有些意外发生,转正的名额永远都不会轮到你。”

    “那你就这样等下去?”希德还是顺着毛奇的话说,听完了这个年轻人的话,他大概对渡鸦骑士团的现状有所了解了。

    “五年都等了,难道这个时候说放弃?”毛奇摊手:“再等等吧,鲍尔和达维德先生就差两三年也快要50了,等到50岁了,如果他们还无法在实力上更进一步,那就该准备‘内退’了,他们承诺到时候会推荐我转正。。”

    “这也太惨了吧。”希德终于露出了一点儿情绪:“我认真的,毛奇先生,您的实力很不错,没有必要在骑士团继续蹉跎岁月,18岁到25岁是人生最好的年纪,我虽然是个佣兵中间人,也受到过骑士团招揽,可……”

    “你不同,希德先生,你不同。”谁知道毛奇根本听不进希德的话:“你这种外貌,这种实力,如果进了骑士团根本不可能存在见习时间,第一年学徒,第二年扈从,第三年就会是正式骑士,如果你未来能够更进一步,踏入英雄阶,那么渡鸦骑士团将会在你身上倾注所有的资源,黑鹫宫廷也会注意到你的。”

    希德沉默了。

    英雄阶,是么?

    自从他穿越来了之后,希德就了解到,这是个剑与魔法的世界,也是一个非常讲究实力的世界,在这个世界,实力等级共被分为七级,如果包括零级,则有八级,不过零级的无职者一般不被算入等级之中。

    英雄阶是七级体系中的第四级。

    “你是自己觉醒职业者天赋的么?”希德追问道。

    “当然。”毛奇似乎因为希德的话感觉到了侮辱,他不耐烦地说道:“我7岁就自己觉醒职业者天赋了!没去教会,难道你也觉得我不行?”

    “我3岁。”希德冷冷地说道。

    “我艹!”毛奇被希德这句话搞得没了脾气,他不再跟希德说话了,独自一人坐在马车内生着闷气。

    能否自己觉醒职业者天赋是神血贵族的象征,即使血脉的力量已经不如以前了,诺比利与依奎斯们依然可以依靠着血脉的力量觉醒职业者天赋。

    剩下的西维斯或者盖乌斯们则会在9或者13岁的获得一次觉醒职业者天赋的机会,教士们负责给他们进行洗礼开光,然而天赋良好者的洗礼费用很低,而天赋不佳者的洗礼费用高昂,贵族可以保证让自己的每个孩子都获得洗礼,普通市民们咬咬牙也能让自己优秀的孩子接受洗礼,而四等塞乌斯往往需要几家人凑钱才能够让村里面最优秀的年轻人接受洗礼。

    孩子的天赋越好,收费越低,孩子的天赋越差,收费越高。

    比如说据希德所知,老马因为天赋很不怎么样,他的父母足足掏了30个金埃居才让教士花了大力气帮他觉醒了职业者天赋。

    那么如果钱不够,无法觉醒职业者天赋呢?

    这些人便是第零级,在神圣帝国他们有个称谓——无职者。

    他们是最最普通的人,这些人在凡人之中占据总人数大约为50%,无职者的命运注定是人↓人,他们一辈子只能够以“农民”“低级苦力”的身份出现在世界上,他们没有任何改变命运的机会,无职者组成了这个世界最基本的人口和低端劳动力。

    无职者的命运是十分悲惨的,这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努力。

    虽说无职者地位最低,但这些人依然构成了整个社会的基层力量。

    无职者只知道进行一些简单的劳动和采集,如按照粗放的方式来耕种土地,农夫、渔夫、猎人、牧者,也有些无职者可以充当脚夫、苦力者、拉车人、纤夫,但几乎无法充当一个稍有技术内涵的角色,诸如木匠、烧炭工、水手等。

    无职者伴随而来的则是野蛮和愚蠢,几乎所有的无职者都很难接受到正确形式的教育,因此他们往往表现出贪婪、仇恨、残忍的天性,他们蔑视更弱者和被征服者,在面对问题是表现出迷信又无知,一部分人极端喜欢争吵动用暴力,如同饥饿的野兽一样渴求刺激,另一部分人却如老黄牛一样默默地忍受着一切,冷漠麻痹,安然静止。

    大部分无职者的需求其实很简单,他们只想要在神圣帝国的这座摩天大厦中获得一个微不足道的,足以遮风挡雨的位置,但是帝国大厦对无职者来说显得过于沉重。

    那么如果觉醒了职业者天赋又会怎么样呢?

    觉醒了职业者天赋之人,就会从一级职业者——初心者开始。

    初心者们是组成社会的中坚力量,他们同样占到了人口总数的30%-40%。

    凡人开始在这一级出现分化,任何一位接受了洗礼的初心者往往能够得到简单的身体强化和掌握简单技术的能力,木匠学徒、水手、小贩、商贩、采药者、会懂得制作手推车和草叉的佃户,理发师,医生,手工业者,优秀的农夫们同样是帝国基石们不可或缺的部分。

    除了定居者以外,帝国的新兵、瑞兹兰的佣兵们也大多是这一级。

    冒险者们在这一级时也会选择未来的道路,无论他们是任何职业,一旦转职成功,都可以学习一些专长或者特技。

    如战士的专长“眩晕抗性”“体质强化”和战技“顺劈斩”“收割打击”“盾击”选一学习,当然这需要找导师和付出一笔不小的学习费用。

    初心冒险者们只能接一些最低级的委托,做一些小任务来为自己赚取一部分微不足道的生存费用和活动经费,此时是所谓的师徒关系最牢靠的时候,初心者们往往会选择加入工会组织或是各种帮派中,以获取一些保障——这些保障都会在日后的日子中加倍地回馈给组织,但牢固的纽带关系已经确立。

    拥有优秀家境或者财富的初心者可以很快地跳过这个阶段,而剩下的初心者们则必须磨砺,万幸的是,一级初心者只要天赋不是烂得无可救药,那么花足够的时间大部分人都能够顺利晋升基石阶。

    只是对于少部分人来说,这个时间可能只要3个月,而对大部分人来说,这时间有可能是20年!

    这就是现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