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再遇沈龙-《巡天妖捕》

    回家打了声招呼,好生的宽慰了父母半晌之后,林季才终于脱身。

    前前后后耽搁了小半个时辰。

    当他来到东城门的时候,却发现欧阳宇清、厉大龙一行人已经动身了。

    城门的卫兵被留了话,见到林季之后,他连忙说道:“林大人,您的同伴已经先行一步了。”

    这段时间林季整日在玉城四处厮混,高凌见了他都得行礼,因此他在玉城也算是有点名声了。

    起码这些吃官家饭的人不会不认识他。

    “我知道了。”

    应了一声之后,林季的脸上也看不出喜怒,只是慢慢悠悠的向前走去。

    直至远离玉城之后,他的速度才快了几分,看似还是走在地面上,但每前进一步都会跨越数十米远的距离。

    沿着官道一路向前,不到一刻,他便远远看到了厉大龙一行人的身影。

    林季追了上去,然后也放缓了速度。

    前面是欧阳宇清在带路,因此他也只是跟着,不急不缓的。

    “厉大龙,许久不见了,御风术和扶摇诀练的怎么样了?”林季走到厉大龙身边随口问道。

    “学不会,太难了,连入门都没入门。”厉大龙刚看到林季还挺意外,随后便苦闷的摇头,显然不想说这些事情。

    空有功法在手中却学不会,这种滋味算是十足的折磨了,抓心挠肺一般的痒痒。

    林季看向其余几人,又对厉大龙问道:“之前你们几个怎么起冲突的?闲着也是闲着,说来听听呗。”

    一听这话,厉大龙顿时来了劲。

    他指着日照宗的韩双说道:“这小子看着有姑娘在旁边,言语之中俱是自傲,我听不下去了于是出手教训了一番。”

    “就这?”

    “就这。”

    林季颇有些无语,人家吹牛跟你有半毛钱关系,你就要出手打人。

    气性不小。

    就在这时,月影宗的孔娜则问道:“林先生,那天那个老乞丐真是第六境的前辈?可他怎么会那么..那么不修边幅?”

    “直说邋遢就是了,那就是个乞丐,我若不吹嘘的狠点,你们还要在旁边看热闹,更是麻烦。”林季随口搪塞道。

    老疯子的事他也不想跟旁人说,这些所谓的瞒天之人出现在此地,肯定没什么好事,估计又在谋划着什么。

    从天机到老疯子秦临之,还有在襄州见的那位冯芷若。

    林季隐约觉得,这些人肯定有什么联系。

    还有之前在玉城外逃走的那副骨头架子,将来说不得又是一桩麻烦事。

    “这样啊。”孔娜哪里知道林季心中所想,他看林季说的不似假话,因此也信了他的话。

    厉大龙等人也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唯独月影宗的那位第四境的女修慕容歌,却有意无意的回头看了林季一眼,目光中带着几分审视。

    就在这时,前面的欧阳宇清则不屑道:“呵,刚刚还吹嘘这小子能拦住第六境的修士,此时真相大白了,才知道是装神弄鬼,可笑。”

    此言一出,孔娜等人都有些脸红。

    林季估摸着,可能是刚刚他不在的时候,这些人把之前的事情跟欧阳宇清说了一遍。

    大抵是因为欧阳宇清的态度,因此才想要提点他两句之类的。

    这些都是旁枝末节,林季也不想解释。

    他唯独搞不明白,这小子什么毛病,好像说话不扎刺就不会说话似的。

    “欧阳公子为何戾气这般的重?我与你才第一次相见吧?”林季直言问道,“我在哪得罪公子了?说个明白吧。”

    似是没想到林季这么直接,欧阳宇清神情一滞,留下一声冷哼之后,又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林季愈发的诧异了。

    你要是有什么不满直说就是,大不了出言不逊我也有理由把你打一顿了事。

    这莫名其妙连个原因都没有,他都不好动手了。

    毕竟是田国胜的外甥,没个正当理由,不好收拾他。

    不过经林季这番话之后,欧阳宇清自始至终都没再开过口了。

    一行人先聊着顺着官道,走出去两百里左右时,天色已经渐晚了。

    “找个地方歇息一宿,明日天亮了再赶路吧。”林季说道。

    他倒是无所谓的,但是还有几个第三境的修士在,一个下午走出去两百里,她们明显已经有些疲惫了。

    林季的提议很快就得到了赞同。

    看得出来,欧阳宇清似是想要反对,但是他的目光扫过慕容歌之后,却没有开口,选择了偃旗息鼓。

    众人找了个背风的空地生起了火堆,围绕着火堆坐下。

    厉大龙抓来了一只野猪,林季则借了他的大刀将野猪分尸,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期间,林季又从袖里乾坤的空间中取出了他早就备好的调料。

    自从上次在路上见到天机之后,倒是给他提了个醒,回到玉城就备了不少调料包丢进袖里乾坤之中。

    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很快的,夹杂着蜂蜜与辣椒面香气的野猪便熟透了。

    “自己动手,不必客气。”

    林季当先给自己切了一大块猪腿肉。

    野猪肉算不上好吃,但口感却很紧实,林季烤的又恰到好处,因此也不失为一道美食。

    三个姑娘一开始还有些矜持,但是看到林季等人吃的津津有味,很快也忍受不住了。

    一时之间,临时营地里,只剩下了咀嚼吞咽的声音。

    林季吃了一条猪腿便觉得饱了,心中暗暗懊悔着怎么没带酒出来。

    可就在这时,一只陌生的手突然从他的身旁伸了出去,用一柄一人高的大刀,小心翼翼的切了一大块肉下来。

    这一幕让林季心中无比的胆寒,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人发现营地里多了一个人。

    “是谁?!”他猛地起身,可是当他看到身旁那鞋拔子脸的中年人时,却又愣住了。

    “沈大人,怎么是你?”

    “我闻着味就过来了,我就说这味道有点熟悉。”沈龙狠狠一口撕咬下一大块肉,又含糊道,“嗯!这才几个月,你小子手艺又有进步。”

    经由林季这一声暴喝,营地里的其余几人才反应过来,一个个神情震惊。

    欧阳宇清更是直接拔剑指向沈龙。

    “你是何人,鬼鬼祟祟接近过来想做什么?”

    不过沈龙压根不理会他。

    林季也不搭理。

    “沈大人来此,是那老东西也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