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你的能力很强,现在是我的了》

    许诚腾的一下从座位站起来:“在哪里?”

    “就在我住的楼下,好像是另外一家公司的宿舍,我看到一个女孩拿着那张图进去了。”

    安妮的语气带着紧张和不安:“你说那个催眠我的人会不会就在附近,我要不要先报警?”

    “别冲动,你在哪,我马上就过去。”

    “我在住宿楼前面的路口。”

    “不要挂,保持通话。”

    许诚放下手机,齐明辉疑惑道:“怎么了?”

    许诚把情况一说,他也一脸激动的站起来。

    原以为凶手已经悄悄离开约克市,没想到又一次出现了。

    “诚哥,我们……”

    “别开心太早。”

    许诚却没有那么激动,用手捂着手机,给齐明辉泼冷水:“这可能是一个针对我们的陷阱。”

    他们这两天大张旗鼓的搞事,到处发小作文,凶手不来对付他们,反而跑去找新的目标,这可能吗?

    除非凶手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但是从过往的经历来看,他的性格十分谨慎,对风吹草动异常敏感。

    齐明辉也冷静下来,沉声道:“可我们不得不去啊。”

    许诚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本来他们到处写小作文,就是要把凶手逼出来,搞清楚他的身份。

    现在凶手出现,就算是陷阱,他们也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直接莽过去和做好准备再过去,还是不一样的。”

    许诚开始翻找自己带来的东西,很快就找出两件衣服和一叠薄钢板,将其中一件衣服丢给齐明辉:“穿上吧。”

    “这是……”

    齐明辉看着手里被缝制了一个个口袋的衣服,直接愣住了。

    “你以为我这两天就忙着在网上喷人吗?”

    许诚脱下外套,将缝制的衣服穿上,把薄钢板一片片塞进口袋里,胸前背后各四大块,肩膀胳膊各四小块。

    这是他吸取了刚穿越时被背刺的教训,特意赶制出来的叙利亚战损风格防刺服。

    虽然有些影响行动,但防御力还算不错。

    齐明辉一下子明白这防刺服的用意,忍不住对许诚竖起大拇指。

    这可真是麻雀啄了牛屁股——雀食牛逼。

    除了防刺服之外,许诚也制作了其他的简易武器,全都带上。

    两人做好充足的准备后,才离开旅馆出发。

    为了节省时间,这次他们没有骑上双人自行车,而是奢侈一把,叫了一辆出租车。

    在加钱的刺激下,司机把出租车开出了火车的速度,不到半小时就从下城区赶到上城区。

    许诚和齐明辉双双扶着下了车,四条腿直打颤,两人相视一眼,齐齐长吐口气,心里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庆幸。

    半路上他们几乎要以为这趟车是开往天堂的。

    缓过气来之后,许诚才拿起手机,问道:“我们已经到了,你人呢?”

    和安妮的通话没有挂断,这一路上她都在不停的催促。

    “你们到了?我怎么没看见……哦,看见了。”

    天色已黑,两侧路灯已经放出明亮的光芒,但路边绿化带还残留着大片的阴影。

    安妮在一棵树后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样子,等看到许诚后,才底气十足的跑出来。

    “怎么来这么晚啊,我都快等睡着了。”

    她一边抱怨着,一边小步快跑到许诚面前,胸前的伟岸山峰不停晃动,看得齐明辉的两眼差点直了。

    安妮看了一眼齐明辉,立刻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胸口,厌恶道:“看什么看,你是谁啊?”

    “抱歉,我叫齐明辉。”

    齐明辉露出尴尬的表情,瞥了安妮几眼,又忍不住道:“美女,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靓仔,这种老套的搭讪方式现在已经不流行了。”

    安妮嗤笑一声,扭头看向许诚:“这叼毛你是从哪找出来的?”

    许诚没理她的调侃:“你看到拿着独眼图的人在哪,往什么地方去了?”

    安妮想起许诚在不夜城厕所里对待自己的粗暴态度,也收敛起笑容,抬手指向远处:“就在我住的那栋楼里。”

    路灯照不到高处,成片高耸笔直的大楼在夜色下浮现出模糊的轮廓。

    安妮已经在手机里说清楚了,她今晚下班回到住宿楼,刚要上电梯的时候,恰好碰到一个年轻女孩跟着一起进入电梯。

    那女孩手里就拿着许诚给她看过的独眼图,像发癔症一样紧紧盯着不放。

    安妮当时就被吓到了,等女孩离开后马上跑出住宿楼,并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许诚。

    许诚问道:“那女孩长什么模样?你认识吗?”

    安妮稍微描述一下女孩的长相,回忆道:“好像是我们楼下公司的一个实习生。”

    听完安妮的话,许诚的眼神一下子变了。

    江秋月,怎么会是她?

    难道凶手专门针对我身边的人?

    不对,我跟江秋月最多只能算是点头之交,要伤害我身边的人,也该找许瑶才对。

    “要不我们还是打电话报警吧?”

    安妮见许诚沉默不语,就提议道:“你不是说那个害死林怡雪的人,就是通过那张图害人的吗?我们现在报警,说不定还能救那女孩一命!”

    许诚缓缓摇头,对约克城的治安官可一点也不抱希望,先不说他们会不会出警,等他们姗姗来迟,江秋月大概都凉了。

    “报警可以,但不是现在。”

    他对安妮道:“我们先进去,半个小时后没出来你再报警。”

    安妮点了点,又说道:“我还以为你会让我一起跟着进去呢。”

    许诚反问道:“那你愿意吗?”

    安妮连忙摇头,打死她都不会跟进去的。

    许诚也不想带个累赘,如果她有问题的话,放在身边也是个定时炸弹,还不如丢远点。

    “自己找个安全的地方等着吧。”

    叮嘱一句后,许诚和齐明辉对视一眼,一起转身向大楼走去。

    安妮看着两人进入大楼内,左右看了看,又躲回路边树下。

    大楼中很安静,虽然灯光明亮,可一个人影也没有,空旷的走廊里只有许诚和齐明辉的脚步声在响动。

    两人进入电梯中,许诚伸手按下8楼的按键,和齐明辉一起抬头看着不停跳动的数字。

    8楼就是江秋月所在的公司宿舍楼层。

    “上去后,你走在我身后。”

    在电梯轻微的晃动中,许诚忽然开口说道。

    齐明辉惊讶的扭头看了他一眼,心里忽然有些感动,没有拒绝好意,而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许诚也不是逞强,而是他拥有幻觉能力,也有几次遇袭的经验,各方面都比齐明辉强一截。

    如果让齐明辉走前面,骤然遇袭可能没反应过来就寄了。

    八楼很快就抵达,许诚感觉到身边的齐明辉明显深吸一口气,开始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