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明天会更好?-《诡秘:悖论途径》

    “我来付!”几乎是斯诺说完价格之后,休便立刻开口道,直到此时,佛尔思才反应过来,有点不太明白的问道:

    “可以解释一下一千次是什么意思吗?”

    “简单来说,我这里是按照非凡者的任务次数核算情报价值的,一位序列九非凡者进行一次没有任何风险的任务为基准,相当于一镑,比如找占卜家进行一次占卜,让学徒在某个特定的地点开一扇门等等,同时,也会视任务难度和周期进行一定的调整,比如之前休小姐曾经进行的保护任务,就价值十次委托。”

    说到这里,斯诺低头看了看休,见她没有打断的意思,才再次把视线对准了佛尔思:

    “如果你们有神奇物品或者非凡材料,我这里也可以折价收购,价格按照市场价来计算,比如这条情报我的定价为一千镑,你们可以自由选择支付非凡物品或者人情,当然,哪怕是选择用人情还债,也可以在事后用等于或者高于自身位阶的非凡物品还债。不过,我不接受金镑。”

    说到这里,斯诺又给佛尔思讲解了关于晋升后的任务折算等事项,佛尔思听着他的讲述,眼神不断的在休身上扫过,然后点了点头道:

    “一千次是吧,我可以接受。”

    “佛尔思!说了要由我来……”

    “之前你也帮我问了满月呓语的事情吧?”佛尔思摇了摇头,平日里一直表现的非常慵懒的脸上挂上了不容拒绝的神情,休闻言点了点头,佛尔思这才看向了斯诺——

    “任务的难度也是会写在契约里的,没错吧?”

    “当然。”斯诺点了点头道,“价值超过基准一百倍以上,或者有生命危险的任务,你可以拒绝接受,这一点是写入契约的,当然,我对任务的评定同样是受到契约公证,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说着,斯诺拿起钢笔,快速的在没有任何花纹、印痕和其他刻意存在的白纸上起草了契约,等到佛尔思签下自己的名字,他才将契约收起,微笑着道:

    “满月呓语的问题我之前已经说过了,那是一种基于神秘学层面上的联系,想要彻底解决,需要消灭那位发出呓语的根源,这对于你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如果只是不受影响的话,只要能找到一位高位格的存在,在满月到来时帮你暂时性的隔断满月呓语,就可以避免你的痛苦。而这一点,那位愚者无疑是可以做到的。”

    “那向他祈祷的后果呢?会不会如同向其它邪神祈祷那样,精神受到污染而逐渐发疯?或者像隐匿贤者那样被灌输一大堆信息?”佛尔思问满月呓语其实已经是顺带的了,她此时更担心休的状态。

    昨天晚上,休梦到了一个迷雾中的身影,这毫无疑问是被注视的征兆。

    “不会,至少短时间内不会。”斯诺轻轻摇了摇头,语气温和的道:

    “就目前的情报显示,愚者是一位相对安全的伟大存在,至今为止,没有任何因为信仰祂而陷入疯狂的案例,当然,这也许是因为祂的信徒过于稀少而隐秘,所以我们并不了解的关系,但至少,祂不像真实造物主、隐匿贤者等著名邪神那般危险。”

    “也就是说,你也不能确定?”休有些生气的说道,斯诺却仍旧微笑着摊了摊手:

    “神灵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要知道,隐匿贤者在很久以前,也只是一种更接概念的象征,谁也无法保证,上一秒还中立善良的神灵,会不会忽然因为某种原因而发疯,所以我能够告诉你的,就只有祂目前是安全的,仅此而已。实际上,如果不是这种不确定性,一千镑的价格可拿不下这种情报,你们应该明白,试探一位神灵是否善良,所要付出的代价究竟有多么巨大。”

    “你说的没错。”休有些不甘心的点了点头,心里为自己因为鲁莽而导致好友背上债务而感到难受。

    “哦,看样子,你们通过其他方法接触到了‘愚者’,并不小心与祂发生了交集?让我想想,难道是接触到了写有那位存在尊名的神秘语言?然后不小心在心里念了出来?”

    斯诺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幸灾乐祸,休的脸色顿时红了起来,斯诺见状,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有些恶劣,就在休有些忍受不住那欠揍的表情时,斯诺却忽然一本正经的道:

    “如果你们真的这么做了,那么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们一件事。”

    “什么?”休被斯诺这忽然的反差弄得没反应过来,反而是情绪更平稳的佛尔思开口问道。

    “正如我之前所说,这为‘愚者’的信息流传相当之少,因此,如果有人念诵祂的尊名,就会显得异常的显眼,这么说,你们能理解吗?”

    休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起来,原本那仅存的“昨晚只是个噩梦”的念头被彻底的打消,但斯诺却再次笑了起来,他将手中的茶杯放下,起身在客厅里踱了两步,才看着两人道:

    “其实这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如果遇到麻烦的话,向祂祈求也许比向真神祈求更加有效。就拿满月呓语来说,如果你在忍受不住的时候才向神灵祈祷的话,等到正神想起你的时候,你恐怕已经死透了。”

    休和佛尔思面面相觑,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不过就在两人想要离开的时候,斯诺有些阴森的话语却从她们的身后传来——

    “佛尔思小姐,明天可就是满月之夜,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未来了,毕竟,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明天?!”休猛地扭头看向佛尔思,但却看到了一幅“我很清楚”的表情,比起每个满月都好像要死一次的佛尔思而言,休对于这个日子,并没有什么概念。

    此时的休,就好像以为后天才考试,打算明天临阵磨枪,结果第二天才发现考卷已经发下来了一样崩溃。

    虽然面临考试的并不是她,但她的心里,却忽然产生了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