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开业(第五更,求订阅)-《诡秘:悖论途径》

    上午,一如既往给真造弹了几首曲子的斯诺回到了自己家里,将从信箱里取出的信件一一扫过,最后开始查看【荣耀】先生的成果。

    【荣耀】先生的罢工很成功,居然出乎意料的给工人们争取到了十小时工作制和与足以让普通工人养家糊口的薪酬,虽然距离八小时工作制和双休日还有不小的距离,但对于这个年代的血汗工厂而言,无疑已经是非常优渥的待遇了。

    或者说,如果还想更好的话,只改变几家工厂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会让这家工厂的成本提高到难以接受的程度,那样一来,就算资本家勉强答应了条件,工厂也会因为缺乏竞争力而破产。

    “从伟大存”在处得到了这方面知识的【荣耀】先生自然不会竭泽而渔,他选择了一个卡在资本家接受范围内的选项,然后,准备将革命的成果扩散出去,他开办了夜班,教授有志青年相关的知识,白天则继续前往其他工厂区和码头区,试图将十小时工作制变成所有工人应有的福利。

    只有这样,当所有工厂的成本再次拉平的时候,工人们才有了继续争取自己利益的可能。

    有趣的是,这个过程中,那些之前因为罢工,不得不和工人们重新定立契约的资本家此时却成为了这件事的推动者。

    不能只有自己吃亏?

    当然也有这方面的理由,不过更多的,还是为了利益。

    只有其他工厂也变得和他们一样,他们才可以提高商品价格,以弥补生产成本提高带来的损失,而这,就使得工人们获取利益慢慢变得容易起来。

    【荣耀】先生当然也明白,这种“合作”只是暂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资本家会再次想方设法的挖取工人们的血肉,但至少现在,他们可以合作。

    政治,就是将敌人搞得少少的,将朋友搞得多多的,哪怕将来注定要成为敌人,但至少现在,他们还是可以利用的“朋友”。

    ……

    “相比于【荣耀】先生的成果斐然,【基础】和【胜利】两位先生还差了一点啊……”斯诺嘴里嘟囔着,却并没有在意,和罢工运动这种本身就存在土壤,只差一点思想催化的事业不同,帮派势力的组建是急不来的,至少在贝克兰德这种本就存在着错综复杂帮派势力网的地方,一个新冒头的帮派如果太跳,反而会引起麻烦。

    大致检查了一下最近三位先生兑换的神术种类,略微思考之后,斯诺又重新编辑了几个自己最近才想到的组合技上传到兑换列表,这才重新将注意力转回了那些书信上,思考着接下来是给读者写回信,还是想想怎么魔改星辰斗士。

    就在他思考要不要把替身设计成星灵体干涉现实产生的“活体恶灵”现象时,悦耳的铃声,忽然从门口处传来。

    斯诺闻声,瞥了一眼房间,确认没有把什么特别敏感的东西放在明面上之后,便起身打开了门。

    “佛尔思女士,你是一个人来的吗?”打开门,看着面前带有一丝慵懒气息的褐发女士,斯诺笑着说道,值得庆幸的是,上次见面时他就给佛尔思预设了称呼,倒是没有把“咸鱼”两个字叫出来。

    不过……

    “斯诺先生,你的笑话并不有趣!”休一本正经的声音从佛尔思身侧传来,冯雪微微低头,这才看到了和佛尔思并排站着的休。

    “抱歉,这确实是个玩笑。”斯诺毫不尴尬的轻笑一声,然后让开位置道:

    “总之,进来说吧。”

    跟着斯诺的脚步,两人来到了客厅,取来茶具,随口问道:

    “只有红茶可以吗?”

    “当然。”佛尔思轻轻点头,休也是一副“反正我喝不出好坏”的模样,随着斯诺烫杯、投茶的一系列操作下来,两人原本有些不安的心情,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请慢用。”将茶杯递到两人面前,斯诺自己抿了一口,然后才慢条斯理的道,“两位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这个……”休并没有直接进入主题,而是从怀里掏出昨天拉维斯给她的那张带有一个印章痕迹的白纸,斯诺接过后点了点头道,“很好,这次任务委托到这里就结束了。”

    随着斯诺的话音落下,休能够明显的感受到,约束着她的契约稍微减轻了一点,点点头道:

    “除了这件事,我们想要和你打听一下,上次你说过的那个‘愚者’。”

    “愚者?”斯诺挑起眉毛,露出一个玩味的表情,左右打量着休和佛尔思。

    不过两人似乎来之前都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哪怕受到审视,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的地方。

    见此情景,斯诺也只是轻轻一笑道:

    “所有涉及伟大存在的信息,都是相当高端的隐秘知识,哪怕是隐匿贤者这种可以算是人尽皆知的类型,情报也可以卖出五百到两千镑,而愚者这种几乎没有名声在外的伟大存在,完整版你们肯定买不起,你们可以考虑一下,自己想要知道哪一部分,我会给你们一个合适的价位的——当然,他的尊名免费,因为这是上次你购买内容的附赠品。”

    “……”休知道斯诺这里是可以通过人情兑换债务的,换言之,这里的买不起,恐怕并不是说金钱,而是说,两个序列九,工作一辈子也还不起。

    但佛尔思却并不知道这个内幕,她只是简单思索了一下,便开口道:

    “我想知道向这位存在祈祷的后果,还有就是对方是否真的能解除满月呓语的影响。”

    “佛尔思!”休有些吃惊的看着佛尔思,来的时候,她们明明说好了,由自己来决定问什么的!

    可是看到佛尔思那一副“怎么能让你背下所有”的表情,休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这个啊,到也在意料之中,考虑到上次休小姐购买过满月呓语的情报,这次给你们打个折算是售后服务。”

    斯诺说着,做出了一副奸商的模样,苍蝇一般搓了搓手,然后开口道:

    “一千次,这应该是比较合理的价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