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石头自己没了!-《龙宫弟子的自我修养》

    九头虫看都不看身旁的申洪一眼,讲别的,有得谈。

    谈钱!

    他自己都穷的响叮当,哪里来的资源去给北冥军啊!

    当然,羡慕龙宫那是肯定的。

    毕竟那么多战舰的维护可是一笔庞大的开支,况且这一轮狂轰滥炸下来,也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珍贵的炮弹。

    虽然法力大炮的冶炼技术已经十分成熟,不管是天庭、龙宫、西方佛教、道门这些大势力,那些稍微弱一些的势力同样也拥有法力大炮。

    可大炮虽然有了,但是炮弹这东西才是最贵的!

    法力结晶这种东西十分珍贵,大部分法力结晶矿脉都被大势力占据,小势力根本就不可能拥有法力结晶。

    所以很多小势力的发力大炮都是直接灌输自身法力发射的,威力小不说,炮弹打出去还比较分散,杀伤力很一般。

    申洪见九头虫没有理会自己,很明智的闭上嘴巴,他也明白自己跟九头虫要,是在痴心妄想,对方根本拿不出来。

    此时,随着龙宫的战舰十轮扫荡过后,原本还如潮水一般的邪魔残渣,已经没剩下多少了。

    那些巨型邪魔残渣更是一个都不剩,零零星星的就剩下那么些。

    九头虫看着眼前的战场,心中稍稍做了个对比,他突然感觉自己之前的计划和目标并没有错!

    迎娶龙女,加入龙宫,成为三界中有背景有靠山的大妖!

    如果没有龙宫这个靠山,他感觉单纯依靠万妖城根本挡不住那三只眼和他的那条狗。

    剩下的邪魔残渣,都不需要万妖城的妖众出手,一支庞大的龙宫精锐从侧面冲杀过来,凶猛的好像在抢劫一样,那些邪魔残渣只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消灭的一干二净。

    而那支龙宫精锐领头的竟然只是一名天仙级别的鲤鱼精!

    九头虫有些羡慕。

    他如果也是海族的一员,那自己加入龙宫就会顺利许多。

    最难让九头虫理解的就是那头冰蛟了,他很疑惑冰蛟出身那么优越的,为什么不老实的待在龙宫,偏偏还要跑出来加入万妖城!

    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鲤鱼精可不知道九头虫还会羡慕自己,他有些失望,自己才冲杀了一回,邪魔残渣竟然就消灭干净了!

    他刀都还没亮出来呢!

    鲤鱼精只能郁闷的收兵回去,一脸的不满足。

    九头虫见状,连忙带着申洪和章鱼精追了上去,“请稍等……”

    ……

    “殿下,邪魔残渣已经消灭干净了。”

    通过玄光镜,李贽见邪魔残渣已经消灭干净,便回身禀报。

    风宁自然也看到了,不过他神情不太好,只是轻轻他点了点头,面带思索。

    刚刚消灭了那么多邪魔残渣,竟然连一丢丢的经验和银币都没有得到!

    如果没有银币他还能接受,为什么会连经验都没有?

    “邪魔残渣都是一个模样的?”

    他思索着,问出了这个问题。

    李贽迟疑了一下,正待回答,却看到鲤鱼精走了进来,他一进来便说道:“殿下,万妖城的几位想跟您见一面,如今正在外头等着。”

    风宁不解:“他们要见我,有说是什么事吗?”

    鲤鱼精:“说有关这次的邪魔残渣的情报,具体的情况属下并没有详细询问。”

    “这样,就让他们进来吧。”

    鲤鱼精点了点头,转身带着九头虫、申洪还有章鱼精来到风宁跟前。

    “殿下,人带到了。”

    “元帅,又见面了,这次多亏龙宫来援及时,不然我们万妖城可能会损失不小。”

    九头虫一见面就摆出略低一些的姿态。

    他身后的申洪和章鱼精也同时行礼,只不过章鱼精神色有些紧张,而申洪却有些惊讶。

    风宁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申洪,露出谦和的笑容客气道:“城主言重了,区区邪魔残渣不足为惧,你们的北冥军肯定能消灭这些失去神智的野兽。”

    九头虫连连摆手,他正色道:“元帅,此次来见您,是想跟您说一件事,我们怀疑这次的邪魔残渣应该不是每300年一次的固定进攻,而是有外因干涉导致的!”

    风宁顿时来了兴趣,这会不会跟自己没有获得战斗经验有什么关系!?

    “说来听听。”

    九头虫瞥了申洪一眼,对他示意了一下眼神。

    申洪微微颔首,他站了出来,对风宁抱了下拳,粗狂的声音响起:“殿下,这次的邪魔残渣不仅体型面容一模一样,就连实力上都没有丝毫区别,这显然不正常!”

    他听鲤鱼精口称殿下,自然也清楚了这一任的镇魔元帅身份不简单,他也用了这个称呼。

    风宁并不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称呼,他现在只想听听申洪的分析。

    “继续说来。”

    申洪虽然实力是在场中最强的,但是他丝毫不敢小看眼前的风宁,即便他一副稚童的模样。

    他沉声说道:“邪魔残渣是邪气侵染三界生灵后,产生的一种魔物,它们的模样千奇百怪,同时能力也是各有不同!就算是同一个种族,也会因为自身修为、修行的功法以及法术类型等等产生不同的变化。”

    “而这一次,所有的邪魔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算是那些巨型邪魔残渣也是同样,我怀疑这背后是某个人或者某个势力在控制这一切!”

    风宁点了点头,赞同道:“我刚刚也怀疑过,但是很难想象有人竟然能够制造邪魔残渣,这听起来简直不可思议!”

    李贽这是开口说道:“殿下,申洪统领所说的并非不可能,本身邪魔残渣的来历就成谜,况且当年邪魔残渣的出现也很突然!”

    他神色凝重地说道:“而且三界中有些势力可一直没有放下操控邪魔残渣的野心,若是这次的邪魔残渣真有某个人或者某个势力在背后操纵,那也能解释的过去。”

    邪魔残渣特殊的性质,当初在第一次出现后,不仅邪魔尝试过控制它们,就连三界中的不少势力都有过类似的想法,甚至不少势力都实施过。

    但都失败了而已。

    当年他们龙宫也曾尝试过一次,但同样失败了,久而久之,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毕竟邪魔残渣如果能够被控制,那他们在和邪魔作战的时候,就能更轻松一些了。

    况且邪气对个体实力的加强,也让不少势力眼红,甚至不惜代价的去研究邪气。

    他怀疑是不是真的有某个人或者某个势力成功研究出制造、控制邪魔残渣的方法。

    “那你们认为应该怎么办,去那个珊瑚林看看,调查一下?”

    风宁见李贽都赞同申洪的猜测,心中不由一动,既然邪魔残渣从那个珊瑚林中出来的,说不定能在那里找到源头。

    “可以!”

    申洪第一个赞同,这次的邪魔残渣虽然没有对万妖城造成什么损失,但是他的猜测如果是正确的,那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李贽也没有否决,他同样赞同去探查一番。

    鲤鱼精和九头虫就更没意见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看看吧。”风宁大手一挥,做出决定。

    将士兵们安顿好之后,风宁留下一脸幽怨的鲤鱼精负责看守,自己带着其余人直接往珊瑚林前去。

    路上几人并没有太多的交流,毕竟珊瑚林距离并不远。

    很快,风宁他们就到了珊瑚林。

    这片珊瑚林和风宁想象中五颜六色的珊瑚林并不一样,纯白色珊瑚连绵成一片,乍眼看去,仿佛无穷无尽。

    并且这些珊瑚竟然全部都被冰封,坚硬的冰层敲起来梆梆作响。

    一来到这里,风宁就能明显的感觉到这里的温度更寒冷了,并且周围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邪气。

    风宁下意识的运用法力在双眼中,刹那间他就在珊瑚林中看到一处邪气凝聚成团的地方。

    “跟我来。”风宁低声说道,然后带头朝珊瑚林中走去。

    申洪几人虽然有些疑虑,但是见李贽和青玉都跟了上去,他和九头虫对视一眼,也只能跟上去。

    珊瑚林中的珊瑚排列有些密集,而且很多珊瑚的长势十分古怪,奇形怪状的造型看着有些惊悚。

    当他们跟着风宁来到邪气凝聚的地方时,全都一怔。

    一名身穿黑色道袍的道士正笑吟吟地站在那里,似乎早就知道他们会来一般。

    申洪见到道人,脸色微变,他不动声色的站在了风宁的身旁,隐隐将他挡在身后。

    眼前这道人,实力不弱于他!

    如果他就是幕后黑手,申洪必须要保护的就是风宁!

    风宁要是在这里出事,倒霉的绝对是他和万妖城!

    申公豹看了一眼紧张的申洪,他咧嘴一笑,对申洪说道:“不用紧张,我可不敢动一条真龙,那敖吉还不直接拆了我?”

    风宁闻言,有些惊讶的看着黑衣道人,敖吉这可是北海龙王的名字,敢直呼北海龙王的名字,看来这人不简单啊!

    “多谢。”他对申洪露了一个笑脸,示意他不用太担心,然后上前问道:“敢问道长是何人?”

    “贫道申公豹,见过真龙殿下。”黑衣道人笑呵呵的报上自己名字。

    这个名字让风宁面色一僵,紧接着撤出一个略显难看的笑容,“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申道长,不知申道长为何会在此地,这邪气和道长有什么关系?”

    申公豹啊!

    这个名字可真是如雷贯耳,太有名了!

    当年封神之战,一句‘道友请留步’不知道坑杀了多少截教弟子。

    申公豹翻手亮出一块红色的石头,笑道:“之前见一位师弟在此使用这块石头凝练邪魔,我便好奇像他讨要过来研究一下,没想到我无法使用邪气,这石头竟然还用不成。”

    他略显感慨的说道,看表情似乎还觉得挺可惜的。

    风宁嘴角抽了一下,“道长,能否让我看看这块石头?”

    申公豹一亮出这块红色石头,风宁就感觉体内有股特别的力量瞬间涌动,似乎有冲出来的意思。

    申公豹看了风宁一眼,也没拒绝,直接将石头丢过去,“随便看,一块蕴含邪气的特殊石头罢了。”

    风宁抬手接过这块石头,手掌刚一碰触,他体内那蠢蠢欲动的力量竟然直接在掌心迸发。

    那石头才刚入了他的手掌,就被这股力量直接碾成齑粉。

    寒风一吹,红色的粉末顺着风宁的手指缝隙落在地面。

    “获得经验值:11133”

    风宁看着手掌,然后抬头一脸尴尬地望着申公豹,“道长,这个……”

    申公豹却不惊反喜,他双目明亮地盯着风宁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这才啧啧感慨道:“没想到殿下竟然有如此不凡的能力,贫道上次见过相同能力的拥有者还是封神时,不过那位却真灵破碎,连轮回都做不到了。”

    风宁见申公豹竟然认出了他的能力,却没有直接说出来,不由深深地看了申公豹一眼。

    “道长,那这石头……”

    申公豹呵呵一笑,无所谓道:“一块无用的石头罢了,不值一提。”

    见申公豹确实不在意这块石头,风宁不经问道:“那申道长能否和我们说说,你那位利用这石头的师弟,是何人?”

    但申公豹却摇头道:“不可说,不可说。我已经答应那位师弟了,此事贫道却不会说的。”

    申公豹虽然一副我不说的狡黠模样,但是嘴巴里一口一个师弟,这话让风宁等人不禁开始在心中猜测那人到底是谁。

    能够被申公豹称为师弟的,如今三界中可不多啊!

    “我明白了,既然申道长不便说,我也不强求了,反正那人最后还是会出现的。”

    风宁对申公豹抱拳示意了一下,这才对李贽他们说道:“走吧。”

    李贽和申洪皱了下眉,他们俩虽然觉得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过草率,毕竟是申公豹一口之言。

    但是风宁都提出要走,他们也不可能强硬的留下。

    再说了,他们留下又如何,申公豹的实力一只手都吊打他们,留下来找死吗?

    无奈,他们只能悻悻地跟着一同离开。

    在风宁他们离开后,申公豹眼睛一眯,“龙族竟然有此等存在,竟然还隐藏的这么好,看来所图不小,也不知道上面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有趣,太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