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洪宇的怀疑-《我在斩魔司铸刀》

    洪宇仰望着天空中的两艘飞舟。

    一青,一红。

    之前他虽然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这些大佬间的交谈,却是回荡在整个缉魂司之中。

    洪宇没想到除了山承大师和辛飞阳的儿子,竟然连铸刀部部主都亲自来了!

    这也是洪宇首次见到这位铸刀部部主。

    对方站在血红色的巨大飞舟上,一身血色战衣,身后是一片密密麻麻的五品血铠骷髅军。

    这样的一幕。

    让洪宇的心神也都掀起了震荡。

    内心一阵火热。

    就像是见到了一种奋斗目标。

    很想有一天自己也能铸造出一艘这样的飞舟!

    飞舟上尽是密密麻麻的强悍之军。

    见到洪宇安然无恙。

    山承大师和侯霆都十分默契的将飞舟停落到了地面上。

    众人纷纷走下飞舟。

    “宇哥,你没事太好了!”

    李大强第一个冲到了洪宇身边。

    “大强!”

    洪宇和李大强拥抱了下。

    这次也是多亏了李大强及时通知,自己才能得救。

    随后洪宇恭敬的拜见铸刀部部主侯霆。

    这位可以说是他的直属上司。

    自然得恭敬,客气些。

    对山承大师这种自家兄弟,就没必要这么拘谨。

    洪宇郑重的一一向众人道谢。

    不管怎么说。

    这份恩情自己都记下了。

    不过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金敖。”

    侯霆冷视着一脸颓然,像是苍老了十多岁的缉魂司部主。

    “你还得给我一个交代!”

    金敖身躯一颤。

    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次的事情,显然不可能只是将洪宇放了就完事了。

    他们不仅污蔑一个具有封号的人级铸刀使,先前更是对其动手,想要将其击杀!

    金敖做为洪宇的上司,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侯部主想要什么?”

    金敖无奈道。

    “交出一卷魂册!”

    侯霆眯了眯眼。

    “魂册!?”

    金敖的双眼瞬间瞪地滚圆。

    “这不可能!魂册可是我们缉魂司的秘册,绝对不可能!”

    缉魂司当中的魂册。

    记载着他们这么多年对魂的研究。

    不仅具有对魂的诸多克制方法。

    还有不少深层次的东西。

    可以说是缉魂司最重要的瑰宝!

    也是他们的底蕴。

    绝对不可能交出去。

    当初斩魔司刚成立的时候,就想要借阅一下缉魂司的魂册,以此让他们对恶魂、煞魂能够有更多的了解,可以更好的击杀这些恶魂、煞魂。

    但缉魂司却一直不肯给。

    因为他们知道。

    一旦让斩魔司掌握了他们缉魂的那些手段和技术。

    那就更没有他们缉魂司的生存空间了。

    “不可能?”

    侯霆冷笑。

    “金敖,我看你是很久没有见到封号铸刀使,已经忘了封号铸刀使在大越王朝意味着什么。”

    “你们现在不仅污蔑一个人级铸刀使,且还试图击杀。”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一是交出一卷魂册我们私了。”

    “二是我将这件事情上禀陛下,交由陛下定夺。”

    侯霆的这番话让金敖整个神色都慌乱了。

    这是逮住机会,要给予他们缉魂司惨痛一击啊!

    这两种选择,无论是哪一种,都等于是狠狠捅上他们缉魂司一刀。

    他很清楚……

    在如今这个妖魔乱世的世道下,陛下最痛恨的,就是人类间的自相残杀。

    尤其还是试图击杀一个具有封号的铸刀使!

    如果这件事引起了陛下的震怒。

    必然会让他们整个缉魂司在大越王朝的地位都受到撼动。

    即使是他们那位做为国师的缉魂司司主,在这种罪名下也无法改变什么,甚至还可能受到他们连累,被陛下降罪。

    毕竟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有着不可饶恕的过错。

    这就让金敖很难受了。

    目中都因为急剧的挣扎,而出现了血丝,整个呼吸都变得不稳。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的实力太强,他甚至连拼命的心思都有了。

    这样的选择,就好比有人拿着一把刀,架在脖子上问要左手还是要右手。

    这怎么选?

    经过好一番痛苦的纠结和挣扎。

    金敖红着眼,咬着牙,最终还是选择了交出魂册!

    他很清楚。

    缉魂司如今的发展已经很艰难了。

    要是再引起陛下的不满和震怒,那就真的很难有立足之地了。

    相对来说。

    交出一卷魂册的代价,远没有这么严重。

    毕竟他们缉魂司总共有六卷魂册。

    光是一卷魂册,还不至于让斩魔司掌握他们缉魂的手段和技术。

    不过这样的代价,同样让他感到心头滴血,苦不堪言。

    侯霆满意的从金敖手中接过魂册。

    对于缉魂司的魂册。

    他渴望已久。

    有了这一卷魂册,不仅能够让他们斩魔司今后在对付恶魂、煞魂方面,更加得心应手。

    最重要的是。

    斩魔司中的铸刀使也能够通过对魂的进一步了解,做出更多研发。

    侯霆很清楚。

    恶魂在妖魔组织当中,占据着很重要的一环。

    尤其在情报的搜集和传递等方面,恶魂有着天然的优势。

    同时相对于恶兽和恶修来说。

    恶魂的击杀难度也更大。

    如果能研发出更多克制恶魂的东西,就能更好的打击这些妖魔组织。

    一旁的洪宇同样对魂册无比眼热。

    之前他就是对魂了解太少。

    又不忍心解剖小团子他们的魂体,才迟迟没有铸造出能够容纳魂的东西。

    如果可以从魂册上对魂进行更多了解。

    洪宇觉得自己还能研发出更多和魂相关的东西来。

    如今随着金敖交出魂册,对此次的事情才算有了一个交代。

    “既然老弟你平安无事,那我们也无需在此久留。”

    山承大师笑着邀请洪宇上飞舟。

    “洪宇,到我飞舟上来,你可是人级铸刀使,坐那种低品飞舟,会有损你身份。”

    侯霆在一旁淡淡讥讽道。

    他可是还记得山承大师之前嘲讽他的事。

    虽然他知道山承大师当时意在给金敖压力,但对方的那番话着实让他很不爽。

    说的就像他没能力灭了这处缉魂司一样。

    换做他当年的脾气。

    他才不会和金敖讲什么道理,直接先灭了这处缉魂司再说。

    对于侯霆的讥讽,山承大师不以为然的嗤笑道。

    “说的也是,老弟你好歹也是有封号的人,怎么能和那些连封号都没有的人同坐一艘飞舟,这确实有损你的身份。”

    “呵,有的人也就仗着一个大师封号,狐假虎威。这么多年了都还是五品,连四品的边都摸不到,真特么废物。这要换做是我,早一头撞死了,还能活在世上丢人现眼是我没想到的。”

    “呵……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老夫即将迈入四品,马上就是四品铸造大师,有的人真可怜,这辈子都无法获得封号,只能像个柠檬怪一样瞎嚷嚷。”

    洪宇目瞪口呆的看着互相冷嘲热讽的俩人。

    没想到这两位……

    竟然还存在着一些恩怨。

    好在他们现在仅限于口舌之争,还没有上升到打架的程度。

    可看着两人越吵越激烈,洪宇还真有些担心他们一言不合干起来。

    其余人对这两位的互喷都只能假装没听到。

    他们可不敢插嘴……

    洪宇唯有硬着头皮,向侯霆抱拳道。

    “部主,我有事禀报。”

    侯霆和山承大师这才停止了对喷。

    两人都哼了一声。

    别过头。

    互不搭理。

    就像两个小孩之间闹别扭。

    现在也就只有洪宇能暂时制止他们。

    “何事?”

    侯霆问道。

    “我怀疑……缉魂司之中,有人和妖魔组织相互勾结!”

    洪宇正色道。

    他的话语一出。

    侯霆的目中顿时就有厉芒闪烁。

    山承大师也都脸色一沉。

    人类当中,不乏存在一些和妖魔组织相互勾结的人,这类人,是最不可饶恕,最该死,最令人痛恨的。

    不管是谁,不管有什么身份,只要和妖魔组织勾结,都必然是死罪!

    洪宇的这句话,落在金敖耳中后,也让内心还是滴血的金敖,彻底炸了!

    “你够了!!”

    他双目赤红的怒视着洪宇。

    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近乎忍不住要扑向洪宇。

    他觉得自己都已经忍痛交出魂册了。

    这家伙却还在不依不饶,没完没了。

    这是真把他们缉魂司当软柿子,可以肆意敲诈了?

    “闭嘴!”

    侯霆喝斥了一声。

    他认真的看向洪宇。

    觉得洪宇并非是故意找理由来让缉魂司给出更多好处,而是真的发现了什么。

    “说说看。”

    洪宇点点头。

    目前他们的对话已经不像之前这些大佬交谈时那样,能让整个缉魂司都听到,不用担心会打草惊蛇。

    洪宇正色道。

    “之前我在渡源镇的时候,发现渡源镇那些小孩子之所以变成魂,主要是因为背后有妖魔组织控制了渡源镇镇长。”

    “而这个镇长其实只是个傀儡,他并不清楚妖魔组织背后的真正意图,但是他曾交代,等时机到来时,自然会来接手。”

    “当时我以为会是妖魔组织来接手,忽略了如果有人和妖魔组织进行勾结的话,那么来接手的……同样可能会是人类!”

    洪宇在被缉魂人带来缉魂司的路上,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实在是太巧了!

    自己才刚杀了那个被妖魔组织控制的镇长。

    没几天缉魂司的人就来了。

    虽然当时洪宇怀疑是那些离开镇子的镇民不小心泄露,但他始终觉得事情有些太巧了!

    如果缉魂司当中,确实有人和妖魔组织勾结,那么整件事情就很明朗了。

    “光凭这一点,你就指证我们缉魂司和妖魔组织勾结?”

    金敖咬着牙,竭力按捺着心头的怒火。

    他们缉魂司虽然一直被斩魔司压制着。

    但也不可能和妖魔组织勾结。

    “指证说不上,目前我只是怀疑。”

    洪宇摇了摇头。

    “要验证我的猜想是否属实,只需要审问当时那一批前往渡源镇的缉魂人,看他们是如何获取到的渡源镇有魂的消息,自然就能一清二楚。”

    洪宇的话音刚落。

    金敖就冷笑道。

    “可笑!我们缉魂司缉魂这么多年,侦测出这些镇子上有魂,有什么稀奇的?”

    “奇就奇在我刚杀了那个镇长,没多久你们的人就到了。”

    洪宇是不信这种巧合的。

    侯霆在听完后。

    也都点头表示赞同。

    认为洪宇的怀疑很合理。

    缉魂司虽然具有能够侦测魂的手段。

    但并非隔着遥远的距离就能做到。

    必须得在一定范围内进行侦测才行。

    通常缉魂司派出去的各个小队。

    就有在各处地方进行侦测的任务。

    但正常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对各个城镇,村庄进行侦测的。

    毕竟不是每个城镇、村庄都有魂。

    本身对城镇村庄进行侦测的这种举动,就不是一个正常的行为。

    况且北啸州有这么多城镇村庄,他们就这么巧侦测到了渡源镇?

    “既然有合理的怀疑,金敖,把人叫出来,一一审问。”

    侯霆直接说道。

    “先叫黎仲严吧,他是这次领头的,相信他会最清楚。”

    洪宇补充道。

    金敖紧紧握着拳头。

    内心感到无比憋屈。

    他的抗拒倒不是因为心虚。

    而是觉得没尊严。

    从来只有他们缉魂司欺负斩魔司。

    如今却不仅被斩魔司的人打了脸,还做出了赔偿,现在对方一句话,他就要对自己一方的缉魂人进行审问。

    从他加入缉魂司以来,就没有这么憋屈难受过。

    “怎么?心里有鬼?”

    侯霆见他迟迟没有行动。

    目光不由微微眯起,眸子中有寒芒闪动。

    给了金敖很大的压力。

    金敖知道自己如果不照做的话……

    指不定这位脾气不好的杀神,又要找借口动手了。

    他唯有咬着牙。

    抬手一挥。

    呼!

    顿时将缉魂司当中的黎仲严传送了出来。

    黎仲严一脸懵逼的站在那。

    十分茫然。

    “黎仲严我问你……”

    金敖阴沉着一张脸。

    让黎仲严有种好像自己做错了事情,要被收拾的感觉。

    “等等。”

    山承大师在这时开口,打断了金敖后面的话。

    他从储物手环中取出了一张符纸,将符纸贴在了黎仲严的脑门上,淡淡道。

    “这是老夫独创的测谎符,可以检测到一个人是否说谎。”

    一边说着,他挑衅似的看向侯霆。

    “其内蕴有大越王朝的些许意志,那些没有大越王朝意志加持的人,是铸造不出来的。”

    侯霆眉毛一挑。

    你特么欠喷是吧!

    神气什么!

    老子身上有一堆你这辈子都铸造不出来的东西。

    在这种时候,侯霆并不想和他吵架。

    默默将这笔账记了下来。

    洪宇对山承大师的这种测谎符很感兴趣。

    虽然贴上符纸后,看起来和僵尸片里面那种贴在僵尸额头的符纸有些像。

    但如果真能测谎,确实会有很大的用处。

    听山承大师的意思。

    这种测谎符需要有大越王朝的意志加持才能铸造。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铸造?

    “好了,你可以开始问了。”

    山承大师说道。

    金敖冷着一张脸,双眼紧紧盯着黎仲严,沉声问道。

    “黎仲严我问你……你们此次是如何得知渡源镇有魂的,如实回答!”

    黎仲严此时还有些发懵。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对于部主的提问,他不敢隐瞒,也不敢撒谎,恭敬说道。

    “……是陆震那个小队侦测到的,他们向我禀报后,我就带人过去了。”

    随着黎仲严的回答。

    贴在他脑门上的符纸,骤然散发出了一种淡蓝色的光芒。

    山承大师点点头。

    “他没有说谎。”

    洪宇目光一闪。

    黎仲严所说的陆震那个小队,也就是冯子辉的那个五人小队!

    经他这么一说。

    洪宇觉得自己基本已经可以肯定,就是这个小队,和妖魔组织有勾结!

    难怪在路上的时候,洪宇就觉得那四人时不时的向自己投来不怀好意的目光。

    当时洪宇以为是自己杀了冯子辉,这几个人怀恨在心。

    如今仔细一想……

    他们在意的,或许根本就不是冯子辉的死,而是自己身上的魂!

    “在来缉魂司的路上,他们四人是否有让你在路上直接干掉我?”

    洪宇骤然问道。

    黎仲严愣了下。

    下意识的看向部主金敖。

    “回答他。”

    金敖虽然很不爽,但也只能沉声道。

    黎仲严当下点了点头。

    “他们确实有过这个建议……但被我否决了。”

    当时无论是洪宇展现出的强大战力,还是他铸刀使和铸造师的身份,都让黎仲严不敢轻易动他。

    如今也证实了他当时没动洪宇的决定是对的。

    如果当时他听了那四个人的话,在途中对洪宇出手,不仅杀不了洪宇,他们自身反倒会折损很多人。

    同时事情也会闹的更大,更加难以收拾。

    随着黎仲严的交代。

    即使不用洪宇说。

    其他人也都意识到了这四个人很可能存在问题。

    “他们当时是如何向你禀报的?”

    金敖已经皱起了眉头。

    “陆震说他们无意中侦测到了一座镇子里面有很多魂。”

    黎仲严交代道。

    无意中?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个字眼。

    “哼!我们缉魂人通常都不会侦测镇子村庄,他们对一座镇子进行侦测,你难道不奇怪?”

    金敖冷哼道。

    “这……”

    黎仲严有些尴尬。

    他当时确实觉得有些奇怪。

    可他对这些缉魂人却是绝对的信任。

    因此并没有多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