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摊牌了,人级铸刀使!【万字爆发,求订阅!】-《我在斩魔司铸刀》

    和山承大师的飞舟相比。

    这艘出现的血色飞舟,不仅要比山承大师的飞舟更大,同时由这艘飞舟所散发出的浓郁血腥气息,还影响了这片天地。

    令整个天空都变成了血色。

    这艘血色飞舟就好似从尸山血海中飞出。

    透着狰狞和血腥,外围的众多尖刺,每一根都散发着浓郁的血芒,蕴含着惊天动地的力量。

    “血……血煞飞舟!!”

    金敖的脸色一片苍白。

    身躯哆嗦的更加厉害了。

    这是北啸州,唯一一个能带给他强烈恐惧的存在!

    即便面对斩魔部部主。

    他都不会如此。

    唯独对这位铸刀部部主……

    充斥着难以形容的恐惧!

    他清楚知道。

    当年的这位,绝对称的上是一个杀神!

    那时候由这位所掀起的那一场惊天杀戮。

    让他现在回想起来,也都仍然心底发悚。

    “为何……为何他会来?”

    金敖的内心泛起了强烈困惑。

    他清楚记得这位在成为铸刀部部主后,就已经修身养性,没有再踏出斩魔司一步。

    可如今……

    对方却亲自驾驶着血煞飞舟而来。

    似乎又成为了以前那个让无数人恐惧的杀神!

    轰!

    整个血煞飞舟悬浮在缉魂司上空。

    在这艘血煞飞舟到来的一刹那。

    所有缉魂司当中的缉魂人。

    眼前纷纷都浮现出了一幕血腥可怕的场景。

    在一片堆满尸体的战场中。

    正有一道身影,在疯狂的进行杀戮。

    地面尸体堆积成山,血流成河。

    他们就像是这片战场中,卑微弱小的爬虫,瑟瑟发抖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他们的灵魂就像是被烙下了阴影,眼前的画面,仿佛成为了他们内心深处,最恐惧的画面。

    “噗!”

    众多缉魂人纷纷口中吐血。

    神色瞬间就萎靡下来。

    目中还残留着恐惧。

    洪宇这次却没有受到影响。

    不过他同样感受到了那股浓郁至极的血腥气息。

    这艘血煞飞舟不仅是要比山承大师的青色飞舟大,飞舟上面的人,也比山承大师那边少。

    仅仅只站着两道身影。

    身穿血色战衣的铸刀部部主侯霆,在到来后,第一时间并没有看向下方的金敖,反倒是看向了一旁青色飞舟上的山承大师。

    “你来干什么?”

    他的语气有些不善。

    “哼!”

    山承大师一声冷哼,直接没搭理对方。

    “问你话呢!”

    侯霆的脸上呈现出怒意。

    山承大师一旁的辛庆赶忙说道。

    “拜见侯部主,我和山承大师是一起来救洪宇的……”

    有关这位铸刀部部主的传说,他也听说过。

    未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赶紧先说清楚。

    辛庆多少也能猜到,这位铸刀部部主很可能和他们一样,都是来找缉魂司要人的。

    毕竟洪宇可是他们斩魔司的人。

    只是竟然连这位铸刀部部主,也都亲自为洪宇而出面,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

    “哦?”

    侯霆同样对山承大师竟然会来救洪宇而感到诧异。

    哼了一声。

    “我铸刀部的人,我自己会救,何时轮到你来救。”

    其他人对于侯霆这位杀神充满了恐惧。

    山承大师却完全不怕他。

    “等你救?就你这磨磨蹭蹭的速度,还等你救?驾驶着一艘四品飞舟,却还没我的五品飞舟快,丢不丢人啊!”

    “废话!你特么出发点和我一样么!”

    侯霆一瞪眼。

    眼看着两人就要在这里吵起来了。

    “咳……”

    侯霆身旁的董靖连忙咳嗽一声。

    忍不住低声道。

    “部主,咱们还是先救洪宇吧。”

    另一边的辛庆也连忙向山承大师低声道。

    “大师,救洪宇要紧。”

    俩人相互狠狠瞪了彼此一眼。

    为了救人,暂且休战。

    侯霆神情冷漠的睥睨着下方金敖,淡淡开口。

    “姓金的,还不赶紧放人?”

    金敖怔怔的看着上方这位让他心神恐惧的杀神。

    全然没想到对方竟然也是为了洪宇而来!

    这特么是捅马蜂窝了吗!

    金敖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以山承大师和辛飞阳的身份,能够特地赶来救洪宇,就已经很让他震惊了。

    没想到连这位铸刀部部主也都亲自出面。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虽然金敖对侯霆这个杀神充满了恐惧。

    但在关乎缉魂司脸面的大事上。

    他还是强忍心中恐惧。

    咬牙抱拳说道。

    “侯……部主!你们这个铸刀使,无故击杀我们缉魂人在先,正所谓一命偿一命……”

    他话还没说完。

    上方的侯霆就笑了。

    “行啊,都敢这么和我说话了,看来你们缉魂司这些年,确实是膨胀的过头了。既然如此,没什么好说的,开战吧!”

    侯霆的话语一出。

    金敖的神色顿时狂变。

    他可以为了缉魂司的脸面,咬牙和山承大师开战。

    但是却怎么也不敢和侯霆开战!

    这位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跟他开战……

    怕是整个缉魂司都要被他屠杀殆尽。

    “侯部主,你不能这样!!”

    金敖说话的腔调都变了。

    “再怎么说,我们缉魂司司主,也是你们斩魔司司主的师父,你不能这样对我们……”

    他是真的怕!

    都不得不把缉魂司司主搬出来。

    对此。

    一旁的山承大师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金敖,你怕个蛋啊,跟他干就是了!我就不信他能一个人灭了你们缉魂司,放心,我绝不会出手帮他,他不可能灭得了你们。跟他干就是了,狠狠打他脸。”

    同时山承大师还不忘嘲讽侯霆。

    “就只带了一个人来就一副要灭别人整个缉魂司的样子,不知道狂什么,有本事你灭一个,你灭一个我看看!”

    山承大师的话语一出。

    金敖急的都快哭了。

    大师你能别说话吗!

    不带这么坑人的啊!

    你这是要我死啊!

    偏偏侯霆对山承大师的嘲讽十分在意。

    其眉毛一扬。

    左脚抬起,朝着下方的血煞飞舟轻轻一跺。

    嗡!

    整个血煞飞舟为之一震。

    巨大的飞舟上,迅速浮现出众多的血色铠甲,数量之多,密密麻麻,瞬间就占据了整个飞舟。

    这些血色铠甲,每一件都散发着刺眼的血光,扩散出强大的气息。

    而在这些血色铠甲出现后。

    血色铠甲当中,便开始有白色的尸骨形成。

    使得飞舟上,刹那间就形成了一支庞大的血铠骷髅军!

    侯霆抬起右脚。

    再次于飞舟上一踏。

    这每一个穿着血色铠甲的骷髅手中,纷纷都多出了一把兵器。

    或是长枪,或是刀剑,或是斧锤。

    最恐怖的是。

    不管是血色铠甲,还是这些兵器,全都是堪比五品的战兵!!

    这赫然是一支……

    五品的血铠骷髅军!!

    咕。

    金敖艰难的咽了咽干涩的喉咙。

    冷汗从额头上流淌下来。

    虽然很早以前,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位杀神的恐怖。

    但他所知道的是其本身的强大战力。

    而并非这种……

    轻易就形成一支五品血铠骷髅军的可怕!

    像侯霆这样的四品铸刀使,已经能够做到一个人,就灭掉一方势力!

    眼下不光是金敖感到心惊胆颤。

    辛庆同样也觉得头皮发麻。

    他觉得像侯霆这样的恐怖存在,如果要灭他们飞盾城……

    他们肯定也只有覆灭这一个下场。

    唯独山承大师,完全不以为然。

    嘴里还在说着。

    “金敖别怂!他这些骷髅军中看不中用,你们缉魂人一个就可以打他们一百个,跟他干就完事了!”

    金敖欲哭无泪的看着山承大师。

    “大师,你别玩我了……我玩不起啊。”

    “玩不起?”

    山承大师嗤笑。

    “我没看出来啊。你们不放人,不就是要玩么,怎么就玩不起了?”

    “大师,侯部主,我求你们讲讲道理吧……”

    金敖一副快要给他们跪下的样子。

    “如果今天被杀的人,是你们这位铸刀使,而杀他的人,是我们缉魂人,难道你们也能就这么算了?”

    “自古以来,杀人者偿命,如果仗着背后有人撑腰,就胡作非为,肆意杀戮,那和妖魔有什么分别?”

    金敖知道如今只能和他们讲规矩,讲原则了。

    不管是侯霆还是山承大师,在大越王朝都有着极高的地位。

    而地位越高。

    他们就越是需要遵循一些规矩。

    不可能为所欲为,想怎么就怎么。

    有时候身居高位,反而受到的限制就越多。

    只是金敖话语刚出。

    “可笑!”

    站在血煞飞舟上的董靖立即喝斥道。

    “你也有脸和我们讲规矩?你们缉魂人试图羞辱洪宇在先,被其反杀,现在却说他是胡作非为,肆意杀戮,你堂堂一个部主,睁着眼睛说瞎话,你还有脸和我们讲规矩?”

    金敖眉头微皱。

    这要是换做平时,一个小小的统领敢这么和自己说话,他早就一巴掌拍死了。

    但在现在这种形势下……

    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这件事,我们在场的所有缉魂人都可以作证……”

    他只能继续跟对方“讲道理”。

    “废话。”

    董靖此时才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

    他的脾气本就暴躁。

    对方这么无耻的污蔑扭曲事实,已经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

    “你们缉魂人想扭曲事实,自然全都这么说,怎么不去找那些渡源镇的镇民作证?”

    “那些镇民不想自己孩子的魂被缉拿,他们和那个铸刀使本身就是一边的,自然是会向着他。”

    金敖摇头。

    位于缉魂司内部的范音白虽然看不见外面的场景,但双方之间的对话,他们都可以清楚听到。

    这不禁让她暗自松了口气。

    还好她之前想到了扭曲事实的对策。

    否则在他们一方理亏的情况下,被这些大佬上门一要人,那肯定只能乖乖把人交出去。

    如今双方各执一词。

    若是侯霆强行动手。

    那么过错就会在侯霆那里。

    就算他们这次不敌。

    被侯霆把人强行带走。

    事后闹到了双方司主那里,事情的过错也会成为斩魔司的错!

    到时所有人所关注的,只会是侯霆仗着其修为,蛮横无礼的来大闹缉魂司。

    这对于斩魔司本身的口碑,以及他们想要的人心,也都会受到影响。

    而缉魂司在这件事情当中被洪宇所打脸的情况,就会弱化很多。

    虽然也会有一些影响,但会被更大的关注点所覆盖弱化。

    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了。

    然而不管是金敖还是范音白都没有想到……

    在他们以为这件事情会各持一词,陷入罗生门的情况下,董靖却开口说道。

    “要查清楚这件事,并不难,只需通过‘灵月’查看,一切自然一清二楚!”

    “灵月?”

    金敖心中一凛。

    抬头看向了上方虚无,常人所无法看见的一轮金色圆月。

    他们都很清楚。

    大越王朝之所以用“大越”为名,正是因为大越王朝的天空中,存在着一轮灵月。

    准确来说,大越王朝,其实应该是叫‘大月王朝’!

    灵月。

    既是大月王朝的象征、图腾,也是大越王朝的意志!

    唯有踏入八品以上,才能看到灵月的存在。

    同时这轮灵月,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眼睛,俯瞰着大越王朝的每一处。

    这也是斩魔司……

    没有成立任何情报部门,但是却能获取各种情报讯息的秘密!

    天空中的灵月,就是他们掌握情报的最大利器!

    但凡什么地方有妖魔恶煞出没。

    他们皆能通过灵月,获取讯息。

    当然。

    灵月也并非能够看见所有地方,所有事情。

    像那些妖魔组织,就存在着能够屏蔽灵月的手段。

    否则无论这些妖魔组织如何藏匿,都可以通过灵月找到它们。

    同时灵月通常只能看到大概的情况。

    并不能清晰到每个人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它都知道。

    这也是洪宇他们每次得到的任务讯息,都不完善的原因。

    因此对于董靖如今提出的以灵月来回顾当时的情况,所有人都觉得荒谬。

    即便是山承大师也都摇头。

    他们虽然可以通过灵月看到当时的情况。

    但最多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大概。

    看不清具体。

    最重要的是……

    本身以灵月进行观看就是很难的一件事。

    更何况还是回顾曾经发生过的事,其难度更是无比巨大。

    即便是山承大师和侯霆,也都无法做到。

    需要耗费很大的代价,去请那些【观测师】才行。

    这个看似行不通的方法,却只有董靖和侯霆知道当中的关键。

    “不错!只需通过灵月查看,一切都能一清二楚!”

    侯霆赞同点头。

    “在正常情况下,自然是看不清楚的,尤其还是回顾曾经,画像只会更加模糊。”

    “但如果当时在场的人之中,有具备大越王朝意志加持的人,那么就能使画像清晰,甚至连一些对话都可以听到!”

    侯霆话语一出。

    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大越王朝意志加持的人?

    他们都知道。

    通常只有两种人能够获得大越王朝的意志加持。

    一种是在大越王朝具有职位,且还得是较高的职位。

    即便是斩魔司和缉魂司部主这种职位,都没有大越王朝的意志加持。

    必须是像国师,神将,这种高职位,才能获得大越王朝的意志加持。

    职位越高,获得的意志加持也就越多。

    另一种,则是像山承大师这类获得封号的人。

    如今侯霆的话明确表示了当时在场的人里面,就有具备大越王朝意志加持的人。

    这就让众人的内心,纷纷有了一道猜测。

    “难道……”

    山承大师瞳孔一震。

    “没错。”

    侯霆傲然一笑。

    “我们铸刀部,这次出了一位人级铸刀使!”

    侯霆的话语就像是一枚重磅炸弹,在所有人的脑海中轰然炸开。

    让他们全都愣住了。

    即便是山承大师,也都猛吸了一口气,脸上满是骇然。

    他虽然知道洪宇在铸造方面天赋惊人。

    但也没想到洪宇竟然这么快就获得了封号!

    人级铸刀使虽然是铸刀使的封号之中,最低级别的封号。

    但能够在十品就获得这个封号的铸刀使,在整个大越王朝都没几个。

    当初即便是见识到了洪宇的惊人天赋,山承大师也都没有将他往人级铸刀使上面去联想。

    实在是人级铸刀使的封号,绝非那么容易就能拿到的。

    “人级铸刀使!!”

    金敖也同样被这个消息震惊的难以复加。

    在震惊之余,他也逐渐明白了为什么对方能够和山承大师称兄道弟,为什么能够和辛飞阳成为挚友。

    为什么能够让侯霆这位铸刀部部主,亲自出面来救。

    可以说……

    斩魔司方面对于这种封号铸刀使的重视程度,是绝对不亚于他们缉魂司对脸面的重视程度。

    位于缉魂司内部的范音白和姜悦生,此刻也都瞪大了双眼,大脑一片嗡嗡响。

    虽然觉得无比震惊。

    但仔细一想,似乎也合情合理。

    如果不是人级铸刀使……

    怎么可能会让这么多大佬来救!

    “人级铸刀使……”

    范音白低声喃喃。

    大脑在刹那间都出现了当机,一片空白。

    “完了!”

    “这下全完了!”

    她颓然的瘫坐在地上。

    对方是人级铸刀使,那他们扭曲事实的对策,自然就没用了!

    只要请那些【观测师】进行观测。

    对方有大越王朝的意志加持,便能够使画像清晰起来。

    到时就会清楚看到是冯子辉试图羞辱洪宇在先。

    洪宇只是合理反杀。

    试图羞辱一个既是铸刀使,又是铸造师,还是具有人级封号的超级天才。

    就算洪宇没有当场杀他。

    事后他也得死!

    这一刻。

    不管是范音白还是金敖,都有一种想鞭尸冯子辉的冲动。

    你特么惹谁不好,偏偏要惹一个这样的存在!

    金敖虽然并不知道事情的真实情况。

    但以他对这些缉魂人行事作风的了解,也差不多能猜到一个大概。

    再加上如今察觉到范音白等人的神情举止后。

    他知道……

    这件事情,已经无力回天。

    “想不到我缉魂司的脸面……竟然会毁在一个铸刀使手上!”

    金敖身躯发颤。

    内心充斥着强烈的不甘。

    可他明白,在他们本身就理亏的情况下,若是还坚持不放人,那侯霆可就有杀他们的理由了。

    金敖颓然一叹。

    整个人一瞬间像是苍老了十多岁。

    他抬起手一挥。

    呼!

    缉魂司内部的洪宇,顿时凭空出现在了楼顶上。

    在见到洪宇安然无恙后。

    山承大师等人都松了口气。

    早前山承大师一来就发出怒吼,就是想先震晕那些缉魂人,防止他们对洪宇出手。

    他不怕缉魂司不交人。

    就怕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