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宗主!快逃!-《我的蒸汽大明》

    秦家在城外的别院并不大,只是两进的小院。

    虽然比平常百姓家是大了许多,但是对于莫叙和燕涧这两位宗师来说,真的只能算小而别致。

    他们拉着小翠,借着夜色的遮掩,悄无声息的就摸进了院子里,直奔后院的正房而去。

    一路上,略过的门房奴仆,全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身影。

    不言宗的功法,在敛息和潜行这一块,是真的非常好用的。

    当年,在华夏大地处于藩镇混战或者诸侯并起,逐鹿中原的时期,不言宗还曾经大胆的派弟子潜入过某些偏居一隅的割据势力之主王宫刺探情报。

    最过分的一次,在五代十国时期,不言宗曾经臣服过南唐。

    在南唐国主的要求下,潜入过南汉的皇宫,刺杀当时的南汉国主。

    只不过虽然南唐只是一个割据王朝,但是人家怎么说也是正儿八经立朝称制的正规国家,不是什么草台班子。

    南汉也有武林门派为其效力,自是挡住了这次刺杀。

    也因为这次刺杀,本就性格残暴,屡诛大臣、兄弟的南汉中宗更是大怒,全国搜剿不言宗的势力,令不言宗在南方的弟子大损。

    也是至此之后,不言宗才彻底不再掺和皇室之事。

    宋主一统天下后,不言宗倒头便拜,从此之后一直恪守中立,不接任何针对朝廷的委托,并且听从朝廷调派。

    最近四百年,不言宗都再没有刺探过任何官府驻地。

    不过他们一身的功夫,还是没有落下的。

    当年既然能悄无声息的摸进南汉的皇宫。

    那现在莫叙和燕涧带着小翠摸入一个寻常富户的别院,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哪怕,可能这个别院里有汪蔓秘密培养的合欢宗弟子。

    但是再强,能强过两个专门玩潜行的先天宗师?

    几乎畅通无阻的,他俩就带着小翠,摸到了后院正房外。

    看着早已经熄灯歇息,一片漆黑的正房。

    莫叙熟练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竹管,正想要戳破窗纸,往里头吹用曼陀罗花做的迷烟,让里头的人睡得更死一点呢。

    结果一抬头,看到的却是几块透着翠绿色,非常清亮的琉璃窗面。

    “卧槽,狗大户,别院的窗户都用琉璃?”莫叙一脸无语。

    琉璃这玩意可和玻璃不一样,在大明玻璃现在是越来越便宜了,普通百姓都可以花钱买个玻璃杯装水喝。

    嗯,虽然因为玻璃易碎,百姓们是看不上这玩意的,只有有钱人才爱用。

    但是比起玻璃,琉璃这玩意可贵多了,大多都是用来做珠灯、珠屏、棋子、帐钩、枕顶等小物件。

    寻常富家都舍不得用琉璃来给自家房子做窗户,一扇窗户用的琉璃够做上百珠灯了。

    能在自家主宅的主屋用几块琉璃窗面,都算是财大气粗,颇能享受生活了。

    在偶尔住一住的别院都搞琉璃窗面?

    奢侈!

    这秦家的家主也太宠爱这个续弦了吧?

    莫叙在心里暗念,八成彭大人的猜测是真的,这个杨素的身份绝对不对劲!

    没办法,窗户行不通,那就找门缝呗。

    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

    不言宗的这种迷烟,并没有神奇到让人一闻就倒的程度。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这种东西。

    利用曼陀罗花做的迷烟,只是能够让原本就睡着的人,睡的更加沉一点而已。

    而且得吸够足量才行。

    琉璃做的窗户密闭性很好,这样也能确保屋子里的人能吸足迷烟。

    莫叙在外头找了一番后,硬是没有找到什么适合的位置插竹管。

    无奈之下,他只能趴在地上,利用地上细小的门缝,勉强将竹管插了进去,狼狈的往里头吹迷烟。

    “呼————”

    一阵轻于空气,无味的白烟,通过门缝被吹入了屋子内。

    但是,就在莫叙以为计划成功了,接下来就可以等待药物作用起效后,进去验明正身的时候。

    一声娇叱声,从屋内传出。

    “谁!”

    轰的一下,正房那扇被关上的正门,被从内而外的轰开。

    汪蔓的心腹曾雪薇,警惕的探出了半个身子,一眼就看到了躲在门口墙根的莫叙、燕涧还有小翠三人。

    她是认识燕涧的,曾经看过他的画像。

    更认识贴身跟着燕清波的丫鬟小翠!

    当看到他们二人后,曾雪薇马上就明白了,宗主暴露了!

    “不好!”

    “宗主,此地已暴露!”

    房间内,汪蔓早就被这动静给惊醒了,从床上一跃而起,摘下床头衣架上的外衣往身上一披,便果断的想要破窗而跑。

    然而。

    包围住秦家别院的锦衣卫也不是吃素的。

    在这个安静到狗叫都可以迎风传三里的深夜,正屋这边的动静,已经足够让华平安注意到了。

    “攻入秦家别院!”

    “不许放过任何一人!”

    “冲!”

    一百锦衣卫的校尉,立马扛着武器,直接呈圆形包围圈,往秦家别院里围剿!

    没有披重甲的盾斧手和火枪兵们两两接力的直接翻墙进入院内。

    那三十个蒸汽重甲兵更加过分,直接凭借着过硬的身体素质,将秦家别院的外墙撞出个人形大洞,破墙而入。

    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是惊醒了秦家别院内的下人奴仆们。

    一个个衣裳都来不及穿整的下人满脸惊慌的从房间里跑出来,不知道出了何事。

    当他们看到全副武装的锦衣卫时,立马就腿发软的倒在了地上,根本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动作。

    甚至就连询问都不敢多问,生怕因为自己的多嘴,而小命直接就交代在这。

    一个个下人和奴仆被驱赶到了院子中央,集中被一伍荷枪实弹的火枪兵和盾斧手看守着。

    其他九十个锦衣卫校尉,则在华平安的带领下,加快脚步往正堂方向走去。

    看到匆匆赶来的锦衣卫,一脸焦急的小翠连忙指着屋顶上打成一团的四人,对华平安喊道:

    “华千户,那两个女的就是宗主和传功长老曾雪薇!”

    “快抓住他们!”

    就在汪蔓想要跳窗逃跑的时候,眼疾脚快的燕涧和莫叙凭借着不言宗那快人一筹的轻功,还是拦住了她。

    但是汪蔓的武功甚是了得。

    在曾雪薇的不断配合干扰下,汪蔓不但能以一敌二,而且隐约之间还占据了上风!

    要不是出身不言宗的燕涧二人在轻功方面堪称冠绝武林,如同两条泥鳅一样奋力缠住了汪蔓,差点就让她脱身逃走了!

    现在眼见着华平安带人来了,他俩连忙怒吼道:“快来帮忙!”

    五个重甲兵立马用力一踩地面,一跃就冲向了正在缠斗的四人。

    “啸——”

    “轰——”

    几乎有半人高的巨斧和重锤呼啸着破风袭来。

    被燕涧和莫叙缠着的汪蔓实在是难以再分心抵挡加入战场的这五个重甲兵了。

    一直守卫在汪蔓身边,不断帮她骚扰莫叙二人的曾雪薇眼中悲怆之色一闪而过,奋力往前一扑,挡在了汪蔓的身前,用肉体硬憾下了五个重甲兵袭来的重击。

    砰的一声,曾雪薇就浑身被砸的血肉模糊,裹着汪蔓向后撞去,重重的撞到了地面上。

    “噗——”

    一大口带着浓浓咸腥味的血,从曾雪薇口中喷出,尽数喷到了汪蔓脸上。

    抬起沉重的眼帘,曾雪薇用尽最后一口气,颤抖着嘴唇对汪蔓说道:“宗主,快逃...”

    话音刚落,曾雪薇便彻底咽了气。

    哪怕汪蔓再冷血,再无情,面对心腹用命救自己,吐血而亡于自己怀中,她也难忍悲愤之情。

    “逃?”

    “往哪里逃?”

    华平安狰狞一笑,一挥手,三十重甲兵便齐步向汪蔓冲去。

    天上地下,再无一处是她可逃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