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我中了那小儿的奸计了!-《我乃世间唯一仙》

    王家,近来遭到了重大打击。

    原本寄予厚望的,售价一百二十文的畅销书,还没卖多少,满城就出来了五十九文的竞品。

    价格低也就罢了,关键是,印刷质量,完全被人家吊打!

    后果嘛?

    不言而喻,一时之间,退货如潮。

    个别店铺的掌柜,态度强硬,一开始不愿意退货,还遭到了‘臭鸡蛋’、‘烂菜叶’攻击,差点连店铺都给打砸喽!

    那叫一个惨字了得。

    ……

    “……老爷,这可如何是好?”

    周福焦急问道。

    “呵,想以本伤人?这是哪个蠢货,想出的主意?”

    王庆南冷哼:“我就是做印刷这行的,还能不清楚嘛?这般的一本书,成本七十钱,已经是触了底……而对方五十九钱售卖,批发价还会更低,那是在赔本和咱们闹别扭。”

    “老周,你放心,他们一定没多少存货,蹦跶不了两天。”

    王庆南思索了下,定计道:“这般,我再给他们添上一把火。咱们旗下的‘状元坊’书铺,暂时关门停业,出动小二,去那些书铺中抢购。”

    “不就是五十九钱嘛?吃!给我往死里吃!”

    “我就不信了,他们能有多少存货,等到他们存货消耗干净的时候,就是咱们‘状元坊’重新开门,大赚特赚的时候。”

    “哎,老爷这……”周福想要劝阻。

    “老周,你不需要质疑我的决定,直接照做就是!”

    “哎!”

    周福只能无奈离去。

    ……

    王庆南的计划很好,不过,却是失算了。

    任凭‘状元坊’旗下的小二,如何抢购,那些书铺,都是喜滋滋地敞开供应,来者不拒。

    察觉到不对。

    周福派人,去调查了一下,发现有大量的新书,一大车、一大车地拉往城中各大书铺,泄洪般批发。

    而且,‘状元坊’旗下的各个书铺掌柜,也开始急了。

    连续一天多都没有生意,门可罗雀,这可如何是好?

    店面的租金,这只是小问题,关键是:看着别的一家家书铺,生意火爆,从自家碗里,抢走市场的大块份额,这才是最要命的。

    完全不能忍啊!

    ……

    “……老爷,对方的存货,完全没有底儿似的;咱们下面的书铺,又被抢走了大量份额。”

    “如果说,这些还是未来的麻烦,那当前最要命的就是:购买书稿、积压存书,以及之前去其它书铺抢书,这种种操作,已经严重挤压了咱们‘状元坊’的现金流。”

    周福面色忧虑:“再不想想办法,这个月的工人工资,以及欠造纸坊、各家材料商的货款,都包不住了。”

    “什么?!”

    王庆南老爷子闻言,这下,终于坐不住了。

    他来回踱了两步,最终,艰难开口:“让下面的书铺开门吧!将那些存书,以五十九文的价格,先卖一部分,收回一部分现金……”

    “哎,我这就去。”

    周福叹息一声,匆匆离开了。

    ……

    于是。

    ‘状元坊’下辖的各大书铺,开始赔本甩卖,降价到五十九文,和其它书铺价格齐平。

    可即使如此,依然买者寥寥。

    ——质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人家那些书铺,营销玩的花啊,什么‘买三送一’、‘满一百钱减十、满一百三减十五’、‘达到二百钱,即可抽最高一百两银子的大奖’……简直是五花八门。

    没办法。

    ‘状元坊’只能将昨日抢购的存货,以五十九文的价格,再给原价销售出去,同时又拾人牙慧,效仿其它书铺的销售套路。

    如此,才让店中的生意,稍微有了一点起色。

    但。

    就在这时,那些其它书铺,又降价了!

    ……

    “……那些书铺简直不当人子,直接从原来的五十九钱,降到了三十九钱,听说批发成本,更是只有二十钱。”

    周福六神无主:“老爷,这可如何是好啊?”

    “欺人太甚!简直欺人太甚!这是恶性竞争,哄抬物价……”

    王庆南气得胡子直抖。

    好一会儿。

    他才勉强平静下来:“算了,这个价格,已经跌破成本价太多,咱们跟着降下去,非得亏死不可。”

    “不跟了,咱们另辟出路。”

    “这般,”

    王庆南紧皱眉头,思索了下一下,道:“城中不是有外地行商嘛?咱们看看,能不能把货出给他们……如果不行,那就自己组织商队,卖到其它城池。”

    “还有,这些话本,就不要再印刷了,立刻停下,然后,尽快去接一些别的订单,拿到押金。”

    “先堵住咱们当下的现金流缺口,这个最重要,其它的可以慢慢来。”

    “哎!”

    周福答应一声,飞快去了。

    ……

    中午时。

    周福慌慌张张,回来禀告:“大事不好,老爷,大事不好了!”

    “到底怎么回事?”

    王庆南心下一个咯噔,急切地上前两步,抓住周福的手腕问道。

    “是这样。”

    周福定了定神,开口回答道:“您不是说,去将咱们的书,处理给那些外地行商吗?”

    “但,那‘仙人坊’的人,恶意竞价,咱们出五十九文,他们就出三十九文;咱们出三十九文,他们就出二十文……”

    “这个不成,我就打算,咱们自己组织商队,去其它城池卖书,可照样被盯上了。咱们去哪,那‘仙人坊’的商队,就跟在后面……”

    “不只这个,您说的接外面的印刷订单,这生意,也被‘仙人坊’以极低的价格,给抢走了。”

    “等等,什么‘仙人坊’?你给我说清楚!”

    王庆南心头一跳,突然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哦,‘仙人坊’,就是那位苏真人开的一个大型印刷坊,现在,就交给朱富贵打理。”

    周福犹豫了下,又补充道:“我听外面的传闻:那‘仙人坊’的印刷机器,被苏真人的法术加持过,无需雕版,无需油墨,将纸放进去即可印刷。”

    “而且,还印刷得又快又好……据说,那些超低价的《天龙八部》、《画皮》、《西游记》之类的话本,就是这般印刷出来的。”

    “‘仙人坊’也就是凭这个,才抢走了咱们的大量老客户。”

    “仙人坊?!仙人坊?!仙人……我就知道,果然是他,那个姓苏的!”

    到了这时,王庆南哪里还能不明白?

    “计策!这都是计策!我中那小儿的奸计了!”

    他咬牙切齿,脖子上一阵青筋突兀,只见:气得只见吐气,不见吸气。

    “苏……姓苏的……他……这是……要逼死我啊!”

    王庆南捂着胸口,脚下一个踉跄,突然眼睛一翻,径直栽倒了下去。

    “老、老爷!”

    周福悲戚喊着,连忙上前,一把将王庆南扶住。

    下人们闻声,顿时蜂拥而来。

    “老爷怎么了?”

    “啊,不好,老爷晕倒了!”

    “大夫!快,快去请大夫哪!”

    ……

    王庆南昏倒,王家上下,一片兵荒马乱之时。

    周福却悄无声息地溜了,等回到自己房间,他脸上的悲戚之色,宛如变脸一般,竟然瞬间消失不见。

    “树倒猢狲散,树倒猢狲散哪!我老周,也是时候跑路了,不过,”

    他眸光一闪:“在跑路之前,还是要顺手牵羊,多带走一些资本……只是,一些真正的好东西,王庆南那个老东西,却是藏得紧……或许,要演一场戏才行……”

    ……

    通天客栈。

    “王老爷子气晕了?”

    苏木摇头笑笑:“想必,这次的教训,足以令王家记忆深刻了。”

    “那是。”

    朱富贵在一旁,赔着笑道:“这次,王家入了套,连番亏损,流动资金恐怕都所剩无几,多半要周转不灵,即使不完蛋,也会伤筋动骨……”

    “不过,咱们可是大赚了一笔。”

    他说着,取出一沓银票:“苏真人,这是六千两银子,近两日的净利润,您请收下。”

    “嗯,做得不错。”

    苏木微微颔首,收起银票,旋即,手心金光一闪,取出一竹篮家园果子。

    “此物予你,便作为犒赏吧!”

    “这是……灵果?!”

    朱富贵一见,瞬间瞪大眼睛,脸色狂喜。

    ——作为一个想抱大腿的,他对苏木的消息极为关注,自然是知道灵果的。

    “多谢苏真人,多谢苏真人!”

    他连声道着谢,心中大呼值得,没有白费这一番心思。

    “行了,你退下吧!”

    苏木摆摆手。

    他看出来了:朱富贵讨好自己,很大一部分原因,出于功利,但也不在意。

    毕竟,这世上,有谁……能真正的无欲无求呢?

    ……

    张家。

    “高!真是高啊!偌大一个王家,竟然这么快,就被逼到了绝地……”

    张金复盘‘书铺厮杀’的始末,发出一声赞叹。

    “是啊,爹,多亏您明智,没有和那位苏真人真正对上……不然,这王家的今日,就是咱们张家的明日哪!”

    张焱说着,也是深感庆幸。

    “王家落到这个境地,虽然有一大半原因,是那王老爷子的愚蠢、自负……但,你说得也不错。”

    “咱们张家,即使比王家强上不少,也经不起那位苏真人的惦记……”

    张金唏嘘感叹道:“倒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那位苏真人的手段,往往超出常理,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就如:那神奇的印刷坊,事先,谁能想得到呢?”

    “是这个理儿,爹,你说到我心头去了。”

    张焱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旋即,开口问道:“那……爹,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

    张金不假思索:“自然是:对王家落井下石,补上最后一刀,向苏真人示好了!”

    “焱儿啊,我这么和你说:王家现在,就像是一头载满货物、到达了极限的骆驼,只要加上一根稻草,就能将它压垮了去。”

    “而那根稻草,就是:订单违约的赔偿、书铺的店面房租、纸墨等原材料的货款,以及:那些工人的工钱……”

    他哼了声:“如果是平常,这些对王家,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放在今天,王家现金流耗竭的今天,就这一手,就足以一击致命!”

    “我明白了。”

    张焱明悟点头:“我这就鼓动那些人,去王家讨账……”

    “哦,对了,”

    他说完,本来正准备走,却突然又想起一件事:“爹,我还收到一个消息:王家一个名叫周福的老奴,曾在瑶光阁袭击苏真人那位,准备跑路了……”

    “哦?”

    张金皱起眉头:“此人袭击过苏真人,还能活到今天?”

    “是这样,”

    张焱解释道:“我听说:当初,那个周福,和苏真人只过了两三招,就落荒而逃了……而苏真人,或许是顾忌其它人,也或许是不大瞧得上对方,就没有去追……”

    “不过,”

    他补充道:“这个周福,很受王庆南的信任,武功似乎也非常高……”

    “原来是这般。”

    张金了然地点点头:“武功非常高的话,这种人……”

    他喃喃着,脸色一狠:“此人,你就不用管了,我让你于叔带着人去吧,务必要一击必杀!”

    “哎,爹,您心里有数就行。”

    张焱闻言,答应一声,飞快下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

    本来,王家都到了岌岌可危的边缘。

    张家再一出手,补了一刀,顿时,直接将王家打入地狱。

    各种供货商、违约的客户、做工的工人……被鼓动起来,一齐讨债,包围了‘状元坊’的印刷厂、书铺。

    由此,造成‘状元坊’旗下的印刷坊停业,书铺关门。

    可,问题的根源在于:王家的现金流中断,即使如此,也解决不了问题。

    相反。

    这些讨债的这么一闹,只会让张家的形势,更加恶化。

    却说:

    这些讨债的,在‘状元坊’旗下的印刷坊、书铺,要不到债,怎么办呢?

    有心人引导下,他们冲击到了王家。

    本来。

    这种情况下,王庆南应该出来主事,安抚各路债主,许下承诺,逐个击破。

    可他此时,恰恰被气昏了。

    而王钰,也是受了重伤,整天半睡半醒。

    至于周福?

    这人表面忠心,心中却另有想法,自然不会卖力,反而,因为一些小心思,有意无意地拖后腿。

    由此就造成,王家没有一个能作主的,错过了解决事情的最佳时机。

    甚至。

    这个时候,还有人落井下石,放出流言,说:‘王家父子自知回天乏术,已经卷铺盖跑路了’。

    如此种种因素下,事情持续恶化。

    那些债主们,要不到账,岂肯善罢甘休?

    扔臭鸡蛋、烂菜叶,这些只是寻常,甚至,还有在王家大门上泼粪的。

    ……

    一时之间。

    王家从一个颇有名声的家族,成为了西宁城中的笑柄,为茶馆酒楼的好事者,所嘲讽嬉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