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这是要对王家赶尽杀绝啊!(超大章1W字)-《我乃世间唯一仙》

    曹寅是个书铺的掌柜。

    书铺名叫‘文墨轩’,是个小书铺,也就挣口饭吃,能顾得住一家人衣食,偶尔一旬半月,能加一顿肉吃。

    可不要小瞧这点,这已经超越了西宁城中八成以上的人。

    要知道:西宁城中,足足有五六成的人,每日庸庸碌碌,却挣不到什么钱,饭都不敢敞开了肚子吃。

    ——这个时代,就是如此,一两成的人,掌握着八九成的社会财富,西宁城自然也不例外。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不事劳动,却手握大量财富,锦衣玉食;底层之人,整日忙碌,却食不果腹。

    每当苦了累了,曹寅想一想那些底层人,就知足了。

    这日。

    曹寅吃过午饭,在书铺内打扫卫生。

    他的书铺规模不大,只能请得起一个帮工,让对方去做那些搬书的体力活儿,而打扫卫生、给书分类……这些细致活儿,都要自己亲力亲为。

    虽然是些琐碎活儿,曹寅却做得一丝不苟,不光是门面、桌子、书架,这些擦得锃光瓦亮,就连一些角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他深知:那些识字儿的,以及其它读书人,大多都有脾气,好面子,喜欢干净、上档次的地方。

    你这店面,打扫得雅致清幽、窗明几净,人家才会觉得有份儿,才会喜欢来买书。

    这是曹寅长久做生意,总结出来的一点点小技巧。

    等忙活完了。

    曹寅退后两步,站在店外,看着自己纤尘不染、充斥着书香墨气的书铺,心情不自觉地变好。

    “这就是我的产业啊!”

    他在心中感叹。

    却说:

    曹寅这人,生平有两个志向。

    一是:自家的小崽子,能够读书有成,将来,谋个官当当。

    二是:经营了半辈子的‘文墨轩’,能够做大做强,太多也不敢想,只要能向上游发展,有一家自己的‘小型印刷坊’,那他就满足了。

    说到这个。

    曹寅下意识地,扭头向东边望去,在一两百米开外,有着另一家书铺,挂着‘状元坊’的牌子。

    他看着那家书铺,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羡慕、敬畏。

    ——那是王家‘状元坊’的书铺,而且,只是‘状元坊’下辖的其中一家书铺,像那般的书铺,王家在西宁城中,还有十几处之多。

    “王家啊,可是有着城中最大的‘印刷坊’,城中不知道多少书铺,都靠着人家给饭吃……真是神气哪!”

    曹寅叹息道。

    别看王家,在西宁城中,名头似乎也不是多大,但已经足够,让曹寅这样的人仰望了。

    更何况,他干的活儿,还是书坊这一类的行业。

    可以说:在选书、印书、买书这一条产业链上,王家就是当之无愧的龙头——甚至,哪些书卖得好,印得多,简直就是城内风向标一般的存在。

    王家拥有西宁城中,规模最大的印刷坊,自然也是城中最大的书籍供货商,许多书铺,都依靠王家而活。

    曹寅的‘文墨轩’也不例外。

    他每次提书,基本上,都是去王家的‘状元坊’——没别的原因,就俩字:便宜。

    但,提书那活儿,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每一次,曹寅去‘状元坊’那边进货,为了多拿一些畅销书,都得赔着笑脸,低头哈腰,说尽好话,就差求爷爷告奶奶了。

    即使曹寅是一个书铺的掌柜,也只能如此。

    没办法,谁让他的‘文墨轩’,被人家卡着脖子呢?

    这就是生活的辛酸。

    不过,在这偌大西宁城中,为了一口饭吃,佝偻下腰,拉下脸,将自己的尊严踩在泥地的人,也不知有多少。

    与那些人一比,这又算不得什么了。

    ……

    话说回来。

    曹寅朝着‘状元坊’的方向一看,这一看之下,就发现了不对。

    此时。

    那家‘状元坊’书铺外面,挂着一个大大的纸牌,上面书写着:‘今日到货新书:《天龙八部》、《画皮》、《西游记》前两册,欲购从速,先到先得!’

    “什么?!”

    曹寅瞪大了眼睛。

    他干书铺这行的,自然对话本、故事一类的消息,极为关注,自然知道:近来,城中出了个苏真人,说的几个故事,非常火热。

    甚至。

    这几天,都有不少穿着体面的人进来问,问没有那些故事的书册,他的‘文墨轩’自然是没有,每一次,都非常肉疼地将那些客人送走。

    以小见大:可见那些故事有多火热,若是将它们印刷成书,该有多火爆、多赚钱!

    “王家的‘状元坊’,这么快就得到了那位苏真人的授权,印刷成书,开始卖了?”

    “动作真够快,也够保密的!”

    曹寅嘴里嘟囔着,眼睛一亮,立刻把握到了商机:“不行,我得立刻去提货,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而且,这批书,一定要想尽办法,多拿一些……”

    他稍一动脑子,就能想出:这些书若是开卖,该有多大的销量,能挣多少钱,有多大的‘钱景’。

    ……

    呼哧!呼哧!

    曹寅让请来的帮工看店,自己小跑着,去往了斜对门的‘状元坊’,可这一问之下,结果却是让人颓丧。

    “不批发!这批书,一本都不向外批发!”

    康掌柜不耐烦地摆着手。

    曹寅闻言,心下一个咯噔,但还是赔出笑脸,非常肉疼地,从袖中拿出一个钱袋递了过去:“康老兄,您行行好,赏口饭吃呗?”

    “哟?这诚意,还蛮足的嘛!”

    康掌柜掂了两下,将钱袋收进了袖子中,脸色这才稍稍和缓:“小曹啊,我实话告诉你:这次,我王家上面有交代,一本都不能往外批发!”

    “不过,看在以往的交情上,给你行个方便,也不是不行……这般,你看咋样?”

    “《天龙八部》是一本;《画皮》、《西游记》前两册,合并是一本,这两本书的价格,定价都是一百二十文,我以每本便宜五钱的价格,给你出个十本八本……”

    “这……这……”

    曹寅听了,脸色一阵青红交加。

    这不是在羞辱人吗?

    售价一百二十文,给我十本八本,只便宜五钱,那和直接去店中买,有什么区别?

    甚至,加上刚才送的那些钱,那比直接来买……还要贵上一些!

    “康老兄,这……你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曹寅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忿,还是挤出笑容。

    “开玩笑?”

    康掌柜不屑地嗤笑了声,勃然变脸:“你个腌臜货色,值得我跟你开玩笑?今个儿,我就这一句话放这儿:爱要要,不要……滚!”

    王家上面,不允许批发这批书,要是私自便宜批发送,那亏空的账,岂不是要他自己填上?

    在他看来:在限购三本的前提下,收了曹寅这点钱,给对方十本八本,已经是给面子了,对方还敢不识趣?

    真是岂有此理!

    “哎,康掌柜……”曹寅还想再说些什么。

    “送客!”

    康掌柜已经不耐烦了,冷冷一喝。

    当即,旁边就有两个小二走了过来,驾着曹寅,就给赶出去了——至于之前他收下的钱,当然是不会还了。

    ……

    “唉!”

    曹寅被赶出门,沉沉地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还是去别处书坊看看,希望能提到货吧!”

    身后。

    康掌柜还没进门,听到这话,冷冷一哼,心中笑道:“想得倒是挺美,可这次的货,我王家,还真就是蝎子耙耙——独一份儿!”

    不过,他也没去提醒曹寅,就是想让对方白忙活一趟,最后,再希望湮灭。

    这也算是恶趣味了。

    ……

    不只是曹寅的‘文墨轩’如此,此刻,西宁城中,别家的书铺,发生这种情况的,也不在少数。

    就算是那些规模稍大一些的书铺,上游还有小印刷作坊的,这时,也被卡住了脖子。

    不过,他们的情况好上一些,可以立马去‘状元坊’买书,自己回去盗印一下。

    但,就算如此,这影响也不小。

    首先,这需要时间;再者,就算盗印,成本也要比‘状元坊’高上不少,这一来一去,利润不知要少上多少。

    这些都还是其次。

    最重要的是,这中间有一段真空期,若是自家书铺,一直没有《天龙八部》这类畅销书卖,就会被状元坊的书铺挤压市场份额。

    要知道:这市场份额,如果被抢走了,可就再难拿回来了。

    ——这才是最致命的!

    可以说:王家以一己之力,掀开了西宁城中‘书铺行业’的洗牌大幕。

    ……

    却说:

    离开‘状元坊’。

    曹寅为了节省时间,狠了狠心,一咬牙,直接雇佣了一辆马车,去城中各大印刷坊问了一问,看有没有货。

    半个小时后。

    他心凉了。

    除了王家的状元坊,其它书坊,还真就没有《天龙八部》、《画皮》、《西游记》的书册。

    甚至,在这个过程中,曹寅见到了不少同行,都是为此而来,脸上尽是愁容。

    “完了。”

    曹寅垂头丧气,走在大街上,午后炽烈的阳光照耀,却驱散不了他心中的寒意。

    他知道:王家一手操控,城中书铺的洗牌开始了,而在这个洗牌过程中,自家这种小门小户,绝对最先被淘汰。

    就在曹寅绝望之时——

    他突然收到了一份邀请。

    “您是‘文墨轩’的曹掌柜吧?”

    一个小厮追上来,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开口道:“我家掌柜,‘通天客栈’的朱掌柜,请您过去一叙,是有关《天龙八部》、《画皮》、《西游记》三部小说书册的事情……”

    “这些书册的事情?”

    曹寅闻言,立刻想到:据闻,那位苏真人,说书地点,就在‘通天客栈’。

    “难道,”

    他似乎想到什么,一把抓住这小厮的手,激动问道:“你们‘通天客栈’,有这些书册的现货?”

    “有的……”小厮确认点头。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曹寅骤然看到希望,眼睛都红了,迫不及待追问道:“书有多少?批发价如何?什么时间可以提货?”

    “曹掌柜,这些问题,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可以告诉您的是:我们店中,有这些书的现货,而且,还有很多。”

    “我们朱掌柜,这次请您去,也就是商量这些事情的。”

    “至于我,就是一个跑腿的……”

    小厮说着,亮了下自家手中的名单,笑了笑道。

    “哦,看我,急糊涂了。”

    曹寅拍了下脑门,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你们朱掌柜,那个……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是说,我什么时候可以过去拜访?”

    “越快越好,最好是现在。”

    “好好好,好哇!那我这就去……”

    曹寅忐忑而又期待的心情,去往了‘通天客栈’——甚至,他为了怕朱富贵久等,显得怠慢,还特意又雇了马车。

    “曹掌柜,邀请完成!”

    小厮低下头,在自己的名单上,‘文墨轩’的曹掌柜之后,打了个勾:“下一个,‘君子阁’的薛掌柜……”

    ……

    通天客栈。

    曹寅来到门外,说明了来意,立刻被一个丫鬟,引入了里间,一处静室。

    在这里。

    他还见到了不少熟人,都是同行,顿时,心中安定了下来。

    “曹掌柜好啊!”

    “林掌柜也好!”

    “哟,这不是‘文雅楼’的周掌柜吗?近来在哪里发财?”

    ……

    一群人寒暄着。

    说来也巧。

    曹寅来到后,没过多久,朱富贵就出面了。

    “哟,朱掌柜来了!”

    “朱掌柜好啊!”

    “正主来了!”

    ……

    “大家都好!”

    朱富贵双手下压,让众人安静下来:“我知道大家的来意,闲话也不多说,直接看货……”

    说着。

    他右手一挥,立刻有两个小厮,搬着一摞子书进来,挨个分发给这些掌柜。

    顿时。

    哗啦啦!

    只听这些书铺掌柜,一阵翻书之声。

    最终。

    还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书坊老前辈开口:“这‘样板书’,印刷精良,以我这本书来看,没有一处污渍、错字,字迹也板板正正,看着相当舒服,是精品无疑。”

    这话一出,瞬间引来一片附和声。

    “是啊,我这本,也是如此。”

    “这印刷质量,比起王家的‘状元坊’,也不遑多让啊!”

    “那岂止是不遑多让?明明是更胜一筹……唉,不说王家了,那个遭瘟吃独食的。”

    这个掌柜问道:“也不知,这些书……批发价多少一本?存货有多少?”

    “如果批发价,不超过一百钱的话,我就要五百本!”

    “这个价格,我可以要一千本。”

    ……

    曹寅看着这‘样板书’,心中也是满意,只是,担心这些书存货太少,自己抢不到多少;又或者,价格太高。

    此时。

    听着同行们的询问,他也把目光,放在了朱富贵身上,一颗心紧紧揪起,等待着答案揭晓。

    ……

    “这些书的印刷质量,想必大家也看到了,都是一等一的精品。”

    “存货吗?大家也不用担心!我朱富贵,放一句豪言在这里:大家要多少,我这里就有多少。”

    “至于各位掌柜的,最关心的价格嘛,”

    朱富贵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慷慨激昂开口道:“只要……四十文!”

    话音落下。

    全场安静了一瞬,旋即,就纷纷叫嚷起来。

    “什么,我没听错吧?四十文?!”

    “四十文的话,这够成本吗?”

    “朱掌柜确定没说错?应该是九十文吧?”

    一个掌柜的怀疑道:“即使是‘状元坊’的印刷坊,印刷这样的一本书,成本也要七八十文呢,肯定是说错了!”

    “不过,就算是九十文,也不多啊!”

    “确实,九十文的话,成本也才和我的印刷小作坊差不多。如果真是九十文的话,那我就要两千本……”

    ……

    “四十文?应该是说错了,这个价格,连印刷的本钱都不够。”

    曹寅经营书店多年,对印刷的成本,还是懂一点的。

    “不过,就算是九十文,也够便宜了啊!我的‘文墨轩’虽小,但也可以拿个500本的……”

    他心中暗忖道。

    ……

    全场乱糟糟一片。

    啪啪!

    朱富贵不得不拍拍手,才让这些掌柜的,再度安静下来:“大家没听错,就是四十文。”

    “至于能不能保住本,那是我们的事情,大家不用担心,只管闭着眼睛搂钱就是。”

    “不过,批发价是四十文,这不假。”

    “但,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签订契约,这些书的售卖价格,不得高于六十文,否则,就终止下次合作,并且,追讨五千两银子罚款!”

    听了朱富贵的话,这些掌柜们,一个个激动得面红耳赤。

    “什么,真是四十文哪?!”

    “这么便宜,就不怕赔本吗?”

    “我有一个问题:售价不高于六十文,是不是太便宜了?”

    “薄利多销嘛!再说,四十文批发价,就算五十九文卖出去,利润也有十九文哪!”

    “是啊,如此便宜的售价,再加上这故事的热度,肯定畅销无比,简直就跟捡钱一般……我‘墨云阁’同意了。”

    “我‘书香斋’也同意这条件,我要两千本!”

    “我也要两千本!”

    “这特么的,比我自己印刷都便宜,我要三千本!”

    ……

    顿时,下方一阵踊跃报名。

    ……

    曹寅也被这种气氛感染了,心中生出好奇,大手一挥:“我也要一千本!”

    ……

    “很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有意向的掌柜,现在就可以去登记,签订契约,提书领货了。”

    “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个个小小的销售建议,感兴趣的掌柜,可以听一听。”

    朱富贵开口道:“我们‘通天客栈’,会发出去一些‘宣传券’——‘宣传券’嘛,顾名思义,就是为书做宣传的。”

    “只要买书的客人,拿着‘宣传券’来买书,就可以抵账五文钱。当然,每一本书,最多可以使用一张‘宣传券’。”

    “有兴趣加入这个计划的,可以过来报名,我们发出的‘宣传券’,会注明你的店铺位置,为你的店铺做宣传。”

    “当然,这个全凭自愿……而且,目前这种宣传服务,也是完全免费的。”

    朱富贵最后,补充了这一句。

    他这也算是,为将来做铺垫,‘目前免费’,以后就不一定免费了嘛?先让你们体验一下,然后,再收费割韭菜。

    ——这可是苏木传授的‘鹅厂精髓’。

    下面这些掌柜的,闻言,再次议论起来。

    “这么一做宣传,每本书的利润,就会减少五文钱,有点亏啊!”

    “就是,感觉不太靠谱的样子。”

    “嘿,我反而觉得:这种推广模式,非常有意思……”

    “薄利多销嘛,我倒是想试试。”

    “没错,优惠五文,就优惠五文呗,这还是赚钱的——那些买书的客人,可能赚了,但咱们绝对不亏!”

    ……

    “我看这朱掌柜,是个实诚人。最坏的后果,就是少赚一些钱,可以赌一把!”

    曹寅这般想着,咬了咬牙,选择了参与计划。

    ……

    最终,一些掌柜参与了‘宣传券’计划,另一些掌柜,则是没有参与。

    朱富贵将参与的书铺名单,统计完毕,填入早就准备好的‘宣传草稿’,迅速送去城南,印刷传单。

    不过。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到来的掌柜们,无一例外,每个人都批发了一千本以上的书,满脸兴奋地离开了。

    ……

    却说:

    曹寅雇了一辆牛车,拉着自己提的一千本书,回到了‘文墨轩’。

    让帮工出来卸货。

    他兴冲冲地,去取了一张木牌,写下‘新书到货:《天龙八部》、《画皮》、《西游记》前三册,全城最低价五十九文!’

    ——没错,就是前三册,苏木将《西游记》放在最后印刷,比王家‘状元坊’的书,早更新了一册。

    写完。

    曹寅想到‘宣传券’的计划,又补充写道:‘持‘宣传券’买书,还在再减五钱,五十四文新书抱回家’。

    写完这些。

    他拍了拍手,退后两步看了下,满意地点了点头。

    此时。

    曹寅扭头,回望‘状元坊’那边,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一群十多岁的半大小子,穿着干净整齐的衣服,抱着七八本书,在附近大声叫卖。

    他们叫卖的喊话,还非常大胆。

    “卖书!卖书!苏真人正版授权的最新故事,便宜卖了!”

    “《天龙八部》五十九文,《画皮》,以及《西游记》前三册,合为一本,统统都是五十九文!”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五十九文,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

    原本去往‘状元坊’的一些客人,都被吸引过去,开始询问价钱。

    见到这一幕。

    康掌柜带着小二,怒气腾腾出来,大声喝骂。

    那些小孩子们,顿时拔腿就跑,可等康掌柜转过身,不一会儿,他们又过来了。

    ……

    “哈哈!”

    曹寅看到这一幕,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声来。

    毕竟,他和那康掌柜的关系,可远远算不得好——之前,还被羞辱呢!

    此时。

    曹寅突然回想起:之前自己运书回来的途中,路过两处‘状元坊’下辖的书铺,似乎也看到了这样的小孩子。

    “难道,是有人要对付王家?或许,就是那位朱掌柜,还有苏真人……”

    他心中,隐隐泛起明悟:“怪不得,我和那些掌柜的,能以这么低的价格拿书呢,这也算是变相打击‘状元坊’了。”

    就在这时。

    一个丫鬟路过,看到门口的木牌,顿时问道:“掌柜的,你们店中,真有最新的《西游记》?还是五十九钱?”

    “有有有,刚到的新货,您进来瞧瞧?”

    曹寅收回思绪,连忙赔出笑脸,招待客人。

    ……

    仅仅一刻钟时间。

    曹寅九卖出去了七八本书,都是这批新进的书——不过,这些人都是正常买的,也没用什么‘宣传券’。

    他当然也无所谓,没‘宣传券’,正好五十九文卖,多赚一点。

    ……

    半个时辰后。

    突然有一个客人过来,拿着一张纸券问道:“掌柜的,用了这个,真能减免5文钱?”

    曹寅接过一看,确实是在‘通天客栈’看过的‘宣传券’样式。

    只不过,原先的下方空白处,现在,填上了不少地址,是加入这个计划的书铺——而自己的‘文墨轩’,正是其中一家。

    “朱掌柜的效率,真是高啊!”

    曹寅心中感叹着,面带笑着回答:“确实可以。您用了这个,这两本原本五十九钱的书,现在五十四钱就能拿走。”

    “哎,那感情好!”

    这客人痛快地付了钱,欢天喜地的走了。

    不一会儿。

    再来的客人,十个里面,有七八个,都是拿着‘宣传券’的了。

    不过,曹寅不怒反喜——毕竟,无论怎么卖,自己都是赚的。

    而且,客人明显多了不少,这是薄利多销啊!

    ……

    等到天快黑时。

    曹寅进回来一千本书,竟然卖掉了一小半。

    即使如此,仍然不断有人拿着‘宣传券’进来,前来买书。

    曹寅赚疯了!

    这并不奇怪。

    当前时代的人,哪见过‘宣传券’这种手段,或贪图便宜,或处于新奇,或是单纯的为了凑热闹……被疯狂引流。

    接下来的事,自不用提。

    正可谓是:站在流量的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

    傍晚。

    ‘才思阁’的严掌柜路过,看到‘文墨轩’的红火,眼睛都红了:“那‘宣传券’计划,真的有用?明天,明天我一定也要加入!”

    他和曹寅一样,也是去‘通天客栈’进书了,这不假,但目光短浅,并没有加入‘宣传券’计划。

    不过。

    严掌柜向前走,路过‘状元坊’时,又开心了。

    无它。

    ‘状元坊’门前,门可罗雀,还有不少臭鸡蛋、烂菜叶。

    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自从城中的其它书铺,开始低价倾销,王家旗下的‘状元坊’,一下子就没客人了。

    哦不,也不是没客人,准确的说:是没了买书的客人,但有的是退书的客人。

    这处的‘状元坊’书铺,也不例外。

    下午时,一群人来堵了门,要求退货。

    他们还振振有词:

    “你们这卖一百二十钱,人家那边才五十九钱,质量还比你们的书好!”

    “就是,你门‘状元坊’,良心就不会痛吗?”

    “退货,给我们退货!”

    ……

    这些暴怒的客人,差点没给‘状元坊’给打砸了喽!

    要知道:这些能识字、买得起书的,基本都处于西宁城的中高层,如此多人,就是王庆南亲自来了,也兜不住啊!

    没办法,康掌柜只能退货退钱,他都快哭了。

    “快,快去通知咱们王老爷!”

    康掌柜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一层层向上禀报。

    ……

    晚上。

    曹寅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回到家。

    他今个儿心情可不错,嘴里哼着个小曲,左手提着个油纸包,右手提着一竹管浊酒,满面红光。

    “官人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晚?”

    “生意好嘛!我给你说……”

    曹寅一边说着,一边脱下外衬,递给妻子。

    曹妻耐心听着,帮着接过外衬,拍落灰尘,拿进里屋。

    “爹!”

    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耸动了两下鼻子,跑过来,双眼闪亮亮地盯着那油纸包,问道:“爹,这是什么啊?”

    “半只烧鸡,拿去放桌上吧!”

    曹寅笑着,颇为自豪——事实上,能让家人,不时吃上一顿肉,这确实值得自豪。

    “哎!”

    小曹答应一声,脸色惊喜,连忙接过纸包,放在桌上,飞快跑去帮着端饭了。

    饭菜摆好。

    曹寅作为一家之主,在主位上坐下。

    他打开纸包,露出里面半只烧鸡,热气腾腾,油光粉润,浓郁的油脂香气,让人情不自禁吞咽口水。

    就比如小曹,盯着这肥鸡,眼睛都不眨一下。

    “鸡腿给你。”

    曹寅撕下鸡腿,夹给了儿子。

    “谢谢爹。”

    小曹低下头,吃得哼哧哼哧,头都不带抬的。

    “鸡翅膀给你。”

    曹寅看着自家儿子,笑着摇了摇头,又撕了鸡翅膀,去旁边,夹给妻子。

    “谢谢官人。”

    曹妻道了声谢,不过扭头,就夹给了儿子。

    他们夫妻,虽然感情不错,但也没有同桌而食……不过,能在旁边小桌坐下,不用等到父子俩吃过饭,她再吃,就已经很满足了。

    “儿子有,这块你自己吃吧!”

    曹寅又夹了一大块鸡肉,给张妻,旋即,自己嗦着鸡脖子,就着一竹管浊酒,详细说起今天的经历。

    他说到兴奋处,也是眉飞色舞。

    最终。

    一顿饭下去。

    曹寅喝得醉醺醺,嘴里嘟囔着:“好日子就要来了,以后,我……也有一个自己的小印刷坊,咱们……天天吃肉……”

    曹妻嘴里附和着丈夫,贴心给他洗脚、擦脸,脱下衣服,搬去床上。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

    次日。

    曹寅的‘文墨轩’,生意延续昨日,红火兴隆。

    中午时。

    斜对门的‘状元坊’,却突然降价了,降到了一样的五十九文。

    这已经算是赔本卖了,不过,照样买的人很少。

    毕竟,同等价格下,为什么要去买质量更差的书呢?

    ……

    康掌柜不得已,求上了门。

    “曹老弟,我有一事相求。是这样,我想将一些《天龙八部》、《画皮》、《西游记》的书,放在你的店中托卖,你看?”

    “托卖?”

    “咱们两家的书,不都是五十九钱嘛?我就想:将一部分书放在你这儿,你五十九钱卖了,再将钱还给我……”

    “康掌柜,你这算盘打得真响啊!”

    曹寅都快被气笑了:“这般的托卖,对我‘文墨轩’全无好处,反而要因为你们‘状元坊’的书质量不佳,平白背上恶名……你这不是坑我嘛?”

    “你……”

    康掌柜脸上怒色一闪。

    他没想到:曹寅这么不给面子,不过,想到王家上面压下来的任务,还是忍了。

    “曹老兄,哎这,咱们这么些年的交情……”康掌柜开始打感情牌。

    “呵呵!”

    曹寅闻言,只是冷笑。

    这么快,‘曹老弟’就变成了‘曹老兄’,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不过。

    他也是有脾气的:“此事不用再谈,不送。”

    “哎,这是我一点心意……”康掌柜一咬牙,递过一个钱袋。

    “康掌柜,还记得昨天吗?”

    曹寅叹息着,只觉这一幕,是何等相似。

    他一把拿过钱袋,数出昨天‘损失的钱’,余下扔在地上:“康掌柜,我还是那句话:没得谈!”

    “曹……”

    “送客!”

    “请吧!”那个请来的帮工,立刻上前。

    “你你你……”

    康掌柜终于忍不住,气急败坏:“特么的,姓曹的,以后你休想在我这儿提一本书……”

    “滚!”曹寅板起脸,抄起了扫帚。

    “你等着……以后你别过来求我……”

    康掌柜连忙后退,放了两句狠话,灰溜溜走了。

    “呵呵。”

    曹寅望着康掌柜的背影,冷笑不已。

    他想起,早上去‘通天客栈’提货时,朱掌柜所说的话:‘我们的印刷坊,也开始承接印刷生意了,以后要提货,尽管来这儿,绝对比别处的便宜……’

    有了这保证,还怕王家的‘状元坊’?

    ……

    康掌柜刚走没多久,两三个小厮,拉着一车子书,在门口停下。

    曹寅认出,这是‘通天客栈’的人。

    “哎,你们这是?”他立刻迎上去。

    “曹掌柜,我们东家有通知:从现在开始,这批书的批发价降为二十钱,售价不得高于三十九钱……没卖出的书,可以按照批发价回收……”

    “嘶!”

    曹寅闻言,倒吸了口凉气,心中暗忖:“这是要对王家赶尽杀绝啊!”

    以后?

    王家,以及‘状元坊’,恐怕是没以后了。

    ……

    两日过去。

    曹寅‘文墨轩’的生意,持续兴隆火爆。

    ……

    这日大清早。

    那个请来的帮工,突然一脸八卦地开口:“掌柜的,您听说了嘛?王家,就是那个‘状元坊’的王家,完蛋啦!”

    “哦?”

    “听说是,被抢了生意,大量订单违约,拖欠工人的工钱,以及各种货款到期……还有小道消息,说是张家出手了呢!”

    “这般么?”

    曹寅喃喃着,心中唏嘘的同时,又涌出一股野望:“王家倒下,或许,我的‘文墨轩’,也能在这场盛宴中,分一杯羹?”

    此时。

    朝阳初升,光芒万丈,笼罩了整个大地。

    ……

    新的一天,充满希望的一天,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