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合作达成!-《修仙死路一条!》

    “巨灵神。”

    这道秘术远比‘血箭秘术’难得多。

    想要修炼这秘术,灵气、灵砂、宝材必不可少,但个人天赋、毅力也很重要。

    “秘术共有七百七十重‘行气图’,每一重‘行气图’都要比《雷照经》的‘观想图’复杂百倍。”

    “要将这‘行气图’修成一重都不容易,更别说往后重重叠加,难度也不断增长。”

    “七百七十重!”

    “这比登天难!”

    孟南初接触‘巨灵神’秘术时,也被惊着。

    这等秘术,恐怕只有练气仙师才能真正练成。

    凡人难修。

    第三世的孟南跟赵小霜,数十年苦修,也只是构建出三十重行气图,‘巨灵神’雏形初成,架构初步稳定,能够开始吞噬灵气灵砂。

    但想要填满三十重行气图,所需的灵气灵砂又是海量,这又成了一道门槛。

    而且才仅前三十重。

    再往后,七百七十重简直不敢想象。

    孟南去到第三世修行此秘术七八年时间,也只是刚达到18重而已,距离三十重都还差得远着呢。

    因此尚未建造的昂明城城址那边,暂时不着急去。

    “以我现在胎息修为,最多构建前面两三重。”

    “内气时能多些,内气巅峰到三十重应该不难。”

    “那时候再去,将这秘术初步炼成,内气期中就能无敌。”

    孟南心中早有规划。

    此时只是准备阶段。

    ……

    孟南是九月底杀的周山。

    第二天又去找的钱雨,托她帮忙采购药材。

    然后十月十二杀死周伯仁,随后十天再杀两个作过恶的内气。

    十月二十二开启的第三世。

    结束后的第四天。

    仙历18年10月26号。

    钱雨终于将药材送过来,一起送来的还有一个小型炼丹炉包括一小袋炼丹所需的煤炭。

    从头到脚。

    全都备齐。

    “雨婶子!”

    赵小霜见到钱雨过来,有些惊讶。

    这是真气期,在整个银链寨只有十来个,是妥妥的大人物。这种大人物怎么会大包小包的跑来自己家?

    “婶婶。”

    孟南又见钱雨,颇有些不适应。

    他在青田坊市中跟钱雨相处七年,一直叫的都是‘师姐’,现在冷不丁又叫回来,矮一辈是其次,主要是不顺口,太别扭。

    但现在也顾不上这个。

    他三两步迎上前,将钱雨手中大包小包接过来,然后笑道:“麻烦婶婶亲自跑一趟,您招呼一声我过去拿就是了。”

    “没什么。”

    “我刚好来你这看看。”

    钱雨没架子,摆摆手,看着孟南院子里井井有条,杂而不乱,就知道这人性子大致什么样。

    又看向站在孟南身旁的赵小霜,看她身段、气色,也大致能看出孟南性格品质。

    大略看过。

    钱雨才道:“现在炼炼?让看吗?”

    “行。”

    “能看。”

    “我这手艺看两下可学不去。”

    孟南跟钱雨玩笑两句,就拎着大包小包进到后院。

    整个十月,孟南在这里起了一座遮风挡雨的屋子,是他们家第三间房,姑且当做‘炼丹室’来用。

    后面再换好的。

    往炼丹室赶去,孟南又在给赵小霜解释:“我们家祖传有炼药术,我在这方面很有天赋。这几个月觉得做木工赚钱太少,就找雨婶商量,准备往炼药这方面发展发展。前面没定,就没跟你说。”

    “夫君还会炼药?”

    赵小霜听得一愣一愣的。

    她嫁过来后才知道孟南会木工,会篾匠活,当时就已经很惊讶,满是欢喜,知道家里以后肯定不愁吃穿。

    结果这几个月比她想象的还要好。

    而现在,孟南居然又有什么炼药术,比木工还赚钱,这要是成了,家里得富成什么样?

    赵小霜紧跟着,格外期待。

    ……

    钱雨原先没放心上,但此时见孟南正正经经,心中也期待起来。

    不到真气不知道修行之难。

    钱雨数月前晋升真气期,然后才发现想要在真气期中修行,除了自身刻苦之外,钱财资粮万万不能少。

    因此她这几月一直在琢磨生财之道。

    一开始想的是茶叶。

    后来被孟南一打岔,又觉得药材确实不错,前景更宽广。但这里面难点更多,种种麻烦,让她始终迟疑。

    这一次孟南如果真能炼出要药,钱雨这个决心就能下了。

    三人进入炼丹室。

    两人好奇。

    孟南从容。

    青田坊市七年间炼药过万,孟南的经验太丰富了。

    选药。

    处理。

    分量。

    次序。

    火候。

    一项项有条不紊,从容不迫,就像是此道大师,信手拈来。

    仅过半程,钱雨就已经眼中大亮,知道孟南这一手炼药术绝对不假。而若是能有一位炼药师一起合作,那赚钱可太简单!

    怀着期待。

    带着激动。

    钱雨不复前面淡然,这时两眼紧盯小小炼丹炉。

    不知过去多久。

    鼻间一缕芬香。

    “成了?”

    钱雨一个激灵,就见孟南掀开丹炉,里面一团浆糊。

    看着卖相不行。

    孟南从手边取来一根小木勺,在里头轻轻一挖,一粒丹丸成就。

    “这就是‘止血散’。”

    孟南看钱雨惊喜表情,就知道这合作成了。

    ……

    钱雨平平淡淡来。

    半天后,高高兴兴离去。

    临走时嘱咐孟南夫妇:“近日别往外跑,寨子里最近有点不正常。”

    “哪里不正常?”

    孟南好奇问。

    “周山从魔。”

    “周伯仁失踪。”

    “又有七个内气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总之小心。”

    钱雨嘱咐两句,随即离去。

    她还得继续追查。

    一下子消失七名内气,再跟周山这事撞在一起,不免让人怀疑。

    银链寨总共才多少内气?

    必须得追查清楚,否则银链寨怕是难以安宁。

    目送钱雨离去。

    赵小霜听得也有点害怕:“失踪这么多内气期?会不会是那个周山的同伙来报复了?”

    “没事。”

    “再报复也到不了我们头上,我们才胎息呢。”

    孟南笑道。

    周山。

    周伯仁。

    包括后面七个内气中的六个,全都是孟南直接杀死。

    多出的一个内气不知道什么情况,估计是巧合。

    因为凑在一起,也被算进去。

    小小银链寨,短短一个月,就发生这么多事情,失踪这么多内气,还正好赶在周山刚死之后,难怪会引起钱雨等人警惕。

    只怕已经将这几件事联系到一起。

    其实也没错。

    但方向不对。

    “不管他们怎么想,我最近是不能再动了。”

    “刚好银链寨中也没几个内气歹人可杀。”

    这是早有预料的事情,孟南并无太大波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