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化形妖兽【求订阅】-《修仙模拟:开局全点气运了》

    惊蛟潭位于十万大山更深处。

    用当地修士的话来说,在内圈。

    不过这个内圈和云岭秘境的内圈可不太一样。

    “外圈”是十万大山的边缘位置。

    通俗来说,就是不会有什么特别强大的妖兽出没的地方,即便是练气境修士也可以探寻。

    而内圈,则是除了外圈外的所有地方。

    惊蛟潭便是在内圈。

    据说惊蛟潭以前有一头堪比筑基巅峰修士的三阶妖兽:墨蛟。

    方圆好几里地别说是人了,就连寻常妖兽都不敢靠近。

    但有一个相貌黝黑的修仙者误打误撞闯入了惊蛟潭。

    墨蛟只是想守护自己的家,于是奋起反击,可怜的墨蛟终是不敌,被那人拿砖给砸死了。

    自打墨蛟死后。

    惊蛟潭附近就开始有许多妖兽出没。

    所以这里才会成为众所周知地,收集百妖露的好地方。

    但“知道那儿有百妖露”,和“敢去去那儿收集百妖露”是两码事。

    惊蛟潭附近的妖兽成群结队,数量众多。

    有的时候甚至还会有二阶、三阶的妖兽出没。

    别说是练气境了,就是筑基境都不敢轻易靠近,因为同样的境界下,大部分的妖兽都比寻常人类修士更强。

    一阶妖兽对应的是筑基境的一二三层,也就是筑基初期。

    但想要有足够的把握猎杀一头成年一阶妖兽,至少需要两个筑基初期的修士。

    原因诸多,也就导致惊蛟潭有百妖露,但几乎没人敢过来收集。

    偶有敢来的。

    要么是些亡命徒,要么就是些有着强大宝物护身,自信能从妖兽口中逃离的人。

    张秦四人此时隐匿了气息,藏身于一棵大树上。

    白剑庭指着不远处的一片水潭,对三人道:

    “那里就是惊蛟潭。”

    张秦沉着道:

    “大师兄,我们都知道那里是惊蛟潭,问题是,我已经感受到了湖底和湖水四周的妖兽了,咱们要是直挺挺地过去,估计还不够它们塞牙缝的。”

    卫书耷拉在树枝上,嘴里叼着一片树叶,一声不吭,他向来不参与制作作战计划。

    办法由能想出来办法的人想。

    他负责行动就可以了。

    陈月衣不太确定:“我觉得这些妖兽应该跟不上天云御剑术的速度,要不然咱们先摸进去试试,要是被发现了,就立即使用天云御剑术跑,然后再想其余的办法。”

    白剑庭:“……”

    张秦:“……”

    张秦砸了咂嘴,笑着看向陈月衣:“能听出来,师姐你肯定已经很努力地想办法了,想的办法不错,下次别想了。”

    陈月衣:“……”

    白剑庭摸了摸鼻子:“那什么,陈师妹,你这样容易打草惊蛇。”

    陈月衣扫了白剑庭一眼:“哦。”

    白剑庭:“……”

    张秦扣着脑壳,眼中都是十分不解:“我就很好奇,这些妖兽为什么非得在这惊蛟潭附近晃悠,当初墨蛟还在的时候,更是一个人独霸占这里……”

    说着,张秦忽然转头看向几人:“我赌惊蛟潭里面有宝贝。”

    卫书吐掉嘴里的树叶,猛地坐起来直视张秦:“你侥幸?”

    张秦重重点头:“我侥幸!”

    卫书扭头看向白剑庭和陈月衣,指着张秦对二人道:

    “你们听到没有,张师弟侥幸了,张师弟特么居然说侥幸,我觉得张师弟说的肯定错不了,这惊蛟潭下面肯定有什么大宝贝!”

    在卫书心目中。

    张秦只要说出“侥幸”两个字,那这基本都没问题。

    因为这丫平日里实在是太侥幸了。

    简直侥幸到让人嫉妒!

    白剑庭率先摇头否定道:

    “不行,不能冒那么大的风险,你们是我叫出来的,咱们的目的只是百妖露,且不说宝物是否真的存在,就算真的存在,那么多的妖兽也不是咱么可以应付的。

    “张师弟,这事儿我不能答应,万一真出了点什么事,无论对谁来说,都是没法接受和弥补的,而且来时咱们就听说过内圈里会有不定时的兽潮。

    万一咱们遇到了,那就是真的麻烦,当务之急还是收集百妖露。”

    白剑庭的话说地十分含蓄,不过张秦是能听懂的。

    大意就是:

    有没有宝贝还不知道,万一谁残了死了,那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到时候我作为叫你们出来的人,还得内疚,咱们还是好好想办法收集百妖露就可以了。

    白剑庭不同意,去惊蛟潭寻宝的事也就只能告吹。

    于是话题再次回到起点:

    怎么避开妖兽收集百妖露?

    【你还是想去惊蛟潭寻找宝物】

    【你正在努力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够收集百妖露,也可以去惊蛟潭寻宝】

    【你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干什么非得避开妖兽,直接把妖兽弄走不就行了?”张秦有点小激动,他觉得自己的办法肯定能行。

    当然,自己的办法肯定是不能说的。

    “把妖兽弄走?”

    卫书有些困惑:“这不是比避开妖兽更难的操作么?”

    张秦笑呵呵地对陈月衣道:

    “陈师姐,你觉得这些妖兽有没有可能在短时间突然集体离开。”

    陈月衣轻轻摇头:“如果没什么突发状况,怎么会有这种可能?”

    张秦自信道:

    “咱们赌一块灵石的,我觉得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我赢了你就给我一块儿灵石。”

    跟李辛夷学的。

    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就直接开赌!

    自己现在的气运最高只是鸿运当头。

    鸿运当头的气运是:运气总是很好,哪怕是在修仙世界也能让自己吃喝不愁,身边的人与自己待在一起时间长了,也会被好运影响。

    通俗来说,自己现在的气运暂时还达不到要什么来什么的境地。

    所以自己直接猜测“这些妖兽应该会离开”,十有八九不会有什么卵用。

    得换一个办法。

    诱导发生!

    不过打赌就不一样了,重点会变成自己的输赢,而且自己打赌的理由也并非凭空捏造。

    是有一个真实的,不确定的“因”潜伏存在的。

    这个“因”,就是白剑庭提到过的“兽潮”。

    陈月衣纤纤素手一挥,一块土黄色低阶灵石出现在了手中:“天底下那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我跟你赌。”

    “轰隆隆隆——”

    陈月衣话音落下瞬间,一阵地动山摇的感觉传来。

    同时惊蛟潭附近的所有妖兽同时一阵杂乱的吼叫,而后就向着同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回头。

    远处的树林鸟雀乱飞,烟尘滚滚。

    卫书:“兽……兽潮?”

    陈月衣:???

    张秦:“……”

    他不是故意的。

    白剑庭神色一变,随即恢复了冷静:“还真是兽潮,快,百妖露!”

    几人闻言点头。

    同时立即各自施展隐匿身形的手段,混入了惊蛟潭附近的兽群中。

    张秦的神识牢牢地锁定着,以自己为中心,方圆十丈之内每一株下垂的树枝杂草。

    现在的时间是早晨,天才蒙蒙亮,正是凝结露珠的时候。

    接到了第一滴水珠后,张秦闻了闻,顿时一股夏日烂肉的恶臭味儿传入了鼻腔。

    这就是百妖露么?

    外型看起来跟寻常露珠没什么区别,没想到味道竟然如此上头。

    这玩意儿貌似是那些妖兽身体上自然而然散发出的血气和药力混合而成,所以才会如此难闻。

    这些妖兽大都灵智未开,也不会洗澡。

    接了十来滴百妖露后,躲避了几十次那些妖兽有意无意的攻击。

    张秦一路感觉自己的隐匿术法一点效果都没,因为不时就有妖兽直挺挺地向自己冲过来。

    某些妖兽天生就具备强大的感应能力和嗅觉。

    在这些妖兽面前,几个练气境修士根本藏无可藏。

    好处就是现在整个惊蛟潭都杂乱无章,即便是偶有妖兽察觉到了张秦等人,也只是象征性攻击一下。

    几人倒也可以躲开。

    远处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张秦看着手里巴掌大小的瓷瓶,自己已经接了小半瓶,加上其余三人的分量。

    差不多了。

    张秦抬头看向白剑庭三人。

    他们三个竟然站在惊蛟潭边上一动不动。

    说好的只收集百妖露呢?

    有没有搞错!

    “白师兄,兽潮要来了,咱们得赶紧……”察觉到情况不对的张秦立马开口喊道,“白师兄?白师兄?”

    喊了几声,白剑庭三人完全没理会自己。

    张秦:???

    他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三人的眼睛都是空洞麻木的,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就像丢了魂一般。

    “咕嘟嘟…”

    惊蛟潭中。

    湖水不知什么时候,竟开始冒一些泡泡。

    张秦神识往湖水中探去。

    “啵!啵!啵!……”

    泡泡破裂声宛如催眠魔音。

    神识刚一接触到湖水,张秦就感觉整个人脑袋开始昏昏沉沉起来。

    幻术!

    张秦心头一震。

    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他立马强行撤回了神识。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是一身冷汗。

    若非自己神识堪比筑基期修士,只怕这一瞬间就已经着了道。

    白师兄三人显然是已经陷入了幻境,所以才会呆呆地站在这里,宛如痴傻了一般。

    绝对是湖底下的东西搞的鬼。

    一瞬间就能用幻术控制三个练气巅峰的修士。

    也就是说,湖底下的东西,少说也得是个筑基期中期甚至后期。

    完蛋。

    麻烦了。

    张秦心头一沉。

    【你发现惊蛟潭下有什么神秘的东西,而你自己的硬实力似乎不是对方的对手】

    【你现在慌地雅痞】

    【你灵光一闪,突然注意到了一丝丝细节】

    张秦看着湖面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

    湖里如果真是什么大佬,他为什么不直接弄死白剑庭等人,却只是控制了他们。

    看着不停地冒泡的湖面,张秦尝试道:

    “别躲了,我看你了。”

    “哦,原来你都看见我了,真没意思,只好弄死你了。”张秦身后声音传来。

    张秦:???

    艹!

    吓死爹了。

    听声音,怎么还是个母的?

    张秦不慌不忙一脸镇定地转身。

    御姐!

    好小!

    小孩儿?

    小御姐!

    也不对,看起来像是腹黑的小御姐!

    张秦脑海全都是乱七八糟的破碎信息,一时间,他竟然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女子。

    也就七八岁样子,一头茂密的黑色长发自然垂到了屁股上。

    穿着一身很旧的黑裙子。

    脸色苍白,面无表情。

    两只眼睛泛着幽幽绿光,手里拖着一把高出自己不少的巨大镰刀。

    对,没错。

    就是死神镰刀!

    “吨…”

    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御姐,张秦咽了咽口水,这该死的压迫力!

    对方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自己居然都有点站不稳了。

    紧接着,对方眼中的绿光消失了。

    看向自己的眼神竟然也变地友善起来。

    小御姐:“你是采药人……”

    张秦:“不,我是浮云镇人。”

    小御姐:“你是采药人!”

    张秦:“对,我是采药人!”

    尼玛采药人是谁啊。

    张秦都想哭了,瞥了一眼不远处,

    兽潮大部队已经很近了,他只是站在这里都看到了烟尘,再这样下去就死定了。

    “他们是你的朋友?”

    【惊蛟潭底有一个神秘的小女孩,实力强大,你甚至看不出境界】

    【你运气不错,小女孩将你认成了自己多年前送给她过一件衣服的采药人,对你的敌意很快褪去】

    看到眼前的提示,张秦暗自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也好奇,这世界上竟然还有和自己一样帅的人。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对对对,”面对小御姐的问题,张秦也是连连点头,“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那就不弄死他们了,走吧,咱们离开这里。”

    说着,小御姐打了个响指,白剑庭三人眼中的迷茫开始飞快褪去。

    “好好……诶等等,”张秦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咱们?”

    小御姐“嗯”了一声,“我正打算离开这里,凑巧你就来了,当初你送给我过衣服,我觉得你是好人,我又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就暂时跟着你。”

    【你运气不错,收获了一头化形妖兽】

    张秦:???

    妖兽?

    化形?

    张秦瞬间石化,转头看着小御姐:“你……”

    “张师弟,发生什么事了?”

    他还想问点什么,但这时候白剑庭几人已经彻底醒了过来。

    罢了,先离开这里再说其他。

    “别问了,赶紧先溜,再不溜小命都要没了。”

    ————

    1:感谢【131395(尾号)】的万赏,欠一更

    2:兄弟们,今天和明天都有事,只有4k,不好意思袄,其实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少更的,毕竟我想拿那个连续30天日万的小牌,抱歉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