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明元国、十万大山、幻灵花-《修仙模拟:开局全点气运了》

    紫竹林。

    张秦坐在江秋做的秋千上摇摇晃晃,翻看着《四派周刊》。

    不得不说,这周刊有点意思。

    有的时候休息,用来打发时间倒是个不错的东西。

    说是“周刊”,实际上却是每个月发行一次。

    《震惊!天云剑池四位练气弟子竟然对魔道筑基修士做出了这样的事!》

    看着大大的文字。

    张秦一脸无奈。

    这世上果然还没有不透风的。

    自己四人联手猎杀筑基修士的事情,终究还是不胫而走。

    短短几天的时间后,竟然就登上了四派周刊。

    好在作者或者是向四派周刊出售消息的人挺懂事,写了个七分真三分假。

    并未提及自己和白剑庭等人的名字,还将魏传胜塑造成了魔道修士。

    这片文章毫无疑问在整个四派引起了绝对的轰动!

    正常情况下,别说是四个练气修士。

    就是十个,在筑基期修士的面前也只有抱头鼠窜的分。

    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就没有赢的可能性。

    当然,如果练气修士身怀各种极品法器、赤阳珠天雷子、高阶功法等,那就不能一概而论了。

    一时间,摘星观,清音寺和凤凰书院都看向了天云剑池。

    而天云剑池诸多弟子则开始议论纷纷,都在谈论这四个人到底是谁。

    不少人也猜到了白剑庭,陈月衣和卫书。

    毕竟他们三个可是天云剑池的前三甲。

    但没人猜测张秦。

    在绝大多数人眼中,张秦虽然也是核心弟子,但说到底,其实也就才刚刚晋入练气十三层而已。

    真要说起实力来,自然还是与白剑庭等人有着不少差距的。

    毕竟整个天云剑池,练气十三层弟子也有好几百。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核心弟子的。

    这一期的头条还有一条要闻,是关于“筑基丹”的。

    距离上一次云岭秘境开启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

    周刊说的是,现在四大派都已经先后开始准备炼制筑基丹。

    快则半年,长则一二年。

    筑基丹就会成功出炉。

    届时四大派十年一度的筑基盛会将会再次召开。

    筑基盛会四大派将会邀请整个周国五品以上的宗门参加。

    参加的宗门都有机会得到四大派准备的筑基丹,这也算是四大派作为老大哥,给大周国中层修仙界谋福利。

    毕竟三元重土鼎虽然不似坊间以讹传讹那般无比珍惜。

    但也的确只有四大派才有。

    其余的门派,诸如青龙阁之流。

    想得到筑基丹,就得在十年一度的筑基盛会上凭本事争取。

    对于四个练气修士杀死筑基境修士来说,整个周国修仙界的练气修士,显然更关注这件事。

    毕竟,从某种角度来说。

    筑基盛会是与每一个练气修士都息息相关的事。

    这时候江秋与袁术同一起走了过来。

    张秦收起了四派周刊,取出了几个玉瓶放在了桌子上。

    “袁师弟,江师妹,这是你们拜托我帮你们炼制的凝碧丹,记得收好。”

    两人闻言大喜,连忙谢过张秦。

    这是四天前从夜明湖回来的路上两人拜托张秦炼制的。

    两人都是练气八层。现在似乎正需要凝碧丹来突破当前的境界。

    炼制练气期的丹药,对他来说真没多大难度。

    可能自己运气比较好,所以天生适合炼丹吧。

    与两人简单攀谈了一会儿。

    张秦便率先离开。

    他和白剑庭,陈月衣以及卫书有约。

    同样也是从夜明湖回来的路上,张秦得知了一件关于任务的事。

    传功殿能领取到的任务都很一般。

    偶有流出来的结丹长老的任务,其实也是刻意放出来的。

    大多数结丹长老的任务,基本都发布在了核心弟子所在的隐龙殿。

    张秦这才恍然大悟!

    对啊,传功殿的大部分任务不是收集这个就是寻找那个。

    本质上来说,其实没有太大的难度,大部分都需要运气和时间才能凑齐。

    这种任务明显就是给那些修为不算太高的弟子们准备的。

    就像白剑庭,要是领个“搜寻100株聚灵草”的任务,那像什么样子?

    总不能让那些低中阶的弟子去打魔道修士吧?

    所以实际上大部分核心弟子的任务是在隐龙殿就已经确定,去传功殿,只是走个流程。

    之前的除魔任务。

    那纯粹就是马兴看自己不爽,利用职务之便故意想搞死自己。

    然后让石南重新夺回核心弟子之位。

    可惜的是,石南死了,帮助石南的卢存有也死了……等等!

    张秦心头猛地一颤

    马兴故意给自己安排除魔任务。

    然后联合石南和卢存有,想弄死自己。

    结果被自己给反杀了,别人不知道,马兴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他却选择了沉默。

    问题是,他真的沉默了吗?

    他没有!

    他选择找魏传胜来弄死自己。

    虽然不知道马兴到底出了多大的代价,竟然能请得动筑基期修士。

    但张秦心头却浮上来了一股杀意。

    这马兴真以为自己从头到尾什么都不知道?

    得找个机会弄死他才行。

    【你推测出了想要杀死你的真凶】

    【你打算找个机会弄死那个想要杀死你的人】

    张秦觉得自己应该也算不上穷凶极恶的人。

    不过既然对方千方百计地想要弄死自己,要是自己再不找个机会还击,那岂不是显得自己一点脾气都没有。

    收回思绪,张秦看向不远处。

    白剑庭和陈月衣站在飞剑上,气质出尘。

    卫书就比较掉价了。

    他就那么吊儿郎当地躺在飞剑上,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不久前,白剑庭领取了个结丹期修士的任务。

    任务要求至少要三个练气期修士,他便找了卫书,陈月衣和自己同行。

    四人此行要去的地方颇远。

    需要离开周国,去到明元国最南边。

    那里靠近十万大山,多妖兽和天材地宝。

    “见过师兄师姐。”

    张秦抱拳作揖。

    “既然张师弟已经来了,咱们就赶紧地吧,这一趟仅仅只是路途上的时间,就需要花接近两月。”

    咸鱼一样的卫书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翻了个面趴着。

    “哈哈哈走吧,我还是第一次做这么远的任务呢。”

    白剑庭哈哈一笑,率先御剑飞出,张秦三人紧随其后。

    “有点凉凉地,要下雨?”

    张秦抬头看向头顶上由灵气和雾气凝聚而成的云海。

    陈月衣轻笑:“是灵雨。”

    张秦仿佛没有听到陈月衣的话似的,凝神看着不远处的云海。

    那里有四个人从云海之上御剑下来。

    【你运气不错,碰到了熟人】

    掌门方全在前引路,与他同行的是张秦再熟悉不过的陆云长老。

    而陆云长老身后站着的两人,赫然正是灵灵和萌萌。

    不过两人此时一本正经,目不斜视,似乎并未发现自己。

    白剑庭和卫书见张秦望着一个方向一动不动。

    好奇之下他俩也看了过去。

    于是白剑庭、卫书、张秦同时一动不动了。

    陈月衣:???

    灵灵悄悄拍了拍萌萌的手。

    萌萌:(⊙_⊙)?

    灵灵轻轻动了动下巴:“看……”

    萌萌:(?ω?)

    一直到错过,白剑庭和卫书才收回了目光。

    陈月衣看着白剑庭。

    陈月衣:[○?`Д′?○]

    张秦捏着鼻子,这醋酸味,简直忍不了。

    白剑庭和卫书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瞬间开启了尬聊模式。

    白剑庭:“那位筑基期师叔好像没见过哈?”

    卫书:“没见过没见过,掌门好像跟她认识哈?”

    白剑庭:“是是是。”

    卫书:“认识认识,肯定认识。”

    白剑庭:“刚才我注意到,掌门今天好像挺有精神的,我就一直盯着掌门看了。”

    卫书:“掌门有什么好看的,我看萌萌呢。”

    白剑庭:“……”

    这丫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张秦没忍住笑出了声。

    卫书身边又没个红颜知己一直盯着,自然是爱恨随口而出了。

    张秦没想到陆长老竟然也来了。

    以后要是有时间,倒可以去请教一些炼丹相关的知识。

    。

    。

    。

    一个月后。

    明元国,十万大山边缘。

    四人御剑未停,直入十万大山腹地。

    来的路上,白剑庭已经告知了几人此行的任务:“百妖露”与“幻灵花”。

    四人深入十万大山一个时辰后,白剑庭率先停下,对几人道:

    “陈师妹,小书,张师弟,按照咱们一路过来收集到的信息来判断,我们目前暂时还属于外圈范畴,而百妖露与幻灵花都在接近内圈的地方,还需往前两个时辰。

    外圈对咱们来说,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我的建议在这里咱们暂时分开,各自探索一下外圈,说不定也另有收获,十万大山满是机缘的传闻,整个七国盟修仙界人尽皆知。”

    卫书点头同意,玩笑道:

    “我同意,毕竟大家要是都走在一起,遇到宝贝了也不好分啊。”

    这话只是看起来像玩笑,实际上也是几人的心声。

    商量天黑以前在此地碰头后。

    四人便各自分散开。

    张秦踩着剑飘在高大的树木之间,口中喃喃自语:“百妖露,幻灵花……”

    按照白剑庭的说法。

    百妖露是一种在大量妖兽出没之地,由灵气凝结而成的露水。

    这样的露水,人类修士是没法使用的,只有妖兽才能服用。

    幻灵花虽然人类也能服用。

    但更多的时候,其身份其实还是一种受妖兽喜爱的食物,大多生长于沼泽毒障雾气中。

    由此也不难推测,那个结丹期长老发布这个任务,应该是为了自己的灵兽。

    说到灵兽。

    张秦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储物镯。

    自从上次吸了魏传胜符宝当中散发出来的寒气所化的冰鸟,两只小家伙就陷入了沉睡,到现在也没醒过来。

    要不是自己与它们心神相连,能感受到它们只是在沉睡,自己都快以为它们没了。

    【你运气不错,发现了一株五百年药龄的凌霄花】

    张秦:!!!

    来了!

    开始了!

    对别人来说,进入十万大山就是为了碰一碰机缘。

    但对他张秦来说,就不是“碰一碰”那么简单了。

    直起腰来。

    将凌霄花放在寒玉盒内,张秦继续往前。

    明元国是临近十万大山的国家之一。

    所以明元国的修仙者,去十万大山十分频繁的。

    虽然常年都有弟子始终在十万大山,但对于临近十万大山的国家和修仙门派来说,乃至整个七国盟而言,十万大山仍旧是不可替代的宝地。

    因为其足够大!

    整个七国盟所占据的地方。

    在十万大山面前也不过就是冰山一角。

    迄今为止也没人知道十万大山深处,或是另一头,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

    不过这个传闻只是张秦目前听到的版本。

    他对此还是持怀疑态度。

    因为现在自己本就是练气修士,认识的人同样是练气修士。

    至高不过筑基。

    或许并非没人知道十万大山另一边到底是什么地方。

    只是自己所在的圈子暂时接触不到这种上流且高端的消息罢了。

    【你运气不错,发现了一株成熟的金盏花】

    【你运气不错,发现了一棵矮白果树,上面结了一树熟的白果】

    张秦蹲下身子看着一颗高度勉强达到自己膝盖的小树。

    树枝上挂着一颗颗晶莹剔透,饱满多汁的白色果子。

    还真是白果,青云三宝之一。

    张秦心中有些感慨。

    原来这东西,也并非当初自己在青云门所以为的那样无比罕见。

    这不就见到了?

    洗髓液所需要的原料,也有白果,还有青蜂的蜂蜜。

    要知道,洗髓液可是实打实的好东西

    虽然他还不知道炼制洗髓液的具体原材料到底有那些。

    但是把知道的先收集起来,终归错不了。

    一颗颗把白果全部收好,张秦便转身离开。

    片刻后,张秦又回来了,这次他选择把白果树挖走。

    【你运气不错,遇到了一头实力尚未达到一阶的妖兽,杀了他,你就距完成“妖兽杀手”的任务更进一步】

    张秦:???

    对哦。

    还有个任务没做呢。

    自己得杀死一百头妖兽,成为一个莫得感情的妖兽杀手。

    当时没做是感觉要弄死一百头妖兽太难。

    一个是遇不到,另一个是打不过。

    现在自己既然已经到了十万大山里,那就不存在遇不到的情况了。

    张秦看着自己对面不远处,正对着自己龇牙的疾风狼。

    疾风狼。

    风属性妖兽。

    天生就具备“御风术”和“风刃术”两种风属性神通,不过风刃术需要在他们成年之后才会逐渐领悟。

    张秦在脑海里迅速回忆了一下这妖兽相关的所有数据。

    天云剑池到这里需要接近一个月,但要不了完整的一个月。

    几人之所以花了一个月时间,还是因为在抵达明元国后,四人途中几次去逛了一下途经的坊市,购买了不少与十万大山和明元国相关的资料。

    诸如《十万大山外围地图》、《十万大山常见妖魔图鉴》、《明元国修仙势力基本划分》之流,都在其中。

    这疾风狼尚未成年。

    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御风术和利齿!

    不过仅凭着这些东西,自然不可能会是张秦的对手。

    “嗖!”

    张秦还没动手,疾风狼就先动了。

    它选择迂回包抄。

    狼如其名,速度快如疾风。

    即便这只是一头未成年狼,他坚硬至极的利齿也足以咬碎坚石,乃至寻常下品法器。

    “嗷呜——嗷呜——”

    “我特么让你嗷呜!让你嗷呜!我让你嗷呜!”

    “砰!砰!砰!”

    “嗷呜呜呜——”

    疾风狼走地很安详。

    【你斩杀了一头妖兽】

    【妖兽杀手:1/100】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飞上树梢后看了一眼天色。

    还早,才中午。

    于是张秦就十分开心地继续在十万大山捡宝贝。

    “幻灵花幻灵花幻灵花……”

    张秦一边走一边念叨着。

    他没念叨百妖露,主要还是因为百妖露有一个阔怕的前提条件:

    百妖露出现在大量妖兽活动的区域。

    虽然他现在还需弄死99头妖兽,但他也不想99头妖兽同时向自己发起攻击。

    既然如此,就先尝试一下能不能找到幻灵花好了。

    【你听到了流水的声音,你打算去一探究竟】

    张秦刚听到流水声,莫名地就想起了上辈子自己看的动物世界和那些求生类型说的,沿着河流走,碰到人的概率很大,碰到野兽的概率也很大。

    自己沿着河流走,碰到妖兽的概率应该会增加,但也不至于说碰到一大群妖兽。

    毕竟妖兽总不至于拉帮结派地来喝水吧?

    要真是那样,那也太不妖兽了。

    心里头一边嘀咕,张秦就走出了不见天日的密林来到了河流边缘。

    “豁!”

    张秦眼前一亮,他没想到这十万大山中,还有一条如此宽阔的江河。

    幻灵花不是说要在什么沼泽之地生长么。

    张秦不太确定,有水的地方,应该更容易成为沼泽地吧?

    【一直走在密林中的你走出密林后看到了一条大河,视野一片开阔,凉风习习,你心情大好】

    【你用神识浸入河流,发现河流表面流速很慢,但河底暗流汹涌】

    【你顺着河流往上走】

    【你运气不错,遇到了一头来到河边喝水的石甲熊】

    【你斩杀了一头妖兽】

    【妖兽杀手:2/100】

    【你运气不错,在河边湿润的土壤里发现了四百年药龄的雪芝草】

    【你运气不错,在河边一棵腐烂的树木旁边现了五百年药龄的兰泽三叶草】

    【……】

    一个时辰后。

    【你斩杀了一头妖兽】

    【妖兽杀手:10/100】

    收起法器,张秦有些郁闷。

    这一路上他都在念叨幻灵花。

    居然愣就没有念叨出来,这还是头一回出现这种情况。

    可能性也只有一种,那就是自己走过的路,可能最近也有人走过,即便是有幻灵花,可能也被采摘干净了。

    十分郁闷的张秦拿起记录有幻灵花图鉴的玉简仔细看起来。

    难道是自己看漏了?

    “幻灵花,大多生长于沼泽毒障雾气中。”

    河边出现沼泽毒障的可能性更大?

    妈的,张秦你个蠢货!

    他脑海中尘封已久的地理知识没缘由地被激活了。

    沼泽应该是在一些入水口,水流慢的区域。

    但眼前的河流表面平静,湖面之下暗流汹涌,根本就不是能形成沼泽的模样,而且水流也会带动两岸气的流动。

    这样的局势下,怎么可能会有毒障雾气形成?

    【你发现了一条流向森林中的支流,你打算去一探究竟】

    张秦不再跟着大河走,而是跟随着一条支流又一次拐进了森林中。

    和他猜想地差不多。

    越往前,因为树林中各种树木,落叶,还有野兽的尸体,支流两岸的宽度就开始变窄。

    而且十万大山中的树木高大异常,而且枝繁叶茂。

    上面阳光照射不下来,下面也是同样地密不透风。

    往远处看,甚至会看到黑洞洞的一片,这样的环境中,即便是偶尔有风也很小,很难让林中的空气流动起来。

    随着逐渐靠近支流,张秦明显注意到,两岸的厚厚的松针落叶,还有因为某些原因倒塌的树形成了简单的堤坝阻拦了水的流动。

    动物的尸体也明显遍地多起来。

    此时他的鼻子也闻到了那种十分典型的,夏天潮湿房间里的霉臭味。

    “这些尸体是怎么来的?”

    好奇之下,张秦放出神识往淤泥中探去。

    下一刻。

    他浑身上下鸡皮疙瘩直冒,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特么直接头皮炸裂!

    那看似平平无奇的淤泥层下方,竟然聚集了数不清的蚂蟥。

    小的有人的手指大小。

    最大的,竟有成年人的腿那么长,这些蚂蟥就这么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

    偶尔有一束光穿过层层落叶,投射到淤泥层上。

    通过光斑张秦看到,薄薄地一层淤泥看似波光粼粼,实际上都是那些蚂蟥在轻微扭动着身躯。

    【你运气不错,遇到了吸血蟥群,你可以轻易的完成斩杀任务】

    就在张秦看到打算飞上天直接往下面的水里砸火球的时候,一条通体鳞片宛如火焰般明黄的蟒蛇从树林深处中缓缓爬了出来。

    张秦留意到,它身上的气息强大异常。

    至少自己是不及它的。

    而且这蛇不仅鳞片如同火焰,就连眼睛,都是火焰的颜色,若是潜伏着一动不动,那冰冷的瞳孔简直就宛如两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是赤瞳天麟蟒,真正的一阶妖兽。

    张秦:“……”

    他默默使用敛气术将自己的气息和灵力波动压低到极致。

    然后又往更高些的地方缩了缩。

    就目送着它爬向河流。

    嗯……姑且还当它是一条河。

    估计是渴了想喝水。

    “飒飒……”

    赤瞳天麟蟒数丈大小的身躯在地上缓缓摩擦,发出了轻微的摩擦声。

    近了。

    更近了。

    张秦看着那和自己身躯一般大的蛇信伸了出来,还在上下甩动。

    “噗!”

    忽地,水中一条胳膊粗细的吸血蚂蟥跳了起来。

    宛如箭矢一般射向了赤瞳天麟蟒。

    一口牢牢吸附在了蛇信上。

    赤瞳天麟蟒估计也没想到,但是疼痛的本能促使他猛地甩了一下脑袋,想要甩掉蚂蟥。

    但它显然小觑了蚂蟥的吸力。

    这一甩,完全没甩掉蚂蟥,相反地,那个蚂蟥的身体竟然还在缓缓鼓胀起来。

    “噗!”“噗!”“噗!”……

    随后,河中一道道破水声传来。

    张秦就看到一根根蚂蟥像子弹似的冲向了赤瞳天麟蟒。

    蟒蛇似乎察觉到了危险,当即张开了那满是獠牙的血盆大口。

    一根水桶粗细的火柱喷发而出,直接将吸附在自己舌头上的蚂蟥和那些扑向自己的蚂蟥烧了个干干净净。

    随即赤瞳天它开始选择后撤。

    这火焰却仿佛捅了马蜂窝似的,附近的河面淤泥层瞬间消失,张秦甚至都看到了河床!

    河里的蚂蟥全都跳了起来,铺天盖地扑向了赤瞳天麟蟒。

    赤瞳天麟蟒一边后退一边再次张开血盆大口。

    这次喷出不再是火柱,而是一个半径十多米的大火球。

    但下一刻,火球瞬间被冲破。

    那些蚂蟥尽数扑到了赤瞳天麟蟒的嘴里,身上,甚至直接堵住了火焰。

    体型庞大蟒蛇开始死命地打滚,然后又将自己蜷缩成为一团。

    想要凭借自己的蛮力和体型碾死这些蚂蟥。

    看着赤瞳天麟蟒大张着的嘴里满是蚂蟥,甚至都合不上。

    即便如此,也还有源源不断的蚂蟥在往它嘴里钻。

    张秦也没缘由地咽了咽口水,代入感太强,他已经开始腿软了。

    赤瞳天麟蟒似乎明白再不脱困自己必死无疑。

    火焰似的鳞甲突然开始泛红,高温,无数蚂蟥被烫死,从身上脱落。

    但下一刻,更多的蚂蟥冲了过去。

    “咻!”

    一根晶莹剔透的针穿破了赤瞳天麟蟒的头颅。

    这条一阶妖兽,也就此殒命。

    张秦收回了琉璃针。

    【你斩杀了一头妖兽】

    【妖兽杀手:11/100】

    “阿弥陀佛,你继续挣扎吗,最后也只会在绝望和痛苦中死去,我帮你死地痛快点,你让我距离任务完成更进一步,咱们互不相欠。”

    不过也多亏这蛇哥。

    张秦看出来了这些吸血蟥,有点类似于虫族的性质。

    单体脆弱地雅痞,靠数量和不怕死取胜。

    既然如此,那就简单了。

    又飞地更高了些,然后他搓了一个半径二十米的大火球,然后丢了下去。

    火球都还没落地他就直接踩着凤尾翎飞出了密集的树林。

    下面的树林里先是火光一闪!

    随即“轰”地一声。

    又等了一会儿,张秦让玄蛟盾贴身保护自己,然后施展了护体灵光,最后又撑开了五行剑盾。

    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落了下去。

    【任务完成】

    【奖励:自由属性点+10】

    【姓名:张秦】

    【境界:练气十三层】

    【功法:归元守神章(5/9)、五行剑歌(3/12)、千里青云曲(2/6)、六极御火诀……】

    【可用属性点:10】

    【悟性:130】

    【资质:362】

    【气运:顺风顺水,好运连连,鸿运当头】

    【颜值:100】

    【神识:166】

    【旁门杂学:75】

    张秦简单地看了一眼面板,直接就将10点全部加给了悟性。

    【悟性:140】

    现在资质的已经很高,只需要继续增加悟性就好。

    悟性破百的时候,系统提示说寻常修士只有三四十悟性值,有了自创功法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明寻常的练气修士,悟性不过三四十。

    自己现在的悟性已经可以和筑基修士相媲美。

    筑基修士自创功法……概率很小,也不是没有可能,得是个天才才行。

    自己现在的悟性,勉强算是个天才,但肯定还不够天才。

    所以即便自己有了自创功法的可能性,但是从没触发过。

    这里的问题出在,气运值无法影响系统数值的概率。

    不然就成永动机了:运气好触发低概率自创功法悟性增加,悟性增加自创功法概率变大,继续自创功法增加悟性……

    这等于卡bug了。

    系统是禁止的。

    也就是说,真想要自创功法,要么继续提升悟性,要么好好利用自己的悟性钻研功法。

    钻研功法无疑是花费时间的,所以张秦选择继续提升悟性数值。

    只要悟性的基数足够高,以后特么直接观天地悟道成仙。

    收回思绪。

    看着四周一片狼藉,满地都是被烧没了的吸血蟥。

    淡淡的霉味儿也变成了浓浓地烧焦味儿。

    那些蚂蟥似乎被烧蒙圈了,没有再来攻击张秦,张秦也懒得理会它们,继续顺着河流深入。

    继续往前了半个时辰。

    奇怪的味道又出现了。

    这回不是霉味儿,而是更刺鼻难闻的味道。

    河流已经快到了尽头。

    淤泥里蚂蟥变少了,但张秦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一阶妖兽,甚至还有二阶妖兽。

    害怕ing…

    比如淤泥层表面有外形很像老鼠的妖兽不停跑动。

    淤泥里还有很多长条形的各种妖兽。

    小的像蚯蚓,大的好几米长,也不知道是泥鳅黄鳝还是线虫。

    好特么恐怖啊!

    【你进入了毒物瘴气中,凑巧你当初服用过五毒果,这种程度的毒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

    张秦:“……”

    难怪这儿味道这么奇怪,若不是系统提示,他都不知道已经深入瘴气了。

    为了表示对这些毒雾瘴气的尊重,他取出了之前在明元国坊市购买的“清灵散”荷包挂在脖子上。

    这东西能提神醒脑,驱散毒雾瘴气,是当地修士出入十万大山的必备之物。

    【你运气不错,发现了幻灵花】

    系统提示的同时,张秦看着不远处沼泽地当中的一朵脸盆大小的黄色花朵。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他怎么感觉那朵花还在洒下一些星星点点的花粉呢?

    不过总而言之就是找到了!

    幻灵花生长的地方在不远处的沼泽水潭中间位置,四周还在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泡。

    张秦知道,这些气泡每一次爆炸,就会有一缕沼气被喷发出来。

    刚才蚂蟥成群那一段都没这个视觉效果。

    他甚至怀疑自己如果现在释放火球术,火球术极大可能会自动加倍变成“豪火灭却!”。

    看着近在眼前的幻灵花,再想想刚才赤瞳天麟蟒的下场,张秦有点不敢靠近。

    有了。

    张秦灵光一闪,立马用神识锁定幻灵花,然后自己飞出树林来到天空,再祭出黄元鼎。

    这鼎当初被搞得破损了一点,以炼丹对炉子的要求,这玩意儿肯定是没法炼丹了。

    不过现在正好派上用处!

    片刻后,黄元鼎变成了原本大小。

    然后飞入树林中,继续往下,来到了幻灵花旁边。

    而距离幻灵花不远处的淤泥中,一双眼蓦然睁开。

    冷漠。

    阴寒。

    莫得感情。

    那双眼睛就那么注视着黄元鼎。

    它搞不懂这玩意儿怎么就出现了。

    天上的张秦在脑海里演练了距离和角度。

    没问题了,张秦满意地点了点头,当即一掐诀:舀!

    黄元鼎顿时就像一个巨大的勺子,连带着幻灵花和他周围的淤泥,全部兜住。

    “起!”

    张秦念头一动,黄元鼎就飞了上来。

    眼睛:???

    它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突然就看到那玩意儿把幻灵花带走了。

    当即一张嘴,一滩黑色的液体飞向了黄元鼎。

    “嗤嗤嗤!”

    液体击中黄元鼎的瞬间,那让人胆寒的毒性直接就将鼎身腐蚀。

    黄元鼎所散发出的淡淡光辉也瞬间暗淡了下去。

    张秦:???

    不好!

    当即他整个人迅速往天上拔高,同时控制黄元鼎继续往上。

    而那双眼睛见黄元鼎竟然没掉下来,而是继续远去。

    当即打了一个响鼻,从沼泽当中翻滚而起,现出了真身:竟然是一头腹部生有双翅,身长五六丈的巨大蜥蜴。

    蜥蜴甩了甩身子,腹部双翅一震,飞速向着黄元鼎追了过去。

    藏身于一棵树顶端的张秦转身就跑。

    他把黄元鼎给丢了。

    那煞笔蜥蜴就认识黄元鼎,追鼎去了。

    以防蜥蜴追过来,张秦将飞凤尾翎催动到了极致,眨眼就消失在了十余丈之外,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跑出去了半里地。

    【你运气不错,夺得了幻灵花】

    张秦看着手中寒玉盒里静静地躺着的幻灵花,一脸笑意。

    。

    。

    。

    白剑庭、陈月衣和卫书看着张秦手里的幻灵花,都没说话。

    纷纷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张秦。

    白剑庭:“你把幻灵花……找回来了?”

    陈月衣:“真的是幻灵花!”

    卫书:“你又是侥幸?”

    张秦扣了扣脑壳,露出了一个天真可爱的笑容:“嗯呐,侥幸就找到了。”

    白剑庭坐在一边,他脑子麻了。

    这才到十万大山不到一天,幻灵花就让张秦给找到了。

    要知道,他可是为了寻找幻灵花前前后后准备了好几种手段的。

    现在居然一种都没用上。

    这让他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这莫名的挫败感是肿么回事?

    卫书搂着张秦的肩膀道:

    “说好了要一起找的,你一个人就找回来了,不算不算,丢了,我们重新去找新的。”

    张秦看向陈月衣,指了指卫书:“他什么时候傻的?”

    卫书:“我特么……”

    陈月衣看也不看白剑庭:“那边那个,张师弟已经找到了幻灵花你还在那儿沮丧什么?还不过来说说计划?”

    张秦一听陈月衣的语气就知道,醋坛子还没扶正。

    这都一个月了啊!

    女人的醋坛子真的这么夸张吗?

    卫书偷着乐,轻轻凑近陈月衣道:

    “师姐,还吃醋呢?”

    陈月衣脸一红,顺手从储物镯里取出些驱散驱散蛇虫鼠蚁的粉末洒在四周,同时还不忘酸溜溜地道:

    “吃醋?你在抬举别人呢,还是埋汰我呢?”

    卫书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哪敢啊。”

    白剑庭选择了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

    “咱们一开始的计划是寻找幻灵花,然后去地图上记载的几处有可能凝结百妖露的地方收集百妖露。

    现在既然张师弟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率先找到了幻灵花,那咱们明天就先去惊蛟潭看看。”

    “惊蛟潭?”陈月衣故意接话,“不是有几处稍微安全些的地方么?怎么先去凶险异常的惊蛟潭?”

    卫书同样一脸疑惑:“先去安全的地方,说不定就找到了百妖露,那咱们也就不用冒险去惊蛟潭了吧?”

    白剑庭看向张秦:“张师弟知道为什么么?”

    “是因为御兽门吧?”张秦不太确定,“明元国有三大宗门,分别是主灵兽灵宠驱使之术御兽门,主双修之术的飞花楼,以及主法器炼制的煅天门。

    百妖露和幻灵花的效用大家也都清楚,咱们长老要这两样东西,十有八九也是为了自己的灵兽。

    而主灵兽灵宠驱使之术的御兽门不可能不知道百妖露的好处,那些没什么危险的地方,就算是有,肯定也早就被那些御兽门的人收集干净了。”

    卫书恍然大悟,一拍手道:

    “这么说也是啊,估计那些足够安全的地方,说不定已经被御兽门的弟子给包圆了,我估计天天都有人在那儿蹲守。”

    张秦叹了口气,对卫书道:

    “大哥,百妖露的首要条件就是妖兽时常出没,要是人活动地太频繁,妖兽根本就不会靠近的,你想什么呢。”

    卫书脸上的伤疤动了动。

    他选择蹲在一边沉默。

    怎么说呢,当事人就很后悔,说出来了这么丢人的话,当事人一度有点抬不起头来。

    ————

    1:迟了些抱歉

    2:怎么还有兄弟嫌少?这可是一万字啊!换做寻常的两千字章节,那可就是五章,五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