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0章 奇迹的拯救者-《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最后的研究员耗尽了秘密基地里残存的所有原材料,炼制出了一支被他命名为“希望”的抑制药剂。

    随后,将这支药剂存储在自己体内,生平第一次踏出秘密基地的大门,就像万年前的祖先那样,去找原母决一死战。

    和祖先不同的是,这次不再是虚张声势,他携带了真正的致命武器。

    然而,试图潜入希望号,从底部通道进入原母实验室的研究员很快就发现,希望号上的环境,和父辈们告诉他的完全不同。

    按照父辈的说法,希望号就是一座冰冷的坟墓,除了他们之外的所有人,都被三千年前魔法大爆炸掀起的震荡和辐射杀死,就连原母都陷入了漫长的休眠,力量被削弱到了极点。

    这名研究员却发现希望号上增添了大量生物活动的痕迹。

    不,那不是生物……

    研究员在希望号上发现了大量“灵磁体聚合物”,模拟出了图兰文明历代英雄和强者的形象,能像是披挂着图腾战甲的活人一样自由行动,巡逻和猎杀。

    那也就是孟超和狼王,见到的“杀戮雕像”。

    这令研究员又惊又怒。

    要知道,灵磁体虽然拥有千变万化,随意塑形,自主执行指令的能力。

    但从本质上来讲,仍旧是冷冰冰的死物,是高度精密的机械,必须依附于碳基智慧生命的血肉之躯,才能发挥最大的效能。

    就算真的呈现出了类似生命的反应。

    灵磁体也像是某种寄生生物,必须依附于宿主,才能长期“生存”下去。

    过去数千年间,图兰兽人制造出了越来越强大的灵磁体。

    这些灵磁体,也被塑造成了越来越强大的图腾战甲,乖乖待在主人体内,关键时刻被召唤出来,形成无坚不摧的武器和坚不可摧的铠甲,帮主人度过危机甚至称王称霸。

    抛开让主人变得越来越愚蠢、嗜血和野蛮这一点不提,可谓完美的共生关系。

    现在,灵磁体却不需要碳基智慧生命的血肉,或者说,不需要完整的碳基智慧生命,只需要碳基智慧生命的尸骸,甚至是一丁点细胞,就能凝聚成独立的,能够自由行动,甚至拥有自我意识的个体。

    那么,图兰兽人的存在,还有什么价值呢?

    一瞬间,研究员洞悉了原母的阴谋。

    过去三千年的休眠,原母不仅仅是在疗伤,它还在进行全新的进化。

    图兰兽人是万年前的它,刚刚苏醒时,选择的第一代“傀儡”和“伥鬼”。

    但曾经创造过辉煌文明,拥有强烈自我意识的图兰兽人,显然不是最合适的提线木偶。

    反倒是图兰文明的超磁体技术,蕴藏着对原母来说,更值得利用的价值。

    于是,原母诱惑图兰兽人,将整个文明的智慧、经验和资源,都投入到了超磁体——灵磁体技术的研发中,制造出越来越多,纳米构造越来越精密,战斗力越来越强大的灵磁体。

    等到这些灵磁体以图腾战甲的形态,附着在图兰兽人的身上,在无数次浴血奋战和残酷杀戮中,积累了天文数字的战斗数据,就能由量变引发质变,取代图兰兽人,成为更好的傀儡,伥鬼,甚至和曼陀罗树一起,变成原母的肢体。

    这一发现,愈发坚定了研究员的信念。

    倘若不趁着原母尚未彻底苏醒,还有一线希望之时,粉碎它酝酿了整整万年的阴谋。

    再过五十年或者一百年,等到原母和它的“灵磁体军团”破土而出的时候。

    图兰文明必将迎来最彻底的毁灭。

    就算还有图兰兽人能苟活下来,也会被身上的图腾战甲彻底吞噬,沦为人不人,鬼不鬼的起源武士!

    这,绝不是图兰文明的未来!

    研究员的心底,燃起了熊熊烈焰。

    他鼓足勇气,竭尽所能,冲向原母实验室。

    可惜,这名研究员虽然通过“哈卡”,继承了历代研究员的知识和技能,能够单枪匹马,维持一座秘密研究所的最低限度运转。

    他的身体,也经过了强化改造,被调制到了“战斗形态”。

    但他的战斗力,实在平平无奇。

    他的鲁莽之举,很快就被守护着原母实验室的灵磁体发现。

    尽管原母还在休眠,力量相当有限,能够调动的灵磁体——杀戮雕像,只有三五座,最多七八座。

    但这些汲取了图兰文明历代英雄的战斗数据,如同撕不烂,打不穿,烧不坏的类液态金属物质组成的杀戮雕像,哪怕只有一座,都令研究员难以招架,只能狼狈逃窜。

    当然,只要研究员将名为“希望”的强效抑制药剂,注入这些杀戮雕像的体内。

    就能将他们从千变万化的杀戮机械,变成真正的雕像,甚至为己所用。

    然而,药剂的数量是有限的。

    研究员耗尽了秘密基地附近,能够采集到的一切原材料,经过多次失败,才成功炼制出了五百个单位的强效抑制药剂。

    而且,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他不可能再炼制出哪怕一个单位的“希望”。

    以原母深不可测的实力,就算将五百个单位的“希望药剂”统统注入原母体内,也未必能彻底阻断它的类脑神经元活动,镇压它如同恐怖魔王般的意识。

    研究员又怎么舍得在普通灵磁体身上,浪费哪怕半个单位呢?

    被逼无奈的研究员,只能逃出希望号,逃回到秘密基地里。

    尚未苏醒的原母,对于灵磁体控制,仅仅局限在希望号的范围之内。

    一旦杀戮雕像离开希望号,就会化作四分五裂的甲胄碎片,甚至是稀烂如泥的水银——就像孟超在外界看到的那些图腾战甲残片一样。

    研究员获得了宝贵的喘息。

    却也面临着更大的绝望。

    他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之火,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熄灭。

    原母的力量,却在与日俱增。

    它不会被永远困在地底深处的。

    总有一天,它会苏醒,带领着灵磁体大军,冲出地底,吞噬图兰泽,席卷整个世界!

    就在最后的研究员束手无策,眼看就要被困死在秘密基地里时。

    他发现了两名闯入者。

    孟超和狼王。

    “胡狼”卡努斯的模样,令研究员感到了深深的绝望和莫大的恐惧。

    他能看出来,历经岁月的无情侵蚀,现在的图兰兽人变得比三千年前更加野蛮、嗜血,浑身上下充满了兽化特征。

    这样的图兰兽人,势必不会相信,甚至无法理解他所说的一切。

    无法理解昔日的图兰文明,究竟有多么先进发达,灿烂辉煌。

    更不可能帮助他将“希望药剂”注入原母的体内。

    说不定,还会将原母误认为是祖灵的化身,对原母顶礼膜拜,心甘情愿沦为原母的傀儡和伥鬼。

    但孟超的模样,却令研究员大吃一惊和欣喜若狂。

    虽然孟超的黑发黑眸,似乎和遥远的记忆中,最初的图兰人不同。

    但那些记忆经过一万年间的无数次“哈卡”,早就扭曲失真。

    研究员不确定孟超究竟是否他的同胞。

    但就算不是同胞,从孟超相对纤细的身材,以及肢体末端分叉,十根手指都能自由、独立、灵活蜷曲和弹动,还有孟超身上稀疏的毛发……等等特点,都能看得出来,孟超来自一个善于使用复杂机械,高度发达的文明。

    无论这个文明是善意还是恶意。

    它都和退化到氏族时代,快要茹毛饮血的图兰文明截然不同。

    而且,研究员相信,这样一个文明,也绝不会甘愿被原母所奴役。

    更妙的是,研究员知道孟超绝对不是圣光人族,也不是臣服于圣光神殿的任何一个附庸种族。

    ——圣光阵营虽然囊括了多种碳基人形智慧生命。

    圣光人族也拥有不同的发色和眸色。

    但从没出现,也不可能出现黑发黑眸的存在。

    所以,研究员才会凝聚最后的力量,冒险再次进入希望号,试图在那些杀戮雕像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将孟超和狼王,都带到他的秘密研究基地里。

    可惜,原母对希望号的渗透程度,比研究员所想的更深。

    原母对希望号上的灵能输送管道动了手脚。

    当孟超和狼王试图奋力一跃,跳出原母的控制范围时,却落入灵能输送管道,被高温高压的灵气,吹到了希望号的深处。

    眼睁睁看着孟超和狼王坠入原母的血盆大口中。

    研究员再次绝望。

    他甚至准备好了“遗书”,也就是刚刚传输到孟超脑域深处的全部信息,浓缩了他所记得的关于图兰文明的一切,以及这个曾经辉煌的文明,如何一步步堕入黑暗的全部历史。

    他准备将这份“遗书”和“希望药剂”一起封印起来。

    然后,毁掉秘密研究基地。

    只希望将来的某一天,还有图兰兽人的后裔能够幸存下来并且找到秘密研究基地的遗迹,抢在原母之前,发现“遗书”和“希望药剂”。

    没想到,孟超竟然从原母的陷阱中杀出一条血路,再次出现在研究员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