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太小了,要不你适应一下?-《姜先生的团宠小嗲精太娇了》

    第356章太小了,要不你适应一下?

    小姑娘掩耳盗铃式地把东西塞回外套口袋,转头走回沙发处坐下,抓起来自己的半干的头发,放在姜遇的手里,“阿遇,我们继续吹头发吧。”

    他的女朋友怎么就这么可爱呢?姜遇在她没看到的地方勾起嘴角,耐心地给她吹头发。

    贺桑桑的头发乌黑浓密,几乎是很多女生发量的两倍,姜遇开会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修长的手指穿梭在她的长发之间,一点一点地吹,贺桑桑则打开手机继续看他们的消息。

    一个陌生的号码给她发来了消息。

    是一张图片。

    里面的人赧然就是她们要找的苏岸。

    方才姜遇是站在她身后吹头发,才能看到鹿依依给贺桑桑发的消息,这次他坐在沙发上给她吹头发,并没有看到陌生号码发过来的图片。

    贺桑桑正要截图发给自己莫子安,紧接着对面就有消息继续发过来。

    【陌生号码:是我。】

    【陌生号码:只有你可以找到他。】

    【陌生号码:我在老地方等你。】

    【陌生号码:记住,二月十四号之前,老地方,你不来,他便死。】

    【陌生号码:小骗子,你可以选择报警,而他,会被分块送到你家门口。】

    贺桑桑握着手机的手明显一紧,就在她准备截图时,所有的消息突然消失了,那个号码似乎也从来没有发过任何消息过来。

    这是什么技术?!

    贺桑桑点开消息中心,翻了几条,都没有看到刚才的那些消息,昙花一现,仿佛就是他的错觉。

    而她的手机相册突然跳出来共享相册的消息,有个陌生人想要和她共享相册,对方的id显示的M,贺桑桑第一时间想到了进去喝茶的墨希。

    身后吹风机的声音听下。

    贺桑桑回头,抿了抿嘴,询问着面前正在收拾吹风机的姜遇,声音软糯糯的。

    “阿遇,墨希他,真的这辈子都出不来了吗?”

    “嗯。”姜遇见她脸色不对,把人拉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温度正常,“怎么了,有人骚扰你?”

    贺桑桑摇头,“没有,就是问一问。”

    “别怕。”姜遇轻声地哄着她,“桑桑乖,我们不怕,以后有我在,不会让他再伤害你的。”

    贺桑桑知道自己若是真的答应那个人,才是真的蠢,她一个人过去很容易让自己再次陷入险恶之地,甚至给家里人造成极大的麻烦。

    姜遇这边她不能说,会让她担心的。

    她想先和贺知琅商量一下,有他在,即便是她真的再次被抓走,他一定也可以找到她的。

    “阿遇,如果有一天你找不到了我了,千万不要着急,你就在家里等着我。”

    “我一定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深邃漆黑的眸子里多了担忧,姜遇再次确认她额头的温度是正常的,“今天怎么了,突然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是因为苏岸的事情?”

    贺桑桑撒娇地抱着他,脸颊贴在他紧实的胸膛,暗暗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我就是有感而发。”

    “如果有一天,我也和苏岸哥一样失忆了,走丢了……阿遇,等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想起来你,也一定会找到回家的路。”

    “所以,你要等等我,不能忘记我。”

    姜遇心里的担忧,并没有因为她的这番话减少,甚至更多了,贺桑桑不是一个有感而发的人,她看起来软萌可爱,性格却是极为坚韧的。

    就连上一次好不容易把她带回来,她经历了那些事情后,也没有说出这样的话。

    这一次,他不知道她怎么了。

    “桑桑,看着我的眼睛。”

    姜遇把人从怀里扯出来,直视她澄澈眼神里的情绪,“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和我说,我会帮你,凡事你只要站在我的身后就好了,明白吗?”

    如此深情值得依靠的男人,如此俊美却又温柔的男人,贺桑桑压下他的脖子凑了过去。

    “我记住了。”

    蜻蜓点水的一吻,简单干净,不带任何/旖/旎,她重新扑进他的怀里,搂着他看起来很瘦却有着巧劲儿的腰,“阿遇,我困了。”

    临睡前,贺桑桑给贺知琅和莫子安都发了消息,统一都是人已经找到了,让他们早点休息。

    莫子安询问人在哪里。

    贺桑桑没有办法告诉他具体的地址,只说了人没事,让他不要担心,后续她会把人带回来。

    如此,莫子安才松了一口气。

    他看着对面坐着的冷尧臣,把手机递过去给他看,“岸哥已经找到了,你就别担心了。”

    冷尧臣看着手机的聊天记录,脸色阴郁,一点都没有之前那种意气风发的样子,他的右手还少了一个手指头,这一切都是冷家造成的。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

    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后面的话莫子安没有说出口,他叹了一口气,离开了客房,“你先在这里住下,冷家的人不会发现的,剩下的事情,我们等找到了岸哥再说。”

    莫子安一走,冷尧臣就关了灯。

    他习惯了在黑暗里视物,这次他是为报复冷家回来的,不想还有意外惊喜,苏岸居然回来了。

    他的光,还活着。

    被冷家那么迫害的他都没有流一滴眼泪,被自己亲生父亲断了一根手指头,他都忍过来了。

    可是就在此刻,他突然控制不住眼泪了。

    苏岸他活下来了……

    他的光活下来了……

    门外的莫子安。

    听到房间里如孤狼一般呜咽的声音,摇了摇头,开始给那些帮忙的朋友打电话、发消息。

    横城,酒店里。

    房间里已经关了灯,贺桑桑窝在姜遇的怀里,枕靠在他的臂弯上,两个人紧紧地靠在一起。

    床铺虽然算大床,却不是一米八的。

    只有一米五。

    两个人睡在一起稍微有点挤。

    翻身幅度大一点,就很有可能掉下去。

    “阿遇,这个床有点小。”

    怕贺桑桑翻身掉下去的姜遇,把大部分的床铺面积都让给了她,自己几乎是贴着床边的。

    “嗯,是有点小,我们克服一下。”

    贺桑桑乖乖地应了一声。

    她感觉到枕头下面有什么东西,一只手伸到了枕头下摸了摸,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

    “阿遇,枕头下面有东西。”

    ?  ?你们猜,是什么东西?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