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南宫溟的好心-《王爷偏偏要宠我》

    这话一出,庄御和楚心烟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南宫溟。

    庄御随即冷笑,“你说什么?你知道我大哥是什么病吗你就说能治?”

    楚心烟则是:他为什么突然说要治人家大哥的病,哇擦擦,这腹黑男有目的啊。

    面对庄御的质疑,南宫溟只是就这么看着他,直到他妥协。

    “你既然知道我大哥的病,你就该知道,他的情况有多糟糕,有多是享誉五国的神医,最后都只能摇头叹息。”庄御苦笑,“难道就因为你是南宫溟,你就能治好我大哥的病吗?”

    “本王不打没准备的仗,自然也不说做不了的事。”

    南宫溟说的信誓旦旦,让庄御逐渐动了心,可他也明白,南宫溟天声冷血,又怎么会没来由的做好事。

    想到大国师的说的话,想到南宫溟以后的身份,庄御不得不生出防备。

    “你想为我大哥治病?如何治?是有药吗?我如何相信你的药就一定能救我大哥的病?”

    楚心烟也不由好奇的打量南宫溟,她可真是不懂了。

    比如南宫溟为什么没中毒,明明春生柔儿,甚至石安石天他们都昏迷了。

    而现在不但不气愤的报复庄御,甚至还提出救治他哥。

    这可太不像他睚眦必报的性格了。

    “你若不信,我们亲自随你去齐国走一趟,如何?”

    去齐国?!

    屋内又是一片沉寂,庄御更是一再审视南宫溟。

    楚心烟不知道庄御怎么想的,但最后他答应了。

    这就搞笑了,带一个别国的王爷,曾经狠杀他五千士兵的仇人,甚至他明明刚才还想杀了他。

    如今却要带他会自己的国家,只因为他说可以救他那个卧床不起的大哥。

    甚至于,都不知道他要怎么治疗,他有没有本事治疗!

    楚心烟真想问庄御一句,帅哥,你咋就那么信任他呢?你要不说你恨他三年,我还以为你其实一直暗恋他三年呢。

    所以才他说什么你都信!

    “解药!”南宫溟开口。

    庄御翻了个大白眼,十分没好气的说道,“她不给我解毒我怎么拿解药。”

    楚心烟闻言马上掏出一粒黑乎乎的大药丸,并送到庄御面前。

    “来,吃吧,吃完了你就能活动了。”

    “这是解药?”庄御眼珠子都要飞出去了,“你耍我呢是吧?!”

    “我耍你干什么,这就是解药,你爱吃不吃吧!”楚心烟一脸不爽。

    算你有眼力见,对,这的确不是解药,这其实是颗大力丸,让你丫的之前骂我dang妇!

    “我告诉你,再不吃,你可就彻底不能动了。”

    听楚心烟这么说,庄御无奈,只好张口,楚心烟顺势将大力丸往他嘴里用力一塞,差点没直接怼死庄御。

    那么大的药丸被塞进嘴里,庄御不能一下子咬碎,只能在嘴里左右转动,两个嘴巴子又鼓又大。

    说不出的滑稽搞笑。

    楚心烟为了憋笑,转身面朝南宫溟,假装为他整理衣服,却没想到一抬头,正好撞上南宫溟含笑的眸子。

    两人都愣了下,楚心烟的笑也瞬间没了。

    慢慢的再次转过身,继续看着庄御滑稽吃大力丸。

    费了好大劲,庄御终于将那又苦又腥还有淡淡甜的鬼东西给咽下肚了,可吃完了,身子却并没有像楚心烟说的那样,就能恢复了。

    “你骗我?你给我的果然不是解药!”

    “哦,看来你还不傻。”不顾庄御气到喷血的庄御,楚心烟拿出真正的解药,一粒小白药丸,然后笑着再次送到庄御面前,“吃吧。”

    “我怎么知道你又耍我!”

    “你身上中着毒呢,我就算耍你,你又有什么本事抗拒吗?除非……你可以接受彻底毒发,下半辈子就这样当木头人。”

    “你就不怕我也不给你解药?”庄御威胁。

    楚心烟却一脸无所谓,“大不了还像之前那样扒光你就行了。”

    庄御真是气死了,他这会恨不得挖了自己的眼珠子,之前怎么就觉得这女人宛若仙子。

    在气死的边缘,庄御张口,说是要吃药丸,倒不是说是试图咬断楚心烟的手指。

    不过却被楚心烟眼疾手快的给提前将药丸扔进他嘴里了。

    咔!

    庄御上下牙发出猛烈撞击声,震的他一阵酸爽。

    “好歹是齐国的二皇子,给人家一点面子。”南宫溟伸手将楚心烟扶拉到一边椅子上,并不那么真心劝说着。

    渐渐的,庄御感觉到身子可以动了,能活动了,他可真想过去给楚心烟一点教训啊,可他知道,自己不是南宫溟的对手。

    无奈,他只好掏出解药仍到桌上,然后去墙边扶起已经陷入昏迷的花染。

    再将她打横抱起,离开房间。

    得到解药,楚心烟马上为南宫柔他们都服下。

    在等的过程中,楚心烟看着南宫溟好奇询问,“怎么要去齐国了?你不找玉玺了?”

    “父皇的消息都有误,我一直在这等也无济于事,明日安心回话,有便是有,没有便是没有。”

    楚心烟点头,随后又问,“你为什么要去管齐国太子?真去了齐国,这一来一回,我们得多久才能回到家?”

    家?南宫溟眸光亮了下,在她心中,溟王府已经是家了吗?

    伸手安慰性的摸了下楚心烟的头顶,“烟儿放心,本王心中有数。”

    楚心烟愣住了,这动作,太像安抚狗子了!

    而且,他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心中有数?意思就是他一切都早有安排咯?

    看着对自己微微笑的南宫溟,楚心烟隐隐猜到他是什么计划的,甚至这个计划还很大。

    犹豫了会,楚心烟问出了自己最好奇的问题,“那个……王爷你打算怎么为齐国太子治病?”

    南宫溟闻言唇角笑意更深了,“本王不是有烟儿?烟儿医术了得,本王相信,你定能令齐国太子枯木逢春……”

    忍住心中mmp,楚心烟讪笑,“王爷你不该之前和我商量一下吗?”

    “难道烟儿以前说为本王效犬马之劳,这话是假的?”

    “这自然不假。”用这个话来压我,楚心烟垂目表示,“那我医术再高也总有治不了的病啊……”

    “本王相信烟儿的医术!”

    南宫溟轻托楚心烟的下巴,‘深情不已’的说着。

    楚心烟被迫与他对视,心里,却只有一句话,那就是。

    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