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咱想杀人【求月票】-《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

    “咱想杀人!”

    “杀很多很多人!”

    “实话和你们说,只你们四个的家族,太少了,咱杀起来不爽利。”朱元璋看着对面坐立难安的四个家族族长,沉声开口。

    “当家的饶命啊!”

    “我们真的什么也没做。”四人闻言噗通一声就跪下了,痛哭流涕的求饶。

    “咱知道你们什么都没做,若是做了,咱连这句废话都不会和你们说!”

    朱元璋背着手站起来继续道:“不过什么也不做可不够,咱知道你们背后都有一个大家族,良田万亩、藏银百万。”

    “家里还有诸多产业、生意!”

    “咱如果借口你们朝中有人,想要给满清朝廷通风报信杀了你们,那谁也不会说什么,刚才那些人的选择你们也都看到了!”

    “他们可不会管你们死活。”

    看几人眼露绝望,朱元璋继续道:“这样做,咱有两个好处,第一杀鸡儆猴,屠杀了你们便能震慑广州的所有的大家族、地主,让他们不敢造次,第二咱之前曾答应帮里所有的头目每人给他们一百亩良田,这件事还没有着落,正好可以应在你们身上。”

    “你们说说,这么多的好处,咱不杀你们行吗!”

    听到朱元璋如此鞭辟入里的一分析,四人都被吓瘫在了地上,他们突然发现,如果自己站在朱元璋的位置上,也要对自己大开杀戒了。

    看几人被彻底吓懵逼了,朱元璋突然再次开口:“当然你们也可以自己找理由说服咱,只要能说服了咱,咱就可以不杀你们。”

    “我们愿意给当家的助饷练兵。”有人灵机一动,高声开口。

    “太小家子气!”

    朱元璋摇头:“咱不缺你们那几两银子。”

    “我们有地,愿意捐给大当家五……不八成!”又有人开口。

    “呵呵,杀了你们,咱能拿十成!”朱元璋再次摇头。

    “理由、理由……!”

    四人苦思冥想,突然又有人灵机一动:“海盗,我知道广州城的马家暗中蓄养海盗,劫掠沿途商船,谁和他们作对,他们就暗中指示海盗上岸劫掠杀人,三个月前就因为看上了上黄村的地,他们就指示海盗屠杀上黄村,男女老幼六千多人一夜被杀尽。”

    “呵,果然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明末和清末的这些官绅都是一丘之貉。”

    朱元璋眼中闪过浓浓杀意,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道:“有点意思了,你继续说。”

    “还有程家,勾结洋人贩卖鸦片就是他们干的!”

    有人唯恐自己落后,也开始指认。

    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刚才那些家伙明知道朱元璋要杀他们,一个二个都选择明哲保身,跑的比兔子还快,现在他们揭发起来,那是真的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他们现在只求能活命。

    “不错,不错!”

    朱元璋站起身指了指旁边的桌子:“这上面有纸笔,把你们知道的全部写下来,你们都在广州城,低头不见抬头见,想必对他们最了解的就是你们了!”

    半个时辰后,四人终于被放了出来。

    四人不约而同的长长舒了一口气,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匆匆离开。

    他们有预感,广州城这次恐怕要掀起滔天巨浪了。

    “毛骧,带人把这几家屠了!”大厅内的朱元璋沉默片刻突然开口。

    毛骧点了点头,带着人满脸杀意的离开。

    他早就知道这四家人必死无疑。

    朱元璋好不容易稳住了广州城内的士绅,怎么会愿意今天和四人的谈话再有传出去的可能,影响到广州城的稳定。

    所以杀掉是最佳的选择。

    四家的覆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不安,毕竟这是大家早就默认的事情。

    这不就是政治嘛!

    大家都懂。

    半个月后,城主府里突然又传出了军饷不够,需要捐饷的消息。

    城内城外众多士绅顿时都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模样。

    “呵呵,此人之前说的好听,和满清还不是一丘之貉,都是个死要钱的。”有人不屑冷笑。

    “我和京山的石都统很熟,要不要我派人去送信,告诉他现如今广州城的状况,请他带兵前来平叛?”又有人道。

    “算了吧!”

    “此人是红旗帮的海盗,若官兵真来了,估计烧杀劫掠一番拍拍屁股就跑了,到头来还是咱们吃亏。”

    “况且那石都统的胃口也不小,若是让他带兵进了广州城,恐怕要的更多。”

    “破财消灾吧!”

    “反正都是一点小钱!”

    “只当喂狗了!”

    很快众人的意见就达成了一致,三天时间就送到朱元璋面前三十万两银子。

    “啧啧!”

    “果然还是三当家会玩啊!”

    “只是放出一个消息,这些人还真就乖乖的把银子送来了!”红旗帮大头领马六看着面前这三十万两银子,一双眼睛都忍不住放出光来。

    他之前已经拿到了朱元璋允诺的一百亩地,都是上等好田,此刻自然对朱元璋更加信服。

    “拿去给兄弟们分了吧!”

    “所有人全部都要分到!”

    “告诉他们,很快咱就有大动作,让他们把刀子都擦亮了。”

    “还有都给咱老实听话,谁敢违反军令,杀无赦!”朱元璋沉声道。

    听到又能分银子,马六顿时眉开眼笑起来,但等听到最后一句话,他不由又是一阵心惊胆颤。

    他可是知道,朱元璋绝对不是说着玩的。

    这半个月,被朱元璋当众斩首示众的红旗帮帮众已经不下五十个了。

    也就在士绅们交了银子,以为可以安生一段时间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整个广州府都悄然发生着变化。

    无数的流言开始在下层民众之中流传,好几个大家族勾结海盗,贩卖鸦片、劫掠流民卖给英国人的丑事甚至被人编成歌谣肆意传播。

    特别是势力遍布广州府的程家,竟然暗中帮英国人贩卖鸦片,这种恶心事让老百姓深深唾弃。

    可以说就这半个月的时间,本来声望还算不错的程家在整个广州府突然就变得臭不可闻起来了。

    程家家主暴跳如雷,派人四处捉拿散播谣言的凶手,可惜连个毛都没抓住。

    终于朱元璋感觉火候差不多了,在民意汹汹之下,不得不把程家家主请到了城主府,询问此事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