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生财之道!心酸悲戚!-《黄庭道主》

    天蓬水府。

    陆青峰闭目盘坐,修行玄功。

    轰轰轰!

    教主级大法运转,诸天魔神之念汇聚,灵气席卷成风。陆青峰身似天地鲸吞四方四极灵气仙气。

    又有天河水元并满天星斗日月精华争先恐后。

    人在水府,不愁法力难修。

    无穷精华、灵气倒灌而来,使陆青峰法力节节攀升,又陆续投入神通推衍当中。证道金仙后,推衍无上神通的速度已经极快。

    但陆青峰犹嫌不足。

    哗啦啦!

    当下变化身躯,化为一千八百丈高大,蟒头人身,身披黑鳞,脚踏黑龙,手缠青蟒的共工魔神。

    跨出水府,立足天河。

    张口如龙吸水,吞噬灵气的速度当即又激增十倍。

    周天星斗大阵汇聚天河地势,再以陆青峰如今道行操持,旁人万难窥伺。能够窥伺的,如玉帝,如燃灯古佛,陆青峰虽难阻挡,但也能感应一二。再者说,他一身根底早就被他们看的干干净净,再被多看一眼倒也无妨。

    共工魔神立足天河,鲸吞灵气,法力暴涨。

    进而又在变化。

    时而变成兽头人身,身披红鳞,耳穿火蛇,脚踏火龙的祝融魔神;时而又变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的帝江魔神。

    十二魔神变化一一施展!

    法力不断攀升!

    肉身也在这种变化中被淬炼。

    《十二都天魔神法》,一则法力浩瀚,二则肉身通玄。

    及至金仙。

    陆青峰肉身也要进步,向着不朽不死之身迈进,直到能够从容往来混沌。

    修为起起落落,法力常涨常消,种种玄妙都在心头。变化时,肉身在无穷灵气的淬炼下,不断破碎重组。每一次重新汇聚,都要更强三分,向着不死之身迈进。

    法力修行,无边无涯。

    与此同时。

    陆青峰又在修行神通。

    无上神通等闲难修,须得内功外功相济,内外合力,才能勇猛精进。

    例如‘五色神光’。

    陆青峰在修行时,每每参悟,时常点化,又得炼化‘先天五行精气’作为增补,如此才能长进。

    ‘先天五行精气’价值不菲,更难获取。

    也就是陆青峰——

    坐拥天河,中饱私囊!

    行走混沌,行险寻宝!

    这样才勉强能支撑,才能在天河闭关千年间,就将‘五色神光’修炼至第五重。

    再往上就难。

    需要更多的时间跟精力,也需要更多的资源,非仓促能成。

    不过仅就同阶而言,在金仙当中,第四重的无上神通就已经够用,足以媲美大神通八重九重。

    例如黄风大圣的‘三昧神风’,差不多也就这个层次。

    这在金仙当中已经是最顶尖的。

    当然。

    许多金仙跟黄风大圣一样,都只有一两门大神通,并没有无上神通,存在极限,陆青峰追平乃至超越他们都很轻松。

    譬如‘五色神光’,就已经堪至第五重,洪荒金仙若无厉害法门,万难抗衡,唯有太乙可堪一战。

    但如果要跟苦竹斗法,定然还须更进一步。

    “金仙境中第六重。”

    “太乙境中第七重。”

    以苦竹的跟脚去推算,陆青峰至少要达到这样的层次才能有抗衡之力。

    时间!

    资源!

    他都很缺!

    “急不得!”

    “我修行已经很快,再快也无法。”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陆青峰修行‘五色神光’的速度已经很快,进度超然。但在这一门无上神通上面却已经掏空身家,再无余力攻坚其他神通。

    “难难难!”

    陆青峰一阵摇头。

    他跟脚一般,岁月较浅,比不得许多得道已久的金仙,底蕴终究浅薄。

    这是他的弊端。

    “得想办法!”

    陆青峰心想着,再从属性面板上一看,顿时有了主意。

    而此时。

    轰!

    一声轰鸣,霞光在心。

    陆青峰去看,赫然是第七门无上神通成就,是为——

    魔煞缠丝神咒!

    ……

    西天极乐。

    燃灯道场。

    古佛身周二十四诸天若隐若现、亦真亦假,难以捉摸。

    舌绽莲花。

    地涌金莲。

    如梦如幻。

    在古佛座下。

    一众佛陀、揭谛、金刚、菩萨、罗汉、比丘僧、优婆塞、比丘尼、优婆夷,各天各洞,福地灵山,大小尊者圣僧,该坐的请登宝座,该立的侍立两旁。

    都来听古佛宣讲佛法。

    待到讲法完毕,古佛睁眼,眼中一刹那间有亿万大世破灭,佛光普照。

    “地涌金光尊者。”

    古佛呼唤。

    “弟子在。”

    一位女尊者越众而出,躬身拜下。

    “汝往天河,将此物交给天蓬真君,他自明白我意。”

    燃灯古佛轻一拂袖,一道玄光落下,乃是一支宝瓶。地涌金光尊者拿在手上只觉一沉,知道定是奇宝。

    当下领法旨,直奔天河去。

    ……

    天河水府,真君殿中。

    陆青峰接见地涌金光尊者。

    宝瓶入手,一摇一晃,陆青峰顿时笑了。

    瞌睡来了送枕头!

    这宝瓶里头装着的正是‘先天五行精气’,粗一估摸,大约能让‘五色神光’从第四重修行至第五重。

    相当于陆青峰入主天河千余年的大半身家。

    可谓厚重!

    即使他现在‘五色神光’第五重,这一瓶‘先天五行精气’也能让他精进不小。

    “古佛!”

    “古佛!”

    “这手笔——”

    陆青峰又是羡慕又是感慨。

    燃灯上古佛得道诸多量劫,曾为紫霄宫中三千客,后为玉虚宫副教主,最终投奔灵山,成为‘燃灯上古佛’。

    其道行高深,法力难测,身家也绝非陆青峰这等幸进小辈所能想象。

    一出手,就是豪礼!

    “且随我来!”

    陆青峰收了宝物,自不为难,当即就领着地涌金光尊者出得水府入得天河,来到三山九岛之所。

    在这下头,便镇压着托塔天王佛!

    “天蓬!”

    “天蓬小儿!”

    “我必杀你!必杀你!”

    三山九岛下,一座玲珑塔,托塔天王佛人在当中,被镇压的匐匍在地不能动弹,唯有脑袋尚能转动,仰面皆是怒容。

    千年!

    一千年!

    自当初星斗外埋伏不成反被算计,托塔天王佛已经被陆青峰镇压在这里足足一千年。

    又命三山山神、九岛土地看守,但他饥时,与他铁丸子吃;渴时,与他溶化的铜汁饮。

    又命座下风雷使者。

    每隔三日拿灾风去吹他。

    每隔九日降雷霆去打他。

    酷刑令人发指!

    千年实在难熬!

    托塔天王佛前些年还叫嚣不止,近些年已然疲惫,偃旗息鼓。

    而这时,叫嚣复起,不过是看到陆青峰身旁地涌金光尊者,猜到一二,故作姿态、死要面子而已。

    陆青峰收了‘赎金’,哪里会去计较。

    当即敕令——

    命三山山神搬山速走,九岛土地移岛离去。

    三山九岛当时不见。

    陆青峰再一招手,祥云缭绕,紫雾盘旋,天河河底一座‘三十三天黄金舍利子七宝玲珑塔’落入手中,轻易催动,就将托塔天王佛抖落出来。

    千余年,苦煎熬。

    这位天王佛如今袈裟破烂,甲胄稀碎,真真一个凄凄惨惨!

    方才他在下面敢于叫嚣。

    此刻脱身,脸色铁青,然而站在陆青峰跟前却半个孬字不敢多言。

    陆青峰倒是和善,朗朗一笑:“天王佛一路好走,有缘再会。”

    说罢两手一背,将宝塔卷入袖中,侧身让出道路。

    托塔天王佛看一眼陆青峰,又看一眼他背在后头的袖子,想到自己的一身法宝——三十三天黄金舍利子七宝玲珑塔、照妖镜、斩邪剑、方天三叉戟、六陈鞭、降魔杵、缚妖索、天罡刀、砍妖刀悉数被陆青峰夺取,此时孤身一人,回了西天也是一清二白。

    一时悲从中来。

    陆青峰见着不忍,叹息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本帅未曾想过要与天王佛为难。只是各位其主,实在难办。这一遭,因在灵霄殿中天王佛曾言再不踏足天河,然仅三年复又毁诺,本帅属实难办。如今镇压千年,算是受过。至于那些个灵宝兵刃,本帅留着何用?只是轻易回赠,又恐——”

    陆青峰故作为难,看了眼南边方向,然后又看回托塔天王佛。

    想来这一番话,这位是能听懂的。

    “既如此,还要多谢真君通融!”

    托塔天王佛硬邦邦扯出一丝笑,冲陆青峰双掌合十宣一声佛号,就带着地涌金光尊者大步离去。

    陆青峰目送二人,心中期待。

    ……

    天河外。

    托塔天王佛仪容早就整理妥当,他扭头看一眼天河,心中阴霾不少。

    随后收回目光,看向地涌金光尊者问道:“我在天河这些年,外间发生何事,一一与我分说。”

    “是!”

    地涌金光尊者知道托塔天王佛想听的是什么。

    于是当下就将天蓬真君千年前后遭遇说了一通。

    这一位二出天宫!

    第一次被诸佛打的哭爹喊娘,狼狈而回。

    第二次终临花果山,却一日即反,灰头土脸大道断绝,成为三界笑柄。

    李靖听着,脸色逐渐好转。及至后来,更是放声大笑。

    “恶有恶报!”

    “诚不欺我!”

    李靖听完,这时也才知晓:“难怪老师此时才来救我。”

    救他只是顺带。

    变着法子资助那天蓬真君,助他修行,免得他太过不济被苦竹吞灭助其成道才是重点。

    想通此节,李靖又是苦笑。

    但是想到天蓬如今处境,再想到他那些灵宝,心中又稍稍好过些:“看来天蓬当真急了,都走到变卖灵宝这一步!”

    灵宝何其难得?

    李靖在封神量劫中走一遭,肉身封神,统领三军,后又叛入西天。

    前前后后,也不过才积攒了九件灵宝而已。

    不到绝路,谁舍得卖?

    这天蓬拿捏灵宝,索要奇珍,看似大占便宜,但买椟还珠,当中心酸悲戚简直溢于言表。

    一念及此。

    李靖心中畅快,回转西天!

    ……

    PS:新书上传《修仙死路一条!》,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