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公子于歌有狐 > 第65章 有狐(中)┃一梦
    胡绥真是愁肠百转。

    他还要不要跟李成蹊谈恋爱呢?

    像他大姐那样确实挺惨的。他可不想他还青春少艾的时候,自己的爱人就死了。

    李成蹊见他沉默不语,便说道;“你想我长长久久地陪着你么?”

    胡绥愣了一下,说:“那……那当然了,如果你……愿意的话。”

    李成蹊说:“那你就好好训练,争取以后留在百花洲,多做功德,哪天通过了上界考核,我们一起飞升上界。”

    胡绥忙问:“我一直都很纳闷呢,你修了那么多年,怎么还没得道?”

    李成蹊说:“以前没有好好修,以后好好修,争取长生不死,长长久久地陪着你。”

    人和妖有鸿沟,是寿命的鸿沟,但人和仙也有鸿沟,是仙气和妖气的鸿沟,也是法律制度的鸿沟。以后如果李成蹊得道了,他想和李成蹊在一起,也得飞升了才行。一个仙籍人士和一个狐狸精谈恋爱,成何体统,分分钟被打下来!

    胡绥想了想,发现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了。

    为了自己的爱人去努力修仙,这没什么,问题是……他们俩这是确定关系了么?都还没有确定关系,怎么感觉说的都像是老两口说的话?!

    胡绥觉得他和李成蹊现在的关系实在太奇怪了,像是老夫老妻。可李成蹊都还没亲口对他说过喜欢他呢。

    他就爬了起来,要走,李成蹊却在他身后问说:“一起双修,要不要?”

    双修这个词,其实就是结伴修行的意思,不过被很多小说和电视剧一改,搞成了啪啪啪,所以胡绥听见从李成蹊嘴里说出这个词的时候,颇有些尴尬,说:“修……修呗。”

    说完他就从李成蹊房间跑了出来,正好撞到了凌尘宇身上。凌尘宇按住他,说:“不看路么?”

    他笑着看了凌尘宇一眼,说:“你找李部么?他在里头呢。”

    “池逢青醒了。”凌尘宇颇有些兴奋地告诉他。

    他话音刚落,李成蹊就从房间里出来了,凌尘宇忙又对他说:“李部,池逢青醒了,宋老师让我来找你过去。”

    胡绥赶紧也跟过去看。

    其实他已经好几天没见池逢青了,这一次见吓了一跳,因为池逢青竟然整个上半身都已经恢复人形了,下半身盖着被子,看起来和常人无异了。李小酒坐在他床前,看见李成蹊来了,赶紧让开,说:“叔叔,他好像有意识了。”

    池逢青微微转过头来,看到李成蹊的时候,似乎有片刻的呆滞,嘴巴张开,要说话,却也只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宋行之说:“你是池逢青么?是的话,点个头。”

    胡绥就看见池逢青艰难地点了一下头。

    这的确是个大成就,虽然目前池逢青也仅能如此,可这也是个大进步了。

    “你说这个池逢青,是罪有应得呢,还是可怜呢?”胡绥在外头试探性地问李小酒。

    李小酒脸色还带着一点潮红,说:“当然是罪有应得。”

    胡绥心想,你脸上的神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以前池逢青不像个人样的时候,已经能看出他俊美模样,如今上半身恢复如常,那俊美之姿,竟然不亚于李成蹊,怪不得当初是仙门第一的美男子,长的就是帅。

    不过跟李成蹊比,还是差那么一丢丢。胡绥看了李成蹊一眼,开始想他们俩双修的事。

    按道理说,他作为一个妖精,最好的归宿就是飞升上界,身份地位就不一样了,妖籍连人籍都不如,自然更比不上仙籍了。和李成蹊一起修炼,的确会事半功倍。

    于是他就赶紧下山,跟他两个姐姐说了。

    胡滟容说:“真的?!”那神情,简直可以用惊喜来形容了。

    胡慧娘还算理智,说:“他的话能信么?”

    “他如果想要害我,早就把我害了,跟他修行,肯定事半功倍,大姐你也知道,妖精想要成仙很难,我们狐狸精出身不好,想要入仙籍,更是难上加难,如今我抱上李成蹊这棵大树,岂不是可以走捷径了?”

    胡滟容已经心动了,说:“你要真能入仙籍,我跟大姐也算朝中有人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放在哪一界都是这个理。

    胡慧娘说:“你可要谨慎着点,别被白白占了便宜。”

    她的意思就是别大腿没抱上,白白被李成蹊给睡了。

    胡滟容笑着拍了一下她大姐的肩膀:“能跟李成蹊睡,哪能算是白睡,稳赚不赔呢。咱们小弟年纪不小了,早该开张了,能让李成蹊做他第一个男人,不亏!”

    跟李成蹊一起双修,这件事的确很有诱惑力,胡慧娘想了想,决定冒着危险上百花洲一趟:“大不了就是一死!”

    胡滟容自然也要跟着去,姐妹俩就和胡绥一起带着“英勇赴死”的勇气,上了百花洲。

    不上不知道,一上吓一跳。

    “小弟,原来你每天就住在这样的人间仙境里!”胡滟容大惊。

    没办法,如今正值春季,百花洲繁花似锦,到处都是花海,又有青山碧水,白鹤翱翔,亭台楼阁掩映在花光水色之间,“能在这里住,还当什么神仙呀。”胡滟容说。

    等到再见到李成蹊,胡滟容简直熏熏欲醉了,偷偷对胡慧娘说:“小弟真是有福气,李成蹊这样的男人,天天对着他看几眼,那也赛过当神仙!”

    胡慧娘到底这几年都是念经过来的,瞥了她一眼,说:“你也克制点,这个李成蹊如果不是咱们的仇敌,就是咱们的……弟媳妇……”虽然这个称呼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心虚,但是总不能说“妹夫”吧?!“你身为胡家二姐,注意你的表情!”

    胡滟容这才收敛了一些,不过警惕心已经完全没有了,对胡绥和李成蹊的事,一百个支持,一万个满意!

    胡绥见李成蹊平日里高洁,又不大跟女性接触,还怕他两个姐姐会唐突了他,谁知道李成蹊心计那么深沉,见他俩姐姐很喜欢百花洲的样子,竟然跟她们说:“两位如果喜欢这里,也可以在这里长住,这边风水极佳,灵气繁盛,修行起来,也比其他地方事半功倍。”

    这下好了,不但胡滟容心动,胡慧娘也心动了,笑着说:“那会不会打扰了,毕竟咱们非亲非故的,我们住在这里,名不正言不顺的,恐怕人家说闲话,对李部声誉也不好,我们知道百花洲的规矩还是很严的。”

    李成蹊淡淡地笑着说:“这地方一直都是我说了算。”

    他也算雷厉风行,立即着人给胡家两姐妹去安排房间,这房间安排的,胡绥也觉得颇有心机,因为距离他们俩住的院子好远,在食堂后边了。他的说辞是,那边少有人去,她们女士住起来更方便,也安静。

    当天夜里,胡慧娘就语重心长地对胡绥说:“我看这个李部人品还可以,或许以前真是我们误会他了。不过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和你二姐之所以答应住下来,也是想看着你,咱们胡家三姐弟,彼此有个照应,也是好事。”

    自从知道他俩姐姐能在这里住之后,胡绥一直都心花怒放,又能跟着李成蹊修行,又不至于和家里人分离,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从他俩姐姐那边回来之后,看李成蹊的眼睛就冒光。

    梅青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胡绥笑着问:“怎么样,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要跟我抢李部么?”

    梅青哼了一声,走了,凌尘宇说:“你可别刺激她了,我看她听说你俩姐姐都住进来了,眼圈都红了。”

    当初他上百花洲,是为了杀李成蹊,顺便把传闻中一直饱受李成蹊蹂躏的胡卿九老前辈给救出来。

    谁能想到,最后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胡绥对眼下的境况十分满意,想到可以和李成蹊成双成对,他就心花怒放,心猿意马,春心荡漾,小鹿乱撞。

    唯一的担忧,就是不知道李成蹊能不能修炼成仙,他又能不能修炼成仙,要是不能,那可如何是好。

    大概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胡绥晚上竟然梦见李成蹊老了。

    那时候他和李成蹊已经在一起一百多年,丹阳耗尽之后,李成蹊迅速苍老,他见证了李成蹊的第一根白头发,第一道皱纹,掉下来的第一颗牙。李成蹊已经成了一个老头子,花白的头发,满脸皱纹,因为答应过他,即便老了也不会学他姐夫偷偷离开,所以一直在他身边。

    李成蹊去世,是在某一年的冬天,百花洲上的梅花,开的很好。

    “这洲上的梅花,都是我种的,”李成蹊躺在他怀里,目光幽幽,看着窗外梅花,“因为你当初说……”

    当年的胡卿九说:“要是多种一点,到了下雪天,满洲都是梅花,那才不负百花洲的盛名呢。”他说的时候,那神情,仿佛已经看到了梅花满洲的美景。

    他一年种一点,想着他们再相遇,满洲都是梅花,后来有一年冬天,他好像很突然地发现,百花洲开满了梅花,到处都是梅花香气,却不见胡卿九。

    好在最后结果还算圆满,他为胡卿九栽种的满洲梅花,胡卿九后来都看到了,他在人世的最后一口气,是在这梅花香气里,在爱人怀里。

    胡绥在夜半时分醒过来,心里慌的很,可能那梦太真实,以至于他很久都回不过神来。

    不过他也不是难过,就是空空荡荡的,很迷茫。他睁着眼睛缓了好一会,忽然爬起来,出去敲响了李成蹊的门。

    “李成蹊,李成蹊。”

    他叫道。

    房间亮了起来,不一会就听李成蹊说:“进来吧。”

    他推门进去,就看见李成蹊在榻上坐着,脸上有些困意,大半夜被他叫醒,竟然也没生气,反而笑着问:“怎么了?”

    胡绥走过去,红着脸说:“我能在你这睡么?”

    他说完不等李成蹊回答,就抢先一步钻到了他的被窝里,然后搂住了李成蹊的腰身。

    李成蹊一僵,他感受到他绷紧的身体,还有他身上的温度。

    胡绥说:“赶紧睡觉啦。”

    李成蹊就又吹了灯,躺了下来。

    胡绥躺在李成蹊怀里,听着他鼓动的心跳。

    刚才那个梦,带给他的其实并不是哀伤,也不是恐惧,而是让他突然意识到,把所有目光都盯在修行上,想着他们俩都飞升入仙籍,再长长久久地在一起,是错的。

    李成蹊将来会不会死,他们俩能不能一起入仙籍,或许也很重要,可未来总是无法预知,更重要的,他们该抓住自己能抓住的,好好过眼下这一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