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公子于歌有狐 > 第59章 卿九之死┃虐就一个字
    昭凌还在深山里奔跑,夜黑,看不清路,他跑的磕磕绊绊,最后找到了一处隐蔽的洞穴,便抱着胡卿九躲了进去。洞内潮湿阴冷,他将胡卿九抱在怀里,坐着,头趴在他身上哭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渐渐地亮了起来。他只觉得身上很沉,睁开眼睛一看,胡卿九已经恢复了人形。

    “小九,小九!”他急忙叫道。

    胡卿九醒了过来,怔怔地看着他,说:“昭凌,我做了个好诡异的梦。”

    梦里他变成了狐狸,很多人要杀他。他看了看湿冷的洞穴,愣了一下。

    昭凌说:“那不是梦,是真的。”

    昭凌把昨天晚上的事跟他讲了一遍,胡卿九越听越着急,问说:“那李成蹊他们呢?”

    “不知道,我只顾着一直跑,一直跑……”

    胡卿九闻言就站了起来,头还有些晕,他险些摔倒了,昭凌扶住他,说:“你要干什么?不能回去,他们看见你,你就活不成了。”

    “我不见了,他们会饶得了你们掌门么?”胡卿九说,“我自己一个人回去,你在这等我。”

    昭凌抓着他的手不肯松开,胡卿九说:“你放心,我自己会注意的。”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我是百花洲的人,可以掩护你。”

    昭凌说罢不等他同意,就领着他走了出去。

    他们俩刚走出去没多远,就见许多人在搜寻他们,只好又躲了起来,昭凌脸色惨白,说:“掌门养在深山的那群狐狸,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他们找到。”

    胡卿九问:“什么狐狸?”

    “那原来是池逢青养的一群狐狸,后来妖狐乱世的时候,首先遭殃的是当时池家的掌门人池中清,紧接着池逢青也不知所踪,他派去养狐的仆人见当时情势不好,怕自己因为养狐大难临头,所以托人来告诉了掌门,掌门便常让我去探视,如今那群狐狸,还养在这深山里。”

    当初池逢青用计杀死了凤奴,也不知道是不是良心不安,在人人谈狐色变的时候,池逢青竟然抢先一步,将他所搜寻到的狐狸都养在了深山里。

    “那你去看看,我一个人回百花洲。”胡卿九说,“如今百花洲肯定守卫森严,我们两个人目标太大,你法术也不如我,不如我独来独往。”

    胡卿九说着便又变回了狐狸身,娇小玲珑,果然更容易躲藏。昭凌心里担心,却也知道自己只会拖后腿,便道:“你一定要小心,他们主要对付的是你,如果进不去百花洲,你就走吧,掌门他是我们道门子弟,又有刘天师护着,不会有事的。”

    胡卿九看了他一眼,转身便跳跃进灌木丛里,再也看不见了。昭凌坐在地上又躲了一会,见周围没了动静,这才爬起来,往养狐的山洞而去。

    胡卿九一直等到天黑才趁机进入了百花洲,百花洲守卫森严,尤其是李成蹊的院子,围了好几个人,他根本无法入内。正在焦急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引得那看门的人都忍不住探头去看,有人喊道:“那狐精抓住了,那狐精抓住了!”

    胡卿九心里一惊,躲在草木丛里透过缝隙往外看,只看见一群人拖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道士走了进来,之所以说是道士,因为他身上穿着胡卿九十分熟悉的道袍,竟然是昭凌。

    昭凌浑身是血,似乎已经奄奄一息,有两个人拖着他走,地上流下一道血痕。而在他们后头,有人拎着一只还在呜呜直叫的狐狸。

    “我们是在深山老林里发现了这个叛徒,他正抱着这狐精跑呢,被我们逮个正着!”

    抓住了狐精,众人都大喜过望,就连守在李成蹊院门口的守卫也跑过去看,胡卿九看着那些人拖着昭凌进了旁边的院子,趁着看门的人不备,从墙头一跃而下。

    胡卿九一路直奔李成蹊的房间,好在院子里没什么人,他顺利地到了李成蹊门前,变回人形,偷偷戳开窗户纸朝里头看了一眼。

    房间内寂静无声,只有很浓重的香气,刘天师正坐在法坛之前,似乎在给李成蹊施法。

    而李成蹊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样。

    胡卿九见里头也没有旁人,便推门闪了进去。刚进去之后,刘天师就回头看了一眼,看见是他,脸色一凛。

    “你怎么回来了?”

    “我来看看不言兄。”胡卿九走到床前,才发现李成蹊已经面无血色,他回头问刘天师,“他……”

    “你回来晚了。”刘天师说,“你既已逃走,就逃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如今回到这里,不是自投罗网么,已经没有人能护得住你了。”

    胡卿九却蹲了下来,握住了李成蹊的手,才发现李成蹊的手已经有些凉了。他心中大惊,猛地松开了他的手,扭头去看刘天师。

    李成蹊竟然已经死了,不知道他死前如何,说过什么,来不及见他一面。

    那一瞬如五雷轰顶,胡卿九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自认生死一向看的很淡,却也没想到李成蹊死的如此突然,他回头问刘天师:“还有救么?”

    刘天师看着他,眼神闪烁不定,说:“他刚死不久,魂灵被我做法封在体内,若要起死回生,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只是需要你一样东西,不知道你舍不舍得。”

    “如果能救他活过来,没有什么是我舍不得的,你只管说就是了。”

    “你可知道,妖精若修行过四百年,他的丹阳,便能够救人的性命。只是这丹阳,必须得是活丹,由妖精亲祭,你如果心甘情愿放弃你六百年修为,把你的丹阳吐出来给他,或许就能让他死而复生。”

    胡卿九怔怔的,半天没有言语。刘天师背过身去,说:“你可知道,他是为了救你才受伤而死,为的是报你当初救他的恩情。如今他为救你死了,你要如何?”

    这刘天师,竟是要用道义逼迫他了。

    胡卿九嘴角微微一笑,说:“天师是修行之人,如今行诱杀之事,是为了什么?我又怎么知道,你不是要诓杀我?”

    “因为你并不会死,只是没了几百年的修为,用你的修为,救他的命,救人一命,功德无量。他会活过来,你也不会死。即便我有可能会诓杀你,可是这万中之一的机会,你肯赌一把么?”

    胡卿九沉默了一会,说:“好。”

    他看向李成蹊,心中不觉哀痛,却只觉得茫然,一切如在梦中,又想起昭凌浑身是血的模样,心跳的更加厉害,说不出是什么感受来,他对刘天师说:“他们抓住了昭凌,还有一只小狐狸,如果可能的话,请天师救他们一命,你只管说他是被我蛊惑,神志不清,他们或许会饶他不死。”

    刘天师说:“你还有什么话,一并说了,你要知道,你献出丹阳以后,可就变回狐狸,再说不了话了。”

    胡卿九看了看李成蹊,说:“他救我,我救他,本就是理所应当,我没有什么话。”

    他只是有些伤心再见不到他家里人,他当初是偷偷跑下来的,家里人并不知道。但救命之恩,理当报答,他家里人即便知道,大概也能体谅。他身为狐精,能做的始终有限,如果能换回李成蹊的性命,凭借李成蹊的天资和良善,定然更能造福苍生,也是功德一件。

    他如此想着,便趴在床头,靠近了李成蹊,嘴唇对准他的,将他的丹阳吐了出来。

    刘天师在旁边念念有词,也不知道作的什么法。胡卿九本想多坚持一会,等亲眼看见李成蹊醒过来,但只觉得脑中渐渐空白,他想,李成蹊死之前,未能再见他一面,他如今修为散尽,前尘皆忘之前,竟也不能亲眼见到李成蹊醒来。

    也不知道李成蹊会不会醒,也不知……

    他终于灵光散尽,鸿蒙一片,从此便是一只智窍不开的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