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公子于歌有狐 > 第56章 狐狸精!┃露出真身
    只可惜眼前百花洲的梅花只有这一株,百花洲的冬天,看起来依然光秃秃的。李成蹊便说:“你多住些日子,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满洲都是鲜花,又香。”

    胡卿九就又在百花洲住了几个月,伤口都完全好的时候,果然看到了满洲的春花,到处都是香气,仙境也不过如此。

    百花洲要开庆功宴,取名叫百花宴。胡卿九打算过了这场庆功宴,就要回家去了。

    “我下山,就是为了帮助你们平定妖狐,如今妖狐已经被诛,我的心愿也达成了,该回去啦。”

    李成蹊说:“你家又在哪里?回去之后,还会再下山么?”

    胡卿九说:“现在妖狐虽然被杀了,可这世上的人依然谈狐色变,我看我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山上,过几年再出来看看。”他说着歪头笑道,“怎么,你舍不得我?”

    李成蹊俊脸微红,说:“你家在哪里,你不能下山,我可以上山去看你。”

    胡卿九说:“那我得先问问我家里人,他们不大喜欢你们这些道士。”

    这百花宴不光名字好听,就连宴席上的饭菜,也全都是用鲜花做的,吃的是鲜花饼,做的是鲜花菜,喝得是桃花酒,要的就是仙门风流。那鲜花做的菜倒还好,倒是那桃花酒,好喝的很。

    道门不像佛门戒酒肉,但一般道士生活自律,多以素食为主,饮酒的也不多。但胡卿九却喝那酒喝上了瘾,走的时候打算背几壶酒回去。李成蹊就说:“你身上的伤刚好,要上山已经很不容易,再背这么多东西,我怕你吃不消,要不这样,我帮你背,送你回去,等到了你家门口,你家里人如果愿意不想让我进门,我放下东西就自己回来,如果他们愿意赏我一杯茶喝,我就进去坐坐。”

    胡卿九没来由觉得心情甚好,说:“你劲那么大,我可要多带点东西回去。我家里人常年在深山里住,缺的东西很多呢。”

    李成蹊就让他每天想一想,都需要带什么东西回去,百花洲没有的,他就下山去买。

    百花宴是庆功宴,一方面是为了庆祝妖狐平定,天下终于太平,二来也是为了庆祝百花门的新掌门,李成蹊。

    李成蹊要迎来送往,便没有空陪着胡卿九了,好在胡卿九这几个月也认识了不少人,经常和这些人在一起喝酒,其中有一个叫昭凌的年轻道士,和他脾气最为相投。昭凌说:“前两天,南召城又出现了几个狐狸精,你们知道么?真是便宜了南召王家,他们居然把那几个狐狸窝给端了,因此还受到了朝廷嘉奖呢。”

    如今妖狐虽然平定,但当初妖狐乱世,妖孽横行,着实吓坏了无辜百姓,如今妖精和人类依旧势不两立,形同水火,而狐狸精,更是人人深恶痛绝,宁肯抓错不肯放过。不过好在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大概除了李成蹊,谁也不知道原来在百花洲的众多道士里头,竟然有一个狐狸精。

    胡卿九小心翼翼地说:“其实妖精也有好妖精,也不是每个狐狸精都作恶多端。”

    昭凌却以为自己提到了妖精,让他不自在了,所以笑着说:“你们兔子精,自来不害人,要每个妖精都像你们一样,又哪来这些祸事。”

    其实即便是兔子精,大家也都是不大待见的,不过胡卿九是个意外,谁让他是诛杀妖狐的大功臣呢。据说李成蹊向朝廷据实已告,说是胡卿九诛杀了那个妖狐,如果胡卿九不是妖精而是道士,这百花门掌门的位置,恐怕就是他的了。

    功劳在这里,谁能不服气,何况胡卿九又和李成蹊情同手足。

    “不言兄对胡卿九可真是好呢。”

    “听说俩人日则同行,夜则同卧……胡卿九当初有伤卧床的时候,都是他在旁边伺候,据说衣不解带呢。”

    “你那是什么语气。李不言为人方正,他和胡卿九,不过是惺惺相惜,说实在话,他的命还算是胡卿九救下来的呢。”

    “没说不让他们惺惺相惜,我只是觉得,这俩人关系实在是太好了。”

    胡卿九隐约听见这些话,心里直乐,又想着自己确实该告辞了,他们狐狸精,好像再注意,也总容易和桃色传闻扯上边,也不知道是不是命。何况如今人人谈狐色变,他老在这些道士堆里,哪一天突然暴露了,那可就糟了。

    那宴会当真十分热闹,这一群平日里清规戒律不少的道士,全都变了个模样,个个豪放不羁,百花洲从没有这么热闹过,喝醉了好多人,整个百花洲不是酒香就是花香,那晚的月色也很好,花好月圆,却因为一声惊恐的叫声而打破了。

    有人高喊:“狐狸精,狐狸精!”

    这一声喊几乎惊的大家脸色惨白,那些本有些醉醺醺的道人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大家纷纷从屋里跑了出来,问:“狐狸精在哪儿呢,狐狸精在哪?”

    一只狐狸猛地蹿上了屋顶,众人看到那只狐狸,全都惊的后退了两步,那狐狸却转瞬间消失在屋檐后头了。

    等到大家都反应过来,整个百花洲都沸腾起来了,大家拎着剑纷纷跑去屋后,有人已经去了李成蹊他们那里,惊慌地报告说:“掌门,有狐狸精闯到我百花洲来了!”

    李成蹊立马站了起来,急匆匆地便跑了出去,同桌的人一起追了出去,他们赶到后院,却见无数人举着火把,已经将那狐狸围困在院子一角,火光照着,那狐狸惊慌失措,却不知道要往哪里逃窜,呜呜叫着,看着匆忙赶来的李成蹊。李成蹊的脸色惨白,火光照着他的眼睛,亮的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