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公子于歌有狐 > 第52章 诛杀妖狐┃古代故事
    胡绥心里一动,原来胡卿九的小名,叫“亲亲”。

    这字,果然很狐狸精。

    他的视角大部分都是胡卿九的,神奇的是,他不像是个旁观者,更像是个亲历者,有些属于胡卿九的记忆渐渐地也浮现到他的脑海里。

    妖狐乱世,修道门派开始了大肆的猎狐行动,世间修行的狐狸精,甚至于包括尚未开智的狐狸,全都被屠杀。胡卿九本是隐居在秋邙山深处的狐狸精,向来不问世事,只因为远亲有人被猎杀,前来投靠他们家,他才知道外头简直乱了天。

    胡卿九是六尾幻狐,已经属于狐狸精里段位比较高的了,养在深山之中,潇洒肆意,不知人间疾苦。他决定匡扶正义,帮助百花门铲除那只妖狐,从而和道家言和,让天下重归太平,于是便偷偷下了山。

    结果还未走到山下,就遇见了百花门的李成蹊。

    李成蹊打死都不肯叫他亲亲,胡卿九只好说:“那你叫我小九吧。”

    反正大家都这么叫他。他是听说人类都有名有字,尤其是字,专门给别人叫的,他这才自己做主,取了亲亲这个名字。看李成蹊那抗拒的神色,他觉得这个名字取的可能不大恰当。

    “你是……”

    “我是兔子精。”胡卿九笑着说。

    如今这些道士闻狐色变,他还是找个身份掩饰一下,兔子精,温良无害又可爱,往上查八辈子都是吃素的,兔子精最合适!

    李成蹊对他说:“你最好少在这附近走动,我有些同门,看见你身上有妖气,就会对你动手的。”

    胡卿九笑着说:“那你怎么不对我动手?”

    李成蹊眉眼清明,说:“你们兔子精,从不杀生,我只杀祸害人间的妖精。”

    “那要是个从不作恶的狐狸精呢,你杀么?”

    李成蹊说:“要杀的,狐狸精最会蛊惑人,分不清它是真是假,我们掌门有令,见了狐狸精,格杀勿论。”他说着看向胡卿九,“你不会是狐狸精吧?”

    胡卿九笑着问:“我像么?”

    李成蹊看了他一眼,脸色竟然略有些红了,说:“像。”

    “怎么像了?”

    言笑晏晏,熠熠有光,太好看。

    李成蹊脸色微红,没有说话,胡卿九却笑了,摇着扇子说:“你是要下山去么,我也要下山,能不能跟你结伴而行,有你在,要是碰到你的同门,他们也会对我客气点。”

    李成蹊点点头,说:“好。”

    在下山的过程中,李成蹊发现胡卿九生的细皮嫩肉,志向却很远大,立志要杀了那个妖狐,还道门和妖精们一个太平。

    他笑着看了胡卿九一眼,说:“那妖狐可厉害的很,只怕你不是他的对手。”

    “其实我觉得那妖狐既然那么厉害,谁单枪匹马都不行,”胡卿九说,“要想铲除他,道门应该和妖界联手,胜算不是更大么?”

    李成蹊笑了笑,说:“如今妖界和道门水火不容,又怎么可能联手呢?”

    胡卿九发现李成蹊很爱笑,笑起来如春风拂面,格外温暖俊美,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谁知道李成蹊的脸却红了。

    胡卿九觉得好意思,扇子扇了扇,说:“好热好热,这才春末,就这样热了。”

    他一边说还一边扯开了衣襟,看起来格外随意不羁。

    大概是狐狸精的天性,看到这么帅的男人,总是忍不住要撩拨一下。

    李成蹊也有些热,额头上出了点汗,但依然穿的严严实实的,胡卿九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气,大概是多年沉浸在烟香中的结果,香味很淡,但很好闻。那香味似乎一直萦绕在他鼻息之间,从两个人刚到山下就碰见的那妖狐犯下的“陈家惨案”,到一路循着那妖狐的踪迹而去,两个年轻人,在一起“匡扶正义”的过程中,渐渐有了很深的感情。

    大概是已经过了太多年,胡绥发现他能看到的,感受到的事情,有些断断续续的,大概印象深刻的,会看到的更真切具体一些,其他便如走马观灯,像看电视剧一样。不过有一个场景他看的却很仔细。

    胡卿九要与李成蹊结拜,李成蹊却不同意。

    胡卿九问说:“怎么,觉得你身为道门名士,跟一个妖精拜把子,有损你的声誉?”

    胡卿九鲜有说话这么刻薄的时候,李成蹊忙说:“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干嘛不肯跟我结拜?”

    李成蹊也不说话,就是不肯,气的胡卿九一个人就走了,跑到酒楼里去喝酒。

    胡卿九似乎很爱喝酒,每次去酒楼都要喝的醉醺醺的,都是李成蹊把他拖回来。李成蹊背着他从酒楼里出来,夜色温柔,七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胡卿九微微睁开眼睛,看到李成蹊脸上淡薄的汗水。大概是出了汗,身上的香味便更浓了,他便吃吃笑了出来。李成蹊说:“你到底是喝醉了,还是在装醉?”

    胡卿九说:“成哥哥,我……我真醉了。”

    李成蹊说:“你不要乱叫。”

    “那好,以后我叫你不言兄,够客气了吧,那你也叫我的字,叫我亲亲,来叫一声听听。”

    李成蹊的耳朵都红了,胡卿九觉得有趣,伸手便捏了一下他的耳朵,谁知道李成蹊却像是炸了一样,猛地甩开了他,胡卿九被摔倒地上,李成蹊又慌忙去扶他,胡卿九摸着屁股说:“好狠。”

    李成蹊红着脸说:“谁让你不老实。”

    胡卿九躺在地上不起来,眼睛发亮地看着他说:“不言兄,我们俩结拜吧,我回去也好跟我家里人说,说我跟百花门的人结拜了。”

    李成蹊看着地上的胡卿九,眼睛亮亮的,脸上挂着笑容,有一点狡黠,有一点醉意。

    “不。”李成蹊说。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叫李不言了,”胡卿九爬起来说,“老爱说不,这也不,那也不。”

    这几个月来,他们俩日则同行,夜则同卧,这不就亲如兄弟一样了么?

    胡卿九渐渐地醉意上来了,不一会,便变成了一只红色的狐狸,抱着尾巴趴在李成蹊的怀里。

    “我问你,你是什么妖精?”李成蹊问他。

    胡卿九总是说:“我是兔子精啊。”

    “你如果是别的精怪,我也不会怪你。”李成蹊说。

    “那我要是狐狸精呢?”

    李成蹊抿了抿嘴唇,说:“我只知道你是小九。”

    胡卿九就笑了,摇了摇扇子,说:“不言兄,你看我扇子破了。”

    李成蹊看了看他有些破的扇子,说:“等会到了集市上,我给你买一扇新的。”

    胡卿九很高兴的样子,垫着脚搭上李成蹊的脖子,李成蹊伸手将他的胳膊推开,说:“别闹。”

    “你们道门修行,男的也不能碰么?”胡卿九说,“我听说,你们道门修仙,不近女色,但是有些小道士年轻体壮,禁不住诱惑,会和同门的师弟师兄们睡觉,是真的么?”

    李成蹊立马脸色通红,回头道:“这都是妖精的谣言!”

    “没有这种事?”

    李成蹊坚定地说:“没有!”

    胡卿九叹了口气,说:“那就可惜了,我还想让你教教我,要怎么睡呢,我听说能双修呢。”

    李成蹊:“……”

    胡卿九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李成蹊,很猖狂地说:“开玩笑都看不出来!”

    李成蹊脸色通红,不再理他。

    胡绥心中忽然没来由一阵哀伤,梦境开始晃动起来,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眼前忽然变了样子,他眼前出现一个媚色无双的男子,满脸血污,披头散发,抓着刺入他胸前的剑身,而另一边执剑柄的,竟然是胡卿九。

    “胡卿九,你诛杀同族,今生不会有好结果!”那男子嘴角吐着血,恨恨地看着他,然后用力一推,长剑就从他身体里拔了出来,鲜血溅了他一身,血腥味很重,那人倒在地上,不一会就变成了一只狐狸。胡卿九低头看向自己,胸口也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染透了他的白衣,一股剧痛猛地传了过来胡卿九脱力倒在了地上,正对上那只狐狸的眼睛,幽幽地看着他。

    胡绥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气喘吁吁地看着眼前的李成蹊。李成蹊闭着眼盘腿坐在床前,眉头紧紧皱着,似乎还在梦魇当中。他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居然是湿润的,他在入梦的时候,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哭了。他赶紧趴到床头,叫道:“李部。”

    李成蹊嘴唇发抖,却一语不发。他伸手去摸他,李成蹊却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抓住了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