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公子于歌有狐 > 第48章 新春┃新的一卷
    这次的西北之行正式结束了,胡绥打算回家去过春节。

    他得回去之后跟他两个姐姐好好商量商量,看看接下来要怎么办。

    梅青不想回家,想跟着李成蹊回百花洲。

    “你家里没什么亲人么?”

    梅青说:“不是告诉过你,我本来就是李部窗下的一株梅花,我的根就在百花洲,我认识的同类,也都在百花洲。”

    “那你不是被移植走了么,你是在新家修炼成人的,肯定也不止两三年,就没交到新朋友,认识新家人?”

    梅青冷冷地说:“没有,他们把我从李部的身边挪走,我恨他们都来不及了,还要跟他们做家人?!”

    倒是有几分梅花的铁骨傲气。

    胡绥还邀请李成蹊去他家做客,李成蹊说:“这次恐怕不行,我得带任西北回百花洲。”他说着语气一低,问:“想让我去你家?”

    胡绥说:“李部如果能来我们家,我们家蓬荜生辉啊。”

    好吧,他也只是客气客气而已。

    李成蹊笑着说:“那以后去。”

    虽然李成蹊去不了,却让李小酒送他。

    李小酒好像不大想送他。他觉得李小酒有些奇怪,最近几天明明挺照顾他的,结果李成蹊一来,对他有不冷不热的了,动不动就爱斜眼看他,表情冷漠高傲,好像很嫌弃他。

    “你要不想送我,我自己回去也完全没问题。”胡绥说。

    “你早怎么不跟我叔叔说,现在充好人了,别磨蹭了,赶紧走,我还得赶回百花洲过年呢。”

    任西北也和他们一道走的,走的时候池承平作为主人,出来送他们。

    任西北要上车的时候,突然对李成蹊说:“李部,我能跟池清明的父亲说几句话么?”

    李成蹊点点头,任西北就走到池承平的跟前,然后突然跪了下来,给池承平磕了个头,说:“我知道池清明的死和我也有些关系,没有他,我也复活不了。过去的都过去了,池叔叔,你多保重。”

    这个任西北,倒真是好心肠,记恩不记仇。

    池承平这几天几乎都没睡觉,神情憔悴的很,说:“你也是,不要辜负了小明的一番心血,好好活着。他以前如果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我身为他的父亲,向你道歉。”

    任西北点点头,从地上起来,转身就上了车。

    这栋房子本来就是为了方便池清明回家探亲盖的,如今池承平也要走了,大门就落了锁。

    他们在市火车站分别,胡绥马不停蹄就回了家,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大年二十九了,他强烈建议李小酒留下来在他们家过春节,结果李小酒理都不理,回去找他叔叔了。

    几个月不见,胡慧娘和胡滟容都想他想的很,尤其是白和,专门来他们家住了两天,听他讲他这过去几个月的经历。胡绥添油加醋,简直说的天花乱坠跌宕起伏。

    “照你这么说,那个李成蹊,人还不坏了?”

    胡绥点头说:“一点都不坏,就连那个当初把咱们俩抓起来那个,他叫李小酒,人也不坏,救了我好几次呢。”

    白和说:“那你怎么还瘦了这么多?”

    胡绥摸了摸脸,然后捋起袖子给白和看他的胳膊上的肌肉:“你看,我都练出肌肉来了。”

    不过对于胡绥对李成蹊的描述,胡家两姐妹却持怀疑态度。

    胡慧娘问:“我给你的清静经,你有念么?”

    胡滟容说:“是不是他长的太帅,把你迷晕了?”

    胡绥摸着良心说:“绝对没有。”

    “那胡卿九老前辈呢,没找到,还是没找?”

    “没找到。”

    “都还没找到,你就这么快被李成蹊收服了?”胡慧娘严肃地说,“可能他当初也是这样迷惑的胡老前辈,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才跟他认识多久,怎么不知道他当面一套,背地里又一套?”

    “可是他知道我是狐狸精了啊,他如果真想对付我,干嘛还要对我好呢?”

    白和说:“可能他需要一个狐狸精来双修……”

    胡绥扭头看他:“会么?”

    “怎么不会!”胡滟容说,“你也说你找遍了百花洲,也没找到胡卿九老前辈,或许胡卿九老前辈已经被他折磨死了呢,所以他急需要一个新的九尾狐的后人来修炼!”

    “你呀你呀,”胡慧娘摸着佛珠说,“你太单纯了,他都是几百年的不死的老道士了,你哪里是他的对手,依我看,你已经落他手里了,这次回来你就别回去了,咱们再从长计议。”

    “不行,我们年后回去,就要宣布获胜人选了。”胡绥说。

    结果胡滟容说:“那你还觉得你能留下了?”

    胡绥点头:“我觉得李部会给我开后门。”

    “还给你开后门,”胡滟容说,“你可别真被他开了后门。”

    胡绥脸一红,不说话了。

    不过这么久不见,他俩姐姐是真的很想他,对他前所未有的好:“你长这么大,头一回离开家,不知道我多担心你。”

    胡滟容说:“可不么,大姐每天都在那给你念经,祈祷你平安。说吧说吧,你想要什么新年礼物,二姐都给你买!”

    “我要吃肉!”胡绥说,“可馋死我了!”

    胡家这年的春节过了一个很肥的年,新年的时候胡绥跟着白和去参加妖精大会,将他在百花洲的经历胡吹了一番。一群小妖精各种羡慕嫉妒恨,让他多照顾。

    “刚听说你去了百花洲的时候,我们都还怕你这个公狐狸在那里吃不开呢,谁不知道李成蹊是你们胡家的大仇人,没想到你小子运气这么好!”

    “绥绥啊,你今年如果能被留下来,将来不管是留在李成蹊身边也好,分配到分局里也好,可千万记得咱们这群兄弟姐妹,以后有事找你,可别不认人!”

    胡绥参加了那么多次妖精大会,什么时候这么风光过。

    不过他那俩姐姐却不打算再让他回去的,也不知道李成蹊那妖道肚子里是什么花花肠子,她们一致觉得胡绥还是太单纯,容易被骗,都有点后悔让他当初过去。

    不过春节刚过,分局的人就亲自过来接胡绥了。胡家两姐妹看着胡绥欢天喜地地上了车,叹了一口气。

    胡滟容说:“大姐,我觉得我们可能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胡慧娘念了句阿弥陀佛,说:“只希望他不要出事才好。”

    胡绥这一趟去带了许多当地的土特产,腊肉啦,茶叶啦,主要是给宋老师和李成蹊带的。他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怕别人发现了说他送礼走后门,结果发现大家都带了。

    回到百花洲,胡绥刚进院子里就激动地喊道:“李小酒,李小酒,我回来啦。”

    李小酒裹着被子出来,站在门口破口大骂:“回来就回来了,你嚎个屁,我跟你有很熟么!”

    胡绥笑嘻嘻地跑过去,塞给他一个罐子。李小酒皱着眉头问:“这是什么?”

    “蜂蜜,给你带的,你嘴巴这么刻薄,多吃点蜜,以后嘴巴才甜呀。”

    他说完撒腿就跑了,李小酒看了看那蜂蜜罐子,说:“一看就是三无产品,连个商标都没有。”

    胡绥跑到里头院子里,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背着包走到李成蹊窗下,贴着听了听里头的动静,然后伸手叩了一下窗户。

    “李部?”

    不一会就见房门开了,李成蹊衣衫整齐,看着他说:“回来了?”

    “嗯。”胡绥把包放下,从里头掏出一包吃的来,“这是我家里人让我给你带的,你尝尝,这是蜂蜜,这是茶叶,还有这个,是我家里的小吃,天冷,没坏。”

    李成蹊蹲下来看了看,问:“背这么多,累么?”

    “不累,”胡绥见他在往自己包里看,便说:“这剩下的是我给小伙伴的,还有宋老师的。”

    李成蹊将他掏出来的东西收了,说:“多谢。”

    “还有,”胡绥笑着说,“给你一个迟到的新年快乐,可惜这里没信号,不然春节凌晨肯定给你发个祝福短信。”

    李成蹊抱着那些东西进屋说:“新年快乐。”

    倒算不上热情。

    胡绥拎着包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发现他房间收拾的很整齐干净,被子也叠的方方正正,显然有人进来给他收拾过。他赶紧放下东西,去看了看自己的密码箱,上头的数字还是他走的时候留下的数字。

    百花洲就这一点不好,门没办法锁上,他当时走的时候就有些担心自己的一些小秘密,他打开箱子看了看,见他的小本本都还老老实实在被他的衬衫包着,应该没人动过。

    他这才吁了一口气,坐在床上看了看自己的房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跑到院子里看了一眼。

    他堆的雪人,居然还没有融化,还好好地站在院子里,也太神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