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公子于歌有狐 > 第42章 营救┃李小酒,谢谢你
    胡绥再醒来的时候,外头已经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他只感觉到周围冷的很,摸了摸身下的床,冰凉冰凉的,竟像是一张冰床。

    “醒了?”一个幽幽的声音问他。

    紧接着便有了一束亮光,照亮了池清明过分精致的一张脸,火光微黄,映的他原本没有血色的脸庞多了几分艳丽,他目光幽幽看着他,点亮了旁边的油灯。

    油灯的火是淡蓝色的,胡绥想要坐起来,才发现自己被捆绑住了。

    这都还不要紧,他还发现他上半身坦胸露乳。

    我擦,先哔后杀嘛。

    “池学长,你这是干什么?”

    池清明朝他走了过来,举着煤油灯,说:“等时间啊。”

    “等……什么时间?”

    “你知道有些邪术法事,必须要在子夜时分才能举行,你看,”池清明手里捏着一块手表,递给他看:“快十一点了。”

    “你……你要做什么法事,池学长,这可不好笑……”他说着便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自己被捆的很牢,根本动弹不得。

    池清明说:“你知道我等今天,等了多久么?从我听说秋邙山出现火狐的那一刻起,我就有预感,我等到了。”

    胡绥脸色有些发白,喊道:“李小酒,任教官……梅青!”

    池清明垂着眼睛,似乎格外哀伤,说:“他们都不会来的,没人听得见,我们现在在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

    “你的帮凶是谁?”胡绥问。

    池清明说:“帮凶?”

    “你身体那么弱,一个人能把我弄到这来?你把我弄过来,到底想干什么?”

    “我以为你已经猜到了呢,”池清明说,“你不是怀疑过么?为什么那么巧,你分到的案子,正好是王雪,为什么受伤的人是你,为什么,我会选中你?”

    “因为我是狐狸精么?”胡绥问。

    “对啊,因为你是狐狸精,我要找的,就是身上流着九尾狐的血的狐狸精。”池清明淡淡地说,“山海经里说,青丘有狐而九尾,食者不蛊。”

    这个说法,胡绥也知道,说是九尾狐的肉,吃了便能百邪不侵。

    “我跟你说了,我祖上是九尾狐,到我这一代,早不知道混了多少其他狐狸的血了,你要吃我一块肉,好好跟我说,我割给你好吧,你先放了我,有话咱们好说。”

    池清明就笑了,说:“可是我想要的,不止是你的肉呢,我想要的,是你的心。”

    胡绥:“你要……吃我的心?”

    九尾狐的肉,功效自然没有心肝来的好。胡绥直冒冷汗,说:“传说而已,你不知道真假,就要杀了我?你知不知道,我跟李部关系匪浅,我们俩有一腿,他现在应该快到凤和县了,你杀我,你觉得凭借李部的本事,查不到你身上么?”

    “我是必死的人了,”池清明说,“如果能在死之前,替我爸爸解开诅咒,也算我为人子最后的一点孝心,感谢他这么多年来对我的养育之恩。”

    原来是为了池承平。

    “给他下诅咒的又不是我,”胡绥说,“他的诅咒,吃了我的心就能解了?”

    “池家的子孙,无一能活过四十岁,死因虽然各不相同,但除了被挖心的那几个,其他都是不同的邪气入侵丧的命。如果吃了你的心,能抵挡住一切邪气,那我爸爸大概也就不会死了。我在这世上没有什么亲人,只有他疼我爱我,死之前能完成这个心愿,我死也瞑目了。”

    “你也是学道的人,不知道杀孽最重,死了以后会遭报应么?你爸爸敢杀人取心,就算这辈子活的长久,难道不怕死了下地狱么?”

    “我不会让他知道的。”池清明说,“所有罪孽,都算在我头上,你也是,死了以后如果想报仇,只管来找我。我爸爸从年轻时候就做慈善,做生意赚的钱,除了给我治病,十之**都花在了慈善上,他做了那么多功德,将来肯定会有好报的,你看,或许吃了你的心,就是他的好报,这好报不就是来了么?”

    池清明说着就蹲了下来,从冰床底下拉出一个箱子。胡绥扭头一看,顿时一身冷汗。因为那箱子打开,竟然满满的都是手术刀。

    “听说,越新鲜的心,疗效越好,我看医书上说,有些心脏取下来之后,还能跳动一段时间,那样的心做药引子,应该效果最好吧?”他的声音温柔沉静,却让人不寒而栗,他低头看了看手表,“也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他说着便戴上了口罩和手套,穿上了一件黑色的衣服,举着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走到他跟前。

    胡绥吓得都不知道说什么了:“我……我……你……我们不是好朋友么……”

    池清明说:“其实我挺喜欢你的,可是谁让你就是我要找的狐狸精呢。我……我对不起你,下辈子当牛做马回报你,好不好?”那声音像是在哄他,却又带着一点哽咽,可他越是这样,越是叫人毛骨悚然。胡绥说:“你……你放了我,我让李部帮你想办法,解开你爸爸身上的诅咒……”

    “你相信我么?”

    胡绥:“……嗯?”

    “你相信我的巫医术么?”池清明说,“我从十多岁开始,就苦心钻研巫医术,进入百花洲之后,更是想尽办法,将那里能看的,不能看的书全都看了,你相信我,如果还有别的更好的办法,我怎么会杀人呢?我也不想双手沾满鲜血……”

    他说着,刀子却已经抵在他的心脏处,胡绥恐惧到极点,心脏跳的极快,鼓动间,胸膛偶尔会触碰到刀尖,那手术刀太锋利了,不过是心脏的跳动,就刺破了一点,沁出一滴血来。

    胡绥真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就要死了。

    他看着池清明,池清明的下半张脸都被口罩遮着,那一双眼睛却更美了,似乎噙着眼泪,看着他。

    “你是不是怕痛?”他说,“我也准备了一些毒药,要不要给你喷一点?”

    “我擦,你这个变态!”胡绥骂道。

    池清明就笑了出来,那一笑,眼睛一眯,竟然落下两行泪来:“对啊,我真的是个变态,好在我这样的变态,将来也不会有好下场。如果下辈子还能遇见,你当人,我当你宰杀的鸡鸭鱼肉,怎么样,把命给你填肚子。”

    “恐怕用不着下辈子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池清明猛地转过身来,胡绥却大喜过望,喊道:“小酒,快救我!”

    李小酒从石阶上走下来,却不慌不忙,幽幽的看着池清明。

    池清明拉下口罩,面上露出几分惊异的神色来,说:“你……”

    “我一直在想,你费这么大的周折,到底要干什么,如今终于搞清楚了。池清明,你真叫我失望,我给了你一次机会,以为你只是不仁不义,没想到你比我想的还要差劲,早知道有今日的,当初直接该把你交出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池清明的刀子抵在胡绥的心脏上方,说:“你再走一步试试。”

    “我走两步,你也不敢杀他。”李小酒说,“杀了人,取了心,结果要给你的好爸爸吃的时候,却发现他人不见了,活蹦乱跳的一颗心,给谁吃呢?”

    “我爸爸……”

    池清明后退了一步,刀子却依然抵在胡绥的心脏处,语气却陡然激动起来:“你把他怎么了?!”

    “我把你给我准备的那碗汤,给他喝下了,然后把他也送到了一个好地方。”李小酒说,“你说,是你当着我的面,杀了这个勾引我叔叔的**,还是我杀了你心心念念的爸爸,把他的心也挖出来,咱们俩,谁会比较伤心?”

    “你想怎么样?”

    李小酒脸上都是戾气,说:“我想你杀了他,我杀了你父亲,怎么样?!”

    “你敢!你敢伤害我爸爸,我跟你同归于尽!”

    “那你来试试,看我敢不敢。”李小酒说着,就一步一步朝他们走了过来,池清明的手都开始颤抖,手术刀刺破了胡绥的胸膛,吓得胡绥目瞪口呆地看着李小酒。

    我擦,这个李小酒,不会真逼着池清明杀了他吧。他都不知道李小酒是要救他,还是真的打算借刀杀人。

    “那个,李小酒,你先别动,我跟你叔叔真的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

    “你闭嘴。”李小酒说着,人却停了下来,他的神情露出几分迷茫来,似乎瞬间就看不到他们了一样,只嘴里说:“没想到,你的幻术竟然也这么好。”

    李小酒不知道陷入了怎样的幻境里,只是他的人还本能地往前走,池清明握着手术刀,朝他一步一步走了过去,而李小酒却只是凭着本能在朝他们走,此时此刻,他大概陷入幻境之中,已经看不到池清明了。

    胡绥眼见池清明要杀李小酒,忙喊道:“池清明,你不想救池承平了么?”

    池清明却没说话,只身子一颤,嘴角流出一抹血来。

    使用幻术,极耗费心力,他这样的病弱之躯,显然已经撑不住了。他的意念一松,那幻境就弱了,李小酒模糊看到他的身影,直接就伸出手来,池清明慌张地用手术刀挡了一下,刀刃刺破了李小酒的手掌心,李小酒眉头一皱,却直接捏住了他的手术刀,池清明恍然松手,匆匆就从他身边逃了出去,他一走,幻术就破了,李小酒眼睛陡然又有了光,问胡绥:“他人呢?”

    “跑了。”

    李小酒转身就要去追,胡绥忙喊道:“喂喂喂,你先把我解开好么!”

    李小酒捡起地上的手术刀,割开了胡绥身上的绳子,胡绥坐起来,搂住李小酒说:“李小酒!”

    简直比遇到亲人还要激动!

    李小酒却一把推开他,直接去追池清明了。胡绥下了冰床,刚走了几步,就听见上头咣当响了一声,他趔趔趄趄地爬上去,结果走到入口处,看见李小酒正红着脸去顶那上头的铁板。

    这原来是个地下室,但那地下室的门,如今却被池清明给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