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ABC > 公子于歌有狐 > 第41章 圈套┃美人蛇蝎
    车子一路往凤和县城而去,大概两个小时以后,到达了凤和县城。

    他们去的,是凤和县城郊的一户姓林的人家。

    到了他们才知道,他们才知道,池清明是池家的养子。

    原来池家自数百年前被诅咒以后,鲜有男性子孙活过四十岁,如今池家的当家人池承平,从年轻的时候就打定主意,将他们这一支的悲剧终结在他这一代:他立志不娶妻,不生子,只为了家族延续,收养了当时父母双亡的孤儿池清明。

    但是池承平为人很开明,并没有因为收养了池清明,就让他和家族的其他人断绝联系,反而每年春节,都会带着池清明回来,和池清明的一些族中长辈团聚。因为池承平是大富豪,林家的人对他都很热情,还专门给他们父子俩在当地盖了间大房子,作为他们每次回家探亲的住所。据任东南说,池清明父子基本上每年都会在凤和县住个把月时间。

    他们到了之后,也自然被林家人安排到了池清明父子住的房子里。两层的小洋楼,房间有五六个,一人一间还有空余。胡绥又发起烧来了,迷迷糊糊睡了一觉,再醒来天已经黑了,他从床上起来,只觉得头昏脑涨的,晕乎乎地下了床,就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走廊外头抽烟。那男人似乎也察觉了动静,回头看了他一眼,院子里的灯光照着他英俊而刚毅的一张脸,那男人笑了笑,说:“醒了?”

    “嗯,”胡绥正纳闷那男人是谁,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说:“爸爸,你又抽烟。”

    是池清明。

    池清明披了一件很大的羽绒服,几乎垂到他小腿,他用手抓着衣领,笑着对胡绥说:“你醒了。”

    “学长。”胡绥打招呼,顺便冲着那中年男子笑了笑,说,“池叔叔好。”

    池承平点点头,将剩下的半支烟丢了,皮鞋碾了一下,走过来对池清明说:“跟你说了外头冷,不能穿好衣服再出来?”

    池清明说:“不冷。”

    不过他还是将那羽绒服穿上了,裹着衣服问胡绥:“你觉得怎么样了?进屋,我再给你看看。”

    胡绥点点头,回身进了屋,听池清明说:“爸,你赶紧去刷牙去,别让我闻见烟味。”

    池承平笑了笑,说:“就你狗鼻子。”

    池清明随后就进来了,搭了搭胡绥的脉搏,胡绥躺在床上,看着灯光下池清明白的有些病态的脸,那睫毛却又浓密又长,眼睛也很绚丽,实在是很美。

    那双眼睛却突然抬起来,看了他一眼,胡绥笑了笑,问说:“怎么样了?”

    “暂时压制住了,我听小酒他们讲了,还不知道这血灰,到底是什么血,里头下的又是什么巫术,你再容我研究两天。”

    胡绥说:“麻烦你了。”

    池清明笑了笑,说:“客气了。”

    他说完却又咳嗽了几声,直咳的脸都红了。胡绥拍了拍他的背,池清明笑着说:“没事,老毛病了。”

    胡绥说:“小酒他们都睡了么?”

    池清明点点头:“早就睡了,你们这几天看来是真的辛苦了。”

    胡绥就跟他讲了他们在白杨镇的事,池清明听了也并不害怕,只是微笑着听他讲完了,说:“好在那白毛已经收服了。不过说起来,你心也真大,敢跟李小酒一块出来,他不是一向看不惯你?”

    “这次还真多亏了他救我,”胡绥说,“李小酒只是嘴巴毒,心肠不坏。”

    池清明点点头,说:“李部的人,自然错不了,怎么说也跟着李部数百年了。”他说完见胡绥露出些许惊讶的神情,便笑着说:“你不会以为李小酒是人吧?”

    胡绥其实早就怀疑过李小酒的身份,李成蹊是活了几百年的道士,李小酒肯定不是他真实的侄子,大概就是收养的,但他并没有在李小酒身上发现任何的妖气。

    “他从小在百花洲长大,又养在李部身边,身上没有妖气很正常。”池清明说:“只是不清楚,他是什么妖。”

    “我是什么妖,你知道吧?”胡绥问。

    池清明看了看他,摇头,但脸上带着幽幽的笑:“你是什么妖?”

    “我是狐狸。”胡绥说。

    “听说你们狐狸,从上古开始,就分为四大姓,康,胡,黄,白,你是胡姓那一支,九尾神狐的后代。”池清明的语气像是在询问,又像是在感叹,目光一直在胡绥的脸上看着,“我也见过不少的狐狸精,九尾神狐的后裔,还是头一回见。”

    胡绥说:“那都是老祖宗闯下的名声,到我们这一代,已经算不上什么胡家人了,别说九条尾巴了,三条尾巴我这辈子也未必能修行到。”

    池清明说:“出身在那搁着,身体里就流着九尾神狐的血。”

    他说着就站了起来,说:“你先躺着,我看给你煎的药好了没有。”

    胡绥说:“谢谢。”

    池清明笑了笑,转身就出去了,身上的羽绒服那么大,显得他整个人很娇小。他刚关上门出去,胡绥就在房间里听见池承平的声音,说:“我刷好了。”

    倒有些孩子气,不像个父亲的样子。

    然后是池清明的声音,说:“叫你不要抽烟,你总不听,以后没人管你了。”

    胡绥看了看时间,才晚上九点,心想李小酒他们睡的可真早。

    他有些坐不住,就起来又到了外头廊下站着,站了一会,便走到大门口朝外头看了看。林家给池家父子盖的这栋房子在城郊的最外头,只有几百米之外才有别的人家,夜色里看,难免有些荒凉,他打了个喷嚏,裹紧了衣服,准备回屋的时候,发现二楼的落地窗后头,站着一个人。

    因为那房间里亮着灯,看得很清楚,是任东南。

    任东南身材瘦削挺拔,为人冷漠,如今居高临下站着,身上更显得冷冽,凌厉。胡绥笑着朝他挥了挥手,任东南也没什么反应。

    任东南素来这样,不大爱搭理人,他都习惯了。只是被他那样盯着,心里还是有点毛毛的,再看整个宅子,都寂静无声,就连池清明和池承平父子,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还有些焦躁的感觉浮上来,便打算去隔壁看看李小酒。

    他们来的时候都分配好了房间的,李小酒就住在他隔壁。

    结果他过去敲了半天门,也不见李小酒答应,推了一下,门被锁住了。池清明用托盘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在他身后笑道:“可能早就睡熟了,你也别在外头晃悠了,少动,毒素才不容易扩散。”

    胡绥披着衣服走过去说:“他平日睡的都挺晚的,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睡了,梅青也睡了么?”

    “我们家也没网,没电视,他们无聊,估计就早早睡下了。进来把药喝了。”

    胡绥回到自己房间,捧起那碗药,只闻到淡淡的血腥味,那汤药的颜色也是血红的,让他想起王雪的母亲给他讲的血灰,就有些犯恶心,说:“这药怎么这个味道。”

    “巫医的药,向来没有好喝的,加了公鸡血,还有一道符灰。”

    胡绥就捏着鼻子将那碗药喝了,喝了之后,池清明也没有走,而是坐在他床边,跟他说话。

    “你喝着这药难喝,其实我闻着还好,我喝过太多的苦药了。”

    胡绥擦了擦嘴,问说:“我一直都想问你,你得的什么病,你自己的医术这么高,也治不了么?”

    “我懂得是巫医术,邪祟的病,我能治,但我是从小身体虚弱,生下来的体质,只能慢慢养。调养的药从小就喝,也没什么用,”他说着苦笑一声,长长的睫毛微微下垂,说,“我是短命的人,活不久的。”

    胡绥听他这样说,心里倒有些可怜他:“你不要这么说,你又不是池家的人,池家的诅咒,落不到你头上。”

    池清明微微抬起头来,问:“我们家的那些诅咒,你也知道么?”

    “我听学长他们说的,”他小心翼翼地问,“池叔叔,今年多少岁了?”

    “三十八岁了。”池清明说,“也不知道我们俩,是谁会先死。”

    “你不是懂巫医术么?诅咒我记得也是巫医术中的一项,不应该也能解得了么?”

    “你不知道,我们池家中的,是一个道行很深的妖精下的死咒,很难解。我当初上百花洲求道,就是想找到解开这道死咒的办法,结果翻遍了百花洲的巫医书籍,也没能找到。”

    胡绥觉得有些困乏了,打了个哈欠,说:“你怎么没去问问李部,他通晓古今,或许知道呢。”

    池清明笑了笑,那么病弱的一个人,笑起来却比梅花还要灿烂,那张脸越来越模糊,胡绥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只听池清明说:“不用了,解开那道死咒的方法,我已经找到了。”